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一击灭杀,毫不留情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一击灭杀,毫不留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噗!”

    古风一刀,直接刺入秦佩佩ru下。

    http:/dudu/0/773/

    白皙细腻,饱满坚挺的**,一串串血珠流出,这极美和血腥的对比映衬之下,显得异样的变态美感。

    “嗯!”

    秦佩佩一声闷哼,好看的眉头紧锁,剜心的疼痛,反倒让她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就这么死了吗?

    她不知道这个禽兽为什么关键时刻突然放手,但是,如果不用惨遭蹂躏,只是被杀死的话,这就算不上悲惨了。

    “谢谢!”秦佩佩看着古风,嘴角溢血,说出两个字。

    “不用谢。其实……我更喜欢jiān、尸!”

    秦佩佩一愣,好看的眼睛瞬间瞪大,满脸的悲愤。

    “禽兽!!!”

    牙关紧咬,吐出了两个字,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心脏附近首创,剧烈的疼痛,再加上巨大的恨意,还有冲天的怒气,秦佩佩几乎喘不上气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真恨不得自己立刻晕死过去才好。

    偏偏,一股暖意从腹部扩散开来,绵延全身一股非常舒坦的感觉,让头脑空前的清醒。

    她眼睁睁地看着古风用刀子在自己的胸前剖开一个口子,然后,手伸了进去。

    这个变态,难道想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

    挖出心脏来,然后jiān、尸……秦佩佩已经忍不住开始脑补了。

    她哀怨,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

    在社会上过了这么多年正常人的生活。她才知道自己做杀手的ri子,受训练的过程,都是多么地yin暗。她很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可是,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自己就要死了。

    死就死吧!死也是一种解脱。这种死法,她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自己清白的身躯,要被人用这么变态的方法蹂躏吗?

    秦佩佩心如死灰。

    接着,她感觉到心脏一阵扭曲的疼,似乎被人揪了一下……这个变态。在摘自己的心脏吗?

    然后。她看到古风的手抽出来了,沾满了血腥,想象中手里握着心脏的画面没有出现,他的两根手指里。夹着一个芯片。

    再然后。让秦佩佩一辈子都难忘的画面出现了。只见她被切开的胸口。那道伤口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疼痛的感觉没有了,伤口似乎泡在温水中一样暖暖的。

    肉眼可见的。肉芽缓缓蠕动,生长,那道伤口,竟然愈合了!

    这个过程,简直如神迹一般!

    震惊!

    真是太震惊了!

    不光是胸口的这道伤口,她感觉自己原本折断的腰,也开始变得有力气了。

    她坐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古风,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前胸是敞开的,就那么**裸的面对这古风。胸前的饱满坚挺傲人。

    她看到,古风在微笑。

    手伸过来,那个芯片被放在了胸前的饱满上。

    手指触碰到ru峰,细腻的感觉,让古风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而秦佩佩,也是一个颤抖,像是触电一样。

    “我想,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芯片,只要离开心脏,没有了那韵律的搏动,就会有人监控到。他们或许会以为你死了。以后的生活,你自己想怎么做,你有选择的权利。”

    古风留下这一句话,飘然而去。

    秦佩佩则是愣在当地。

    发呆,不知道呆了多久,突然,一股凉风从车窗的缝隙中吹进,她才猛然惊醒。

    拿过那个芯片,看看。

    以她的智慧,和所受过的培训,自然是能够看出这个芯片的用途。

    自己为枫叶卖命,枫叶竟然还用这种手段来控制自己。

    这一瞬间,秦佩佩有种信念崩塌的感觉。

    同时,也有一种轻松。

    在社会上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她早就厌倦了枫叶的暗杀和任务,只是,她出身枫叶,那从小被灌输的信念,让她没有勇气脱离组织。

    现在,她感觉自己有了充足的理由,也有了很好的机会。

    “从此以后,我就是我了。我的生命,不再受人控制。完全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这是一个新生。”

    秦佩佩感慨着,整理好衣服,下车。

    jing车扔在这里不用管,手里的芯片,也被她随手抛到路边,“啪”地一声,弹跳了一下,正好落进下水道里。

    秦佩佩转身离开,她没有回学校,她要开始新生。

    从此,她只属于她自己。

    而她的头脑里,却是忍不住闪过那个人影……那个口处猥琐语言,其实并没有把自己怎么样的男人。

    ……

    秋风飒飒。

    飘落的黄叶,街道都覆盖了一层落叶。

    一辆宝马x5停靠街头,车身韵律的摇晃着。

    室内外已经有了一定的温差,可以看到车窗上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车内,粗重的喘气声,和娇吟声时断时续。

    突然,手机响起,打破了这“和谐”的一幕。

    放倒的后排座上,一个肥胖的屁股停止耸动,他的身下,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微微一愣,伸手拿过放在头顶的电话。

    “是我家那个死男人。”

    一边说着,就要挂断。

    “别呀!”压在上面的男人一把握住女人的手腕,脸上带着yin笑,“快接。”

    “张总,你又逗我了。这时候哪能接电话啊!对不起我又扫您的兴了。”女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抬头看着男人。

    “嘿嘿,谁说扫兴的?这叫助兴啊!快接!”

    男人伸手在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拍。

    女人认真地看着男人的脸sè。发现他果然不像是开玩笑,双腿间,更是明显感觉到那根货硬了几分,粗了几分。

    稍微一想,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绝对男人的恶趣味,变态爱好啊!

    不过,她可不敢惹张总生气,只能故作不情愿的样子,扭扭捏捏地接通了,赤、裸的身体趴在后排座上。声音却是一本正经:

    “老公。有什么事吗?”

    张总看到电话接通,立刻兴奋地双眼冒光,掰开女人的屁股,伸手抓着自己的肉、棒。上下撸了两下。感觉达到最佳状态。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猛地插入。

    这突然的袭击,女人下面还没有经过滋润。自然是生疼无比,“啊!”忍不住轻叫一声。

    “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立刻有怀疑了。

    “没事儿,在办公室加班,饮水机接热水烫到手了。”女人的解释张口就来。

    “那你小心点,这么晚了还加班,真让人心疼。都是我没用,不能给你挣多钱,还让你辛苦。”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愧疚和关心。

    张总趴在女人的后背上,双手抓着胸前的饱满,耳朵贴过去偷听,听到这句话,刺激的更加兴奋,加紧**。

    女人眉头紧皱,努力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响……这可是非常难熬和痛苦的。

    啪啪啪!

    节奏的声响,电话那头,似乎又听出了什么。

    “你那边,不是有什么事情吧?”有些疑惑了。

    而这疑惑,是张总的兴奋剂。只能让他老婆遭受更多蹂躏和践踏。

    “没有!”女人几乎是咬紧牙关,挤出几个字来。

    “好,那你小心点。晚上我熬好了粥等你。最近你天天加班,太辛苦了,回来给你好好补补。”男人非常体贴。

    “嗯!”女人挤出一个字。

    啪啪啪!

    张总下面不停,双手使劲儿揉搓着胸前饱满,像是恨不得抓爆一样。

    “还有,太晚了公交车班次少,打车也不方便,要不要我去接你?”男人问道。

    女人感到心里一阵烦躁,接?拿什么接?骑着你那辆破电动车吗?……哦,准确说,那是一辆新电动车。

    可是,这又如何?三十岁的大男人,整天骑着一辆电动车来回晃,每天还挺美,自己的老婆正在被被人ri,却是丝毫不知的在那儿瞎关心……女人简直太看不起这样的男人了。

    她后悔万分,大学的时候怎么就一时头脑发热,把自己交给了这种男人?就因为他长得小帅吗?都怪当时太年轻啊!

    心里不忿,语气也开始变得不好听,“接我?让我跟着你坐在电车后面被这秋风吹死吗?你忘了我上次是怎么感冒的?”

    听着这夫妻间的对话,想到在自己面前乖得像小猫一样的女人,在老公面前竟然威猛地像老虎……张总兴奋无比,这都是自己的强势啊!在最爽点,他shè了,一股股白sè液体,直接注入到女人的身体里面。

    shè了……女人也感觉到。她可是远远没有达到**呢!

    张总在这方面的确是差多了。

    要说自家那个死男人,本来也是挺行的,后来,随着事业不如意,这方面也越来越不行了。不但次数少,每次时间也短,勃起的长度和硬度还都不够……

    女人觉得自己真是命苦。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电话那头,男人还在自责着,突然想起什么,语气有些兴奋,“楼下强子新买了辆车,我借了去接你啊!”

    女人翻了个白眼,对男人彻底失望,“那也好意思叫新买了辆车?一万多块钱一辆二手的夏利,指不定哪天跑着跑着车轮就飞了。那种报废车,我可不敢坐。而且,动不动就借别人的车,丢不丢人呐!”

    女人说完,直接挂掉电话。

    “嘿嘿,没想到,你还是母老虎型的啊!”张总拔出东西,**的在前面甩着,伸手在女人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咯咯!张总真会拿人家开玩笑。人家就是再母老虎,到了你面前,也只是一只小猫啊!”女人挂了电话,收拾心情,换上一脸的媚笑,水汪汪的大眼睛撇了张总一眼。

    然后,不用张总吩咐,很自觉地俯过身来,玉手在张总脖子里一直往下滑,最后,落到腿根部位,双手捧住那个家伙。

    低下头,一双猩红的嘴唇,吐出舌头向着**的东西舔去。

    “嗯!”张总脸上带着笑意,很坦然地享受着服务,然后,伸手从前面的储物格里拿出一盒药递过去。同时递过去的,还有一瓶水。

    “这个,吃下去。”

    女人知道,张总没有带套的习惯,说是那样不爽……其实,女人心里腹诽过,那明明是干事的时间还没有带套的时间长,估计张总是不好意思……

    女人跟老公每月不多的两次办事,都是叮嘱老公一定要带套的,老公也舍不得让她吃药。这东西吃多了可是伤身体的。

    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考虑,女人经常吃张总的药。

    接过水,抠出一颗药来,刚放在嘴里,抬头准备喝水,突然女人愣住了。

    她的目光看行车外,那里,烟头的火星忽明忽灭,一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靠在车窗上。

    很显然,他们刚才激情的一幕,人家都是看在眼里了。

    “什么人?”张总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过去,也是吃了一惊。

    咔!

    车门打开,张总肥胖的身体已经冲了出去,伸手就要向着那个男人的脖子抓去。

    女人没有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肥肥胖胖、懒懒散散的张总,动作竟然还能这么快。

    噗噗!

    下一刻,她只听到两声闷响,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张总就已经倒在地上,黑影中,似乎一件衣服飞出去了……可是,张总貌似没穿衣服啊!

    还有什么东西溅到脸上,热乎乎的……肯定不是男人的液体,她对那东西很熟悉,张总有口、爆的爱好……

    血腥味!

    是鲜血!

    女人尖叫。紧接着,借着远处路灯的光,她才看清,刚才飞出去的可不是一件衣服,那是张总的两条胳膊,肥胖、**的胳膊……

    古风毫不犹豫,手一甩,又是一道瞬发风刃免费赠送。

    噗!

    血光飞溅,女人的人头滚落,赤、裸的无头尸体栽倒在车上。

    一击灭杀,毫不留情。

    古风刚才在车外,把他们打电话的过程听得清清楚楚。因为他远超常人的听力,甚至把电话那头的声音也都听在耳中。

    古风为那个男人感到悲哀,这样的女人,也直接被他归类为人渣,杀起来毫不手软。

    至于张总,则是被切断双臂,正躺在地上打鼓。

    古风拿出一瓶吐真剂,释放开来。

    “说吧!所有关于枫叶的信息,凡是你知道的,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