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死不足惜

第五百五十六章 死不足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韶诗音俏脸一红。

    感情是自己搞错了啊!这么主动抱着一个男人的腰,可真够让人难为情的。

    赶紧松开,看了看那飞天扫帚。

    这只是一柄扫帚,扫帚柄看上去并不粗,这骑上去……能舒服得了吗?

    韶诗音只是小犹豫了一下,不过,看到古风已经骑上去,也跟着骑了上去。

    出乎意料的,没有想象中的生硬,仿佛被一团柔软的东西垫着一样,非常舒服。

    古风笑笑。这可是魔法装备,如果像骑根木棍一样难受,魔法师们还不得郁闷死?飞天扫帚的设定,其中有一个微型魔法阵就是专门负责舒适性的。

    “抓紧了!”

    古风提醒一句。

    “嗯!”

    韶诗音点点头,双手往前伸了伸,想要抱住古风的腰。想到刚才的尴尬,临时改变主意,一手扶在古风的腰上,另一只手扶着后面飞天扫帚的扫尾。

    “我要起飞了,你这样能抓住吗?”古风问。

    “没问题。”韶诗音抓着扫尾的手紧了紧。

    古风微笑一下,也没多做提醒。魔力输入,飞天扫帚冲天而起。

    “啊——”

    下一刻,韶诗音一声尖叫,发现自己手一脱,已经从飞天扫帚上掉下来了。飞天扫帚冲击的速度太快,巨大的惯性,远远超出韶诗音的想象,手力根本就抓不住。

    身体腾空,眼看着海面越来越近。

    就是这眨眼的功夫。飞天扫帚竟然飞起了足足数十米高。这要是跌下去,十有**就是死路一条啊!

    正这么想着,就感觉下坠的趋势一缓,周围气流旋转,将韶诗音的身体拖起。

    接着,一道流光疾驰而来,古风驾驭着飞天扫帚,直接将韶诗音拦腰抱住,划过一道弧线,腾空而去。

    这种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感觉。韶诗音身体像是虚脱了一般。只感觉浑身发软。

    耳旁呼呼风声。已经在空中疾驰着。腰际,一只胳膊揽着,正坐在古风的前面。

    “都说让你抓好了,想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古风笑。

    韶诗音现在却是已经没有心情回答古风的话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余悸刚刚散去,好奇地看着四周。

    海面飞速后退。回头看,这片刻时间。后面的小岛已经变成一个小点,几乎要消失不见。

    飞行越来越高,可见身旁仿佛雾气一般,那是进入了白云之中。

    飞翔啊!这就是飞翔的感觉啊!

    韶诗音感慨着。哪怕一个小时前,有人告诉她,人类可以这样**飞行,恐怕她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变成了现实。

    御空飞行,气流从身边穿过,畅快自由的感觉,韶诗音只想张开双臂,大声呼喊。

    “我们是不是该降低高度了?这么直接飞过去的话,怕是会被防空雷达捕捉到吧?”

    古风一句问话,把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韶诗音唤醒过来。

    “嗯?”韶诗音稍微愣一下,很快平静下来,“嗯,这个方向是港湾,我们飞过去的话,即使降低高度,也会被人肉眼看到。往南面绕一下吧!南面临海是一座小山峰,地势比较陡,这个时间的话,那里一般不会有人。即使有哨兵,对方的注意力主要放在海面的船只上,我们只要小心些,应该不会被发现。”

    “好!”古风点点头。

    这就是带韶诗音同行的好处,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古风立刻驾驭飞天扫帚,划过一道弧线向着南方绕去。

    降低高度,几乎是贴着海面前进。

    前面一个小黑点逐渐变大……渔船!是一艘渔船!

    渔船上,一面旗帜飘扬,枫叶耀眼。

    “咦?那是什么鸟?飞得这么快!”

    渔船上,一个五十余岁的男人把手放在眼睛上向远处望着。

    这个男人皮肤黝黑,看似普通渔民。但是,**的上身上一道道的伤疤,却是证明了他这一生的不平凡。

    咻——

    那道流光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近处。

    “这是……这是人?”

    男人旁边,另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不可思议的眼神大喊一声。

    这个距离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两个人,一男一女,骑在一柄扫帚上正疾速飞来。

    “快!向岛上示警!”

    男人反应最快,一边大喊着,一边俯身从甲板旁抽出一支枪来,“咔咔”两声响,子弹上膛,“啪啪”两枪射出。

    枪法熟练,出枪速度快。可是,对面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子弹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噗噗!

    男人和少年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行动,只感觉眼前空气似乎微微一阵波动,血光喷溅,两人的头颅已经抛飞。

    嗵!

    嗵!

    两具无头尸体摔倒在甲板上。

    古风随手斩杀两人,从船上飞过的时候精神力探查,确定船上再没有其它人,这才继续飞走。

    这算是滥杀无辜吗?

    当然不算!

    古风在出发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将聚落中人斩杀干净的决心。

    那个男人浑身伤疤,古风远远神识探查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伤疤,或者是刀伤,或者是枪伤……每一道伤疤的背后,都不知道有多少生命的陨落。

    这个男身身上煞气极重,杀手的一声,手上染满了鲜血。他杀的人,只要是有人出钱,他们就杀,肯定不分好坏,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无辜的。

    对于这种年轻时以杀人为生,老来想要安度晚年的人,古风杀起来毫不手软。

    至于那个少年,身上同样有煞气,说明也是沾染过人命的。而且,这是枫叶培养出来的杀手,他的杀戮生涯才刚刚开始,同样死不足惜。

    杀!

    岛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该死的。

    韶诗音看着这一幕,脸上丝毫变化都没有。因为她同样清楚这一点。严格说来的话,就连她跟她姐姐韶美音,甚至还有那个小侄子,都是一样该死的。

    韶诗音同样杀过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甚至包括一个七岁半的小男孩儿,一个无辜的生命。他生在大家族,这是他的幸运,从小享受着同龄人羡慕的荣华;这是他的不幸,父亲老来得子,三十多岁同父异母的哥哥不愿意坐视属于他的家产被分割,雇凶杀人……

    很狗血的故事,韶诗音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一幕。

    那是她的第一次任务,一直到现在,当时的情景还经常在头脑中上演:

    韶诗音端着一把大狙,隐藏在游乐园对面的一栋楼中,潜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逮着机会,一枪爆头,小孩儿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爆开,幼小的生命,定格在一个笑容上。接着,是旁边年轻妈妈撕心裂肺的哀嚎……

    韶诗音又想起那一幕了,这经常在梦中把她惊醒的一幕。身体开始僵硬。

    古风感应到这个变化,知道韶诗音肯定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伸手在韶诗音的肩膀上拍了拍。因为感受到韶诗音身上的寒意,所以,古风在伸手拍的时候,加持了一个瞬发的光明魔法,一丝丝光明元素渗透进身体中。

    这个抚慰的动作,韶诗音立刻宁静下来,这丝丝的暖意,让整个身体都放松,心灵宁静。这种感觉……真好!

    韶诗音想着。自己以前陷入这种恐慌之中,都会变得十分难受。这也是她下定决心要脱离枫叶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她不知道,这样的杀戮还要进行到什么时候。

    原来这么容易就能平静下来吗?

    韶诗音心里有些讶异,向回头看看古风,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可是,终究没好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