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二十七章 风浪

第四百二十七章 风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只是,我不插这件事情,我可没,苏家不管。”苏步阳看了徐叔一眼,缓缓开口道,“我总感觉,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古风这个人,你我都是见过的,你看他,像是丧心病狂的人吗?”

    “古毅民本就是古家弃子,而他,是弃子之子。凭借这个身份,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古风此人不简单。”徐叔对古风的印象,自然是极不好的。但是,在三少爷面前,他却是不得不实话实。

    “嗯!所以,他这两天做的事情,让我很费解。想不通的地方太多。没有太大的把握,我们就不能出。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们在苏家的地位,看起来风光,但是,一旦失,就会有很多人像饿狼一样扑上来,把我们撕成粉碎。”

    苏步阳眼睛一眯,“所以,我们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无论如何小心也不为过!我们现在的情景,不求有功,只要无过,这苏家之主的位子,就是十拿九稳了。所以……”

    苏步阳呵呵一笑,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迈步向室内走,悠扬的声音传来:

    “所以,先让那些老家伙折腾吧!我知道,看到我上位,很多人心里不服。呵呵,这次,我就退一步。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徐叔微微一愣。

    他们?

    他们是指谁?

    那些老家伙们?

    或者,是包括古风在内?

    三少爷一向的xing格。可不是这么没有斗志的,否则的话,也不会从苏家三代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家主的最热门人选了。

    不过,少爷这次的想法无疑是十分成熟的。既然少爷有自己的打算,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不能在第一时间亲给那个令人讨厌的古风来个雪上加霜,心里有些不爽。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徐叔就不再多想什么,迈着优雅的步子。跟了过。

    ……

    北、戴河。

    风景胜地。海风清凉,带来湿润的空气。

    对于北方干燥的秋季来,这里,无疑是很多老人最喜欢的地方。

    海浪冲刷。金黄sè的沙滩柔软舒适。

    沙滩尽头。低矮的岩石上。一栋别墅临海而建。

    暗红sè的别墅,宽敞明亮的窗户,海风直吹进……海边别墅。

    别墅的院子里。绿sè的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一个老人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不远处,几名黑衣保镖铁塔一样站立着。

    在老人两边,两个美女一左一右,笑脸盈盈地捶着腿。

    两个美女,一个略下成熟,二十几岁的样子;一个才十几岁,但是,人小鬼大,胸前那团饱满,丝毫不输给另一个。

    苏珍珍。

    苏丽丽。

    正是这两朵姊妹花。

    “爷爷,您就句话吧!古风他只是自卫而已。那个王贺来,是特意跑到南都对付古风了,还雇佣红叶的人狙杀古风。”

    苏珍珍一改往ri的xing格,竟然推着老人的胳膊,撒娇的语气道。

    “就是啊,爷爷!他们杀人,还不让人家还啊!这也太不讲理了吧?”苏丽丽也跟着叫着。

    看那副委屈的样子,仿佛受冤的不是古风,而是她自己一样。

    嘎吱!

    嘎吱!

    老人的椅子摇晃着,闭着眼睛,却是不开口。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爷爷……”

    苏丽丽还要话,老爷子的眼睛突然睁开,闪烁着jing光。

    苏丽丽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噎了回。对于这位老爷子,她明显是有着几分惧意的。

    “你们两个,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怎么能替他求情?”老人眉头皱起,声音带着呵斥,“尤其是珍珍,你虽然是个女子,但是,我一直对你寄予厚望。在官场上,女人不一定就没有出头的机会。比如你晨安阿姨,今年才三十多岁,已经是淮城市市长,即使不靠我们苏家资源的支持,前途也是无量的。”

    “晨安阿姨还不是被你们逼的,到现在都还没结婚,都快变成灭绝师太了……”苏丽丽嘟囔了几句,看到老人目光瞪过来,立刻闭口。

    “你晨安阿姨,那是为了家族,放弃了她的感情。她的做法,值得你们两个学习。”老人到这里,稍微一顿,才接着道: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跟古风打过交道。但是,这次你们不用替他求情。他先是杀了王贺来,杀人弃尸,然后,又试图控制我苏家的人……如果不杀死他,别人肯定要以为我苏家衰落了!”

    老人的语气充满了决然。

    苏珍珍和苏丽丽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而且,按照你刚才所,他能在短短时间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应该不是那种头脑发热的人!所以,很有可能,他这次所为,根本就是背后有人推动,来向我苏家挑衅。不过,不管是谁,既然敢向我苏家伸,我们就不能示弱,先把这只砍掉再!”

    老人完,看了苏氏姐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摆摆,“你们两个出吧!”

    苏珍珍张了张嘴,看到老人根本就没有再听自己话的意思,只能失望地起身,告辞离开。

    “记住,不该你们管的事情,你们不要管!不要让我失望!”

    两人走到门口,老人的声音传来。

    “是,爷爷!”

    尽管不情愿,两人也只能恭敬地答应一声。

    “现在怎么办?”出了门,苏丽丽开口问道。

    “怎么办?爷爷都发话了,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这次,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了,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苏珍珍叹一口气,紧接着,有些气苦地道:

    “哼!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怎么会做出这么没谱的事情来!这下完了!”

    着,上车,蓝sè宾利欧陆疾驰着离开。

    ……

    京城。

    周老头戴斗笠,里拿着一把大剪刀,在花园中忙碌着,将一丛丛的万年青修剪的整整齐齐。

    如果不知道这个老人的身份,看起来,他跟一个普通花匠没什么区别。

    可是,谁又能知道,就是这么一个老人,跺一跺脚,都能够让整个京城震三震。

    旁边,赵秘书里拿着几分文件,恭敬地站着。

    不远的拐角处,是如同老人影子一样存在的阿标。

    “杀人弃尸……”

    “意图控制苏家的人……”

    周老缓缓修剪着万年青,脸sè复杂,沉吟着。

    咔嚓!

    剪子清脆,将最后一丛凸出来的树枝清剪掉。老人长舒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脸上露出了笑容。

    “首长您修剪的花丛真是整齐,上次马书记来,还问起我们家是哪里请的高,让介绍给他们。我是首长您亲自修剪的,马书记笑着,您这尊大神,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请不起的。”赵秘书很适时地送上一记马屁。

    “哼!你啊!本来是有些灵气的,可惜,这么多年在我身边,好的东西是学了一些,官场上这些马屁功夫却是学的更多。”

    老人一声冷哼,虽然是批评,语气却是轻松了不少。

    毕竟,好听话谁都愿意听。

    “呵呵,我的都是事实。”赵秘书一笑。

    啪啪!

    伸将大剪刀递给赵秘书,老人拍了拍上的尘土。

    “我南都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老人背着胳膊,走上便路,开口问道。

    赵秘书闻言,脸sè微微一变,很快恢复正常。

    这一变,只是瞬间的功夫,就连老人,也是没有觉察到。

    “首长,现在的形势……您还要南都吗?”

    赵秘书努力措辞,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人回头,颇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

    “正是因为现在的形势,我才不能取消这次行程。无论如何,古大夫总是救过我一次命的。这次的情况,怎么看起来,他都是陷入绝境了。”

    老人到这里,稍微一顿,“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原因,没有来找我。我过,他救过我一命,我算是欠他一个人情。他不来找我,或许是他以为我这老东西没什么用了……但是,欠他的人情,我却是必须得还掉。”

    老人,“他这次做的事情,影响太大。就连我,也不可能保他完全无虞。不过,我这把老骨头,应该还有些分量,往南都走一趟,总会让某些人有些顾忌,吃相不会那么难看。能不能保古风一命,还要看他会不会借势了……尽快安排吧!两天之内要成行!”

    老人着,抬头看看天空,迈步走。丢下一个命令。

    “是,首长!”赵秘书答应一声,则是呆在当地。

    老人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要力挺古风?

    不错!老人这往南都一走,往养生山庄里一住……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任何想动古风的人,都不能不有所顾忌。

    连赵秘书都有些羡慕古风的运气了。

    当然,只是羡慕运气。赵秘书对古风本人,却是依旧恨得牙根痒痒。上次南都一行,在凤凰山的遭遇,对于他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可惜的是,他只是个秘书,对于老人做出的决定,无力改变。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