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当然是助兴的东西

第五百一十四章 当然是助兴的东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眼看着两名jing察小心翼翼地抓着秦佩佩的手腕和脚腕,像是抬死狗一样抬进jing车里,周围的学生也开始议论纷纷。

    “原来是真的啊!”

    “这么说,秦佩佩真的是毒贩?”

    “那还有假?你没听刚才jing察都说了嘛!而且,你来得晚,没看到。我刚才可是亲眼看到那个帅哥便衣jing察从秦佩佩的嘴里抠出一颗毒药丸来。”

    “是啊!秦佩佩还随身带着匕首,一看就不是普通学生。”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看不出来啊!”

    “这么说,穿蓝衣服那小子岂不是杯具了?还叫嚣着让人拍,一边叫,一边被人打晕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拍喜剧片呢……哈哈哈,笑死了!”

    “……”

    蓝上衣这时候恰好幽幽的醒过来,听到这话,直接气得一口老血喷出,阿噗!又晕过去了。

    他的英雄梦没有实现,白挨了一顿揍,反倒成了全校的笑柄。

    “刘科,这个小伙子……好像是赵队的侄子。”这时候,一个jing察注意到蓝上衣,过来小声向带队的老jing察汇报道。

    “赵队?市支队的那个赵队?”老jing察脸上表情也是凝了一下。

    那个jing察点点头。

    “你说的这个赵队,是什么人?”古风刚要离开,回头问道。

    “哦,回古少。赵队是是刑jing支队的副支队长,他叫赵玉强。”老jing察刘科长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把赵队的名字说出来意味着什么。

    不过。他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交情,这时候古少问话,当然是出卖他没商量了。

    “嗯!你去找刘克俭……算了,还是苏炳成吧,就说是我说的,这个赵队有这样的侄子,可见其为人怎么样!纵容家属,肯定不是一个好刑jing,配不上刑jing这个称号!”

    古风语气平静,但是。配合上他的身份。这番话说出来自有一番威势。

    说完,扭头上车。

    这个老jing察在听到古风让他去找刘克俭的时候,就已经眉开眼笑了。

    刘克俭啊!那是谁?南都刑jing支队支队长。真要是能趁机搭上关系,自己的工作再挪一挪。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个老jing察看起来老。是因为满脸褶子的原因。其实才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岁,他还有追求啊!还能在退休前更上一步啊!

    接下来古少的一句话。更是让他兴奋地差点窒息。

    去找苏炳成?

    苏炳成啊!这可是省公安系统的老大啊!

    看人家古少的气魄,直呼其名……更何况,苏炳成在古氏茶饮公司开业典礼上的表现,现在早就在系统内传疯了。谁不知道,苏炳成就是古少的人?

    现在自己代古少去传话,这绝对是天上掉下来的大机缘啊!

    老jing察刘科长兴奋地双脚都发飘了。

    ……

    古风驾驭着jing车,没开出去多远,就找了个僻静的小巷子停了下来。

    随手一道瞬发的光明系魔法,以他风系魔法师的身份施展开来,威力自然是十分有限的。不过,微弱的光芒笼罩下,秦佩佩悠悠醒转过来。

    身上的伤势,也有一定程度的修复,折断的腰肢虽然没有完全好,外伤却是基本修复了。

    古风在这一个杀手身上,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看到她醒过来,也懒得多说什么,直接一瓶吐真剂。

    “把你知道的有关枫叶的情况全说出来。”古风道。

    秦佩佩明显眼中嘲讽的神sè一闪。

    显然,她对古风的这种问题感到好笑。如果是出于本心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可是,吐真剂的作用下,她的嘴巴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说起来;

    “我是从枫叶的一个聚落走出来的,那里,是位于一处沙漠中的绿洲。我七岁来华夏大陆生活,我的上线是黑手。七岁到十五岁,我每年有半年时间被拉出去进行魔鬼训练,训练地点遍布全球各地。之后到现在,每年只出去两个月。”

    说完,秦佩佩满脸不敢相信,甚至,是有些惊恐的表情,看着古风。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种语气,这种表情,比一个女人昏迷后醒来发现自己被强暴了,而不知道强暴她的人是谁还要惊恐。

    “说完了?训练的地点具体在哪儿?那里有没有枫叶的组织和人员?”古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一句。

    “说完了!训练地点都是临时xing的。比如去年是到纽约去,黑手联系让我们自己订票到纽约机场集合,然后,有一个教官接了我们,在纽约城里随便入住一个旅店。训练结束之后,大家散伙。”秦佩佩说。

    古风失望了。枫叶组织,严密地有些过分。

    秦佩佩的上线竟然是黑手,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知道,黑手在枫叶中的地位是相当高的,连狐狸都是他的下线。

    但是,他却没有从秦佩佩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这是很让人沮丧的事情。

    该问的都问了,秦佩佩失去了利用价值,古风准备杀了她,然后去找下一个目标。

    “给我个痛快吧!我就知道,我迟早会有这一天。我们的人想杀你,没有成功。现在我死在你手里,也很正常。”秦佩佩从古风的眼里看出了杀意,俏首微抬,闭上了眼睛。

    不得不说,秦佩佩是个很漂亮的女人。jing致的五官,白皙细腻的皮肤,在这灯光不算明亮的胡同里,有种朦胧的感觉,显得尤其诱人。

    古风突然叹一口气。要说杀人,杀一个男人和杀一个女人的感觉,果然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对一个漂亮的女人。

    如果是在打斗的过程中也就算了,什么都不多想,总不能因为敌人是美女,就脑残的手下留情吧?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秦佩佩已经完全没有了还手的力量,这就是一个俘虏。

    杀一个俘虏,已经很需要铁血心肠了。杀一个美女俘虏,那需要多大的铁血心肠才行?

    将一柄刀子捅进一个美女的心脏,就像亲手将一件艺术品毁掉一样。

    霍拉!

    古风伸手,直接撕开秦佩佩的上衣。

    “啊——”

    秦佩佩一声尖叫,脸上露出惶恐,她以为这个男人要兽xing大发。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对男人的诱惑力有多强,这也是她直接求死个痛快的原因。

    她不想自己在死之前,还要遭到人的蹂躏。

    “你要干什么?”

    一边说着,双手努力拉住上衣,想要护住暴露的肌肤。

    “怎么?刚才还说让我给你个痛快,现在就怕死了?”

    古风伸手摸出一柄匕首,在秦佩佩心脏位置比划着。

    “哼!”

    秦佩佩一声冷哼,放开双手,重新闭上双眼,一副尽管来的架势。

    如果只是死的话,她不怕。见惯了生死的人,不拿别人的xing命当生命,也不拿自己的xing命当生命。

    啵!

    古风的匕首锋刃轻轻一挑,挑断秦佩佩的胸罩。

    立刻,一双玉兔跳脱而出,坚挺,丰满,颤啊颤的。

    秦佩佩突然睁开眼,一双美目充满了蔑视和仇恨,盯着古风。

    她知道自己落在人家手里,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刚才在学校,她完好状态都不是古风的对手,现在,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腰肢剧痛,似乎已经断掉了,根本就用不上力气,更加没有反抗之力了。只能任人摆布。

    “你如果给我个痛快,杀了我,我会感激你。你如果侵犯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秦佩佩目光冰冷。

    “哦?那我就把你先jiān后杀,我倒要看看,你做了鬼怎么不放过我?”

    古风一脸yin笑,一只手伸出,一把抓向秦佩佩胸前那对饱满……柔软,细腻……古风原本只是吓吓秦佩佩,但是,这一握住,也是忍不住心中一荡,下体竟然开始有反应。

    不由老脸一红,知道再闹下去,真有擦枪走火的可能。如果真的把人家先jiān后杀,那人品就太差劲了。

    在秦佩佩几乎要气死的时候,古风张口将匕首咬住,从怀里摸出一瓶小光明药剂。

    “张口!”

    “这是什么东西?”秦佩佩横眉冷目。

    “当然是助兴的东西了。你这么冷冰冰的,我哪里来的兴趣啊!都快硬不起来了!”

    古风说着,直接伸手掰开秦佩佩的嘴,一瓶小光明药剂灌了下去。

    秦佩佩真的要气死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硬不起来不说自己没用,还来怪被强jiān的人不够xing感吗?

    一瓶药剂灌下去,立刻暖暖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神奇,但是,现在的秦佩佩,则是直接将其当做了催情的药。听说这东西服用完了就是一团火热的。

    秦佩佩满心悲哀,她不怕死。可是,想到自己临死之前还要被人蹂躏,她就要发狂。甚至,想到自己服下了药,一会儿可能会像母狗一样发情……受不了啊!她宁愿死十遍,也不愿意这种结果啊!

    古风戏谑的笑容看着秦佩佩。他发现,偶尔恐吓一下美女,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