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第六百二十五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长机!长机!我有没有看错?哦!天哪!那不是导弹!那是人!天哪!是两个人!骑在扫帚上飞!!!”

    “是人!!!是人!!!”

    飞行员看清前面的东西,简直要疯掉了。

    古风却是没有心情搭理他们,直接加速,飞行扫帚瞬间提速,片刻时间,就将两架战斗机远远甩开,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空中两个骑着扫帚的人……这必然将在空军中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不过,古风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和便宜老爹两人的目标,自然是白鹤鸣和姜美芝。

    姜美芝,因为嫉妒白冰冰,从白冰冰落难起,就开始落井下石,一直到白冰冰晚年,那么落魄,这个贱女人都是罪魁祸首。

    不要说亲身经历的便宜老爹了,就是古风,也是对她恨极。

    两人往京城飞,自然又是引起空防部队的一阵紧张。不过,古风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从郊区,到京城,距离又太近,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拦截,古风已经到达目的地。

    宽敞的客厅中,姜美芝瘫坐在沙发上。大厅中央,白鹤鸣怒气冲冲。

    “都是你养的好儿子!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招惹古风,不要招惹古风!这下可好,连唐门和昆仑派都栽在人家手里……那是一个大杀神啊!现在出了事,让我去找人……混蛋!你以为老子是万能的啊!现在,不要说是我了。就是老爷子亲自出面,人家都不可能给面子!”

    白鹤来的咆哮声,远远就能听到。

    “鹤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是,那是你儿子,是你亲生儿子啊!你不能坐视不理啊!他刚才打回电话,说已经跟家俊,还有国惟,一起去向古风道歉。任打任罚都是听人家的……以白冰冰儿子暴虐的性格。已经杀了多少人了。他哪里能饶得过家驹啊!鹤来,你跟我一起去找老爷子,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救家驹啊!鹤来!我求求你了!”

    姜美芝快走几步。上前匍匐。抱住白鹤来的大腿。满脸都是泪水。这几日的煎熬,姜美芝老态尽显,满脸皱纹。脸色苍白,头发枯乱……十足一个泼妇。

    白鹤来看得直皱眉头。

    养生山庄发生的事情,才刚刚过去两三个小时,他们都还没有得到消息。

    咣!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响声,窗户巨大的玻璃被撞碎,一道影子冲进来。

    白鹤来夫妇都是吃了一惊。只见人影一闪,“哒”地一声,化作两人,落在地上。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姜美芝瞪大了眼睛。

    白鹤来最初的惊讶过后,很快平淡下来。身为白家主要人物,唐家堡门前发生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

    古风,政府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个魔法师……实力强大,不可估量。

    “终于来了!”白鹤来叹一口气。早有所料的样子。

    “古毅民!古风!”姜美芝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很快跪伏着,向着古风两人过去,“毅民,古风……当初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住你们!对不住冰冰!有什么,你们都冲着我来,求你们放过我家家驹,给他一次机会吧!”

    “晚了!”

    对于这个可怜的母亲,古风连一丝同情心都没有。因为这是一个恶人!只对自己的儿子有爱,对于其他人,却是十足的恶。

    “晚……晚了?你……你是什么意思?”姜美芝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带着恐惧。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话。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晚了的意思,就是白家驹已经死了。被我的属下砍死,大卸八块。”古风绝对不会放过从心理上打击这个女人的机会。

    因为,当初,就是这个女人的善妒,给母亲白冰冰,给便宜老爹,乃至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这种人,万死难赎其罪。

    “死……死了?不!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一定是想让我难过所以才故意说的,对不对?”姜美芝跪在地上,用膝盖走路,唰唰唰“走”到古风面前,摇晃着古风的双腿。

    “你有一点说对了,我是因为想让你难过,所以才杀了白家驹。他原本不用死的,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我才杀了他!”

    古风一边说着,一边摸出电话,拨通了孙菲菲的号码,“把白家驹尸体的照片……不,视频吧!把视频发过来。”

    这对于孙菲菲来说,自然是小事一桩。

    姜美芝这种人,一刀杀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为了打击她,古风和便宜老爹都不介意多等一会儿。

    白鹤来虽然已经不重视白家驹,可是,到底是他儿子。听到儿子可能已经身死,自然也是心疼不已。

    很快,视频传送过来,古风点开视频,交给姜美芝。

    白鹤来也凑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两人眼前都是一黑……惨啊!太惨了!

    而且,他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这视频是真的。

    “啊——你这个凶手!你这个杂种!白冰冰那个贱人生的小杂种!你竟然杀了我的宝贝儿子,我跟你拼了!”

    姜美芝嚎叫着,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支撑着,张牙舞爪地向着古风扑来。

    嗵!

    古风当然不会客气,窝心一脚,直接把她踹出数米远。

    便宜老爹冷眼在旁边观看,对于这个痛苦到近乎崩溃的女人,他同样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他跟白冰冰的悲剧,有相当大一部分,是这个女人造成的。就是因为她那莫名奇妙的嫉妒,以及以后的落井下石,才让他们一家人过了那么多年痛苦的生活。白冰冰,更是含恨而死。

    姜美芝倒在地上,大口吐血。然后,强撑着坐起来,满是恨意的眼神,看着便宜老爹和古风,突然如同疯了一般大笑起来:

    “哈哈哈……死了!都死了!你杀了我的儿子,你现在很有本事,但是,你们本事再大,也救不活白冰冰那个贱女人了!那个贱女人,相当于是被我一手弄死的!在我的安排下,你们连医院都进不了。那个贱女人,被活活疼死……哈哈哈……开心啊!想到那个贱女人被活活疼死,我就开心啊!就是死了,我也是笑着死!”

    姜美芝脸色狰狞。

    而古毅民和古风的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

    “白鹤来,你想让你的两个私生子活,还是想让他们死?”古毅民扭头,突然对白鹤来问道。

    白鹤来一个哆嗦。全身冷汗,瞬间就出来了。他一直以为,他有两个私生子的事情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哪里想到关键时刻,人家竟然给爆了出来,而且,以此来威胁他。

    白家驹死后,那两个私生子就成了他的命根子,他自己的性命又掌握在人家的手里,还有什么好选择的?

    “毅民,请饶过他们!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白鹤来很快屈服。

    “好!把这个女人吊起来,每天割三刀,然后,给她上药,不要让她死。最少坚持一年。如果不到一年,她死了,你就准备让你的两个儿子给她陪葬吧!”古毅民的声音,冰冷无比。听得白鹤来一个哆嗦。

    雌雄双煞!既然能得这一个煞字封号,又岂是易与之辈?

    竟然敢跟便宜老爹比狠,这个女人真是脑袋坏掉了……古风暗中叹气摇摇头。

    “古毅民……你不得好死!老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姜美芝听了,同样是一个哆嗦,紧接着,看向白鹤来。等她看到白鹤来眼中疯狂的恨意,和紧握的拳头,意识到不妙,立刻大喊一声,起身就要向旁边桌角上撞去。

    可惜,这时候她再想死,哪里有那么容易?不要说古氏父子了,就连白鹤来都不会答应。已经先一步扑上前,一把把她抱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