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坐井观天,天在心中

第一百四十六章 坐井观天,天在心中

    常胜从主席先生弗洛雷斯的家中出来,也还是没想明白老板为什么突然邀请自己来吃这么一顿隆重的晚饭,还把家庭成员都介绍给自己,仿佛这顿晚宴就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一样。

    结果见了面却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没聊,就是一些家常话,很普通的话题。普通到这种话题根本不用搬到他装修豪华的书房里来进行,在训练场,在阿方索.佩雷斯球场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聊。

    在聊天中,弗洛雷斯倒是说过这顿饭就是为了感谢他而请的。

    但常胜却觉得多少有些小题大做。

    自己又不差一顿饭。

    专门为了谢谢自己,搞这么一顿丰盛的晚宴,还把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召集起来,实在是太正式了啊……

    常胜回到家也没想出来为什么他的老板会这么做。

    既然想不出来,而且对自己好像也没坏处,常胜就不去想了。

    球队开始放假,他也将有几天的假期了。

    从二十二rì,一直到三十一rì,总共九天的假期,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天。

    剩下八天时间,他哪儿都不打算算去,就在家里宅着。

    队员们可以享受轻松的假期,他却不行,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明年年初第一场比赛就是和塞尔塔的比赛,那可是甲级球队哦。

    这场比赛很不好打。而常胜呢,又不想轻易放弃。既然国王杯是替补球员们的福利。那只有尽量多打几场比赛,这福利才有意义嘛。否则就踢了两场比赛便打道回府,这算哪门子的福利?

    所以就算是面对塞尔塔,常胜也打算奋力一搏。争取赢球。这场比赛,他会减少替补球员的数量,增加主力球员的配置。

    而且这场比赛对于常胜来说还有一个意义,要让他这么安排阵容。

    因为这是他带领赫塔费以来,第一次和真正的西甲球队的交手。尽管本赛季的皇家贝蒂斯和塞维利亚都是上赛季打过甲级联赛的球队,但如今他们毕竟是降级球队,队中有很多甲级球员都离开了,实力无论如何不能够和真正的甲级球队相提并论。

    因此维戈塞尔塔就是唯一一支目前常胜所能够碰到的甲级球队。

    既然他的目标是升级。那么下赛季很有可能他就要带领球队征战西甲联赛了。

    这场比赛就是提前感受西甲实力的好机会。

    他想看看自己的球队,在西甲级别的球队面前,究竟能够交出一份怎么样的答卷来。

    为此,他要更加努力的工作才行。

    凯特.格雷西对于出去玩显然也没兴趣。现在在赫塔费的合同基本上挖掘的差不多了。他打算去更远的地方试试,不过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和自己的两个同伴一起cāo作常胜交给他们的那笔资金。

    他的目标就是要让常胜用最快的速度获得更多的资金回报。

    两个人都很忙碌,就这么一直忙到了平安夜。

    ※※※

    平安夜那天晚上,公寓搞了一个圣诞派对,大家凑在天井里。一起吃喝玩乐。

    常胜和与他同居的凯特.格雷西自然也在受邀请之列。

    如今这个公寓里的人都知道凯特.格雷西是常胜的经纪人了。

    也都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常胜在楼顶上救下了凯特.格雷西,结果格雷西就来报恩了。

    大家纷纷称赞凯特.格雷西真是有情有义。

    他们对格雷西也更为热情。

    凯特.格雷西在纽约住的都是高档公寓,豪宅。

    环境虽然好。但是却很少有这么热闹的邻居。那里的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绷着脸出现在众人面前。仿佛不这样就无法保持他们的高贵与优雅。

    到时在赫塔费新城区这些专供低收入家庭住的公寓楼里,经常会出现这样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场面。

    这些人的钱远不如凯特.格雷西曾经赚到过的多。他们中很多人的见识也许也不如凯特.格雷西。

    但是在这些物质贫乏的人身上,凯特.格雷西却能够看到净胜的光辉。

    当他脱下那光芒四射的外衣,离开了那些带着羡慕或者其他什么企图的目光,在这里暂住,他却觉得自己或许更喜欢这样的生活了。

    安静、快乐。

    每个人对彼此都很友好,热情。

    这样的生活,凯特.格雷西觉得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体验到了。

    他挽着袖子和其他的人一起搭着梯子在圣诞树上挂各种小礼物,忙上忙下,忙出了一头汗。但却觉得充实和有趣。

    礼物都是大家买的,然后凑在一起,挂上去,送给想要送给的人,或者送给所有人。

    常胜将他从中国带回来的小礼物全都挂在了圣诞树上。

    现在来看,他的礼物是最受欢迎的。

    凯特.格雷西没准备什么礼物——他也没什么钱,所以就出力了。

    忙完之后,他端着一杯酒,看着挂着无数礼物和五颜六色彩灯的圣诞树,很有成就感。

    小孩子们在圣诞树下穿梭追逐打闹,欢声笑语。还有孩子争抢着树上礼物的归属权。

    “那个是我的!”

    “我要那个!”

    “我喜欢这个……”

    大人们也都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聊天,纾解一年工作的疲累,展望新的一年。

    看着这一幕幕,凯特.格雷西对旁边的常胜说:“说实话,常。现在我觉得当初我真错的离谱。”

    “此话怎讲?”常胜一边往嘴里塞着煎饼一边说。

    “我本想回西班牙好好享受一番这花花世界的,然后再抱着心满意足的心情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用身上剩下的钱全都拿来租住了高档的公寓。还租了一辆法拉利来开。可那根本不是什么享受生活。我觉得在这里,我才算真正享受到了生活……如果我选择来这里的话,也许最后不用你,我也不会想自杀了。”

    常胜嘴巴里包着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煎饼。咧嘴一笑,露出了里面被他嚼碎了的食物残渣,那样子可真说不上赏心悦目和潇洒。

    “这么美好的生活,我还真舍不得离开……”凯特.格雷西没去看常胜令人倒胃口的样子,而是嘎了口酒。“如果我当初不管不顾地跳下去了,那我到死恐怕都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美好的生活。你说得对,常。就算他们钱不多,租不起高档别墅和公寓。开不起豪车,可他们都在认真努力的活着。只有这样,这个时候,他们才能够发自内心地享受节rì的欢乐。”

    “这个圣诞节。让我印象深刻。可我却连我去年在哪儿过的圣诞都不记得了,前年也是如此,还有大前年……也许是在某个脱得光溜溜的金发女郎的床上,或许是在两个裸女的床上,或许是在拉斯维加斯的某个酒店房间里……以前我觉得那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是我努力在华尔街中拼搏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我赚了很多钱,然后迅速花光了。我没什么感觉,觉得这样很好。但是经过了那件事情之后,我才觉得自己以前有多肤浅……现在我觉得当你把我从天台上劝下去之后。我整个人仿佛都获得了新生一样。”

    常胜终于将嘴巴里的东西都咽下去了,他拍了拍凯特.格雷西的肩膀。“你多少岁了,凯特?”

    “我?三十三岁。怎么?”

    “你多幸运啊,凯特。你三十三岁就能够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很多人到六十三岁才知道呢。当他们想要去追求的时候,却已经白发苍苍,无能为力了。”

    常胜心说自己也够幸运的。如果不是他三十岁的时候穿越重生了,也许他一直到四十岁都未必会有勇气改变自己那失败者的人生。

    凯特.格雷西笑了:“是啊,我真幸运!谢谢你,常。能够认识你,也是我的幸运吧。”

    “我也一样,要不然谁帮我赚钱呢?”

    两个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圣诞快乐,伙计。从现在开始,好好地努力地活,向着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奋斗。”常胜说道。“我们还年轻,时间还有的是。”

    凯特.格雷西点点头:“嗯。圣诞快乐,常。”

    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紧跟着更多的响声从各处远远近近地传来。

    大家纷纷抬起头来,通过这方天井,他们看到了天空中出现了很多五彩斑斓的烟花。

    孩子们发出了兴奋的尖叫声和呼喊声,年轻人也在赞叹着这番美景。

    不断亮起又暗淡下去的火光在每个人的脸上和眸子里不断变换色彩。

    圣诞节的钟声快敲响了,平安夜就要这么过去了。

    ※※※

    常胜同样在抬头望天,不过他并没有在欣赏那些烟花。

    他看到的是被四周楼房束缚住的这一方天空。

    他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成语“坐井观天”。

    常胜现在确实是在坐井观天,却并非是成语中的意思。

    我可不是目光短浅的井底之蛙,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现在我在这井底,但我最终要让这四周的墙壁再也遮不住我的眼光,和我自己。

    我要去大舞台,去看看那里的风光。

    那怕外面的世界远比这宁静悠闲的井底危险百倍,也不是让我继续留在这井底的理由。

    坐井观天,却不是用眼睛在观,而是心。

    坐井观天,天在心中。

    你的心有多大,你所看到的那方天空就有多大。

    2000年的平安夜,常胜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西南边的一座小卫星城赫塔费的一幢普通公寓楼的天井里,抬头望天。他看到的却不是眼中那方窄窄的天空,而是整个世界。

    ※※※

    PS,月票月票,求月票啊!(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