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他会飞吗?

第五百一十八章 他会飞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风哥,你太不够意思了。昨天晚上把我们安排在后面,结果,你们乒乓一顿乱揍,把那帮家伙打跑了,也不给我们留点。”

    上官桥满脸幽怨,找古风要法来了。

    “呵呵,我也不知道枫叶竟然那么不禁打啊!”古风笑笑。

    他找龙组,来就是留作后以防万一的。毕竟,龙组是朋友,是外援,有事情还是让属下冲在前面的比较好。

    “哎,枫叶鼎鼎大名,怎么会这么废物?看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上官桥感慨一句。

    旁边,雷战等人看向古风却是多了几分敬佩。他们知道的信息更多一些,枫叶可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那就明了一件事情,不是枫叶废物,而是古风太厉害。

    “古风,枫叶这次被打退,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以我对这个组织的了解,他们是没有下限的,这次偷袭不成,怕是会继续来。而且,会不择段,比如人体炸弹等恐怖袭击段,都是很正常的。这些,不得不防。”雷战开口道。

    古风眉头皱起。

    枫叶真要是来这一的话,敌暗我明,还真不好对付。

    古风自己都不可能随时随刻jing神力释放开,保证周围的安全,更不要护着周围的人了。

    同样,他也不可能做出那么多护甲来,给每个人都穿一件。即使他有这份心力,也没有足够的材料啊!

    这件事情,的确很让人头疼。

    看出古风的为难,雷战继续道,“如果有麻烦的话,我们可以帮忙。我们龙组参加过很多重要的安防任务,别的不敢,在养生山庄布置一套防恐怖袭击的安防装置,不成问题。不过。很多高尖端设备需要花不少钱。”

    “钱不是问题。”古风立刻道。

    如果枫叶要搞恐怖袭击,最大的目标肯定会是养生山庄。把养生山庄防护起来,就能让古风省不少心。

    “好!我们会立刻联系设备,尽快把安防体系打造起来。”能为古风做点事情,雷战也感到心安理得。

    这边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古风回三生亭打坐冥想,恢复魔力,为晚上继续出击做准备。

    对付枫叶这种没有下限的组织。妥协是不行的,你妥协,他会把你往死里打,来树立他的威信;被动防守也是不行的,敌暗我明的形势,一味防守。难免会有失的时候;只有主动出击才是王道,即使不能将其连根拔除,也要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跪着过来求饶。

    打怕了,他们求饶了,以后的ri子才太平。

    这就是古风的处事原则。

    ……

    南都郊区,某栋高档别墅之中。

    “失败了?枫叶竟然失败了?”

    “古风在血杀网站上挑衅。枫叶为了面子,肯定会出动大批jing锐,竟然没给古风造成什么麻烦就被击退了?”

    水野樱子纤长的指抚弄着下巴,绝美的脸上,露出沉吟之sè。

    养生山庄那么多住客,以水野樱子的段,和针对古风的目的,当然是要安插进一些耳目的。

    养生山庄前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很快就知道了。

    古风既然敢在血杀网站上向枫叶发出挑战,肯定有能力应对枫叶的突袭,这一点她想到过。但是,这一战竟然胜得这么漂亮,一个枫叶杀都没能进入山庄,而且,从战斗一开始就是一面倒的形势。这就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是,小姐!”高冈在旁边恭声答应,“而且,我们还得到消息。昨天晚上,在江南、中南等周围数省,发生了近五十起杀人案。这些案件,凶作案法都是极其残忍,死者肢体都被残忍地肢解。”

    “哦?你是怀疑,这些人都是枫叶杀的?”水野樱子反问一句。

    “不!”高冈眼中惊疑的神sè一闪,“我们的人正在调查,不过,就目前的线索来看,越来越指向,这些人都是古风的人杀的。这些死者的背景看似普通,推查的话,都有不凡之处,我怀疑,他们都是枫叶的人。”

    沉默。

    水野樱子面sè平静,但是,高冈知道,她的心里绝对不像脸上这么平静。

    “一晚上杀死枫叶近五十人……如果换做我们的话,我们能做到吗?”水野樱子扭头看向高冈,问道。

    高冈低下头,沉思一下,很慎重地道:“枫叶的难缠,就在于他们的隐蔽xing。我们在华夏势力有限,多年经营,掌握的枫叶成员名单,不超过二十人。同时调动力量偷袭他们,有九成以上把握可以将他们全都杀死。但是,仅此而已,想要抓活口撬开嘴巴,得到更多有用信息,是不可能的。而且,枫叶随后的报复,也不是我们能承受得起的。”

    高冈没有正面回答,他话中的意思却是已经非常明确。

    做不到!

    水野家族做不到!

    想明白这一点,水野樱子脸上恨sè一闪,双拳头紧握了一下。

    “这么来,枫叶对付不了古风,我们,就更加不行了?”水野樱子心里不甘。

    “我们怀疑,古风的背后肯定有华夏zhèngfu的支持。否则的话,他头不可能拥有那么多枫叶成员名单。”高冈道。

    水野樱子又是沉默。

    他们原先的猜测,古风跟华夏zhèngfu之间是有矛盾的。不排除华夏zhèngfu某些人是支持古风的,但是,因为有苏家的存在,还有古风上次所做的那件天缘人怒的事情,华夏zhèngfu整体是站在古风敌对面的。

    这也是水野家族找上古风,大大方方提出让他东渡岛国,加入水野家族的底气所在。

    可是,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非常打脸的证明,华夏zhèngfu似乎并没有对付古风的意思,就连苏家,也是没什么明显的动静就杳无声息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古风那么过分的行为,王贺来杀人弃尸,用蛊毒控制苏炳成……这简直就是挑动华夏zhèngfu的底线了。又有苏家是首当其冲,难道竟然会放过他不成?严格,不但放过他,还给他提供了帮助。

    这不科学啊!

    古风表现得这么强势,这么底蕴十足,水野樱子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放弃跟门罗家族之间的仇恨,就是为了集中力量对付古风。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发现敌人根就不是自己能动得了的。稍微理智点,就知道这时候不能轻举妄动。

    水野樱子那个郁闷啊!

    难道自己前些天所受的那些苦,都要白受了?

    这个可恨的家伙,就那么摆了自己一刀。自己就要生生忍着?

    水野樱子简直要抓狂了。恨不能立刻把那头支那猪抓过来,抱住他一口口咬死……

    “养生山庄!都把养生山庄传得那么神,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而且……”

    而且什么,水野樱子没,眼中的神光却是很明显,如果有机会。她绝对不会介意给古风添些麻烦。

    ……

    “枫叶失败了?”

    门罗家族的人同样得到消息,他们的处境,就要比水野樱子等人糟糕多了。南都郊区一个山洞被他们开辟出来,成为了暂时的住所,过着野人一样的ri子。

    没办法,他们白种人,体貌特征太明显了。虽然如今在华夏的西方人数量很多,可是。放在人群里依旧很引人注目。

    开业典礼上的事情之后,华夏zhèngfu虽然没有公然通缉他们,但是,大街上jing察的数量明显增多,对房屋租住户的排查也非常严密。

    他们丝毫不怀疑,只要他们进城,肯定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然后,立刻就会有人堵上门来。

    “这群废物!还号称世界顶尖杀组织……”

    “哼!看我门罗家族吧!国内来人马上就到,古风,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几天。”

    “几百年来,出现的唯一一个魔法师,是我们被诅咒的弃徒唯一的希望,你只能属于我们!”

    毕夏普拳头紧握,眼中闪烁着光芒。

    ……

    石太山在给了古风名单之后,就一直关注着名单上那些人的动静。

    古风会采取行动,他是早就知道的。让他意外的是,一晚上竟然发生了近五十起命案,他给古风的人名单全都包括在内,另外暴死的那些人,其中有几个他们也是知道的,是枫叶的人。

    这么推算下来,同样的杀人法,另外那些人他们虽然不确定,十有也是枫叶了。

    而且,石太山可不比水野樱子或者毕夏普等人,他是拥有国安做后盾的,有更加详细的资料报上来。

    古风在杀人的时候,虽然将现场有监控的全都毁掉了,可是,难免有疏漏。以国安的强大,依旧找到两处视频,这两处视频都是距离较远,远远拍到古风的背影一闪而过。

    经过技术段分析之后,他们依旧能断定,那就是古风无疑。

    而这两处视频,一个在江南省的s市,一个在中南省的z市,这两个市,地理位置相距三百多公里。而视频记录的时间,却仅仅相隔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内,分别出现在相隔三百多里的两个地方杀人,这得什么交通工具才能做到啊!

    难道,他会飞吗?

    水野樱子和毕夏普等人虽然猜到这近五十起案件都是古风做的,可是,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古风找了大批人,一晚上同时行动的。

    石太山原也是那么认为。他好奇的,是古风哪里来的那么多人?

    要知道,古风这种人,自然是国安监控和调查的重点对象。他从八岁起一天上几次厕所都快被起底了……古风的变化,是从今年上半年才开始,这是毋庸置疑的。

    唯一让人费解的,就是古风提到的那个清风道人,石太山动用了所有底牌也查不到这个人。

    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出,石太山当然知道古风表面上的力量都没动,那些古武者和新招的保安们,都是待在山上集结准备应付枫叶攻击呢!

    石太山第一个怀疑的,是不是古风的神秘师父清风道人出了?

    以古风的强大,他的师父有多厉害,就可以推测了,再加上其他同门师兄弟,一晚上时间解决近五十个枫叶,没有问题。

    可是,这两段视频,却是改变了他的想法。

    然后,再调取这近五十宗案件具体的案发时间,很惊恐的发现,这些案件,具体,是四十八宗案件,竟然没有任何两件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考虑路上的交通时间,这些案子是同一个人做的,完全讲得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