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我欠了你两条命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我欠了你两条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风只感觉头疼yu裂,眉头微皱。懒得多说什么,伸手往里面指指,然后,推开众人向外走去。

    哗——

    这时候,众人也顾不上古风,都是向着室内涌去。

    “二伯!您这是怎么了?”

    “首长!”

    “睡着了!是睡着了!没事!没事!不用担心!”

    人们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老人闭着眼躺在床上,着实吓了一大跳。还好,很快看出老爷子并不是去向马克思报道了。

    “快!何大夫,检查一下看看老爷子身体怎么样!”

    一片惊呼声中,里面乱成了一团。

    古风则是顺着原路,回到客厅之中。

    现在,大家都关注着老爷子,倒是没有人注意他。古风也乐得清闲。强撑着用jing神力探查一下,确定这里也没有摄像头之后,才心神一动,取出两枚冥石,左右手各握了一枚,然后,闭目开始冥想。

    立刻,魔力元素滋养下,全身消耗殆尽的魔力开始迅速恢复。

    就连jing神力,在冥想的作用下,也是恢复极快。

    “这……这不可能!”

    室内,各种仪器齐全,包括心跳速度、血压等各项象征生命体征的测试结果很快出来。

    看着这结果,两名老医生眼中除了震惊,就是不可思议。

    “怎么样?老爷子的身体到底怎么样?”马书记急迫地问道。

    “这……这……”何医生推推自己的老花镜,跟旁边李医生两人交流一下眼神,犹豫了一下。

    “到底怎么样,快说!”旁边,赵秘书也迫不及待了,一声冷喝。

    “数据显示一切正常。”何大夫犹豫了一下,只能说到。

    “好!一切正常就好!”周围众人都是长舒了一口气,马书记更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紧接着想起什么,开口问道,“只是一切正常吗?治疗的效果是否明显?”

    何大夫一声苦笑,看来,这个马书记是没有理解自己话里的意思啊!

    “老人家身体指标一切正常,这个正常,是相对于健康人来说的。只是……正因为太正常了,我们才觉得不正常。”

    何大夫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话有些矛盾了,摊开双手,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终于叹一口气,说道:

    “所以,我们怀疑是不是我们刚才的cāo作出了问题,请马书记稍等,让我们再检查一遍。”

    “好!再检查一遍!事关重大,谨慎!一定要谨慎!”马书记赶紧说道。

    两位医生赶紧动手。一系列熟悉的cāo作下来……两位老医生嘴巴张得能吞下一颗鸡蛋,终于再也合不上了。

    “如果不是我们两次cāo作巧合地出现同样的失误,或者说,如果说不是仪器出了问题的话……不!绝对没有问题!心跳,脉搏,呼吸平稳……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何大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语气终于变得肯定。

    “奇迹!这是医学上的奇迹啊!”

    何大夫和李大夫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激动无比。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意思是,老爷子的病,全好了?”马书记紧张地追问着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好了!全都好了!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用的什么手段,这真是奇迹啊!”何大夫忍不住感慨一句。

    “哈哈哈,我就说吧!古风小子能治好我的病,一定也能治好老首长的病。何润泽,想当初你不过是能延缓我的病状,鼻孔就翻到天上去了,现在怎么样?服不服?”牛广利大笑着,伸手指着何大夫,颇有一番扬眉吐气的感觉。

    原来,何润泽是给老人看病的“御用”大夫。牛广利跟老人的病症一样,但是,平时那些珍贵的药物也好,或者是请动的武林人士等等,都是优先供应老人。

    何润泽几乎全天陪护老人,只是应老人的命令,抽空为牛广利诊治。因而,言语之间自然不会太过客气。

    偏偏,以何润泽的能耐,也治不好这黑魔法。

    一来二去,牛广利就满腹怨言了。按照他的说法,何润泽简直就是没有几分能耐,只有一身臭脾气。

    现在逮着机会,看着何润泽吃瘪的样子,简直爽到毛孔里去了。

    何润泽脸上尴尬的神sè一闪,叹一口气,说道:

    “服!我何润泽脾气是臭了一些,上了岁数,变成了老顽固。但是,对于有真本事的人,我是绝对佩服的!这个古风小友……不!是古风大师,我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拜见一下古大师。老李,你去不去?”

    何润泽倒是顽固的可爱。

    “去!当然要去!创造这种医学奇迹,我怎么能错过向大师请教的机会?”李大夫一样是豪爽的xing格。

    两人说着就往外走去。

    “嘿嘿!老石头,看好戏去喽!”牛广利嬉笑着,跟了过去。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古风立刻睁开眼来。只是,双手握着的冥石却是没动,甚至,连冥想也没有停止。

    分心二用,在不影响交流的情况下进行冥想,只是效率稍微低些而已。

    至于他手拿冥石,这汉白玉一般的石头,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毕竟,现在有特殊爱好的人很多,有的是喜欢玩儿石头的。

    “古大师!”何润泽健步走出,看着古风,顿了一下,这才叹口气,说道,“佩服!不得不说,佩服啊!我们几年解决不了的病症,古大师片刻时间药到病除。这……老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呵呵!”古风轻轻一笑。

    他刚来时何李两位医生对他的态度,他也是看得清楚的。现在,这位何医生的态度,也不像是作伪。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是一个一心钻研专业的老学究,因为多年作为学界权威的缘故,可能有些顽固。但是,知错能改,佩服比自己更有本事的人……这样的老学究,顽固的可爱。

    因而,他并不想让对方太难看,一笑说道:

    “巧合!只是巧合而已!”

    “大师谦虚了!医学上,是没有巧合的!”何润泽脸sè一肃,“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老朽何润泽,在医学界小有名气,但是,今天认识了古大师,才知道自己的浅薄。”

    “老朽李学仁,忝任京城第一医院院长,请古大师多多指教。”

    旁边,李大夫一边说着,一边递过一张名片。

    古风脸上讶异的神sè一闪。

    他实在没有想到,刚才一直站在后面默默无闻,脸上仿佛贴着“我是龙套别理我”一样的小老头,竟然是京城第一医院的院长!

    京城第一医院啊!这是全国都有名的医院!不知道多少人有亲友得病,花钱托熟人费尽心机想要在京城第一医院挂个号,占张病床,都是不可得呢!

    现在京城第一医院的院长,这个小老头儿,竟然这么乖巧的站在自己面前?

    古风不由多看了老头儿一眼,将名片收起。

    “古大师,我知道,有句话本来是不该说的。但是……”两个老头儿,明显是以何润泽为首。

    老头儿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是,如果不问一句的话,老朽寝食难安,恐怕要憋死了!请问古大师,老爷子到底是得的什么病?”

    何润泽语气真诚,问完之后,跟李学仁两人都是眼巴巴地看着古风。

    对于这两位明显一心钻进学术里的老头儿,古风真心不忍心让他们为这件事情纠结下去。正sè说道:

    “不瞒两位说,老爷子并不是什么病,而是中了一种奇毒。我之所以能够很快地帮老爷子驱毒,是使用了江湖手法,用到了内力引导,这不是医学上的知识所能解释的。”

    关于黑魔法,太过玄奥了一些。古风只能用奇毒来解释。

    两位老大夫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果然如此的神sè。

    “看来,两位早有此猜测了吧?”古风问道。

    “是的!老爷子的病症,实在是太过诡异,我们行医大半辈子,谁都没有见过类似的病例。”何润泽点点头,沉思状说道,“因而,我们早就往中毒方面推测过。老爷子的表现,也很像是中毒的症状,但是,我们做了各种检查,血液等方面,却是没有查出任何的毒素。没有毒素,中毒这一项,也就只能排除了!不知道古大师是如何一眼认定老爷子是中毒的?”

    何润泽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何润泽,你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啊!独门医技,哪里有轻易示人的道理?你是不是看古风小子好说话,就想要得寸进尺了?”

    这次,古风还没有回答,一个大嗓门已经响起。却是牛广利晃悠着进来了。

    “不要脸啊!不要脸!”牛广利伸手指点着何润泽,毫不客气。

    大有一朝得势,绝不饶人的暴发户气质。

    “你……”何润泽老脸涨红,却是自认理亏,憋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看着以前让自己吃瘪的人,现在在自己面前吃瘪,牛广利简直是爽极。

    “对!是事实!是我何润泽不知分寸了!古大师,何润泽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哪天有时间,希望古大师到舍下一聚,我们好好畅谈一番。大师小坐,老朽要去照看老爷子了。”何润泽向古风抱抱拳。

    “好,有时间一定去叨扰何老!”古风笑笑。

    “那就一言为定喽!”何润泽十分认真的表情。

    “一言为定!”古风道。

    “别忘了,还有我李学仁。”跑龙套的在这时候也不忘秀秀自己的存在感。

    “好!怎能忘了李老!”古风笑笑。

    被古风尊称一声李老,李学仁这才笑眯眯、一副满意表情的离开了。

    “古风小子,好样的啊!”石太山向着古风伸出大拇指。

    “古风小子,你先是救了我老牛一命,现在又是救了老首长一命……这……一前一后,我老牛就是欠了你两条命啊!”牛广利声音有些哽咽,似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牛老客气了!我这先后两次出手,也不是免费的。每次都是有所回报。”古风说道。

    他这种不居功的态度,明显让石太山和牛广利两人好感更增。

    “哎!不是免费的?你是说老石头给你的那些杂草和破石头吗?那都是别人在山旮旯里捡的,哪里能跟我和老首长的命比?反正,你的这两次救命之恩,我老牛是记下了。以后如果不找机会报答你,我老牛死了都不瞑目啊!”牛广利拍着胸脯,一副“吃定”古风的模样。

    不过,以这种方式被“吃定”,真让古风有些哭笑不得。

    “还有我石太山。别的不说,以后隔三差五的,你去我那库藏里搜刮几样东西,我石太山也就有这点儿权利了。”石太山也跟着说道。

    “好!这我可不客气喽!”古风笑笑。

    石太山的这个忙,可算是帮到他的关键处了。

    野生药材和各种矿石,都是他最需要的。

    “两位老叔,古大夫忙活了一天,也该歇会儿了。我们在隔壁准备了房间,古大夫什么时候需要,我们随时可以安排人带您过去。”

    这时候,马书记和赵秘书二人也出来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急着感谢古风。

    古风只是稍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自己治好了老爷子,医生检查一切结果正常,但是,毕竟老爷子还没有醒过来。

    作为政治人物,马书记和赵秘书即使再相信何李两位大夫,也要等亲眼看到老爷子醒过来,甚至亲耳听到老爷子说自己好了,然后,才能够表态感谢自己。

    否则的话,万一表错态,回头再出现什么意外,那可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好!那就烦请带路吧!赶了一天路,又耗费jing力看病,我的确有些累了。”古风伸伸胳膊,打个哈欠。

    他知道,老爷子没有醒来之前,哪怕一切指标正常,自己也不会被允许离开。

    当然,古风也没想要离开。

    万一在这期间有人做个手脚什么的,让本来是正常沉睡的老爷子陷入永久的沉睡,那自己可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古风不怕得罪什么人,但是,更加不愿意自己被人栽赃。

    或许是为了照顾老爷子方便,古风的房间就在相隔一个房间。

    同样是简约而不简单的装饰,古朴的家具,肉眼就能看出价值连城。

    古风只是咋舌赞叹一下,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弄两套这样的家具玩儿玩儿。然后,jing神力外放,探查之下,确定房间内没有摄像头,这才放心了许多。

    现代科技的威力,古风可是一点儿都不敢大意的。

    跟老人的房间只有一间之隔,完全在古风的jing神力探查范围内。等周围安静下来,古风的jing神力也恢复了许多,就开始蠢蠢yu动了。

    他在这里,可不光是等结果那么简单。更是要确保老爷子不会被人做手脚。

    jing神力外放,立刻,周围的情景历历在目。

    走廊里刚刚走过的一名护工,地面上留下的脚印,甚至走廊边爬过的一只蚂蚁……

    哗——

    jing神力渗透,可见,老爷子正安详地躺在床上,心跳、呼吸、脉搏,一切都很正常。

    而在老爷子床头,一身中山装的阿标原本正盘膝坐着,就在古风jing神力探查过来的时候,突然睁开眼来,看向古风所在的房间。

    古风却是没有立刻收回jing神力,而是继续肆无忌惮地探查。

    只是因为古风自居救治好了老爷子,是“有功之臣”。阿标即使知道自己探查他,相信也不会对自己出手。

    有了这个条件,古风自然是要利用一下,好好看看这个高手到底“有多高”。

    没想到,还没探查出阿标内力的深浅,就听其一声冷哼。

    然后,浑身筋肉一阵蠕动,然后,身体周围竟然泛起一阵奇异的波动,“哔哔叭叭”仿佛鞭炮响声一般。

    立刻,古风的jing神力就被隔绝开来,再也探查不到什么了。

    “嗯?jing神力被隔绝了?”

    古风微微一怔,脸sè变得慎重起来了。

    魔法大陆上,能够隔绝jing神力的手段简直是太多了。但是,穿越以来,在地球这个以科技为主导的“低武”星球上,这种情况却是第一次出现。

    “是内力!他竟然能够随意运用自己的内力,在肌肤表层碰撞,利用内力的爆破波动来隔绝我的jing神力探查!”

    很快想明白其中的原因,古风有些骇然了。

    自己的内力,可以在自己体表碰撞,这是多么磅礴的内力?

    更加重要的是,能够这么随意支配内力,他对内力的掌握是多么地纯熟?

    高手!

    这是绝对的高手啊!

    不过,想想也正常,以老人的身份,一举一动都是关系到国计民生,身边没有高手保护怎么行?

    明白了对方的厉害,古风见好就收,立刻收回jing神力探查。

    “呼!看来,老人家的安排很周到,根本就不用我多担心什么。”

    “有这个大高手在这里,恐怕任何人都没有机会在老人身上做手脚。”

    “而如果这个大高手是内鬼的话……”古风一声苦笑,“那我再想办法也是徒劳了!”

    这么想着,很坦然地不多管什么,盘膝而坐,进入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