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典礼(3)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典礼(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风目光从三位老人身上扫过,没有直接回答,伸手向兜里一盒烟摸去。

    他明显感觉到,在自己伸手进入怀里的时候,周老后面站着的阿标,身上瞬间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古风笑笑,拿出烟盒,向着阿标示意了一下。

    然后,摸出一根,“啪”地一声,打着火机点燃。

    整个过程,动作都很舒缓。

    大巴车前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刚开始没留意,突然问到烟味儿,眉头立刻一皱,快步走了过来。

    “这位同志,周老身体不好,车内不能随便抽烟。”

    “算了!我现在身体好多了,这都是古大夫的功劳。而且,从这里到典礼现场,时间很短,没关系!”周老伸手打断了那个女人。

    那个中年女人还想说什么,阿标显然领会了周老的意思,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中年女人只能满脸不悦的离开。

    周老笑了,“她这也是职责所在,我的贴身医生,平时我多吃一饭碗,都要被他说的。”

    周老显然很会把握人的心理,呵呵笑着,一句话就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呵呵!”古风笑笑。

    “老石头刚才所说的话,你要好好考虑考虑。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想你死的人很多,即使周老这次参加开业典礼,也不可能让那些人彻底罢手。只有进入军队,才是你的出路。飞龙特种部队的正式军人,我相信没人敢去动你!”牛广利说道。

    牛广利话音刚落,石太山心里就暗说坏了!

    古风的脾气,他简直太了解了。牛广利这种话,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在威胁。

    果然,古风这次立刻开口了:

    “哦?我可不可以看做,这是在要挟我?”

    “你……”牛广利显然没有这个意思,眼睛一瞪。还要说什么。

    “不!”周老已经插口了,“这是在为我找一个借口。你也知道,不要说现在的我儿,即使在我退下来之前,也是不能随心所yu的做事的。圈子里的规则,每做一件事情,都是需要很好的借口的。老美打萨达姆。还要找好借口,拉好同盟呢!更何况是我们?”

    周老笑笑,语气很有亲和力,接着一肃,“你杀了王贺来,弃尸酒店。又用蛊虫控制苏炳成……这种行为,是触动了整个官场的潜规则。苏家庞然大物,利用这个借口对你出手,谁也保不了你!可是,如果你加入军队就不一样了。”

    周老说,“你做的事情,对于某些人来说。的确有些人神共愤。但是,你最近的表现,大家谁都看得出来,你绝对是个有能力的人。如果你加入军队,为国效力,这样,我就有了充足的借口。你是我的人,你为国做出了贡献。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保你。甚至,让苏家那个老家伙干瞪眼,也没有办法!”

    周老说到这里一缓,盯着古风,“怎么样?我说的够明白了吧?你只要给我一个借口,可以应付他们的声讨,我就能保你无恙!”

    石太山和牛广利。也都是看向古风,充满了期待。

    “感谢周老的好意……”古风这句话一开口,周老等人都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脸上一阵失望。“我早就跟石老说过,我喜欢ziyou。当初答应做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也是以ziyou为前提的。所以,周老的建议,我不能答应。至于这次的麻烦……我有信心解决。而且,我的目的,不是自保,而是反击!”

    古风的眼神中,也开始冒出火气,“周老既然着手这件事情,对事情的始末,应该已经非常清楚。根本就不是我去挑衅别人,而是别人先挑衅我!根本就不是我想杀人,而是别人首先想杀我!我只想问周老一句,如果这次不是我杀了王贺来,而是王贺来雇佣杀手成功,我被杀死,弃尸街头,会不会有这场风波?”

    周老和石太山、牛广利三人互相看看,一个个面面相觑。

    会有这场风波吗?

    当然不会!

    可是,这怎么能一样?

    古风的身份,现在只是一个学生,顶多算是有些产业,有他们三个老家伙的支持。

    但如果死了……死了也就死了,石老等人或许会迁怒于王贺来,如果要报复的话,让他仕途毁掉就算是最大的反应了,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大的风波?

    现在社会,标榜人人平等。人人平等,又怎么可能真的实现?

    如果是普通年轻人,周老或许还会倚老卖老地开解一下,让他认清社会现实。

    面对古风,周老知道说这些是没用的,只能沉默不言。

    “你们不说话,你们也知道,如果当初死的是我,结果会风平浪静,最多我的亲朋们伤心一番……伤心完之后,还要担心我的产业,会不会被那帮饿狼一样的家伙们分刮干净。”

    “……”石太山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这种情况真有可能发生。

    “我还是那句话,我现在的目的,不是自保,是反击。任何胆敢伸出来找我麻烦的手,我都要剁下来,并且,顺藤摸瓜,找到那只手的主人,连他的脑袋一起砍下来!我想过太平的ri子,以前小心谨慎,结果一天太平ri子都没有。那么,我现在就杀!杀!杀!杀!任何敢来找我麻烦的人,我都杀个干净!用杀戮,来换来我和我身边人的太平ri子!”

    古风的语气,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强大的杀意。

    赵秘书坐在大巴另一侧,他没有资格参与这种级别的对话,此时听到古风的话,也是心中一凛。暗暗有些后悔,自己竟然打养生山庄的主意,招惹这个疯子,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可是,这悔意,只是一瞬间。就从心中抹去了。

    跟着就是冷笑。自己怎么会被这年轻人一句话就给吓住?如果古风刚才答应周老的条件,说不定自己还真要有所顾忌了。

    现在嘛……这么冲动的杀杀杀,听起来是痛快了,但想想他的敌人是谁?那可是携带着整个官场之威的苏家!他要是不碰破头颅,那才是见了鬼了。

    年轻人,果然太冲动!

    “古风,你的思想。快要入魔了!这种想法……会把你推入深渊之中,再也没有退路的。”石太山语重心长。

    “或许,把所有敌人,把所有该死的人都推入深渊,才是我唯一的活路!”古风说。

    “可惜了!”

    周老叹息一声,看着古风的坚决。知道劝说无效,也不再说什么,开始转移话题。

    “尝尝这壶茶叶,下面人刚送来的。味道醇美,在你的古氏特饮出现之前,这也算是我喝过的最好的茶叶了。”

    周老抬手指指桌面上的茶壶。

    石太山和牛广利原本还想劝说几句,可是。想想古风的xing格,一旦决定的事情,绝对不是谁能劝说得了的,也只能暗暗叹息作罢。

    ……

    哗——

    一辆中南省牌照的汽车缓缓驰来,停在停车场。

    外地牌照的汽车,在今天的劝业大厦并不少见。因而,保安甚至都没有多注意一眼。

    车门打开,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青年秘书走下来。

    中年人看看劝业大厦下那火爆的场面。脸上不由露出讶异之sè。

    彩sè的条幅,绚丽彩球,气派的拱门……这些都是花钱就行的东西,还没什么值得惊讶,可是,现场人气之火爆,却是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广场满满的。都是人在穿梭着。

    中年人也是体制内混久了的,他看一眼周围的汽车牌照,就大致知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了。

    “是这里吧?”中年人有些不确定了,回头问问身后那个青年秘书。

    “是的。白省长。这里就是劝业大厦,拱门上有横幅,古氏茶饮公司开业庆典,错不了的!”青年秘书赶紧说道。

    这两人,正是中南省常务副省长白国惟,以及张秘书。

    古风的处境,白国惟也是知道的。

    只是,到了这种情境下,白国惟即使想帮忙,也帮不了太大的忙,白家根本就不会支持他。

    白国惟对白冰冰心中有愧疚,只想着最后来支持古风一把,看看能不能保住古风的xing命。

    他原以为,以古风现在的处境,古氏茶饮公司开业庆典的现场肯定会非常冷清。没想到的是,刚来就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

    “走!去看看吧!”

    白国惟往典礼现场走去。

    “呦呵,这不是白省长嘛!欢迎!欢迎!”

    刚刚接近,一个中年人过来满脸热情。

    这是南都市市委书记章责成。

    两人虽然不在一个级别,但是,白国惟也不是他的顶头上司,没必要诚惶诚恐。

    “章书记好啊!你这是……”白国惟趁机打听着。

    “古氏茶饮公司开业,地方知名企业,我们为人民服务,当然要来帮忙!”章责成说的很自然。

    白国惟却是一愣一愣的。这公务员,什么时候真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了?

    “那个……是苏炳成书记?”白国惟突然看到拱门下,关子韶旁边,一个脸上笑容没一直没断过的中年人,正在忙前忙后地跟客人打着招呼。

    如果不是太熟悉,真还差点认不出那是谁。

    “是啊,苏书记也在。”章责成点点头。

    白国惟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以他一个外省常务副省长的身份,或许还没资格明白一些事情。但是,别忘了他还是白家重点培养的人。

    他可是知道古风用蛊毒控制苏炳成这件事情的。现在一想,立刻明白了。

    肯定是古风要挟苏炳成,让苏炳成过来帮忙。要知道,现在苏炳成的政治仕途虽然已经被判了死刑,关键是下面的人不知道啊!

    在他们眼里,苏炳成那是能代表苏家态度的人。连他都这么忙前忙后的为古风张罗,下面人想不误会都难啊!

    这也难怪典礼现场这么大的阵仗,那么多公务员都快当服务员了。

    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白国惟一声苦笑。在他看来,这个场面看起来火爆,其实对古风的处境是没有一点帮助的,反倒可能让苏家变得更加恼羞成怒,将来的报复来的更加猛烈些。

    看到这一幕同样惊讶的,还有马路对面一辆蓝sè欧陆。

    “哇塞!怎么会这么多人?姐姐你不是说今天的场面可能会很冷清吗?”苏丽丽看着对面的人山人海,小嘴长大都合不拢了。

    当然不是惊讶于场面大,更大的场面她都见过不知道多少次。震惊,是因为心理落差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