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古少的产业

第三百八十二章 古少的产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风很认真地打着麻将,虽然他只要jing神力外放,就能轻松“看到”其它三家的牌,稳赢不输。

    但是,他并不那么做。

    真要是使用这种手段,就失去打牌的乐趣了。

    梆梆梆!

    一群人正玩得开心,敲门声响起。

    “找谁,大叔?”

    刚刚抓过风,胖子坐的位置正对着门口,抬头问一句。

    古风扭头,只见门口一个中年人正站在那儿,明明长了一张看上去充满正义感的国字脸,但是,一脸略带着讨好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找古风同学。”国字脸说道。

    “来来来!我来替你一把,你赶紧去。”古风还没有说话,旁边站着的王海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个大块头吃饭回来的稍微晚了些,没有抢上座位,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

    “好!”古风点点头,站起来,“玩儿吧!输赢都算我的,回来还我。”

    “好好好……六条!”王海向着古风摆摆手,心思早就在麻将上了。

    “古少!”看到古风走过来,国字脸点头恭敬地问候一声,声音并不大,显然是不愿意让宿舍里其它人听到。

    并不是他拉不下什么面子,而是,他不知道古风的态度,是不是愿意让宿舍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

    “嗯!”古风微微点头,示意一下,两人向着楼梯口相对安静些的地方走去。

    咚咚咚!

    楼梯震得微微颤抖。两个男生显然是刚刚打完球,上衣都被汗湿透了,迈着大步子跑上来。

    “古风好!”

    “偶像,在这儿干嘛呢!”

    看到古风,都是笑着打声招呼。

    古风来学校才一两天时间,就已经是不大不小的名人了。

    古风挥挥手示意一下。

    那个国字脸等着这两个男生过去,这才开口接着说道:

    “古少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南都市刑jing支队支队长刘克俭。今天下午的误会,逮捕证是我找人签发的。给古少造成了麻烦。万分抱歉。现在,我是来向古少道歉的,请古少相信我的诚意。”

    国字脸中年人,自然就是刘克俭无疑。此时。一脸诚意地看着古风。

    “哦?”古风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他看到国字脸的时候。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下午刚出了那件事情。自己又请了石老出面向南都市书记施加压力,对方只要稍微聪明些,来找自己妥协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的诚意暂且不提。说吧,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道歉?”古风也不多废话,直接说道。

    这种直来直往的语气,刘克俭听了反倒一喜。他不怕古风责难自己,就怕古风不跟自己谈,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现在听古风话里的意思,明显是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这就好啊!

    机会难得,刘克俭的脸sè也变得凝重起来,平复一下心情,整理一下思路,开口说道:

    “古少,今天的事情,实非出自我的本意,我是受延市市长王贺来的指示,才跟古少为难的。王贺来,是古少您同班同学王滨的父亲。”

    “延市市长?延市远在东北,距离南都几千里远,行政上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这个市长,还指挥不到你这个省会城市的支队长吧?”古风反问一句。

    “是,古少,从行政上来讲,他自然没有权利指挥我。但是,王贺来的哥哥,是本市刚刚猝死的书记王贺强。我是王贺强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不愿意让人说我忘本。如果给人留下人一走茶就凉的印象,对我以后的发展也不好。所以,当王贺来向我提出请求的时候,我就答应了。”刘克俭似乎早有准备,回答得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王贺来?”古风声音一寒。

    他没想到,这个王贺来的影响力,竟然能从延市到这里来给自己找麻烦。

    “对!王贺来虽然只是延市的市长,但是,他跟王贺强书记,兄弟两人都是出自于京城王家。王家虽然比不得古苏白宁四大家族……”

    刘克俭在提到“古家”的时候,偷偷抬头看了古风一眼,只是,古风的表情平静,他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这才继续说道:

    “但是,也有很多人在全国各地从政经商,影响力着实不小。王贺来似乎对古少您很有偏见,还请古少小心些。”

    古风微微点点头,没有说话。

    刘克俭也不敢多说什么,有些紧张地看着古风。

    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只有十仈jiu岁的年轻人,大一的学生……以前对于这么大的人,刘克俭都是当孩子看,根本连正眼都不带瞧的。

    不知道有多少jing校毕业的学生对自己笑脸相求,想要进刑jing队;甚至,他利用权势,潜规则过一些女毕业生……

    可是,现在自己的前途,却是掌握在了这个学生的手中。命运,还真是爱作弄人。

    “古风,没事儿吧?”可能是看自己好一会儿没回去,胖子从宿舍探出头来问一句。

    “没事儿!马上回去!”古风笑笑。

    虽然他不需要,但是,同学的关心,让他感觉到温暖。

    “好嘞!那你快点儿!”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急急忙忙地缩回去了……牌桌上的时间宝贵啊!

    “你这么说,如果我所料不错,看来是王贺来准备把你当炮灰,而你也没有证据来指证王贺来了吧?”古风稍微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是的,古少!”刘克俭有些讶异地看古风一眼,很实在地点头说道。

    这其中的关键并不难推测。但是,刚听自己说完,在这片刻间就想通其中的关键,古风的睿智,不像是一个初入学的大一新生,倒像是一个混迹官场多年的政客。

    “王贺来不仁,甚至不愿意动用王家的资源来帮我渡过这一关,而我,没有证据,即使想反咬对方一口也做不到。章书记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彻查此事,甚至牵出我以前的一些事情……我已经走投无路,所以,来向古少您道歉,并且,愿意投靠古少,请古少您手下留情!”刘克俭丝毫不顾自己的年纪和身份,语气诚恳,向着古风低下了头。

    “投靠我?你现在的窘境,可说是我一手造成的,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记恨我?”古风反问一句。

    “不!”刘克俭立刻说道,“本就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先得罪的古少您,古少您对我惩罚一下,是人之常情,我哪敢记恨?我现在只恨王贺来,我被逼到绝路,完全是因为他。”

    “嗯!”古风点点头,看着刘克俭,稍微犹豫一下,说道,“好吧!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希望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是!我不敢忘记。从今以后,我刘克俭就是古少您的人了,古少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吩咐。”刘克俭一听,惊喜无比。

    他本来是抱着一试的态度来的,要知道,按照一般大家子弟的脾气,得罪了他们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哪里有过来道个歉表个决心就被放过的道理?

    至于投靠古风……这是惩罚吗?

    古风一句话,就能让市委章书记承受不住压力,这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

    投靠这样的人,平时都是削尖了脑袋找门路的。

    今天,古风不但放过了自己,竟然还愿意让自己投靠,这是因祸得福,绝对的因祸得福啊!

    “只是,章书记那边……”刘克俭还有着最后的一点担心。

    “放心,我会找人打招呼。”古风说。

    “谢谢古少!”刘克俭这次是真的放心了。

    古少是什么样的身份……虽然他也不清楚,可是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这样身份的人,要想整死他易如反掌,哪里用得着骗他?

    “不用谢。你只要记住一点,如果不是我,你的政治生命,乃至你的生命,就已经结束。所以,从此之后,要认真为我做事,不得耍任何小把戏。否则的话……”古风语气一寒,“我今天能饶过你,以后就能轻松整掉你。”

    “是,古少。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古少的事情。”刘克俭也是心中一凛。他丝毫不怀疑古风是不是有这份实力。

    “好!”威吓过后,古风的语气一转,变得柔和,“当然,尽心为我做事,以后绝对亏不了你。”

    古风说到这里稍微一顿,“我在南都有几分产业,以后有什么事,你照应着点儿;有什么搞不定的,及时向我汇报。一个,是西郊凤凰山的养生山庄;一个,是古氏茶饮;一个,是将要进军南都的古氏私家菜馆……哦,还有百花集团,是我朋友的公司,你也照顾着点儿。”

    古风这几句话,刘克俭对古风更加敬重了。

    养生山庄刚刚开建,普通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身为南都市刑jing支队支队长的他,却是知道,这个山庄背景相当了得,在建造的过程中,长期动用军队的运输直升机,并且,有大批军人在附近驻扎执勤……当然,刘克俭并不知道,那些军人执勤的原因,并不是为山庄保安,而是为了保护几个老爷子。

    刘克俭跟同事们私下也都交流过,纷纷猜测,这是什么牛逼人在那儿搞建设?

    只是,这个层面的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人敢刻意去打听。

    没想到,那山庄竟然是古少的产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