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十九章 给我一个解释

第十九章 给我一个解释

    常胜不是第一次进主席办公室了,第一次他风尘仆仆的闯了进来,参加面试。

    难道第二次来就是打算聆听俱乐部的辞职通知的吗?

    那可真是……“有始有终”啊。

    经过一个晚上的了解,他也多少知道了在外面正发生什么。

    只用了半天时间,在赫塔费这个不大的小城市里,有关他们的天才戈尔卡在训练中被主教练殴打,然后打算愤而出走的消息,就传遍了此地。

    戈尔卡是赫塔费球迷心目中的宠儿,但是他们的宠儿竟然被一个该死的中国人给打了,而且还因此打算离开赫塔费!

    那个中国人绝对不能被原谅!

    媒体们充分发挥他们八卦的能力,将常胜在西班牙的经历都给八到了报纸上,供大家娱乐。

    用媒体的话来说,这个人那简直就是“劣迹斑斑”。

    他曾经在皇家马德里当过一年多的教练,但是他在一次初级B队的比赛中,殴打一名球员家长。谁曾想那名球员家长竟然是皇家马德里的董事!

    于是打人者常胜就被“绳之以法”,被赶出了查马丁训练基地。

    但这还不是事情的高氵朝。被当场解雇的常胜丝毫没有悔过之心,而是冲着解雇他的皇家马德里青训少年部副主管吐了口痰!

    还放出狠话说皇家马德里迟早会为今天得决定后悔的!

    天哪!这个人简直是cāo蛋到没边了!

    一个无名小卒竟然敢威胁皇家马德里这样的超级豪门?真是贻笑大方!

    八卦的媒体们写到这里纷纷指出这绝对不是偶然,这是必然,因为常胜的性格如此。

    接下来他跑去马德里竞技应聘——单是跑去同城死敌那边应聘就足够让大家觉得常胜脑子不正常了。没想到在被马德里竞技拒绝之后,他又再次放出狠话,声称马德里竞技迟早也会因为今天得决定而后悔的。

    看到这里,诸多读者已经被雷的外酥里嫩了。

    一个人竟然同时挑战西班牙足坛的两大巨头……他是不是嫌自己死得太慢?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马德里竞技可不是以后那支能够输给巴塞罗那0:6的马德里竞技,这个时候的马德里竞技可是刚刚拿了西甲双冠王没多久的,真正算得上是西班牙足坛的豪门。

    常胜一个默默无闻的中国教练,竟然敢同时挑衅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无知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敬佩还是该笑话……

    再然后他去过很多球队碰运气,都没有成功。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在赫塔费再就业成功了!

    不过媒体们紧跟着说:“但是,常胜在赫塔费的工作估计很快就要结束了,他将又一次以打架斗殴结束自己的工作……”

    还有媒体斥责常胜以大欺小,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打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算什么本事?

    球迷们更是各种诅咒,恨不得常胜赶紧去死。[

    不管是媒体还是球迷,都呼吁赫塔费俱乐部赶紧将常胜解雇,似乎不解雇就不能够平民愤一样。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常胜站在了俱乐部主席的办公室里,面对主席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以及俱乐部的经理维森特。

    ※※※

    “我想你愿意对我解释一下这一切,不是吗?”弗洛雷斯的脸色很严峻,没有了第一次见到常胜时那种轻松的表情。戈尔卡对于赫塔费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这个俱乐部主席非常清楚,就算他再怎么欣赏眼前这个中国人,此时脸色也好看不起来。

    旁边坐着的维森特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大有如果常胜不给出一个让他们满意的答复,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常胜当然要解释了,而且还要解释清楚,他可不想丢掉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没做错,那凭什么走人的应该是他,而不是那个天才呢?

    于是他开始给主席先生和经理讲述昨天在训练场发生的一切。从戈尔卡训练迟到开始讲起,一直讲到了戈尔卡在比赛中大声辱骂自己的队友,还打算动手殴打上来主持正义的队友。

    在常胜的讲述中,弗洛雷斯的脸色几度变化。听完了讲述之后,他陷入了沉默。

    他是知道里奥斯对戈尔卡的溺爱,不过因为里奥斯拍着胸脯向他保证戈尔卡一定会有大出息,他是赫塔费十年一出的天才,如果能够为赫塔费成年队效力,一定会成为赫塔费的希望。

    所以他才默许了里奥斯对戈尔卡的纵容。

    但没想到戈尔卡已经被惯成了这副样子……

    但就算被惯成了这个样子,戈尔卡也是赫塔费的天才,不能够轻易被放弃。

    他重新抬起头来,看着常胜:“天才总是得有一些特权的,你不能要求钢琴家亲自去抬钢琴,不是吗?”

    “是的。”常胜点点头,承认主席先生说的对。“但他不是钢琴家。”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维森特·莫斯科多终于坐不住了,他盯着常胜:“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不是钢琴家?”

    弗洛雷斯见莫斯科多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也不吭声了,只不过在语气上,维森特有些不够友好,但这种细枝末节在“戈尔卡是不是天才”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承认他有天赋,但是有天赋不代表就是天才,经理先生。世界上有天赋的人很多,可最终成功的人呢?屈指可数。戈尔卡的技术和意识都还不错,超出了不少同龄人。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缺陷,让我敢肯定他未来绝对成不了大气!”

    常胜说的非常坚决,他当然敢这么说,因为在rì后他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一个叫做“戈尔卡·阿隆索·巴塞尔”的球员,连稍微有点名气的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是巨星了。

    “什么缺陷?”维森特追问道。

    “他缺乏对抗意识,他的身体太柔弱了。身体可以锻炼,可是他的心锻炼不起来。或者说他已经失去了被锻炼起来的机会。我的前任,也就是那个什么里奥斯将他视为温室里的花朵,捧在手掌心中怕掉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给予他诸多特权,甚至在训练中,其他球员如果对戈尔卡的动作稍稍大了一点,都会被里奥斯训斥。在青年队的比赛中或许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当他真正进入职业球员的层次,进入一线队,他将要面临的竞争是现在百倍!我就不说他这样的软脚虾去了职业联赛会有什么表现了,就说他在球队内部的竞争中,都会处于下风。他不可能靠里奥斯一辈子,一线队的那些球员也不会像十六七岁的孩子那样,听信一个教练的安排,对他脚下留情。到时候连在球队内部都无法脱颖而出,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代表赫塔费的天才呢……”

    弗洛雷斯静静地听着常胜的长篇大论,他没有出口打断也没有提问。

    因为他也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是啊,里奥斯那么溺爱戈尔卡,最终培养出来的究竟是一个可以让赫塔费骄傲的天才巨星呢?还是一个不堪一击的纸老虎?

    不过维森特·莫斯科多有不同意见,他打断了常胜的话:“他毕竟还年轻,他需要时间来慢慢成长……”

    常胜对经理可不是很客气:“他已经快十八岁了,我认为如果真的是天才的话,这个年纪已经算是大龄了。等他慢慢成长到什么时候去?赫塔菲能够等得了吗?另外他还缺乏对自己队友的尊重,缺乏对教练的尊重,缺乏对足球这项运动最基本的尊重——他训练想迟到就迟到,想走神就走神,只需要在比赛中进个球,什么问题都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他会在足球上取得成功!甚至他就是去捡破烂,我也不相信他能养活自己!”常胜说得很严重,可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身为一个打算靠足球吃饭的准职业球员,在训练中三心二意,将训练视为儿戏,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让常胜怎么能够相信他会一飞冲天,名震天下?

    虽然赫塔费的球迷很看好他,但是在常胜看来,那不过是受到了媒体宣传的欺骗而已。至于媒体又是受了谁的欺骗呢?矛头指向了已经离开了球队的里奥斯。

    里奥斯看人的眼光和训练球员的能力以及理念都有问题,也难怪常胜没有在rì后的一线教练中听到这个名字。

    看来每个人的命运虽然充满了偶然的因素,但总归是有一些必然因素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性格决定命运,就是这个意思了。

    戈尔卡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里奥斯也是如此。

    而常胜呢?他的性格可以决定他的命运最终发展成什么样呢?

    维森特·莫斯科多对于常胜这么武断的认为戈尔卡没有前途很不满。俱乐部已经在这个天才身上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如果只是因为一个新教练的一番话,就抛弃戈尔卡,这也太儿戏了吧?

    “你这么肯定,你是专家吗?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中国人,要知道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一个年轻球员的前途未来。他很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人生就变得截然不同!”莫斯科多的语气严厉起来。

    “我愿意为我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常胜的语气也不怎么好。他是那种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你对他不好,他就对更不好的人。维森特的语气就差没有直接说他常胜是杀人凶手了,所以常胜回应他的语气自然也不怎么样。

    “你负责?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我们赫塔费俱乐部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培养他,满足他的一切条件。现在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他就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天才了……如果我们听了你的话,抛弃了他,到最后倒霉的是谁?还不是我们!而你呢?你只需要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维森特·莫斯科多站起来斥责常胜。

    弗洛雷斯看着办公室里突然发生的争吵,却并没有劝阻,而是静静地看着双方交锋。

    其实他也在摇摆不定,也许这种争吵有助于他做出最终决定。

    常胜觉得莫斯科多说的话他无法破,最起码在语言上是这样,只要对方一口咬定自己没资格,没道理,没条件认定戈尔卡不是天才,那么自己说什么别人都不会相信的。

    而如果对方不相信,那么走人的就是自己。

    要是放在上一世,走就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嘛。

    但是现在他不能这么做,一走了之很容易,坚持下来却很难。他和他“哥哥”的梦想才刚刚起步,不能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再次中断。他可不敢确定这次是否还会有一个神灵来帮他了。

    但是要怎么让对方相信自己的话呢?

    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好吧,既然我说什么你不相信,那就让我们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说的话。我可以安排一场青年队内部的比赛,然后让戈尔卡接受实战的考验……”

    他话没说话,就被莫斯科多轻蔑地打断了:“戈尔卡已经代表赫塔费青年队踢了两个赛季的青年联赛了。他早就经历过实战的考验了。要不然你以为他的‘天才’称号是别人随便扣给他的吗?”

    “不,不是青年队的比赛。而是以成年职业队的标准来要求他。反正他迟早是要进入一线队的,不是吗?”常胜看着维森特,寸步不让。“我以青年队球员的实力,以一线队的标准来试验。他的实力确实要比青年队球员高出一截,但这只是在青年队比赛背景下的情况,青年队比赛和一线队比赛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标准,我想这一点你没有异议吧,经理先生?”

    莫斯科多却又摇头了:“不,青年队内部的比赛我也见过……”

    常胜在心里头骂这个该死的混蛋,然后换了个办法:“那好吧,让我们把戈尔卡放到一线队去,他和一线队来与我的青年队打一场比赛怎么样?”

    莫斯科多正要习惯性摇头否决呢,但他愣住了。

    不仅是他,就连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弗洛雷斯也愣住了。

    带青年队和一线队比赛?他疯了吗?

    “我不是说要让我的球队击败一线队,但是我会在比赛中像你们展示戈尔卡的弱点,既然我能够用青年队冻结戈尔卡,我想那些其他球队的一线队,不是会更容易吗?”常胜补充道。

    维森特·莫斯科多也没想到常胜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如果你失败了呢?”他问道。

    “我辞职。”常胜说的斩钉截铁,又轻描淡写,仿佛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一样。

    弗洛雷斯看向常胜。他因为亲自面试过这个人,所以知道他为了获得这个工作付出了哪些努力。

    现在竟然为了一个人,他就赌上了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机会。

    他已经有些愿意相信常胜所说的关于个戈尔卡的分析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斯科多拍了一巴掌:“好!一言为定!”

    他甚至迫不及待地逾越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做出了决定。

    弗洛雷斯皱了皱眉头,但最终也没有表示反对。

    他对这场特殊的比赛乐见其成,并非因为戈尔卡。他现在对戈尔卡的能力已经不感兴趣了,他相信常胜的分析。他倒是想通过这场比赛看看常胜的执教水平。

    一个能够在他面前非常**地说出:“才华与年龄无关。”的年轻人,究竟是真有实力呢,还是一个狂妄的骗子?

    他很好奇。

    在他心中,这件事情不再是检验戈尔卡了,主题变成了检验常胜的水平。他想看看自己的眼光是不是那么……准。

    他隐约希望常胜不要让他失望。

    维森特·莫斯科多不知道自己老板的想法,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促成这件事情,不过他有个担忧:“口说无凭。”

    常胜才懒得和他签订什么纸面协议呢。

    他说:“我不会赖账的。而且,有主席先生作见证。如果我赖账了,你们大可以直接解雇我!”

    莫斯科多看向弗洛雷斯。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同意此事之前并没有征求老板的同意。

    不过老板的回应让他松了口气。

    “是的,我来做一个见证人。如果常击败了戈尔卡,那么就证明戈尔卡只是徒有虚名,不值得我们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如果他失败了,那他就辞职。谁也不许反悔。”

    弗洛雷斯站起来,非常严肃认真地看着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