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自杀啊,得需要多大勇气!

第四百六十八章 自杀啊,得需要多大勇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你就是靠着这个东西飞起来的?”灰袍人盯着飞天扫帚,努力压制着痛苦,显得面sè狰狞。

    “不错!飞天扫帚,魔法装备,没见过吧?”古风很干脆地回答,还晃了晃手里的飞天扫帚。

    然后,“当”地一声杵在地上,就那么当做拐杖一样扶着,看着灰袍人。

    “你不能杀我!”看到古风回答得这么干脆,灰袍人先是一愣,接着意识到什么。

    “嘿嘿,你都成了人棍了,还有跟我提条件的资格吗?”古风冷笑一声,手掌一番,出现一瓶吐真剂。

    “啵!”地一声,弹开瓶塞。嘴唇微微翕动,一道疾风术,流风吹拂下,携带着吐真剂向着灰袍人飘去。

    古风不敢说自己多么智慧,但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个灰袍人绝对是老江湖。跟他斗嘴费舌也得不到几句实话,还不如直接使用吐真剂来得干脆。

    灰袍人虽然不知道那个瓶子里是什么东西,但是,用膝盖想也知道那绝对是对自己不利的。

    “快住手!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谈!”

    灰袍人的求生意志,竟然相当的强……换句话说,这也是贪生怕死,这倒是让古风有些意外。

    一般人被斩断四肢,成了**,肯定是不想活了的。

    “说,你是什么人?”看着吐真剂生效,古风直接问道。

    “昆仑派外门掌事,苏志敬。”灰袍人几乎是脱口而出。

    “苏志敬?你是京城苏家的人?”古风问道。

    什么昆仑派,他连听都没有听过。跟自己有仇,有理由对自己动手的,而且姓苏,古风想不想到京城苏家都难啊!

    “是!”灰袍人点点头,脸上惊恐之极,“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我怎么会回答你这些问题?”

    对于这惊恐的表情,古风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些人连吐真剂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当然会对自己违心的有问必答感到惊疑。

    “京城苏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吧?都有什么人要对付我?还有什么后续的手段?”古风问道。

    “是老四苏志强联系我,不过,这是老爷子做出的决定,否则,我也不会出手。至于后续手段,因为有我出手,大家觉得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后续手段了……不要再问我!不要再问我了!你的秘密,在我面前一点都不保留,我知道,你问完话肯定是打算杀人灭口了。我宁可自断筋脉而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再问,我就自断筋脉!”

    灰袍人苏志敬咬牙切齿。决心很大。

    “哦?你还会自断筋脉?你倒是断一下我看看?”古风笑眯眯。

    “我……我……”苏志敬接连猛吸两口气,却是没有什么动作。

    吐真剂下,他根本就不可能说谎话来骗古风。古风相信,这个苏志敬肯定有自断筋脉自杀的心思,因为自己的用意太明显了,问完话肯定是要杀人灭口的。苏志敬的江湖经验,也已经看出这一点。

    但是。看出是一回事,要想做到,又是谈何容易?

    自杀啊!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看苏志敬刚才的表现,四肢已经被斩断掉,还舔着脸求情,可见生的**是很强的。他十有**是舍不得自杀的。

    “我……我不甘心呐!”苏志敬终于仰天一声哀嚎,彻底放弃,“嘭”地一声。原本挣扎着坐起的上半身,重重摔在地上。

    “我才四十多岁,就已经达到后天巅峰,我是有大机缘的,苏家也肯花大力气来支持我,我绝对有晋级先天的机会。现在就死,我不甘心呐!”苏志敬哀嚎着。

    生命。是多么的宝贵?面临死亡,有几个能甘心的?

    古风面sè平静,丝毫波动都没有。

    “哼!你不甘心死?那你有没有想过刚才在路边被你杀死的那个路人?他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那儿路过。就被你随手斩杀。他甘心吗?”

    “还有我!你竟然想出手置我于死地,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死?现在你躺在这里,是你自作自受,你有什么不甘心的?”

    古风冷笑着。

    “不!这不一样!那个路人只是凡人而已,蝼蚁一样,杀了也就杀了!至于你……我错了!你饶过我,我以后绝对不再找你的麻烦。”苏志敬还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

    他说的,是他的心里话。

    不过,古风也相信,这只是他这一时的念头而已,是为了求生,如果真放过他。一旦脱险,贪念和复仇的念头肯定会重新占据上风。

    古风当然不会给自己留下这个大敌,而且,苏志敬说的话,也让他感到恶心。懒得跟他多说什么,继续挖掘对自己有用的线索。

    “昆仑派是一个古武门派?你的实力不弱,才仅仅是外门掌事,这个古武门派的实力很强?”

    “是!昆仑派,是当今武林七大古武门派之一,内门有十数名先天高手坐镇,根基强盛。”

    “先天高手的实力有多强?你觉得我今天展露出来的实力,能不能赢过先天高手?”古风问道。

    这可是一个了解这个世界顶尖高手的好机会。

    “很强!先天高手,一般不出手。我在昆仑四十多年,也仅仅见过内门先天长老出手一次而已,内气外放,隔空灭杀敌人……跟你相比,倒是不好说谁高谁低。”

    “哦?”古风听了,微微一愣。

    他原本的计划,既然这个苏志敬得罪了自己,肯定是要杀上苏家,然后,回头再到昆仑派去敲打一番才好。

    但是,一听这实力,倒是有些犹豫了。

    苏志敬现在可不会说谎。对方这等实力,眼光还是有些的,连他都说不清谁高谁低的话,对方有十几个先天高手,那要不要杀上山门,就要好好考虑了。

    “昆仑派在哪儿?”不管是不是要杀上山门,这基本信息。总是要知道的。

    “在西疆昆仑山,先到g市南一百多公里,然后要进入山中。道路崎岖,全是无人区,无法叙述。”苏志敬道。

    古风先是有些失望,想想,又觉得十分正常。像这种古武门派。如果不是藏在深山荒野之中,在今天这资讯发达的时代,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泄露不出来?

    留着苏志敬,让他回头带自己去?

    算了吧!古风看了看断掉四肢的苏志敬,他可没兴趣养着一个**。而且,是一个内功深厚有着潜在危险的**。

    “最后一个问题。苏志强在哪儿?苏家老爷子在哪儿?他们身边有没有高手?”古风问道。

    “苏志强在南都南郊,苏家在那儿有一座别墅。老爷子在北、戴河……”这次,这两处地点倒是有具体的地址,尤其南郊那栋别墅,苏志坚将门牌号都说得很清楚。

    问出想知道的消息,古风直接一道风刃,结束了苏志敬的xing命。丝毫不顾对方惊恐的哀嚎和求饶。

    然后。俯身先捡起断手中的那柄长剑。

    三尺长剑,剑身铭刻着奇特的花纹,寒光闪闪,锋利无比;接近剑柄的位置,刻着龙吟二字。

    “龙吟剑?”

    古风知道,这应该就是这把剑的名字。

    大力到处,用力一抖。

    嗡——

    长剑轻吟,金属质感的声音。真不愧龙吟二字。

    “我是魔法师,这剑对我没用,但是,以后跟随我的人有用剑的,可以送给他们。”

    现在跟随古风的古武者很多,可都是江一彦教出来的,要么只有内力没有招式。要么刚学招式都是学用刀。

    再在苏志敬身上搜查,有一些丹药,可惜没有古武秘籍,这让古风小小遗憾了一把。

    倒是一枚白sè的玉简。引起了古风的兴趣。

    “九湖?”

    玉简上雕刻着龙凤图案,还有就是硕大的九湖二字,古风看了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jing神力探查,也没有魔力波动,或者其它的异能波动,不像是宝贝。

    可是,苏志敬将这枚玉简跟丹药放在一起,很明显不可能随身携带无用的东西。

    “算了,回头让江一彦看看吧!或许他认识。”

    古风也不多想,将这些东西都收入空间吊坠儿之中。

    然后,jing神力探查,没发现什么遗漏,这才重新驾驭飞天扫帚,贴着树梢飞遁回去。

    接近路边的时候,降落地面,将飞天扫帚收起来,这才向外走去。

    江一彦两人都是焦急的脸sè,往丛林里探头探脑地望着。

    风哥很强大,但是,敌人也不弱啊!他们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看到古风,立刻都是兴奋起来,“风哥!怎么样,追上那个老家伙了没有?”

    老家伙?老吗?貌似苏志敬也才四十多岁吧?

    古风十分怀疑二牛是不是因为跟上官桥在一起时间太长,思维也变得有些跳脱了。

    “杀掉了。”

    “风哥威武霸气!”

    “古少厉害!”

    江一彦和二牛两人都是一脸膜拜的表情。

    刚才那个“老家伙”他们可是亲自交过手的啊,一招就被人家给秒地上了,如果不是古少出手,江一彦甚至脑袋都被人家给割下来了。

    就是那么一个大高手,风哥出手,秒秒钟将其击败,追上去一会儿时间将其击杀。

    厉害!

    太厉害了!

    “走!开车去南郊!”古风有仇绝对不隔夜,准备立刻动手。这也是怕苏老四得到消息后逃走,再想找就不容易了。

    “是,古少!”

    江一彦答应一声。三人上车,直驱南郊。

    车上,古风接到一个电话,是关子韶打来的。

    “有几个人,号称是国安的人,想要把亡灵骷髅那几具尸体拉走。”

    “哦?”古风原本的命令,是让人把这几具尸体烧掉。现在国安的人要拉走,目的不问可知,肯定是交给特殊部门做研究用的。

    “可以给他们。不过,提醒他们一句,这东西接触时间长了,会致命的。”古风说道。

    他jing神力探查过,知道那几具尸体对自己已经没有价值,交给对方也没什么。他说的话,也不是耸人听闻。

    亡灵骷髅已死,但是,身体内残存的亡灵气息,短时间内散不了。普通人接触了,症状比起优优等人,不会好到哪里去。

    ……

    典礼现场。

    混乱渐渐平息,有jing察来维持秩序,人群也被平缓疏散掉。

    关子韶请示过古风,也就没有再为难,将几具尸体都交了出去。国安那些人一个个都当宝贝一样抬走了。

    古风的提醒,关子韶倒是原话转告了,只是对方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明显没有当回事。

    关子韶也不多说什么。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