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零五章 不能动古风

第四百零五章 不能动古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当然,见死不救的事情,古风也做不到。

    稍微思索,最终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

    jing英中学,古墓穴。

    古风等人一番大闹后离开,那些考古工作者们却是忙成了一团。

    先是在救护车来了之后,大家一起忙着把子宁抬到救护车上;救护车走了,又是清点文物没办法,古风等人进来的时候,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那些考古工作者虽然担心他们拿走东西,也不敢离太近检查,再加上刚才救护车来时一团忙乱,谁知道有没有浑水摸鱼的?

    文物,必须要一件件从头清点过了,墓穴里的东西,也都是要恢复原状。

    就在优优正跟着忙碌的时候,突然接到一条短信:

    “优优你好,我是古风。过两天,如果你感到气虚体弱,脏腑生寒的话,来找我,我能救治。”

    简简单单几句话,没有过多解释。

    优优眉头微微一皱,“我的身体一向挺好的,怎么会气虚体弱,脏腑生寒?”

    有些纳闷,不过,想想古风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还是回了一条“谢谢”,然后,将古风的电话号码存了起来。

    刚要收起手机,突然一愣,笑了起来,“嘿嘿,看来,这家伙还是把我当朋友的!刚才那么莫名其妙地走掉,现在还知道发条短信来关心我。”

    这么想着,心情莫名好起来。一边哼着歌,一边开始继续工作。

    ……

    京城。

    火红sè的法拉利,像是一道流火一样从公路上驰骋而过。晴朗的秋ri映照下,闪烁着亮光。

    滴滴滴

    眼看着前面一栋别墅越来越近,法拉利猛按几下喇叭。

    两个保安立刻急急忙忙将别墅大门打开。

    唰!

    只是稍微减速,这辆法拉利就是一个摆尾,冲进别墅之中。

    一个刹车,车刚刚停稳,白家驹就已经开门走了下来。

    旁边,一个保安恭敬地笑笑。不用吩咐。自然地接过车,去往车库里泊车。

    白家驹则是根本就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低头点了一根烟,吐着烟圈。往客厅里走去。

    短短时间。看现在的白家驹。已经没有了原先那种风流浮华的模样,脸颊凹陷下去,脸sè发白。双眼浮肿,一副颓丧的样子。

    刚进客厅,白家驹的脚步就是一滞,脸上露出怯懦的神sè,抬头看看客厅里一个高大中年人,嘴唇张了张,“爸!”

    白鹤来坐在客厅正zhongyāng,看着白家驹,这个在几个月前,还是自己最得意的儿子,现在却是越看越不顺眼。

    一天天无所事事,连睾丸都被人踢废了,这还是完整的男人吗?

    如果不是那一点儿血脉关系,白鹤来早就把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给赶出去了。

    白鹤来不愿意再多看一眼,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一口,开口说道:

    “听说,你最近正在联络一些古武者,请他们出手对付古风?”

    自从白家驹被废,古风的名字就进入了白鹤来的耳朵中。

    “是!”白家驹丝毫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儿子知道,现在不好招惹苏家那个贱女人,可是,古风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的。那小子身手不错,为了一击得手,花些代价,儿子认为也是值得的。”

    白家驹以为父亲是在怪罪他小题大做,忍不住解释一句。

    没想到的是,话音刚落,白鹤来已经摆手说道:

    “不要再找人了,古风也不能动。”

    白家驹一愣,抬头有些不解地看着父亲,嘴唇张了一下,终于没敢问什么。

    如果换做以前的话,不要说问一句话了,即使跟父亲顶嘴,白家驹也是毫无顾忌。

    但是,现在不行了。白家驹知道,自己的睾丸被苏珍珍踢废之后,父亲已经完全放弃自己,从来就没给过自己好脸sè,如果自己还敢骄横,恐怕父亲就敢把自己给赶出去。

    一个睾丸被踢废的人,是没有资格做白家的嫡系子弟的。连基本的延续血脉都做不到,家族要这样的人干什么?

    “哼!”

    看着白家驹怯懦的模样,白鹤来更加来气,一声冷哼,站起来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回过头又是叮嘱一句:

    “记住我的话,不要再妄想动那个古风,不要给家族找麻烦,否则的话,你将连在家里混吃等死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不管不顾,留下目瞪口呆的白家驹转身去了。

    白家驹愣在当地,待着一动不动,满脸的不解。直到手里的烟头燃尽,突然烫到手指头,这才倒抽一口冷气,突然将烟头甩开。

    白鹤来的话说得很严重。不要给家族找麻烦,否则,将连在家族混吃等死的资格都没有……

    白家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走到那一步的话,将会是多么地凄惨。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父亲没有解释,白家驹满脸的不解。

    难道说,古家,或者白家,有认这个小子回归家族的意思?

    想到这个可能,白家驹就是一个哆嗦。他可是知道古风身份的啊!古风的母亲白冰冰,是白家老爷子的亲闺女,父亲古毅民,又曾经是古家的风云人物。

    想到这个可能,白家驹就是一个哆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报仇可就真的无望了。

    不敢找苏珍珍报仇,也不敢找古风报仇,白家驹心中的愤懑,简直要憋炸了一样。

    “听你爸的,暂时先放手吧!”这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却是白夫人从楼上走下来,看着白家驹,依旧是那副怜爱的样子。

    “为什么?难道,白家和古家真的要认这个小崽子归宗?”白家驹立刻一声咆哮,心中的愤懑像是找到了发泄口。

    他对父亲小心翼翼,但是,对疼爱他的母亲,却是无所顾忌了。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样,母亲都是一样毫无保留地爱着自己,容忍着自己,因为,自己是她唯一的儿子。

    果然,白夫人被儿子呵斥,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会!怎么可能!白冰冰的这个野种,永远也不会有认祖归宗的可能……不管是白家,还是古家,都丢不起这个人。”

    白夫人不知道对白冰冰有多大的恨,现在提起来,依旧是咬牙切齿。

    “那为什么!不让我动苏珍珍那个贱人,我忍了,为什么连古风这个杂种都不让我动?我知道我是废人,他已经彻底放弃我,可是,我自己报仇总行吧?”

    白家驹继续咆哮。口中这个“他”,自然是指白鹤来,可见,他心中对父亲的怨念也是极深。

    “嘘!小声点!”白夫人赶紧上前拉了白鹤来一把,然后,谨慎地往外看看,发现白鹤来早就已经走远,不可能听到,这才吁了一口气。

    “这倒不是。你爸哪怕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也不会放过古风的。原本,他也是找了人准备动手。不过,最近情况有变。那个小子不知道撞上什么狗屎运,竟然治好了周老的病。”白夫人叹一口气,说道。

    “什……什么?周老不是病入膏肓,躺在床上等死了吗?他……他竟然能治好?”

    白家驹到底是大家族的嫡系子弟,虽然最近落魄,没有关注什么,可是,一些旁人不知道的消息,他却是能够知道的。

    也正是因此,听到妈妈的话,才更加震惊,感到不可思议。

    “嗯!”白夫人却是慎重地点点头,“如果仅仅如此的话,我们只要行事谨慎点儿,不暴露自己,悄悄把那个古风干掉,大家不撕破面子,相信周老为了大局,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白夫人说到这里稍微一顿,脸sè郑重地看着白家驹,接着开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