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是肆无忌惮,还是丧心病狂?

第四百二十六章 是肆无忌惮,还是丧心病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山依依,绿水盈盈。

    头顶,是盘旋的鸟群,啾啾的鸣声极为悦耳;树梢中,随时可见一两只珍惜的鸟雀跳动着;灌木丛摇动,迈一步,就能惊起一群小兽。

    随着时间的流逝,养生大阵滋养下,山林中生物资源愈发丰沛。

    这里,已经绝对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每一个人,都梦想的地方。

    东方虹看得都痴了,深呼吸一口,脾肺里,满是清新的空气。张开双臂,清爽无比。

    “哇!哇!哇!哇!哇!”

    “怎么会这么漂亮?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自从进入养生山庄,红毛猴子的嘴就没有停歇过。

    红英和上官桥两人都是撇撇嘴,一副极为鄙视的模样红毛猴子,果然没见过什么世面

    浑然忘了,两人在首次看到养生山庄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更何况,当时的养生山庄,又哪里能够跟这里的比?

    “nǎi妈,这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啊?”红毛猴子上蹿下跳,跑到古风身边。

    “叫风哥!没大没小!”旁边,红英立刻一声呵斥。

    “切!”红毛猴子明显不服气的样子。

    “嗯?”红英眼睛一瞪,小笛子放在唇边,摆出要吹的动作。

    “别!风哥就风哥!反正上官娘这么叫,我跟着叫也不算吃亏!”红毛猴子见状赶紧捂住屁股。

    “这还差不多!”红英满意地拍拍手。

    “nǎi……”红毛猴子看了一眼红英,赶紧改口。“风哥,你还没说呢!这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啊?太漂亮了!送我一块儿地皮,让我在这里建栋别墅怎么样?”

    “切!红毛猴子你可真会做美梦。你知道你脚下的土地多值钱吗?这么漂亮的山林,不要说全中国,就是全世界,这都是独一份儿的。”上官桥一句话把红毛猴子顶了回去。

    东方虹等却都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身为龙组成员,他们的见识自然是极广的。国内外那些所谓的风景胜地,他们都是去过不少,的确没有哪里能跟这儿相比。

    “侯东来不要提无理要求!”东方虹也呵斥道。

    “呵呵,我只是随便说说嘛!不要当真!不要当真!”红毛猴子赶紧说道。

    只是。看他那满脸遗憾的样子。鬼才相信他只是随便说说。

    “嘿嘿,告诉你们,这里马上就要开发成养生山庄了。很快开业。一旦开业,想要住宿。房间最便宜的。每天也要十万人民币。贵宾间,更是需要五十万人民币。就这,还需要提前预定才行。红毛猴子。记着好好讨好我,否则,哪天开业了,以你的身家,是不用想来这里玩儿了。”上官桥继续得意地对红毛猴子猛打不放。

    “上官娘,你算老几?这里是风哥的地盘,以我跟风哥同生共死过的战友关系,我来风哥家做客,难道还要你同意吗?”红毛猴子自然是不会在上官桥面前认输的。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铁柱国直接出手了,一个粗大的拳头,“嘭”地一拳,重重砸在红毛猴子的头顶上,一把拎住红毛猴子的一领往后一甩,“不要丢人!”

    红毛猴子在后面疼得龇牙咧嘴,上官桥则是嘿嘿直笑。

    不过,扭头看到脸sè冰冷的雷战,笑容立刻一僵。

    “嗯,这里的话,开发成山庄,每天十万人民币,价位不低,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放眼全世界,价位在每晚几万美元的酒店数量并不少。那些酒店,可不能跟这里的环境比。”东方虹再放眼看看四周环境,点点头。

    显然,美女队长对这里的环境,是百分百满意的。

    “呵呵!具体效果如何,还要看开业后才知道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养生山庄随时欢迎诸位来长住免费的!”古风笑笑。

    “哈哈哈,不管你是不是客气,我可是不会跟你客气的哦!这里才是生活的地方啊!原以为我们来这里,是帮你的大忙,没想到,倒是沾你的便宜了。我感觉,如果真在这里住下去,恐怕我体内的尸毒根本就不用管,自己都能慢慢恢复。”雷战挥动一下手臂,深呼吸一口,笑道。

    “雷队你们身上的尸毒,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即使我不出手,过一段时间,也能自愈。不过,为了少受些罪,一会儿我帮你们清除掉吧!”古风说道。

    “呵呵,好啊!这些东西在体内,折腾地我浑身无力,烦也烦死人了,还是清除掉好!”

    雷战大阔步地走着,看起来雷厉风行。但是,古风的眼光,却是能看出他的脚步虚浮,的确有些乏力。

    养生山庄现在已经初具规模,错落在山体间的一栋栋小别墅,都是极为漂亮。

    龙组一行十余人,古风为他们安排了一栋别墅,十几人住,宽宽敞敞。

    古风原本炼制护甲和魔法卷轴,jing神力消耗剧烈。好在,经过这一番打闹,不但没有出手,还抓紧时间恢复了一些。

    雷战等人体内的尸毒残余也不多。古风也没有过多耽误时间,直接开始驱毒。

    过程顺利,自不必提。

    ……

    笛声长鸣,南都市区西部一带医院的救护车,几乎都是倾巢而出,上百辆救护车,呼啸着赶往凤凰山一带,在市民们中间都引起不小的轰动。

    很快,就有人把照片传到了网上,并且议论纷纷。

    某知名论坛上:

    “我们桥西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同时出动,全都往西郊去了。是不是发生什么特大车祸了?”网友“天真无鞋”

    “我家是西郊友谊医院旁边,友谊医院的救护车也全部出动了。随车都配备了医护人员,我看到有两个老医生也跟着去了,据说是矿难。”网友“吧唧吧唧”

    “鄙视楼上,还吧唧吧唧,我看你就是鸡/巴、鸡/巴!我刚才看到四十多辆救护车排着队回来,旁边还有jing车护送。车上拉的是受伤的jing察,有图有真相!我看,妥妥的是jing匪枪战!”网友“佛祖的脚”

    随着帖子,还有几张照片。上面显示。从救护车上抬下来的,果然是一个个受伤的jing察,或是脸sè发黑,或是龇牙咧嘴……状态都很不好。

    这个帖子很快被顶起。只是。过了十几分钟。就消失不见。

    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论坛上讨论着这个话题的所有帖子。

    ……

    南都市第一医院,ct室。

    两个老医生cāo作着仪器,对着电脑屏幕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

    “怎么样,大夫?那两条小蛇,还在不在我身体中?”苏炳成一脸紧张地表情,问道。

    两个老医生对视一眼,叹口气。其中一个摘下眼镜,缓缓地点点头。

    这一点头,苏炳成立刻脸sè煞白:

    “它……它们还活着?”

    语气有些哆嗦。

    虽然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把两条蛇扔进自己嘴里,但是,总是有着一种弱弱的期盼。最好对方是在吓唬自己,那两条小蛇放进嘴里,相当于让自己生吃两条虫子虽然恶心,却没什么后患。恶心过去,也就好了。

    但是,这显然只能是梦想了。

    “从各种迹象来看,它们无疑是活着的。”

    噗通!

    老大夫一句话,苏炳成立刻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苏书记!”

    旁边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人,以及那两个老大夫都是吓得不轻。

    以苏炳成的身份,如果在他们面前出了事儿,他们可都是要负责人的啊!

    “把它们弄出来,快想办法,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把它们弄出来!”苏炳成煞白的脸sè上,满是汗珠,焦急地说道。

    那两条小蛇,花花绿绿的,他可是亲眼见过的。越是亲眼见过,想起来就越是可怕。

    “苏书记请放心,这小蛇看起来可怕,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我跟老张刚才商量了一下,看这两条小虫子,就在您的喉咙部位,并不是太深。我们准备配一副药,只要您喝下去,就能把它杀死,吐出来。”一个老大夫很有信心地说道。

    “行……行吗?我看,这两条小蛇好像是毒蛇啊!”苏炳成想想那满地的蛇群,信心就没有那么十足了。

    “呵呵,没问题!毒蛇也怕毒药啊!”那个老大夫笑笑。突然想到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自己是要苏书记把药喝下去的,赶紧又加了一句,“当然,我们调制的药,对人体没什么害处。即使毒不死它们,也会让它们暂时失去活力,被你吐出来。”

    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大夫,很快开始调配药剂。

    配方写好,自然有人去拿药,配药……

    为苏书记做事,效率自然是极高的。

    大约二十来分钟,药剂已经端了过来。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

    苏炳成闭着气喝下去,片刻时间,立刻开始狂吐。

    稀里哗啦!

    吐完,两个小护士忍着呕吐物的酸臭,用一根小棍拨拉着,在里面寻找着,希望看到那两条小蛇。

    但是,没有……

    “这些混杂物……找不到也是正常的。”那个张大夫说道,“再做个透视就知道了。”

    透视结果出来,喉咙里果然没有了那两条小蛇,顺流往下看,胃里也没有……

    两个老大夫刚刚露出欣慰的笑容,正准备向苏书记报喜,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

    只见,苏炳成的两个鼻孔里,各自一条小蛇,都是半截身子露出来,摇晃着脑袋,欢乐无比。

    “怎……怎么了?”苏炳成被两人的眼光看得浑身发毛,语气颤抖着问道。

    不过,刚问完,眼睛就是瞬间瞪大。

    因为,他眼角的余光,这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两条小蛇甩动着的脑袋。

    手疾,伸手要去抓,那两条小蛇却是“嗖”地一下,缩回去消失不见了。

    “啊”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嚎,让楼道里的人听了都是浑身一个激灵。

    可怜的苏书记,这绝对不单纯是吓的。那两个小家伙,在缩回去之后,竟然胡钻乱咬,这是真疼啊!

    ……

    红砖蓝瓦,富有古典sè彩的建筑,房檐勾心斗角。

    呼!

    呼!

    绿sè的草坪上,一个年轻人拳打脚踢,虎虎生风。

    旁边,一个老者,皓发白首,满脸恭敬地站着。

    直到年轻人打完一套拳,这个老者才恭敬地递上一条毛巾。

    “消息属实吗?”年轻人接过毛巾,擦了一把汗,问道。

    “回三少爷,消息是第一医院的院长亲自汇报的,我们也已经派人去找当事人核实过,绝对属实。”老者恭顺地回答道。

    这个年轻人,自然就是苏家三少爷,苏步阳。

    而这个老者,就是他的管家徐叔。

    徐叔说完,眼角余光看了苏步阳一眼,发现苏步阳脸sè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不由感慨,自家这个少爷,是越来越成熟了。

    恐怕也只有这样成熟的人,才会被苏家来作为重点人物培养吧?

    “闹市杀人,即使是自卫,杀的是红叶的杀手,怕也会有麻烦吧?”

    “接着又是一怒杀掉延市市长,而且,做出杀人弃尸的事情来。”

    “现在,竟然还想用蛊术来控制一个省级官员……”

    苏步阳低语着,抬头看看初升的旭ri,脸上都是疑惑。

    “这三件事情,第一件,你得罪了黑道。第二件,根本就是践踏官场规则,将自己置于公敌的位置……即使是我做了这件事情,怕是苏家都保不住我!”

    “古风,真不知道,你是肆无忌惮,还是丧心病狂?”

    苏步阳沉思着,片刻时间,将毛巾扔回,“这件事情,我们不插手!”

    徐叔老脸皱纹堆叠,一阵诧异,“可是,三少爷,这次被杀的,是王家的人。对方又试图控制苏炳成。苏炳成虽然仕途已经到头,但是,毕竟是我们苏家的人,而且,也是外放的一员大将。如果我们放手不管,外人会怎么看我们苏家?而且,家族那边,怕是也不好交代啊!”

    徐叔虽然只是下人,却是从小看着苏步阳长大的,倒也有说这种话的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