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不敢杀我

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不敢杀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对不起,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您可以拨打客人的私人电话。”前台服务员说话很客气,脸上依旧是那副让人看着舒坦的微笑,但是,拒绝的语气却是很坚决。

    “嗯!”古风点点头,并不多说什么,直接嘴唇微微翕动,魔法“摹象万物”。

    服务员看着眼前这个客人,只见这个奇怪的客人什么都不说,只是嘴唇翕动,然后,手指似乎在敲击着什么。

    服务员刚感到奇怪,就发现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一般放到了键盘上,随着客人手指的节奏一阵敲击,“王贺来”的信息已经被调出。

    服务员大吃一惊,头脑懵懵懂懂,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那个客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香香,怎么了?”旁边,另一个服务员看到同事脸sè似乎不好,探过头来问道。

    “没……没事!”第一个服务员香香赶紧摇头。

    透露客人信息?这可是要被批评,被罚款的。甚至,如果因此引起什么纠纷的话,自己还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香香感觉自己刚才简直是疯了,怎么会随手把客人信息调出来呢?

    一定是无意的,一定是无意的……香香心里琢磨着。她当然不会想到这天下,会有什么“摹象万物”之类的魔法。

    而且,貌似那个客人也没看电脑屏幕,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香香自我安慰几句,心里却总是有些放不下。

    ……

    1808房间。

    这。就是王贺来的房间号。

    古风一个摹象万物,让服务员不受控制地模拟自己的动作。将王贺来的信息调了出来。

    只要出现在屏幕上,古风当然没必要趴过去看,jing神力一扫,就清清楚楚了。

    按电梯,上楼,出门。

    jing神力一扫,1808房间内的情景已经进入感应范围。

    可见,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窗口。焦躁地走来走去,手里拿着手机,不停地拨打一个号码。

    “嘟……”

    就在古风走到门口的时候,电话通了。

    “蟑螂,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任务完成地怎么样了?”电话一通,王贺来愤怒地声音大喊着。声音,隐隐从门缝传出。

    片刻沉默,王贺来又是大喊,“怎么不说话?你们再不快点,我的飞机都快要赶不上了。”

    很显然,电话那头刚才没有任何回答。

    古风微微一愣。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蟑螂两人已经被自己杀死了,现在电话接通,十有**是办案的jing察。

    死者电话被人打通,他们不说话,肯定是想套取更多信息。

    不知道王贺来是想明白了这个问题。还是发现了其它什么不妥,脸sè一变之下。挂掉电话,立刻关机,然后,提了旁边一个早就收拾好的箱子就往外走。

    咔!

    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口的古风,就是一愣。

    紧接着,看清古风的样子,脸sè大变,猛地就要关门。

    嘭!

    古风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抬腿重重一脚踹出,巨大的力量,门猛地撞开,王贺来猝不及防下,直接被撞翻在地,躺在那儿龇牙咧嘴。

    咔!

    古风走进来,脚尖一点,门已经关上。

    站在那儿,目光冷冷,盯着地面上的王贺来。

    “古……古风,你想干什么?”王贺来眼中带着恐慌,显然没料到他苦心谋划正准备杀掉的人,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杀你!”古风回答得很干脆。

    “杀我?”王贺来脸上的恐慌一闪而过,强作镇定,挣扎着站起来,“我是延市市长,杀了我,那就是震惊全国的大案子,这酒店里有的是摄像头,即使你跑到天涯海角,zhèngfu也会把你挖出来!”

    “哦?市长很大吗?不要说延市市长了,海城的书记,我还不是照杀不误。”古风一声冷笑。

    本来不用跟王贺来废这么多话,但是,如果直接杀掉,感觉太便宜他了。

    换做是谁,动不动就有人想要自己的命,心里也会怒气勃发。

    古风现在就是这样,三番两头有人想要自己死,对待敌人,他就要让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我大哥是你杀的?”王贺来目光一凛,很快反应过来,不过,满脸的不敢相信,“不可能!大哥的尸体,我是见过的,没有任何伤口,尸检结果,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他明明是猝死!”

    “猝死?猝死在青园小区一个女人的肚皮上?”

    古风的冷笑声,听得王贺来却是一个激灵。

    大哥王贺强的身份,猝死在一个女人肚皮上,这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光是对个人,对党也是这样的,会让人民对zhèngfu的信任动摇。

    所以,这件事情,在第一时间就封锁掉了,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

    现在,古风竟然能够一口叫破,本身就很值得怀疑了。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王贺来现在没有心情关心那么多,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安全。

    古风这么正大光明地走进来,说实话,王贺来并不认为对方敢杀自己。他刚才说的话,是威胁古风,却也是事实。

    身份到了一定的地位,就像多了一把保护伞。哪怕是违法乱纪被人查处,以他这个身份的人,也是先党内处分,再交给法院处理。

    一旦被人杀死,不管是政治同盟,还是政敌,都会联手稽凶。那就相当于是犯了众怒,而且,是华夏最有权势的一个阶层的众怒。

    非丧心病狂的人,是不会那么做的。

    对于古风,王贺来做过调查,有家产,有学业,有亲人,有爱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丧心病狂之人。

    所以,王贺来并不担心他会杀了自己。他担心的,是对方会让自己吃苦头……比如说,痛殴自己。

    这么想着,反倒镇定下来,恢复了些市长的气质,一声冷哼:

    “即使你说的是真的,好吧,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让我大哥能够‘猝死’,但是,这个手段,绝对不能再用在我的身上。我们兄弟俩接连猝死的话,任谁都不会相信,更何况,你进来过我的房间,这是抹不掉的事实……你千万不要天真到以为,只要删掉监控视频就行。zhèngfu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到的。”

    王贺来伸着手指,点了点古风,颇有些领导作风。然后,从桌上抽出一根烟,准备点燃。

    “这么说,你是认定我不敢杀你喽?”古风的声音冰冷。

    哒!

    王贺来点燃香烟,尽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他认为古风不敢杀他,可是,也不愿意用话去刺激对方。

    对方是年轻人,谁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先保全自己,才是第一位的。回头,哪怕动用背后的关系,也要让这小子好看!

    王贺来心里的怒火,同样不可抑制。

    身居高位,心xing渐渐变高,竟然被一个小伙子这么侮辱……对!就是侮辱!他心里对古风,早就恨不得要扒了对方的皮了。

    古风看着王贺来的表情,似乎猜出了对方的心思,一声冷笑,手微微一抬,直接一道风刃。

    噗!

    空气微微波动中,王贺来还没有看出是怎么回事,就感觉眼前视线似乎一阵扭动,拿着香烟的手一歪,直接掉落地面,鲜血喷溅。

    紧接着,撕心裂肺地剧痛传来。

    “啊——”

    王贺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手腕,直接滚倒在地。

    对方,竟然这么不声不响,诡异一般地,就将自己的手给斩了下来,王贺来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出的手。

    “现在呢?你是不是依旧认为,我不敢杀你?”古风的声音依旧冰冷,听在王贺来的耳朵中,就像是魔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