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五百三十章 移动的绞肉机

第五百三十章 移动的绞肉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三四十人,说多不说,说少不少。都是端着枪,身体微躬,一看那跑动的姿势,就知道十分专业。

    不过,这专业在古风面前,都是笑话。

    咻——

    魔力催动下,飞天扫帚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俯冲而下。

    众人境界的方向,主要在jing神病院建筑群方向,其它三个方向,都是分出两个人来持枪境界。不得不说,这个阵营是很严谨的。要想偷袭他们,简直是不可能。

    不过,他们境界了四周,至于头顶……开什么玩笑,头顶空荡荡的,难道敌人还能开飞机来袭击他们不成?

    偏偏敌人就是从天而降了。

    三四十人,想要扫shè或者手雷将这些专职杀手一窝蜂消灭掉有些困难。古风只能使用最拿手的魔法。

    人在空中,紧握着的魔法杖向下平举,嘴唇翕动,咒语吟唱。

    大型风系范围xing攻击魔法——龙卷之风!

    嗡——

    周围魔力元素涌动,疯狂地向着魔法杖中卷积,魔法杖顶端,一股淡淡的光芒笼罩,狂暴的风刃狂喷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向着地面席卷而去。

    数米高的龙卷风,完全由一道道风刃组成。犀利的风刃,无物不切。

    啊——

    立刻,惨叫声响起,距离最近的两名枫叶首当其冲,直接被绞为肉酱。

    这恐怖的一幕,瞬间出现的诡异龙卷风,毫无征兆,其它枫叶都是吓得几乎崩溃了,哪里还有抵抗的想法?屁股尿流地扭头就跑!

    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啊!

    更有两人距离太近,同伴被绞为齑粉,血浆溅了一身,龙卷风已经近在眼前。逃无可逃,竟然吓得手脚酸软……自然没有幸免的道理,惨叫声中,直接被卷了进去。

    古风人在空中,面sè冰冷。

    这种战斗的场面,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前世身为高级魔法师,那是踏着鲜血一步步走上来的。现在驾驭着飞天扫帚,手中紧握魔法杖,看着地面惨嚎奔逃的人群,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对敌人心软?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只有最脑残的人才会那么做……而且,那么做的下场一般都是自食恶果。结果自己都会很惨。

    jing神力cāo控,魔法杖一挥,风刃形成的龙卷风立刻快速移动起来,追赶在人群后面横扫。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

    大型范围xing攻击魔法龙卷之风,本身就是由无数道风刃组成的移动速度之快,哪里是这些枫叶奔跑速度能比的?

    几米高的大型龙卷风,像是血肉搅拌机一样在地面上平移挪动着。追赶着枫叶的脚步,所到之处,都是惨叫声和血浆的喷溅。

    哒哒哒——

    有凶悍的枫叶做着临死前的反击,垂死挣扎,反身抬枪猛shè。

    这shè击的对象,自然是这道龙卷风。

    古风人在天空中,龙卷之风这么狂暴的威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根本就没有人看到他的存在。

    拿枪shè龙卷之风……古风呵呵。

    叮叮叮!

    子弹shè进龙卷之风中,当然跟shè进普通龙卷风里效果是不一样的,清脆的响声中,直接被一道道风刃切割为齑粉。

    古风像是cāo控遥控汽车一般,cāo控着龙卷之风在地面上来回平移,眨眼间,惨嚎声已经消失。

    再看地面上。三四十人,变为了满地的碎肉,就连他们手里的兵器,都被切割成了铁块……

    古风手中魔法杖往回一收。

    龙卷之风失去魔力支撑。威力渐渐变小,乃至消失。

    空气中,还有一股股血雾飘过,充满了浓郁的血腥气。

    “啧啧!”

    古风看着已经被燃为血红sè的地面,吧唧了一下嘴,满脸遗憾。

    “可惜啊!连枪械都坏掉了……”

    枫叶使用的枪械质量还算不错,古风原本是有计划回收的,这三四十人的装备……真心让人心疼啊!

    战斗彻底结束,看看东方已经发白,古风不敢耽误时间,驾驭着飞天扫帚,所过之处,都是一道风系的牵引魔法,将地面上的枪械收过来,放入空间吊坠儿中。

    有jing神力的辅助,倒是不怕收漏了什么。

    除了那三四十人,还有一百多人的装备,枪械手雷等,全都收了起来,古风大感满意,收获颇丰。

    “啊——杀人啦——”

    这时候,路边传来尖叫声,是路人看到了死尸。

    古风倒是不担心什么。摸出手机,拨通了石太山的电话。

    人老了,睡觉时间就会变短。这是事实。年轻人一放假,都是赖在床上不起,老年人大早起的到公园去散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石太山就有早起的习惯,天虽然刚亮,声音却很jing神。

    “小子,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又捅什么篓子了?”石太山对古风简直是太了解了。

    “捅娄子谈不上,帮了你一个忙。”古风笑了,“有一群见不得人的杀手躲在p市jing神病院,不知道要干什么。我已经帮你顺手把他们都清理掉了。总共一百多人,你派人来处理一下吧!”

    “什么?一百多人?杀手?枫叶的人?古风你可不要胡来!”石太山立刻急了。

    一百多人啊!一百多条人命啊!如果真的都是枫叶杀手的话,也就算了。那些人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不难处理。

    如果这一百多人中有一部分是普通人,事情可就很难收场了。

    一百多条人命,这绝对是大案了。

    石太山心急火燎地还要说什么,古风已经按下键,把电话挂了……没时间跟这个老头多废话。

    打完电话,古风放下心来。

    这总共是近两百条人名,如果是他来处理,还真是有些麻烦。

    交给石老头的话……国安的人肯定很快就会过来。那群人专业就是干这个的。

    古风相信,不管有多少人看到这些尸体。只要国安的人插手,这边的事情肯定会一点消息都漏不出去,完全不用担心引起恐慌之类。

    屠戮完毕,古风身心愉快。

    并不是他有嗜血的变态嗜好,而是,这是对敌人的打击。

    这一晚上,在来到p市jing神病院之前。他已经杀戮了三十多人。在这里,包括那两名圣殉的监控者在内,他总共杀了一百九十一人……两项合计,今晚他总共除掉枫叶二百二十六人!

    二百多人啊!

    一晚上除掉枫叶二百多人!

    这对于枫叶来说,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枫叶成员jing锐,这也意味着每一个的培养都是极其艰难的。一次xing除掉两百多人。枫叶的高层,心头绝对在滴血。

    “哼!这,远远没有结束!”

    古风人在空中,俯瞰着血sè弥漫的地面,一声冷哼,魔力催动下,飞天扫帚直刺天空。消失在云层中。

    ……

    南都大学北门口,如家快捷酒店。

    顶楼东西走向的一个楼道里,弥漫着淡淡的药味。一连数个标间,每个房间里两张床上,都是躺着一个病人,旁边吊着输液瓶。

    床上的病人情况明显很不好,身形枯瘦,肤sè黯哑发黑。没有一丝活xing,眼睛紧闭着。

    “优优,你这姑娘看着挺机灵的,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啊!竟然让我们在这家酒店干等了这么多天,你说的那个什么古风也没见出现……我们家子宁的病情这都耽误到什么地步了?这一切都要你来负责你知道吗?”

    一个中年妇女烫着卷发,涂着猩红的口红,一看就是非常尖酸刻薄的样子。正伸手指着优优声sè疾厉。

    “阿姨您听我说,我真的是为了大家好。古风答应了回学校就过来的,现在他还没回学校,只要他一回来……”优优着急地说道。

    “等他回学校?就是因为你这丫头不靠谱。让我们在这里白白等了六天了你知道吗?你看我们子宁,现在都病成什么样子了?这都是因为你这个狐狸jing!我们家子宁当初去那个古墓考察,也是因为你这个狐狸jing!你真是个丧门星!”

    中年妇女越说越生气,带着哭腔,跳起来就想去抓优优的脸。

    “啊!”

    优优尖叫一声。

    旁边嘟嘟跳了出来,一把将中年妇女推开。

    “喂,你讲不讲理啊!王子宁追我们家优优,那是他自作多情好不好,你这是什么意思?”嘟嘟不干了,维护优优。

    “嘟嘟,算了。子宁师兄现在这个样子。阿姨的心情我们要理解……”优优心眼好,伸手拉了拉嘟嘟,不愿意让闺蜜跟子宁师兄的妈妈发生什么冲突。

    可是,她的话刚说了一半,中年妇女已经暴怒跳起:

    “好啊!你个狐狸jing害死了我家儿子,竟然带了帮手!大家都在古墓中考察,为什么所有人都有事,就你一个没事?说什么有小学弟帮你针灸治好了……连大医院里的名医都治不好,你的小学弟能治好?还说什么就是在这里治好的。你们孤男寡女的来这里开房,还好意思说成是治病,你要不要脸啊!你个sāo狐狸jing,被人ri的货!可怜我的儿……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东西!我要报jing!我要报jing抓你们!你们这对jiān夫yin妇,害了我的儿啊!”

    中年妇女一边哭喊着,一边伸着胳膊,还想来抓优优。

    优优被骂的脸sè通红。可是,以她的口舌,哪里是这个老娘们的对手?一些话她听了都脸红的,更不要说直接骂出来了。

    嘟嘟赶紧护着她出来。

    其它房间里,也有人听到哭闹声探出头来。

    在这里相邻的几个房间,都是跟优优一起考察古墓穴的那几名同事,还有李成梁教授。

    当然,现在这些人已经站不起来了。在门口的,是他们的家属。

    李成梁教授等人在医院本来是被判了死刑的,优优说有办法救治……而且,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优优刚开始的症状跟他们一样,现在被治好了,这就是希望啊!

    正因为这样,他们才听从优优的话,跟着过来了。

    可是,来了之后,一等就是六天,眼看着病情越来越重,那个古风却是不见人影,由不得他们不心急啊!

    一众家属对待优优的态度,也是开始改变。从刚开始的千恩万谢,到接下来的质疑,再到现在……虽然其他人没有向子宁妈这样大骂,脸sè也都很不好看了。

    优优看着大家的脸sè,也是感到心里惭愧。

    “你个狐狸jing!”

    “你个sāo蹄子!”

    “被人ri的货!”

    “我今天非得抓花你的脸,我让你引诱男人!不要脸!”

    中年妇女明显已经认定是优优勾引他们家子宁,才让子宁在古墓穴中染病。大骂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