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管是谁,不可饶恕!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管是谁,不可饶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养生山庄。

    三眼坐在客厅,面sè看似平静,但是,手里夹着的一根烟已经燃尽,只剩下烟蒂,他却没有注意到,还放在嘴里吧嗒。

    古毅民在旁边坐着,陪着老友。

    他了解自己这个老友,最是xing情中人,对朋友和手下小弟都是很讲义气,否则的话,也不能让那么多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如果古风治疗失败的话,秦涛两人死去,绝对会成为他心里的一个结。

    咔!

    没有让两人久等,房门打开,古风迈步走了出来,脸sè平静,看不出什么情况来。

    “怎么样?”

    三眼抬头问道,声音竟然有些嘶哑。夹着烟蒂的手,也是微微颤抖。

    古风笑了,这一笑,三眼也是心中一松。最起码,情况不会太糟糕。

    “好了!只要再休息一段时间,就是生龙活虎一条好汉!”

    “真的?”

    三眼几乎是高兴地跳起来,猛地向着室内冲去。

    紧接着,里面一声兴奋地叫声,然后就是压抑下去。

    古风用完针之后,阿毛和秦涛两人已经睡过去,显然三眼是怕吵醒他们。虽然睡着,但呼吸平稳,脸sè比原先好得多,能够明显看出病情的好转。

    古风笑笑,也受到这份快乐的感染。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看着屏幕上那个跳动的名字,古风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接通,下一刻,他的笑容却是突然僵硬。

    电话那头,隐隐的枪声,还有痛苦的呻吟声……那明显是有人受伤。

    “你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古风的声音紧张。

    “威斯丁西餐厅!有人袭击我,跟在我身旁的阿本他们已经全部受伤……可能会死。只剩下几名保镖,被狙击手拦在外面进不来。”关子韶的声音有些哆嗦,显然内心惊恐。但是。叙事清楚,吐字清晰。

    咔!

    古风拳头紧握,关节作响。

    “等着,我马上到。”

    古风说完,挂掉电话,转身就往外走。

    “出什么事了?”古毅民关切地问道。

    “是关子韶,不用担心。”

    古风头都没回。走路的过程中,已经从空间吊坠儿中拿出飞天扫帚,出了门直接跨上,冲天而起。

    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暴露不暴露了。

    他魔法师的身份,知道的人已经不少。更加重要的是,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和根基,哪怕暴露,也不怕国家机器来对付他。

    咻——

    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还好是晚上,没有引起什么人的关注。

    只有古毅民跟出来想问个清楚,稍微慢了一步。出门就发现古风不见了,扭头四处看看,也看不到人影,不由十分纳闷。

    咻——

    飞天扫帚疾速飞遁着,古风魔力全力灌输,jing神力cāo控。

    同时,用手机拨打孔武的电话。

    因为是下班时间,孔武酒足饭饱思yinyu。正抓着老婆在床上啪啪啪,公粮还没交呢,几分钟捣腾,老婆下面刚有点湿度,这电话就来了。

    “这是谁啊!这时候来电话……你也真是的,这种时候都不知道关机。”

    老婆不高兴了。

    “干的是这工作,没办法!”孔武也很无奈。老婆要干。工作也要干啊!

    抽出东西来,甩着**的肉、棍爬到床头,拿起手机,看清号码。孔武眼睛立刻一亮。

    古少!这可是平时自己早就想巴结的人啊!

    孔武是海城东城区刑jing队副大队长,以前几次交往,早就已经流露出要投靠古风的想法。再加上古风风头之盛,身在jing界的他当然是知道的。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看到古风来电,下意识地先是一喜,紧接着又是有些忐忑。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不管如何,肯定要立刻接电话,姿态放得很低:

    “古少,有什么吩咐?”

    “立刻到威斯丁西餐厅,不计一切代价保护关总。”

    时间紧迫,古风也不废话,只说完这一句话,就挂掉了。

    他不认为孔武会比自己先到。从这里到海城,不过一百多里的距离,以他飞天扫帚的速度,不到十分钟就能赶到。

    但是,该打的电话还是要打。一来,万一孔武正好在附近,说不定就近就能赶到。

    二来,关子韶遭人伏击,死伤不少,让孔武来处理现场,他更能放心。这是一举两得。

    ……

    电话那头,孔武接完电话,也是吓了一大跳。

    “关总?关子韶啊!”

    谁不知道关子韶是古风的正牌女友?以古风现在的强势,和平时做事的霸道,他的正牌女友要是出了事,那还不得翻了天?

    孔武一直都在琢磨着怎么讨好古风,这要是让关子韶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事,以后不要说交好了,被人家嫉恨可就完了。

    这么一想,下面的坚挺立马就软了。

    老婆在旁边看得清楚,立刻火了。本来叉着双腿,等着老公接完电话继续干呢,怎么就软了?老娘这不上不下的可怎么办?

    “你说你干的这什么工作?大晚上的一个电话说走人就走人。不行!今天必须给老娘一个交代,你要是一心干工作,以后就不准干老娘!”

    孔夫人的yu火刚被撩拨起来,哪能受得了啊!干脆一双大长腿伸出,老树盘根一样,直接攀住孔武的腰。

    人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孔夫人可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啊!平时老孔工作干得卖力,老婆干得就不够行,常常是两三分钟交差,今天状态刚好点,又出了这种事,换谁谁不生气啊!

    孔武这时候正着急着呢,哪有心情跟老婆打情骂俏,直接胳膊抓住往旁边一甩。

    “别闹!这可是一个咱惹不起的人。他亲自打的电话,我要是到晚了。这刑jing队长也就不用干了!”

    一边说着,穿上衣服,连**的下体都没顾上擦,就给队里打去电话,让值班的同事以最快的速度过去。

    同时自己下楼,驱车长鸣jing笛直奔威斯丁西餐厅方向而去。

    只留下孔夫人满脸地幽怨,躺在床上。气得直踢腿。有心捂了被子睡觉。可是,刚才没被干爽,浑身难受,在床上翻滚着,使劲儿抱着被子,情绪还是宣泄不出来。

    孔夫人心里那个恨呐!真恨不得就这么跑到大街上走一圈。最好遇上一个流氓把自己给强x了那就爽死了!

    这么一想,孔夫人真的心动了。披上一件外套,下面连小内内都没穿,就直接出门。

    这一晚上,孔夫人在偏僻的街道上逛了两三个小时才回来,愿望也没实现。最后,还是回到家拿出了冰箱里的黄瓜……据说。第二天老孔吃凉拌黄瓜的时候,总觉得有一股怪味儿。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

    威斯丁西餐厅对面马路上,一辆银灰sè新爱丽舍停在那里。

    像这么普通的一辆车,丝毫不引人注目。

    车里,后排座上,一个脸颊略瘦的秃顶男人正坐在那里。透过玻璃窗,看着大厅中的情况。

    “失败了。竟然失败了。”

    “奈何不了古风也就算了,我们jing心准备了这么长时间,调动了这么多jing锐,竟然连关子韶都抓不住!到底是我们枫叶太弱,还是这对手太强?”

    秃顶男人低沉而略有磁xing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这个人。正是枫叶的智囊,代号狐狸。在古氏茶饮公司开业典礼上,是他派了毒蛇去刺杀古风,结果失败。

    枫叶组织。一向是为了成功,不择手段。刺杀古风失败,狐狸就把主意打到了关子韶身上。没想到,jing心安排之下,以为一击必得,结果仍旧失败。并且,损失了那么多jing锐。

    “通知弟兄们,撤吧!”

    狐狸身体往后一仰,拿起旁边的帽子戴上。又把魔晶架在了鼻梁上。

    “狸叔,我们对面的狙击手还在,压制的对方没有还击之力,我们还有机会。”司机扭头说道。

    狐狸不说话,盯着司机看。

    两人对视,只是片刻时间,司机的目光就变得闪烁不定了。

    “我……我只是一个建议,一切都听狸叔的。”司机赶紧说道。

    “每个组织,都要有纪律。你刚才这句话,就算是无组织,无纪律。你知道因为你的耽误,就可能给我们的行动造成失败吗?”狐狸缓缓的声音,司机却是已经冒出冷汗。

    “回去之后自罚,面墙跪一晚上。”狐狸说道。

    “是,狸叔!”司机像是得到赦免一样。赶紧答应一声,长舒一口气。

    然后,立刻用通讯设备通知大家撤退。

    “一击不成,飘然而退!这,才是我枫叶的气度。死缠烂打,那是街痞流氓行径。”狐狸教育的口吻说着。

    “是,狸叔教育的是!”司机恭敬地低头受教。

    枫叶能够存活到今天,越来越壮大,一击不成即后退,这才是他们的保全之道。杀手跟人正面死磕,当然是不明智的。

    狐狸说的大气,具体怎么回事,他心里最清楚。

    叹一口气,看着门口那几个保镖,他知道,即使集中附近的枫叶,想要冲进去也不容易。

    更何况,大厅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里面那么多弟兄都死掉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当然不敢贸然再进去。

    这辆出租车疾驰而去的时候,周围的枪声也静了下来。

    枫叶们,不愧是全国最优秀的杀手,撤退的速度很快,等一名古武者保镖摸到楼上,只看到一个房间里,地面上满地的弹壳。

    古风驾驭飞天扫帚,风驰电掣一般赶到海城上方。从高空俯瞰,灯火璀璨,威斯丁餐厅的广告牌为他指明了方向。

    降落在楼顶,然后,快步从楼上下来。

    进到大厅,他也被那浓郁的血腥味和满地的残肢给惊得呆了一呆。

    这时候,门口那些保镖们已经都进来了,在餐厅里jing戒着。

    看到古风下来,都是齐刷刷躬身行礼:

    “古少!”

    “嗯!”古风点点头,“关总呢?”

    不用他们回答,一道身影飘出,向着古风扑去,一把抓住古风的胳膊,焦急的脸上带着泪痕:

    “快!古风!快!阿本,还有菲菲,他们都快不行了。我知道你能救他们!快!”

    古风顾不上多问,直接跟着关子韶过去。

    满地的鲜血,到处都是尸体和残肢断体,还有一个个弹壳滚落在地面上,迈出一步,踢到弹壳“叮当当”直响。

    古风的脸sè严峻,真不知道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样的激战。而这样的激战,关子韶竟然能坚持下来,他也感到庆幸。

    同时,拳头紧握,眼中怒火闪烁。

    不管敌人是谁,做出这种事情,都是不可饶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