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六百二十章 秘辛

第六百二十章 秘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貌似小说上都是这个情节啊!

    便宜老爹却是笑了,“教我们武功?你猜得没错,那个邋遢老头,的确就是我们的师父。但是,他可没有这么容易就教我们武功。他啊,跟我们说,他孤身一人,没人照顾,今天吃了饭,明天没得吃,一样会饿死。让我们第二天继续给他送吃的。”

    “……”

    古风无语。这个老头,可真够有意思的。当时他可还没表明身份,没露出本事的,就这么让人家给送吃的。随便换一个成熟点的,怕是都得骂他贪得无厌。

    “于是,我跟冰冰,就天天借机,出来给他送吃的。这一送,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两个小孩儿,送完吃的之后,天天在一起玩儿,玩儿的很开心。现在想想,当时,老爷子就是对我们的考验啊!我们给邋遢老头送吃的,送穿的,说明了我们的善心。而我们能坚持一个多月时间,说明了我们的意志力。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儿,做一件事情,能坚持一个多月的时间,相当难得。老爷子看重我们的人品和毅力,终于,收我们为关门弟子……也是他唯一在世的两个子弟……开始传授我们古武。”

    便宜老爹喝一口茶,“老爷子教了我们三年。而以老爷子的功夫,想要避开我们家里那些保镖,简直再容易不过了。老爷子也叮嘱我们,让我们轻易不要展露功夫,在学成之前。并不能对任何人提起,是他老人家的弟子。而从这三年之后,老爷子说,基本的功法,都已经交给我们,让我们勤加练习。而他老人家,则是继续游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来看我们,调教我们。”

    便宜老爹说。“我跟你妈。实有同门之谊。在练功的这段时间,也是渐渐成长,少男少女,难免渐生情愫。而我所在的古家。跟你妈的白家。乃是政治世仇。立场截然不同。家族,根本就不可能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两人的古武虽然不能暴露,但是。我们同心相恋,哪里管这些世俗的东西?在苦求家族,得不到同意之后,我跟你妈最终做出了决定……私奔!”

    便宜老爹脸上的表情,怀念中带着甜蜜,“接下来几年,我们两人携手游荡,闯荡江湖。世俗界或许罕有人知道我们的名气,但是,江湖上,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雌雄双煞,声震江湖。”

    “那几年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快乐,自在!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你妈也有了身孕,我们准备结束游荡,隐居过普通人的生活。”

    便宜老爹的话,说得古风也是极为向往。

    一对儿神仙眷侣一般,雌雄双煞,的确是一段佳话。

    “事情的转折,来自于某一天。师父突然联系我们,但是,那次师父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他遇上一个老对头。一番打斗之后,杀死了那个老对头,但是,他本人身负重伤。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师父他老人家浑身浴血,几乎连路都走不了。这些外伤还好说,更加重要的是,师父中了一种剧毒,需要用到几种极为珍贵的药草来解读。”

    “师父传授我们武功,对我们恩同再造。我们当然不可能看着师父陨落。为了凑齐药草,我们闯荡过京城郊区国家储蓄的那个药材库,又摸上唐门……终于招惹得唐门对我们进行追杀。”

    便宜老爹的声音,开始变得低落,“再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了。我们凑齐药材,救了师父。但是,师父他老人家本源也是受到重创,功力没有恢复,隐居山林。从此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了他老人家的消息。而我们,因为在闯荡中招惹的仇人太多,终于,遭到唐门和昆仑派的联手追杀,一次落入圈套,我中了观音泪剧毒。”

    便宜老爹说到这里,咬牙切齿,“卑劣的唐门,卑劣的昆仑派……如果当时,不是你妈有身孕,功力不畅,我们哪里会轻易着道!还好,最后关头,我们凭借着师父传授的独门功夫,施展了金蝉脱壳之术,让敌人以为我们落崖而死,其实,我们逃脱开来。”

    “但是,正因为昆仑派和唐门,甚至还有其它仇家,不能确定我们真的已经死了。所以,在很多年内,都一直没有放弃对我们的追查。观音泪,不愧是唐门镇派剧毒。我虽然有秘法压制,却是不能排出体外。我们带伤,自然不敢跟几大门派硬碰硬,只能化名隐居在海城。”

    “我们在海城郊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其实,我无时无刻不受剧毒的折磨。我们曾经试图联系上师父。但是,师父本源重创之后,遁居山林,消息全无……”

    “几个月的时间,我无时无刻不跟剧毒做斗争,而你妈,因为身孕越来越明显,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干着急。终于,你妈临产,生下了你。给当时我们灰暗的生活,带来了一丝甜蜜。”便宜老爹嘴角又带着甜蜜。

    “只是,这段甜蜜,太过短暂了。你还没满月,我身上的剧毒,终于压制不住,全面爆发。我功力完全溃散,昏迷过去。我以为,我要就那么死去了。你还是那么地小,实在让人难以放心。我虽然有满满的不甘,却是无可奈何。但是,后来,我醒了过来。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的的确确是醒了过来。”

    便宜老爹声音一顿,“是师父出现了。只是,他老人家的状态,也非常不好。在我醒之后,脸色沉重,叹息着叮嘱我们一番之后,就离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师父救我的方法,竟然是将毒素用内力吸出来。不是他自己,而是他跟冰冰联手……而吸出来之后,毒素会进入到他们两人的身体之中,难以祛除。也就是说,是他们两人,用自己的命,来换了我的命!”便宜老爹满脸都是恨意,“我这条命,哪里值得他们这么做啊!”

    啪!

    说着,重重一掌拍下来,石桌轰然崩塌,裂为石块。

    “我活了。但是,师父他老人家重伤一直没有痊愈,再加上观音泪剧毒,可说是致命一击……他强拖着病体离开,说是要进山,想解毒的办法。但是,那次,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师父。直到现在,近十八年,一直没有出现。想来,师父是受伤后一直没有痊愈,影响到寿元,已经寿尽了!否则的话,以他老人家对我和冰冰的爱护,如果有解毒的方法,不可能不来救冰冰。”

    便宜老爹说着一件件秘辛。古风实在是没想到,在这平和的社会环境下,便宜老爹竟然会有这么惊心动魄的经历。

    “我解毒,活了下来。但是,我的内力,却是溃散凌乱,根本就聚不起来。也就是说,我变成了普通人。至于你妈,因为跟师父分担观音泪剧毒,并且,在吸毒的时候,将一部分排出体外,虽然不致命,但是,毒素萦绕,不但内力不能使用,每天更是要承受剧毒的痛苦。”

    “所以,老妈根本就没病,她是中毒了?”古风问道。

    “对!我们这种状态,江湖上又都是仇人,当然不敢让你继续走古武者的道路。因为,我们一脉的功力很特殊,如果传授给你,只要你跟江湖人士接触,身份很容易暴露。没有人保护你,那些仇家寻上门,我们肯定都是死路一条啊!”便宜老爹感慨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