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绝世唐门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为她烤鱼(下)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为她烤鱼(下)

    徐三石被震退,他在空中也是微微晃动了一下,发动这么强势的一剑,他也要稍微缓口气。但身体也只是略微停顿之后,审判之剑就幻化出无数黑芒,直奔徐三石覆盖而下。

    属xing又切换成了黑暗,那漆黑如墨的剑芒,如丝如缕,直奔徐三石席卷而来。

    徐三石这个郁闷啊!用盾墙的话,这些黑暗属xing就会迅速附着。先前附着的黑暗之力还不算太多,被光明审判的时候,效果都那么强悍了。如果吸收的黑暗属xing更多的话,审判过程中受到的冲击自然会更大,光明与黑暗势不两立,而在审判之剑的作用下,实际上是将这二者融合,利用它们的相互排斥特xing,将攻击力提升到极致。可见这八级近战魂导器有多么可怕了。

    身形一闪,徐三石就和季绝尘换了位置。位置调换,季绝尘就到了地面,而徐三石就到了他先前腾起的空中。

    季绝尘的剑芒是朝着斜下方刺出的,自然没办法再攻击到徐三石了。

    但是,他对徐三石的能力也很熟悉,徐三石这边一使用玄武置换,季绝尘也立刻反映了过来,连看都没看,审判之剑已经带起一道黑sè匹练般的剑芒,朝着空中的徐三石抽去。

    玄武盾横在身前,徐三石被这一剑抽击的在空中飞退。郁闷的同时,他心中也已经有了定计。

    强烈的暗金sè光芒从他身上迸发而出,彭湃的光晕迅速向周围蔓延开来,在他身上的第六魂环光芒闪耀,可不正是玄武之域么?

    和以前不同的是,黑sè的玄武之域现在变成了暗金sè。而这玄武之域也就像是一片广阔的水域一般。

    身在其中,季绝尘顿时感觉到全身仿佛都被一股粘稠的液体包覆着,令他的行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而徐三石身上的第七魂环也紧接着就亮了起来。灿烂的金sè瞬间从他身上迸发而出,背后的黄金玳瑁魂灵化为一道金光从他背后贴合上来,而他的黄金玄武盾则从身前贴合,顿时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龟甲。

    徐三石身体向内一缩,消失不见。

    第七魂技,玄武真身。

    一条纤细的小蛇匍匐在玄武真身表面,令人发憷的是,这条小蛇此时竟然变成了鲜红sè。

    徐三石身在玄武之域中,速度明显比正常情况要快的多。那边季绝尘受到了领域的限制,身体变得迟滞了,他这边却已经完成了武魂真身的释放。

    灿烂的金光闪耀,黄金玄武悬浮在玄武之域内,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发生了质变。

    如丝如缕般的庞大魂力,朝着季绝尘席卷而去,这些魂力就像是一股股暗流,疯狂的冲击着他的身体。

    季绝尘想要做出任何动作,都要受到这些暗流的干扰。更加强悍的是,季绝尘清楚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血液之中,似乎也开始出现了暗流。这些暗流不断的干扰着他魂力的运转,以至于令他整个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想要移动都成了问题。

    黄金玄武光芒大放,化为一团金光,闪电般朝着季绝尘撞击而去。这种好机会徐三石要是不会把握的话,他就不是永恒之御了。

    季绝尘脸sè凝重,双手紧握审判之剑,骤然向上挑出,魂力全面释放。

    但是,身在玄武之域,他自身的实力至少被削弱了五成。当审判之剑和那撞击而来的玄武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季绝尘整个人都被撞击的飞了起来。

    一道道暗金sè的流光瞬间从玄武之域中疯狂而出,将撞飞的季绝尘席卷上。巨大的黄金玄武猛的一张嘴,又是一口浓烈的暗金sè水波朝着季绝尘冲击了过去。

    连季绝尘都没想到,施展了武魂真身后,徐三石竟然强悍如斯。

    季绝尘身上的第七魂环也在刹那间闪耀起来。审判之剑两面,分别亮起了金sè与黑sè,强烈的光芒与玄武之域的暗金sè交映生辉。季绝尘的身体瞬间变得虚化了,而审判之剑却成为了这些虚化光芒的核心。

    刹那间,一柄双sè巨剑横空出世,猛的一挣,硬是从玄武之域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化为一道惊天剑芒,与撞击过来的黄金玄武碰撞在了一起。

    “叮!”脆鸣声中,光芒四shè。这一次,同样施展了武魂真身的季绝尘却没有占到便宜。当它那道剑芒飞shè向黄金玄武的时候。玄武之域中,一道道暗金sè的流光不断地冲击着剑身,他那身剑合一的巨剑在冲击过程中不断的被削弱。再强悍的一往无前,在这个过程中,也要被减弱许多。

    季绝尘恐怖的剑芒骤然停顿。反弹而起。而就在这时,一圈圈暗金sè的涟漪从黄金玄武身上释放而出,强大的牵引力,愣是将被震飞出去的巨剑拉扯了回来。

    季绝尘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被牵制的状态,剑身骤然变成了黑sè,漆黑如墨的光晕呈光波状向外全面释放。

    面对如此强悍的徐三石,他终于开始将审判之剑的威能全面释放了。

    顿时,哪怕是玄武之域中的水波,受到这些黑暗的侵蚀也开始变成了黑sè,那浓烈的黑sè光芒散发的速度极快。这些黑暗之力融合的地方,稍候如果被光明之间审判,破坏xing无疑是巨大的。

    但是,令季绝尘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黄金玄武身上的吸力也骤然增大,从审判之剑上释放出的黑暗气息,竟然全都被它自己给吸收了,玄武之域内没有留下分毫。依旧是一道道暗金sè水波不断向剑身上缠扰,凭借着这些干扰与拉拽,极大程度的消耗着季绝尘的魂力。而那黄金玄武,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变得漆黑如墨。散发着浓郁的黑暗气息。

    双方似乎陷入了僵持状态,徐三石没有再主动进攻,季绝尘也没有。审判之剑在释放着黑暗之力,而玄武之域却在不断的削弱季绝尘。

    在这种状态下,他们都很清楚,当下一击到来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刻了。

    他们这边打的如火如荼,霍雨浩那边,烤鱼和鱼汤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着他们这边,看着这场jing彩的比赛。

    “你觉得谁会赢?”站在霍雨浩身边的唐舞桐问道。她对徐三石和季绝尘不够熟悉,只能通过场面上来判断。

    霍雨浩微笑道:“你觉得呢?”

    唐舞桐白了他一眼,道:“一点风度都没有,明明是我先问的。”

    霍雨浩笑道:“好,那我认为三师兄会赢。”

    唐舞桐哼了一声,道:“那我就认为季绝尘会赢。”

    霍雨浩有些惊讶的道:“理由呢?这次可是我先问的。”

    唐舞桐仰起头,道:“因为你认为那个家伙会赢,我自然选另一个了。”

    霍雨浩笑道:“要不要打赌?”

    唐舞桐道:“赌什么?”

    霍雨浩想了想,道:“我还没想好。不如,就赌一件事吧。谁赢了,就可以要求对方为他做一件事。这件事不能太难,也不能有损道德的。如何?譬如,你可以让我帮你打扫房间什么的。我也可以让你帮我捶个背之类。”

    “胡说。这分明是你占便宜!谁帮你捶背,不能是有身体接触的!”唐舞桐立刻反驳道。

    霍雨浩笑道:“好,不能有身体接触。只是玩玩而已,就算你输了,我其实也不会要求你什么,要求了,你也可以耍赖。没关系。”

    唐舞桐怒道:“难道我是个不知道愿赌服输的人吗?赌了。我就不信,那个不擅长攻击的家伙能赢。黑暗与光明交错的力量何等强烈,他现在身上吸收的黑暗之力已经太多了。一旦被命中,必败无疑。他那能够交换位置的技能现在应该都用不了了。身上有太多的黑暗之力腐蚀,必败无疑。”

    霍雨浩微笑道:“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我们拉钩。”一边说着,他伸出右手小指在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愣了愣,然后才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指和他拉在一起。

    唐舞桐的手指有些冰凉,不知道是不是先前洗漱时被河水浸泡的原因,手指纤细,接触之下,清凉凉的,说不出的舒服。

    霍雨浩呆了呆。唐舞桐却立刻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行了,就这样吧。耍赖的是小狗!”

    正在这时,那边的战斗已经发生了变化。

    季绝尘终于不再等待了。他一直都在蓄力,但同样的,也一直都在被玄武之域消耗。他需要找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徐三石吸收的黑暗之力正好是他剩余魂力能够催动光明之力最接近平衡的时候。只有这样,他这最后一剑的威能才会最强。

    灿烂的金光冲天而起,由季绝尘幻化而成的巨剑瞬间化为金sè,强烈的光明气息疯狂释放,就像是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金sè的小太阳似的。

    就连叶骨衣的神圣魂力受到牵引,都释放出了淡淡的金光。由此可见,季绝尘这一剑附带的光明之力有多么强盛了。

    审判之剑状态一转化,立刻就拜托了玄武之域的束缚,束缚在他周围的玄武之域多少都沾染了一些黑暗气息,此时就成为了被审判之剑针对的对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