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四章 兄弟(周一求推荐票!)

第四章 兄弟(周一求推荐票!)

    常胜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就是常胜,但不是他自己,而是被他附身前的常胜。

    他不是一个旁观者,而是作为那个常胜,亲自体验了一把他的过去。

    甚至还有常胜的童年。

    但可惜他的父母脸上依然就像是白板一样,什么都没有,自然也认不出对方的容貌。

    但是通过梦境,他依然可以了解很多有关这个常胜的故事。

    比如他曾经立志做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

    但因为天赋平平,在他二十岁那年最终被淘汰出局。

    可依然热爱足球的常胜并不甘心就这样和自己喜爱了十年的足球说再见。

    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做出了一个让大家都很意外的选择——转职去做教练!

    既然做不成球员,那就做教练。反正总是要和足球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得很密切!

    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教练,他先是在国内参加教练学习班,因为他曾经踢过专业足球,有这方面的人脉,得以被介绍参加这样的培训班。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中国足球在这方面水平的低下,如果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他可能顶多也就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教练而已。

    但是他的目标是做一个世界一流的主教练,而不是那种带队训练的普通教练。

    为此他在拿到了中国足协颁发的B级教练证之后,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出国!

    在1993年的中国,出国可不是人人都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外国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就相当于是另外一个位面。

    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但他的父母却坚决支持他,哪怕为此举债。

    通过各种途径,终于将他成功送了出来。

    从动荡中的东欧起步,他开始了自己追寻梦想的“西游”。

    在最初的rì子里,毫无经验和名气的他根本找不到教练的工作,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他什么工作都做过——刷盘子、发传单、加油站工人……甚至还在垃圾桶里找过食物,睡过大马路。

    但是这些都没有能够改变他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他依然坚定地走在这条路上。

    并且功夫不负有心人,辗转过多个地方,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和资历之后,他成功应聘上了皇家马德里少年队的一名普通训练教练。

    然后又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一年半之后,他接替了离任的初级B队主教练,成了初级B队的新主帅。时间就在自己穿越过来的三天前……

    ※※※

    然后常胜就从睡梦中醒来了,睁开眼又是淡绿色的天花板,以及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外湛蓝色的天空。

    **着上半身,常胜坐了起来。

    他开始回忆这个梦。[]

    这个真实的让他觉得根本就不是梦,而是他这具身躯的前任主人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做自我介绍吧……

    然后他就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

    他将放在被窝中的双手拿了出来,发现自己的双拳是紧紧攥着的。

    这就是让他感觉奇怪的原因了。

    当他通过梦境经历了那些事情,尤其是前任常胜山穷水尽到需要去垃圾桶里捡东西吃,只能够睡在大马路上,却都没有放弃自己对梦想的追求时,他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熟睡中的身体是攥紧了拳头的。

    现在证实了他当初的感觉。他的身体没有欺骗他,自己确实是攥紧了拳头。

    为什么要攥紧拳头?

    因为常胜感同身受,这种对梦想永不放弃的激情和热血,也沸腾了他自己的血。

    按理说他不应该有这样想法的,这个被他夺舍的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路人甲,打酱油的,谁会去关心他的过去呢?只需要朝前看,想着自己的未来,想着自己利用这次重生穿越的机会,获得什么就够了。

    所以穿越之后这些rì子,他从未想要去了解过这个人的过去,就算在脑海中搜寻,也只是搜寻与足球训练有关的东西,希望可以找到能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当他发现自己找不到之后,就对这个身体的前主任彻底失去了兴趣。以至于连着屋子里属于原主人的东西他都没有翻动过。

    但没想到原来的常胜竟然通过梦境强行自我介绍,将他的过去分享给了他。

    常胜觉得很奇怪,因为当他随着原来的常胜一起在梦境中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他心底里有一个感觉。

    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原来的常胜对自己的强行附体似乎并没有什么怨恨,有的是无奈,以及……某种期待吧。

    或许这么说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常胜之前在梦中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原来的那个常胜仿佛通过这个梦境将一切都对他说明白了,但同时也把原本是属于他的东西寄托在了如今这个常胜身上。

    那就是……梦想。

    成为一个优秀的足球主教练的梦想。

    这是一个没有天赋成为球员的但却无法放弃对足球热爱与眷恋的男人为之奋斗了八年的梦想。

    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感觉究竟是错觉,还是真实的?

    如果是真的?那个常胜为什么会这么做?

    现在这个常胜皱着眉头坐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

    他现在倒不用起床去查马丁训练基地工作,因为就在昨天他被解职了。

    在上一世他刚刚被解职,这一世,他的工作也没能干多久……

    哎呀,难道我注定命犯天煞孤星,流浪终身?

    ※※※

    常胜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尽管前任常胜都托梦给他了,但梦境毕竟还是虚幻的,总是交代的不很清楚。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自己身体的主人有更多的了解。

    哪怕不只是为了搞清楚这问题,只是为了让他以后不能因为遇到熟人却认不出来露了破绽,他也要这么做。

    他开始光着身子在这间公寓里翻箱倒柜。

    他果然找到了很多东西,不过最有价值的是一本通讯录。

    这是了解这个常胜人际关系的最好工具。

    翻开第一页,在醒目位置应该是家里的通信地址和电话号码。

    因为整整一页就这么一条信息。

    如此重要,显然是对于常胜非常重要的东西。

    一个漂泊在外数年的游子,什么最重要?

    家啊!

    常胜扫了一眼,打算翻页。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翻过去,他的手定在了原地,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手写的通信地址和电话号码。

    这七位号码好眼熟……

    这地址也好眼熟……

    真是眼熟啊,实在是太眼熟了……

    可为什么我会觉得眼熟呢?

    是啊,为什么呢?

    难道我去过他的家?

    这不可能啊!

    不对!

    等等……

    等等……

    这、这……这好像就他妈的是我家啊!

    常胜如遭雷击,被这个发现震惊地呆立当场,整整五分钟他的大脑都没有任何响应!

    当他的大脑花了五分钟终于有了响应之后,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我应该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一下!

    他二话不说,套上衣服,就冲下了楼。

    ※※※

    在公寓楼的入口处,有两部磁卡电话,可以打国际长途。

    常胜有些颤抖的拨打着自己应该很熟悉的电话号码,但是因为激动,他的手已经拨错了好几次。

    这急得他不断骂娘。

    终于好不容易拨通了,他将听筒紧紧地贴在耳边,听着里面传出来等待接通的嘟嘟长音。

    在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是石头啊?”

    一个软糯婉转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已经不需要再证明了……常胜确信,电话那头说话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因为妈妈的声音很有特色。不管她年龄多大,她的声音从未改变,反正自常胜记事以来,他印象中妈妈的声音就是这么软糯婉转的,就好像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

    而且更重要的证据是妈妈对他的称呼,就是这个小名……他大名叫做“常胜”,但是他的小明和大名没有任何联系,他的小名叫做“石头”,是他还在娘胎里,他父母就给他取好的,说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拥有石头一样的性格——坚强坚硬。

    所以在家里,父母基本上不叫他的大名,都是“石头”“石头”的叫着。而他们一旦叫了他的大名,那就意味着他要倒霉了。挨一顿臭骂都是轻的,直接打啊……

    常胜没想到在这个时空里,父母依然给这个常胜取了个同样的小名……

    他已经确信无疑,电话对面说话的就是他妈妈,电话那头就是他的家。

    “石头,怎么不说话?”妈妈的声音再次传来。

    “妈……”常胜嘴唇颤抖着喊出了这个声音。

    当他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在那一世的父母会怎么办,因为他的脑海里只有要出人头地,要成为人上人,要成为人生的赢家这样的念头。

    但是这一刻,他突然松了口气。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心里是放不下他父母的——我穿越过来了,我爽了,我可以重新开始,创立一番功业,可我的父母呢?

    如今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我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我的人生没有被割裂,依然完整。

    “怎么了,石头?你声音不对?”

    常胜这才意识到现在可不是表现软弱的时候,因为这很容易会被敏感的妈妈听出问题来,他可不愿意解释为什么他会被皇家马德里给解职了……有些事情说来话长。

    所以他连忙掩饰:“没有,我刚才被呛到了,嗓子有些不对劲……”

    “别是感冒了吧?一个人在外面,要格外小心。虽然是夏天,但也要注意,你睡觉喜欢踢被子,万一晚上吹着凉了。你爸爸每天看新闻都在看马德里的天气,气候变化要记得添减衣服。你在俱乐部要勤快一些,你不喜欢和人交流,但是不要因此得罪人,别总闷在家里,有机会还是要出去放松放松,别把自己累坏了……”妈妈软糯的声音曾经让常胜觉得很丢人,因为那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成熟的母亲,倒更像是他的姐姐或者妹妹……每次开家长会,他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妈妈去,就因为害怕自己妈妈的声音会被同学拿来嘲笑。

    但是现在,当他听到妈妈用这种独特的声音絮絮叨叨的时候,他觉得这真是他所听过的最他妈最好听的声音了……

    感谢老天爷,我还有一个完整的家!

    ※※※

    和妈妈在电话里拉扯了一番家常,顺便从侧面了解了一下这个自己所附身的常胜的**,常胜这才和妈妈道别,挂了电话,重新爬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坐在凌乱的床上,常胜在发呆。

    这次和妈妈的通话,让他回忆起了很多属于自己的事情,这都是上一世的回忆,有些与这个常胜的回忆一样,有些则不尽相同。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人嘛,连出生的时间都不一样,岁数也差了整整十岁呢。

    说到出生rì期……常胜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妈妈曾经对他说过,他差一点就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了,或者这么说:他差一点就被他的哥哥或者姐姐取代了。

    在他出生的十年前,他的妈妈曾经怀孕过一次。

    不过为了响应国家“晚生晚育”的计划生育政策,那个孩子被打掉了。当时他的妈妈才二十三岁。

    他妈妈后来对他说,其实当时也是犹豫了很久,痛苦了很久,才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毕竟那怎么说也是一个生命。

    后来夫妻俩忙于工作,要孩子的想法就淡了,虽然期间也尝试过几次,但都没成功,就更淡了。

    直到十年后的1982年,常胜才呱呱坠地。那个时候他的妈妈已经三十三岁了,真正是晚生晚育……优生优育那可就不一定了……

    这么说来,为什么这个人会和常胜叫一样的名字,就连面容竟然都有几分相像呢?

    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根同源,同宗同种……

    在上一世,他的哥哥没了,才有了他。而这一世,他的哥哥诞生了,想必自然也就没了自己吧……

    所以他才会穿越到这个人的身上,跨越十三年的时空,从2012年的中国来到1999年的西班牙。

    或许这是因为在这个时空,有一个和自己流着相同血液,拥有相同血脉的人在吸引着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前任常胜对他的附体竟然没有什么厌恶感,甚至还将自己最珍重的东西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因为他相信自己,他们本来就是……兄弟!

    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两个人冲破了时空的阻碍和束缚相见,也是因为这种感觉才让哥哥选择相信自己的弟弟可以帮他实现他未尽的梦想。

    所以弟弟从2012年来到了1999年。

    至于哥哥呢?

    常胜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出神。

    他会去了2012年代替自己,向同样的父母尽孝道了吗?

    他笑了起来。

    我这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的大哥,希望你换了一个环境,依然能够出人头地,就像你那么拼命的成为了皇马青训教练一样,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的,对吧?帮你弟弟扭转一下他在别人眼中的印象吧。对了,如果那个姓徐的再找你麻烦,只管打,我负责……希望你能够继承我打架的能耐,要知道你弟弟我打架可还从来没输过呢,哈!

    至于你的梦想,就请放心交给我吧!

    ※※※

    PS,本来今天是三更的。

    不过昨天本书诞生了第一个盟主:“天偌水”!

    为了庆祝盟主诞生,要特地加更一章,所以今天其实是四更的。

    一会儿中午一点还会有一更,是给天偌水盟主的加更。

    另外大家别忘了投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