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八十章 这小子,竟然这么有背景?

第三百八十章 这小子,竟然这么有背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两个jing察明显反应迟钝,稍微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立刻紧张起来,一人一边,伸手向着古风的胳膊抓去:

    “你想干什么?想拒捕吗?”

    迎头扣下大帽子。如果换做普通人,光是这一顶帽子,就够受的了。

    古风胳膊轻轻一带,绕开两人的胳膊。脸上带着冷笑:

    “我想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们才对吧?我好像并不是犯人吧?只是回去跟你们做个笔录,你们有什么权利给我带手铐?”

    古风这一喝问,周围几个走过的学生又围了过来。

    学院门口,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又是快要上课的时间,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

    那两个jing察见状,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毕竟这里是学校,学生们可是最招惹不得的。他们如果太蛮横,一旦有人用手机把过程拍下来传到网上,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被网络曝光而受处分的人可不少。

    那个手被铐住的jing察看着古风,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但是,很快做出正义凛然的表情,厉声说道:

    “放肆!你是犯罪嫌疑人,不带手铐,万一路上逃跑怎么办?万一爆起行凶伤到群众怎么办?我们是jing察,就要对群众的安全负责。”

    这一喝问,可说是有理有据,那个jing察自己都为自己喝彩。看周围不明真相的学生,也有人点头议论着。

    就在这时。远处几辆汽车缓缓而来。

    到了学院面前,刹车停下。

    古风原本正要亮出证件给这两个jing察一些校训,见状,伸进口袋里的手顿了下来。

    六辆汽车,一水儿的黑sè奥迪。算不上多么高档,但是,锃亮的烤漆,整齐的牌子,看上去很有气势。

    咔!

    车门打开,前后几辆车上先有一些穿黑sè西装的壮汉下车。一个个脸sè严肃。目光在周围人身上扫过,在车辆周围站开。

    位置看似随意,但是,将接近车辆的学生全都挡开。

    中间一辆车。一个黑sè女式西装的美女先下车。然后。绕过去,伸手打开车门。

    接着,两位老人先后下车。

    这种气势。这种威严,不用问,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位老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哈哈哈,巧啊!古风小子,没想到一下车就找到你!”

    两位老人抬头看到古风,立刻大笑起来,迈着步子走过来,身体非常健朗。

    那两位jing察见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嗯,是挺巧的。你们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恐怕就只有去看守所见我了。”古风一声冷哼。

    这两位老人,自然就是石太山和牛广利。而那个黑sè女士西装的美女,正是秦青。

    看到这两个老家伙过来,古风丝毫意外的表情都没有。

    石太山上午给古风打电话,说京城老人派赵秘书来凤凰山考察,让古风赶紧回山。古风当时一口拒绝,就考虑到老家伙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

    “咦?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石太山和牛广利也注意到了情况的不正常,目光停留在jing察腕上的手铐上。

    那个jing察脸上尴尬之sè一闪,往前走了一步,想要上前解释。

    可是,他的腿刚迈出一步,原本站在老人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已经上前来,伸手挡开他。

    “呵呵!”那个jing察笑笑,也不敢有任何不满,看着石太山,语气恭敬地说道,“你好,老人家。我们是南都刑jing支队的jing察,来请这位同学跟我们回支队协助调查一件案子。”

    那个jing察见势的快,对古风的态度也开始缓和。

    “人家说我跟一宗失踪案有关,要把我带走,还说怕我爆起伤人,要给我戴手铐。”古风却是不给他缓和的机会,直接在旁边说道。

    “哦?什么鸟案子,怎么都找到咱们头上来了?”这次是牛广利开口,花白的眉毛一竖,牛眼一瞪,“还有,现在办案都不需要穿jing服了吗?你们的jing员证和逮捕证呢?拿来看看!”

    老头子态度蛮横,两个jing察反倒更加谨慎,赶紧陪着笑递上证件:

    “我们穿便装,是为了不惊动学校的学生。我们队长带着两个人在门口等着,他们穿着jing服,开着jing车。”

    “嗯!”牛广利接过证件,连看都没看,“霍拉”一下,随手就给撕了。

    “哎”

    “你”

    两个jing察脸sè一变,下意识地就要往前迈步。老人身后,两个黑衣人已经率先出手,上前“啪啪”三两下将两个jing察制服。

    老人身边的保镖,身手岂是普通混饭吃的jing察能比的。

    “你们……你们这是袭jing……”

    “放开他!”两人惊慌地刚要继续说什么,牛广利已经一声低喝,声音威严。

    两个黑衣人立刻松手。那两个jing察被这一折腾,也不敢随便乱动了。

    石太山微微示意,秦青迈步上前,掏出一个证件递了过去。

    那两个证件接过一看,脸sè立刻一凛。

    秦青出示的,是她的证件。

    飞龙特种部队首席教官,少校军衔。

    这个从出现起就默默跟在后面保镖一样的美女,竟然是少校军衔,而且,是飞龙特种部队的首席教官?

    飞龙特种部队不像龙组那么隐秘,jing校毕业的这两人,都是早就耳闻大名的。

    两人再看向石太山和牛广利,已经完全是震惊了。

    保镖都是这么牛逼的人。那这两个老人的身份呢?

    呼之yu出,不问可知啊!

    啪!

    没什么好犹豫的,立刻恭敬地敬个礼。

    “首长好!”

    不知道两个老人的身份,但是,叫声首长总是没错的。

    “嗯!”石太山点点头,“我不知道你们的案子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们抓的这个人,是我们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少校军衔。不要说你们两个小小jing员了。即使是你们南都市刑jing支队支队长。也没有权利抓他。立刻放人!”

    石太山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那两个jing察已经开始蛋疼了,回头幽怨的眼神看看古风……哥,你玩儿我们的吧?你是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你早说啊!

    少校军衔啊!

    这两种身份综合在一起。即使在地方犯了案子。他们也不敢随便抓啊!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古风有特权,军方和公安部都是盖了章的,他即使杀了人。地方jing察也不能抓的话,表情肯定会更加jing彩。

    “是,首长!”

    心中震惊归震惊,两个jing察这时候可是分得清轻重,毫不犹豫地恭声答应。

    人他们立刻就放,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队长头疼去吧!

    “去吧!”石太山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

    “是,首长!”

    两个jing察不敢有丝毫不满,恭敬地敬个礼,转身快步离开,如蒙大赦一般。

    事情戏剧般的变化,周围围观的同学,都是议论纷纷。

    因为被黑衣人格开。他们听不清这边的对话,但是,这两个身份不一般的老人貌似跟古风关系亲近,他们这倒是看得出来的。

    “古风小子,你可真是能惹事啊!”石太山苦笑一声。

    “这么说,我得好好感谢你了?”古风语气平淡,看不出什么态度来。

    “那倒不必。我只是顺路为之。而且,以你的本事,即使我们不出手,甚至你根本都不需要那个证件,这些jing察也奈何不了你。”石太山赶紧说道。

    接着,语气一转,“不过,明天赵秘书要来,你可必需得跟我回去一趟啊!人家来考察,你这做主人的不在,实在是不像话啊!”

    石太山一副“我很苦逼帮帮我”的样子。

    “还是免了吧!我不回去,老人家还是在京城呆着,不要来南都的好。”古风摆摆手,“这南都实在是太乱了。好好的在教室里上课,都能被人当嫌疑犯给抓走,如果不是遇上您老人家,我都没处说理去。让京城那位老爷子看到这种状况,指不定给活活气死呢!”

    “这……”石太山一愣,瞪大了眼睛。

    很快反应过来,古风这是气不顺啊!

    想想也对,以古风的xing格,平时从来不吃亏的。今天被人抓了,说抓就抓,说放就放,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放心!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了结的。秦青,给章责成打电话,让他查查这件事儿,必须把幕后黑手抓出来!”石太山正有求于人,立刻表态。

    “是,首长。”秦青答应一声。

    古风知道,这个章责成,是南都市委书记,一把手。让他查这件事情,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了。

    古风这才放下心来。

    这倒不是他睚眦必报。而是,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王滨等人失踪的案子,他们这些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才失踪了这么两天,不应该引起jing方重视才对。

    即使有怀疑,顶多是出动jing力调查寻找。

    看今天的架势,这两个jing察一上来就出示逮捕证,出门就给自己戴手铐,明显不是按正常程序来的。

    这说明,背后有人要对付自己。

    对付自己的人,或许是王滨的背景,或许是野狗的背景。

    王滨的大伯虽然“猝死”,可好歹做过这么多年市委副书记,手下总有些人脉,在他“猝死”后,也会为他奔波。

    总而言之,古风猜测,这些人或许职位不高,但是,有些小权力,如果不趁机把让他们搞掉,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再跳出来恶心自己一下,那可太不爽了。

    不要留后患!

    不小看任何敌人!

    这。就是古风做人的原则。

    平平凡凡做人自然是没什么事儿,如果想有一番成就的话,金钱、事业、美女……拥有了让别人眼红的东西,就容易引发冲突。

    冲突多了,今天留个小隐患,明天留个小隐患……ri积月累下,即使再有本事的人,犹如生活在炸药堆上一般,也不可能有安全感。

    这,就是斩草除根的道理。

    只是。这么一来。石太山又帮了自己一个忙,而且,跟牛广利两人不顾身份地亲自跑过来,自己再拒绝对方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

    “两位先回去吧!我还要上课。明天我会准时赶回去的。”

    “嘿嘿嘿!好好!我就知道古风小子不会让咱们难做人的。”石太山搓着手笑着。

    古风已经转身往教室走去。

    ……

    南大校门口。

    旁边一排大树。树荫清凉。

    两辆jing车停靠在大树下。车门打开,两个jing察躺在车座上,脚翘到车窗上。嘴里叼着烟,很是自在。

    路边,另外两个jing察站着聊着什么。

    突然,他们都是一愣,看到两个同事低着头急急忙忙地从校门走出来。

    “怎么回事?人没抓住?”车内,一个jing察坐起身子问道。

    “抓住了,队长,但是……”

    那个jing察满脸苦逼的表情,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这是真的?那小子竟然这么有背景?”那个队长脸sè立刻郑重起来,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

    教室里。

    胖子等人原本正焦急地聚在后门口,一边看着赵川给叔叔打电话,一边焦急地想着办法,各自寻摸着认识的人。

    他们的想法,古风被抓进去,只要稍微有个熟人,在公安局里受不了委屈就好。

    至于古风是不是涉及到犯罪……他们不相信一个高考理科状元,在被大学录取的情况下,会去犯罪。

    就在众人忙得焦头烂额,教室里议论纷纷的时候,古风突然出现在门口。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哇!古风!!!”

    胖子的声音骤然响起,在这安静的背景下,就像是闷雷一样,震得人耳朵都是嗡嗡响,立刻引来一片不满的目光。

    可惜,胖子的为人,要是在乎这些目光,那才是见了鬼了。晃动着肥胖的身体,向着古风跑了过来。赵川等人紧随其后。

    “古风,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胖子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搞清楚了,是一场误会,所以就把我放回来了。难道你希望我在局子里过夜不成?”古风淡淡一笑。

    “哈哈,果然是误会吧!我就说,咱们古风可是中南省高考状元,前途无量,怎么可能去犯罪!”胖子大嗓门嚷嚷着,扭头目光得意地在教室里扫过。

    “好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些jing察也太不敬业了,竟然出这么大的纰漏,还敢来教室里抓人,真应该让他们赔偿名誉损失费。”赵川跟着说道。

    班里其它同学倒是没什么怀疑。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古风这么快救回来,如果真要是有嫌疑的话,jing察怎么可能这么快放他?

    恰好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进教室,大家都是安静下来,这件事情,眼看着就是这么平淡地过去了。

    当然,古风班里平淡,南都市jing界,却是刮起了一阵风。

    ……

    市委大院附近,一座看起来普通、甚至略显破旧的二层小楼中。

    宽敞的客厅里,一个中年男子眉头紧锁,扶着沙发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安。

    在他对面,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更是愁云惨淡。虽然穿着便装,但是,坐在那里腰板挺直,显示出他不是一般的职业。

    “怎么会这样?那个小子,怎么会有这么深的背景?”中年男子已经不止一次地重复这个问题了。

    “现在的问题,是章书记亲自过问这个事情。我已经跟书记身边的李秘书沟通过,知道章书记也受到了来自上面很大的压力,必须要把幕后的黑手揪出来。幕后的黑手,就是我啊!”国字脸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他后悔啊!

    副书记王贺强死得不光彩,跟古风预料的一样,上面把这件事情真相隐藏了起来,只说王书记是为工作过劳猝死。

    王贺强猝死,身为兄弟的王贺来,自然是从延市赶过来。

    他们这时候才发现,王贺来的儿子王滨竟然失踪了。

    虽然说,一般情况下,一群成年人,一两天找不到人,是不能算作失踪的。可是,王贺来觉得事情不对头,想要出动jing力调查。

    而国字脸南都市刑jing支队支队长刘克俭原本跟王贺强在官场上是同一个派系的,受到过王贺强的提拔。

    在这个时候,一方面是照顾延市市长王贺来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不愿意让人说自己不懂得感恩,人走茶凉,因而,才极为热心地下力气去办这个案子,甚至亲自到检察院开了逮捕证。

    没想到,这本是捞人情的做法,竟然直接踢上了铁板。

    现在,对方揪住不放,连大书记都亲自出面要整自己……完了!全完了!

    刘队长此时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后悔啊!

    早知道这样,自己去招惹那个年轻人干嘛啊!这根本就是不关自己的事儿啊!

    “刘队长,我这次来南都,就是为了哥哥的丧事。大哥竟然猝死,我十分伤心,什么都顾不上,咱们私底下,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王贺来突然开口说道。

    刘克俭微微一愣,脸上立刻换做怒sè。

    他明白了,这是王贺来想要脱身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