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阴谋

第四百五十三章 阴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或许就是华夏男人跟法兰西男人之间的差距吧?

    幸好,自己幸运地遇上了一个法兰西男人!

    周小苗庆幸地想着。同时,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将来移民法兰西之后的幸福生活。全世界各地风景名胜游玩,各种高档的酒会,携带黄发碧眼的老公回国后,闺蜜们羡慕的目光……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唯一让周小苗有些不爽的,就是自己华夏人的身份,这怎么能配得上高贵的门罗家族?连周小苗自己想想,经常都会感到有些羞愧。

    幸亏拉法尔是个好男人,他不介意这些。

    周小苗将脸贴在拉法尔的胸膛上,满心的幸福。

    “拉法尔,外面那么多jing察,你做的事情,连华夏zhèngfu高层都惊动了。我以为,你肯定正在地狱之中忍受水深火热,没想到,你是在天堂中,偷香窃玉。”

    这时候,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

    周小苗吓了一跳,扭头,只见一个外国男人正站在卧室门口。一身西装,高大的身材映衬地很挺拔,脸型,像拉法尔一样俊朗。

    “你是谁?”周小苗吓了一跳,突然意识到自己**暴露在外,赶紧惊恐地拽过毛毯,将**遮上。

    然后,很羞愧地看拉法尔一眼。

    自己的**,让别的男人看到了。这个充满浪漫情怀的法国男友,会不会因此而跟那个人决斗?

    哦!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周小苗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毕竟,拉法尔现在正受着伤,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又很强壮,他打赢的几率可不高啊!

    可如果自己出手阻止的话,是不是显得自己太轻浮了?让拉法尔误会自己不介意**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虽然事实上,自己是真的不介意。

    周小苗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且欣赏到自己女人**的男人,拉法尔丝毫不介意。脸上带着笑容,开口了:

    “格吉尔。果然是派你来华夏!你不会是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游泳过来的吧?我在这里等的都快要老了!”

    周小苗先是一愣。心里有些不悦。

    自己的**都被人看去了,sè外泄啊!连华夏的男人,只要稍微有些血气,都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哪怕是自己的朋友也不行!

    拉法尔。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但是。出于对西方男人的崇拜。周小苗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法兰西男人,都是极富浪漫主义情怀的,他们没有华夏男人心理那么猥琐。也没有那么古板保守。

    或许,这不是不在乎,而是一种思想的开放。

    这个格吉尔,明显是拉法尔的朋友。人家不小心看到自己,是纯粹无意的,根本就不含任何yu望和sèyu。

    嗯,应该是这样吧!

    这是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法兰西高贵的文化,自己要尽快适应,然后去融入其中。不能给拉法尔丢脸啊!

    周小苗这么想着的时候,对面格吉尔已经积蓄开口了,“不光是我,毕夏普长老也来了。”

    “哦?”拉法尔一听,原本轻松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快速站起身来,披上衣服。

    起身的时候,一不小心带动毛毯,周小苗刚刚遮上的**,又露了出来。

    周小苗赶紧伸手拉上。她心里有些不愉快,但是,看着拉法尔着急的样子,很快又理解,他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听这个格吉尔所说,来了个什么长老,貌似是大人物。

    嗯!听人家的名字……长老!这种称谓,恐怕只有在拥有悠久历史传承的欧洲大家族才有的吧?

    只是听听这个称呼,周小苗就感到自己有些热血澎湃了。

    “这个女人……”

    格吉尔口中说着,往前迈了一步。就是这一步,周小苗就感觉自己像是被野兽盯住一样,汗毛都竖了起来。

    “哦,她救了我。现在是我的女人。”拉法尔伸手拦住格吉尔,背对着周小苗的时候,悄悄向着格吉尔眨了一下眼睛。

    格吉尔立刻明白,点点头,先扭头出去了。

    拉法尔则是先蹲下,在周小苗的屁股上拍了拍。

    “穿衣服起来啊!家族来人了,我们很快就能回法国。”拉法尔微微一笑。

    周小苗心中那一丝的芥蒂,立刻消失不见了。

    是啊,法国啊!美丽的法兰西啊!

    周小苗心里愉快极了。

    像是一只小鸟一样乖乖地点点头。

    而拉法尔,则是已经转身离开。

    客厅里,一个白种人坐在沙发上,骨骼宽大,只是坐在那儿,就跟普通人站着的身高差不多,深邃的眼神,看上去充满了yin冷的感觉。

    在他身后,除了格吉尔以外,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垂手而立。

    “长老大人!”

    拉法尔恭敬地向着那个白种人行礼。

    “嗯!”

    那个骨骼宽大的男人毕夏普长老,只是点点头,没有开口,显然,是知道屋内有人。

    “拉法尔,这些,都是你家族的来人吗?”

    周小苗这时候正好穿好衣服出来,看着屋内的几个人,暗暗感到奇怪。

    她租住的这间房,客厅面积虽然不大,但是,有一长排沙发,坐下这几个人是绰绰有余了。

    可那几个人好像一点要坐下的意思都没有,在那个长老身后站着,就像是小弟一样。

    嗯!这或许就是欧洲大家族的等级秩序吧!

    貌似拉法尔也没有坐的资格……有些可惜。不过没关系。这种等级秩序,周小苗很喜欢。哪怕她跟了拉法尔之后,是处于底层的那个,也是莫名的喜欢。

    “是的!”拉法尔点点头,过来拍了拍周小苗的肩膀,“周,去买些食物吧!为长老大人做些好吃的。”

    “好的!”周小苗快乐地答应一声。拿了钱包,披上外套,准备出去。

    “记着,我们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法兰西美丽的土地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千万不要功亏一篑!”拉法尔叮嘱一句。

    “放心。亲爱的!”周小苗说道。稍微犹豫一下,踮起脚尖,在拉法尔的嘴边吻了一下,这才开门离开。

    “拉法尔。这个女人值得信赖吗?”毕夏普长老开口问道。

    “是的。尊敬的长老大人。如果她不值得信任。你们现在就看不到我了。”拉法尔说道。

    “嗯,真没想到,拉法尔你执行任务之际。竟然还在这里养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打算带她回国……嘿嘿,看来,你在华夏的ri子过得很滋啊!难怪连那个老人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人打得这么狼狈求援了。”旁边,格吉尔开口了。

    一开口,就是对拉法尔的讽刺,是在长老面前对他进行攻击。

    “带她回国?嘿!你以为,我会带这样的女人回国吗?只是我受了伤,需要利用她而已。等我们走的时候……嘿嘿!”拉法尔做了个杀人灭口的手势,“我跟她,也是刚刚认识。我来华夏之后,跟d先生的代理人联络,之后就开始准备想办法接近那个老人,哪有时间玩儿女人?我又不是来度假的!”

    拉法尔面相格吉尔,实际却是在毕夏普长老面前为自己辩解。

    “刚认识?你不会想说,你受伤后遇上这个女人,然后她好心收留你,为你养伤,然后主动倒贴上来陪你睡觉吧?我们一路上可是看到大街上好多jing察在到处做调查,小区门口贴满了你的通缉令,上面写的你是毒贩,是危险分子。这个女人再蠢,也不可能看不到下面的通缉令吧?”格吉尔显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攻击拉法尔的机会,露出不屑的表情,表示自己根本不相信。

    “嘿嘿,那是因为你没有来过华夏,对华夏的女人不了解。这个古老的国度,现在虽然正在崛起,但是,国人都是极度的自卑。他们的女人,对我们法兰西男人不!是对我们西方男人,有着莫名其妙的迷恋。只要你招招手,她们就会脱光了躺在床上等着你蹂躏。”拉法尔说道。

    “不错!华夏是个神奇的国度,他们传承的底蕴丰厚,有很多神奇而强大的人物。”毕夏普长老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叹一口气,接着语气一转,“但是他们的年轻一代,尤其是一些年轻女人,追求所谓的思想开放,变得十分的下贱……当然,只是一部分。拉法尔幸运遇上这样的女人,丝毫不奇怪。你这次发现魔法师出现,对家族是一大功劳,回去后,准备接受家族的奖励吧!”

    “感谢英明的毕夏普长老!”拉法尔赶紧满脸感激地躬身感谢。

    “华夏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格吉尔在旁边嘀咕一句。

    对于拉法尔受表扬,他是十分不爽的。族人同辈之间都是互相竞争的,只有地位提高,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

    拉法尔,正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而现在因为这个发现,无疑拉法尔已经甩开他一头。

    “我已经跟d先生联络。d先生提供的建议,我们最好先不要采取行动。现在那个老人身边,防卫很森严,有华夏龙组的人,还有飞龙特种部队的人,更有内勤jing卫人员……层层护卫,统一调度,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现在古风,可能是受了拉法尔的惊吓,也一直待在养生山庄,跟那个老人在一起。”

    毕夏普说到这里,原本严肃的脸,嘴角一抹笑容浮起,“伟大的d先生,现在还以为我们在按照他的指示行动,以为我们的目标是那位老人。”

    “哈哈哈……”

    拉法尔几人都是配合的笑一下。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一个魔法师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发现了魔法师,当然要立刻成为族人的最大目标,其它一切都要靠后。

    这种把强力人物戏弄于手掌之中的感觉,让他们很有爽感。

    毕夏普长老说,“我们正好利用这一点。d先生在华夏的势力不容小觑,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们奈何不了待在老人身边的古风。好在,d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老人动手的机会。一周之后,百花集团开业典礼,现在华夏高层一些人知道的内幕消息,那位老人会派他的秘书去参加典礼。”

    毕夏普长老说到这里,稍微一顿,脸sè肃然道,“但是,d先生有更加准确的消息,他知道,那位老人本人,当天也会去参加这个典礼。d先生已经安排好,给了我们接近老人的机会,希望我们能够再次对老人施展更加恶毒的诅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