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两百章 这是战争动员(2490月票加更)

第两百章 这是战争动员(2490月票加更)

    以那些球迷们作为见证人,赫塔费这个赛季最传奇的一幕即将上演。

    这些球迷都将会把常胜在球队里的言行宣扬出去,不管那些媒体是怎么妖魔化常胜,赫塔费的球迷们始终都会站在他的这一边。

    看着这些球迷,常胜冒出了个想法,但他依然需要球迷的支持。

    俱乐部是指望不上了,球员们的力量有限,只有球迷,这些普通人,足球这项运动的基础,他们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是可以借用来创造奇迹的。

    于是他对恩里克他们说:“我有一个计划,基克。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恩里克.冈萨雷斯把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

    “我要号召所有的球迷团结起来,在每一个主场比赛的时候,都来现场为球队加油,将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填满。知道吗,基克,这是一场战争,球员们在为自己而战,也在为你们而战,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够度过这场难关……”常胜表情认真严肃,仿佛真的是在做一场战争的备战工作一样。

    恩里克明白了常胜的意思,“你放心,常。我们赫塔费球迷绝对不会让球员们孤军奋战的。我们会明确地让他们知道我们支持他们,我们和他们在一起!”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热血沸腾了,一想到那时,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的看台上旌旗招展。喊声震天,歌声响彻云霄,他的身体竟然有些不可抑制地开始颤抖。

    他说:“常,你让球员们创造一个伟大的赛季,对我们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伟大的赛季呢?”

    常胜笑了:“我会去在电台上呼吁球迷们,但是具体的串联组织工作。就靠你们了。尤其是眼下这场比赛。周末的那场联赛,我希望你们能够让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变成埋葬塞维利亚的坟墓!”

    恩里克.冈萨雷斯被常胜的话激起了热血,他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个中国人可以将之前一盘散沙的赫塔费凝聚成一个有战斗力的团伙了。

    于是他用力拍着胸脯:“绝对没问题!保准叫塞维利亚有来无回!”

    常胜道:“谢谢你们。基克。”

    恩里克.冈萨雷斯摇头:“别客气,常。我们帮助球队就是在帮助自己。你说的真好,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主队。所以我们早就绑在了赫塔费这艘船上……”

    常胜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也还是要感谢你们。等我们拿到了联赛冠军,成功升级,我请你们吃饭,我说到做到!”

    ※※※

    常胜通过梅迪亚诺,联系上了赫塔费当地广播电台“赫塔费生活调频”的知名DJ丹尼尔.罗比奥.贝拉斯科,同时也是赫塔费的狂热球迷,主持风格充满了激情和怪诞,很受赫塔费当地听众的喜爱与支持,算得上是“赫塔费生活调频”的王牌DJ。

    “常需要你帮个忙,丹尼尔。”在介绍常胜找他的目的时。梅迪亚诺对贝拉斯科说。

    常胜在旁边说:“不,不是我,是赫塔费球队需要你的帮忙,贝拉斯科先生。”

    穿着很潮,嘴唇上还有唇环。耳朵上打了五六个耳钉的贝拉斯科看起来不像是电台DJ,更像是一个摇滚歌星。他打了个响指。摇头晃脑地说:“没关系,没关系!你的事情就是赫塔费球队的事情,赫塔费球队的事情就是我们整个赫塔费的事情。说吧,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给我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想通过你们都广播向全体赫塔费球迷们宣读一封公开信。”

    贝拉斯科盯着常胜看了好久。随后才笑了起来:“没问题!没问题!下午三点,广播电台最好的黄金时段,我的节目。”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语气中颇为自豪,黄金时段是他的节目,那确实值得自豪,因为说明了他的受欢迎程度,没人气没水平的节目不可能被安排在黄金时段的。“半个小时的时间,我都给你。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常胜和梅迪亚诺对视了一眼,梅迪亚诺点点头:“丹尼尔说了算。”

    于是常胜向贝拉斯科伸出了手:“谢谢你,贝拉斯科先生。”

    “真见外,叫我丹尼尔!”贝拉斯科却没伸手出去。

    常胜无奈只好改口:“好吧,谢谢你,丹尼尔。”

    贝拉斯科听到他这么说之后,才笑逐颜开地伸出了手:“不客气,举手之劳!”

    离开电台的时候,梅迪亚诺还对常胜说:“丹尼尔就是这样,你别介意。”

    常胜笑:“不啊,怎么会介意呢?多有趣的人啊!”

    ※※※

    第二天下午三点,对于西班牙人来说,正是午休的时间,很多人习惯在吃午餐的时候,打开收音机,听听当地广播的节目。尤其是那种王牌节目,都有固定听众的。

    今天,当赫塔费人纷纷打开收音机,打算收听风靡赫塔费的“丹尼尔时间”节目。

    这个节目是听众打电话进来倾诉自己的问题,然后找丹尼尔解决。但是因为各种奇葩问题很多,所以丹尼尔也不会认真给你解决,各种插科打诨,嬉笑怒骂,让观众们捧腹。甚至还专门有人打电话进去,就是为了被丹尼尔用犀利的语言骂一顿,然后拿出去给朋友炫耀:“你们知道吗?我昨天被丹尼尔给骂了诶!”

    只要听到节目开始前那个有些搞怪的音乐,听众们就知道,开心一刻来了。

    于是大家纷纷调整好情绪,准备在那些奇葩的人和事中尽情大笑一场。

    但是今天,情况不同。

    因为DJ贝拉斯科一出场就说:“今天的节目和往日不同。今天是我们的特别节目!所以大家要竖起耳朵听好了,如果你们错过了今天这一期节目,你们会后悔一辈子的!现在,让我们隆重欢迎——赫塔费足球队的主教练……常——胜!”

    听众们全都愣住了。

    常胜?

    他怎么会出现在节目中?

    风格完全都不搭啊……

    ※※※

    恩里克.冈萨雷斯代表深蓝军团来找合作者,不过这次他要找的对象可有点难对付。

    因为这是和塔菲当地有名的极端球迷组织,他们人数不多,但是能力很大。营造球场气氛他们是好手。只不过他们也伴随着诸多争议。

    “蓝色突击队”(Comandos_Azules),就算是赫塔费的球迷们也不见得就喜欢他们,因为他们太会惹是生非了。

    要不然怎么叫做极端球迷组织呢?

    但现在常胜需要球迷们的支持。在营造球场气氛,为球队奉献热情上面,没有人能够比“蓝色突击队”做得更好了。

    本来大家并不想要找他们的——他们人少。缺他们也无所谓。

    但恩里克想到常胜对他的期待,他心想,球场气氛越狂热越好,那么这些极端球迷一定就能够派上用场了。于是他主动拍着胸脯把这事儿应了下来。

    只不过一想到要去和那群极端球迷面对面,很多球迷就缩了,最后恩里克找来找去,找不到一个人肯与他同行,他只好自己一个人来独闯龙潭虎穴了。

    蓝色突击队的总部并非像其他的球迷组织那样,在某间酒吧。而是在一个废弃的工厂仓库里,位于赫塔费的南郊。那里有很多停产的工厂。这样被废弃的仓库有很多。

    实际上蓝色突击队的很多成员都是失业的工人,他们身强力壮,却失去了工作,只能够政府的救济福利过日子,无所事事。自然只能将多余的精力发泄到足球和暴力上。

    仓库中没有开灯,下午的阳光从失去了玻璃的窗户中射进来,有絮状粉尘在光柱中飞舞。光柱刺破了黑暗,将昏暗的仓库空间分隔成了许多块,人的眼睛要在这忽明忽暗的环境中不断收缩放大,面前的人们自然也就显得有些扑朔迷离。表情阴晴不定了。

    很显然“蓝色突击队”的人并不欢迎他,角落里的收音机正在播放音乐,见到他进来之后,一群人站起来,一个个都比恩里克.冈萨雷斯高大健壮,他们表情不善地盯着恩里克。

    “那不是蓝色军团的基克吗?难道你打算弃暗投明了?!一个老大模样的人率先走到光柱下,对进来的恩里克讥讽道,惹得他身后的大汉们哄堂大笑起来。

    “你可以来给我们洗厕所,哈哈!”

    “打架的时候你能干嘛?小心别划破了你可爱的小脸蛋!”

    恩里克对这些人的奚落视若无睹,他径直走到蓝色突击队的首领阿尔法罗.里奥斯面前。

    “我是代表蓝色军团来和你们商谈合作的,里奥斯。”他不卑不亢地说道,完全没把周遭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放在眼里。

    “谈什么?我们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我们不是一路人!”阿尔法罗.里奥斯态度很恶劣。

    极端球迷和蓝色军团这样的普通球迷确实不是一路人,极端球迷奉行的那一套普通球迷都不喜欢,双方素有旧怨。

    “但你们总归是赫塔费的球迷,难道不是吗?现在赫塔费到了最危急的时刻,需要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恩里克.冈萨雷斯才不怕那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极端球迷们呢。

    “我们自然会去球场支持球队,但我们不会与你们一起,我们不是一路人!”阿尔法罗.里奥斯不松口。

    “你们只有两百来号人,能起到什么作用?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可以容纳一万八千人。把你们扔进去连个浪花都溅不起来……”

    “小子你胡说什么!”

    身后响起了一声暴喝。

    蓝色突击队的老大和恩里克.冈萨雷斯谈判的时候,十几个彪形大汉就将他们围了起来。一个个用非常不友善的眼神瞪着恩里克,好像只要老大一发话,他们就会将恩里克生吞活剥了一样。

    如今,就是其中一个人听不下去了,喝骂起来,其他人也更是怒视恩里克,随时准备扑上去。

    恩里克对此视若无睹。一想到常胜那天在训练场上给球员们讲的话,他心中就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与勇气,几个极端球迷。他自然也就不怕了。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我们还是各自为战的话,那我们的球队也就完蛋了。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把我们球迷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现在需要我们团结起来,我们确实不是一路人,也许这个赛季之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们。但是我们现在应该抛下成见,团结一心……”

    “少他妈废话!”又有一个人喝骂起来,冲阿尔法罗大喊:“老大,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狠狠揍一顿,扔出去吧!”

    阿尔法罗.里奥斯打量着对面而站的恩里克.冈萨雷斯。恩里克是一个在赫塔费球迷圈子里非常活跃的人,很多地方都有他的朋友,他这个极端球迷也与他又一面之缘。否则他根本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走进这间仓库。

    站在光柱下,他的眼睛深陷在眼眶眉头的阴影中,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神,但这样反而让人觉得更恐怖,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暴起。

    他似乎也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这个自以为是的白痴揍一顿。然后扔出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角落中的收音机突然响起了搞怪的音乐,并且音量也大了一些。

    啦啦啦哦哦哦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随后就有人扭头去骂:“见鬼!谁!”

    角落中有个声音颤巍巍地说:“呃……我想‘丹尼尔时间’要开始了……”

    “妈的!我们在谈正事儿不知道吗!气氛,注意气氛!关掉!把那个见鬼的收音机关掉!”有人愤怒的高喊着。

    恩里克.冈萨雷斯的脑海中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他伸出手大声喊道:“不!别关!听!听下去!听我说。听下去,听广播节目!”

    “想听广播滚回自己家去,小子你是来消遣我们的嘛?”有人已经开始捏拳头了,砂钵大的拳头被他捏的咔吧作响。

    “不,我没有要消遣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听这个节目,听下去……”恩里克担心对方真的关了收音机,他摆手解释起来,然后对角落那头大喊:“千万别关!”

    争执着,收音机里的声音在继续,DJ丹尼尔.罗比奥.贝拉斯科独特的嗓音响了起来:“今天的节目和往日不同,今天是我们的特别节目!所以大家要竖起耳朵听好了,如果你们错过了今天这一期节目,你们会后悔一辈子的!现在,让我们隆重欢迎——赫塔费足球队的主教练……”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阿尔法罗.里奥斯自己都愣住了,更不要说他的手下了。

    大家全都扭头看向角落的收音机,一脸古怪地表情。

    角落的人被吓住了,手指头一哆嗦,麻利地关掉了收音机。

    仓库中突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

    “不!打开!”

    这次喊出来的可不是恩里克.冈萨雷斯了,而是阿尔法罗.里奥斯。

    他挥舞着手臂,“打开那个收音机!”

    咔嗒一声,仓库中重新响起了声音。

    但响起来的却不是DJ贝拉斯科的声音了,而换成了另外一个声音。

    “各位亲爱的赫塔费球迷们,我是赫塔费足球队的主教练,常,常胜。今天我站在这里,面对你们,向你们发声,是因为接下来这是一场战争的动员……”

    听到这句话,恩里克.冈萨雷斯这才猛地松了口气。然后他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在刚才竟然就已经出了一层汗。

    ※※※

    “各位亲爱的赫塔费球迷们,我是赫塔费足球队的主教练,常,常胜。今天我站在这里,面对你们,向你们发声,是因为接下来这是一场战争的动员。”

    常胜在直播间中对着话筒演讲。但是他的手里并没有稿子。

    在直播间外,DJ贝拉斯科已经出来了,正和梅迪亚诺,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看着直播间内的常胜。

    “他没有稿子?”有一个工作人员惊呼。

    当他得知常胜要发表致赫塔费球迷们的一封公开信时,以为他一定会拿着稿子前来照着念。

    可没想到常胜竟然两手空空而来,直接脱稿了。

    “笨蛋啊!主教练面对球员训话的时候,还需要事先写好稿子吗?”贝拉斯科骂道。

    工作人员被他骂了也不生气。只是惊讶地看着常胜,显然早就习惯了贝拉斯科的说话风格和脾气。

    一层隔音玻璃之隔,常胜坐在直播间里。话筒吊在他的身前,他的声音源源不断传出来,通过电波。传到了赫塔费的四面八方,甚至更远的地方。

    “不要被我所说的话吓到了,诸位。这确实是一场战争,对于赫塔费球队,对于你们球迷,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战争已然来临。”

    “赫塔费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我们正在打一场非常艰难的战争,但幸好,并非注定失败。俱乐部遇到的事情,我相信这段时间来大家都已经很了解了。我很抱歉球队也受到了影响。在之前的表现惨不忍睹。关于这一点,我必须向你们道歉,因为你们是赫塔费的支持者,你们如此支持这支球队,这支球队却没有给出配得上你们支持的回报。看着越来越空的看台。我感到心痛。”

    ※※※

    “但就算这样,我依然希望你们可以在下一场比赛,我们主场迎战塞维利亚的比赛时,回到看台上来。而且不仅仅是这场比赛,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一直到赛季结束。每一个主场比赛,你们都回到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的看台上来。因为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持。球队在为了你们而战……”

    “输成这样也好意思说是为我们而战?嘁!”仓库里回荡着常胜的声音,有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屑地啐了一口。

    恩里克.冈萨雷斯却很认真地说:“他说的是真的。就在两天前,我们被他邀请去训练场上,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赫塔费确实打算为了我们而战。”

    见对方瞪过来,他补充道:“我敢以我父亲的名义担保。”

    对方又哼了一声,但不再说了,只是继续听。

    “我知道这么说,也许你们不会相信。比赛都输成了这样,怎么还叫为我们而战?我也知道自己空口无凭,说什么你们也许都不会相信。我无法要求你们相信,我只能够用实际行动证明。所以我邀请你们,在周末的时候来阿方索.佩雷斯球场,见证一场胜利。或许那个时候,你们就会相信我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了。”

    ※※※

    “我告诉自己的球员们,你们已经两个月没拿到薪水了,但这不是你们自暴自弃的理由。因为我们踢球的动力不只是金钱。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为梦想、为了对足球的爱,以及为了那些可爱可敬的球迷们而战。你们有义务为他们奉献上一个伟大的史诗般的赛季!”

    “他说的是真的。”一个蓝色军团的球迷代表对他面前的一群球迷说。

    ※※※

    “我告诉他们,如果赫塔费真的完蛋了,你们可以跳槽,去其他的球队效力,说不定拿的钱比在这里拿的还多。但你们可以拍拍屁股离开赫塔费,赫塔费一万三千五百多名会员和无数球迷,他们不行!他们是赫塔费人,他们出生在这里,他们成长在这里,他们甚至……死在这里!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赫塔费的球迷!他们支持赫塔费,哪怕赫塔费其实并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欢乐的回忆。赫塔费的荣誉室里空荡荡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荣誉。但是他们依然会是赫塔费的球迷,甚至他们会让自己的后代也成为赫塔费的球迷。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比赫塔费耀眼多了。但他们依然只会为赫塔费欢呼,哪怕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这支球队一直默默无闻。无足轻重。因为他们爱这支球队。你们可以更换你们所效力的球队,他们却不能够更换他们的主队。为了这些球迷,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他们而战吗?!”

    “没错,他说的是真的,当时我们就在他身后。他确实是这么说的,我们亲耳听到的。”在另外一个地方,同样几位蓝色军团的球迷对其他人点头说到。一脸郑重。

    “我向上帝发誓,常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无欺骗!”一位蓝色军团的球迷举起了右手。做发誓状。

    “是的,我们亲耳所闻,亲眼所见。”

    “相信我。伙计们,他确实是这么说的,如果需要作证,我愿意为他作证!”

    这一刻,在赫塔菲的各处很多地方,都有这样一个或者几个蓝色军团的球迷们对他们身边的人们说着想相同的话。

    “他是这么说的……”

    “他说的没错……”

    “我保证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实可信的……”

    ※※※

    “身为球队的主教练,我可以让球员们为你们而战,我们可以在训练中倾尽全力,在比赛场上付出一切。但我无法要求你们这么做,所以我恳请你们站出来支持球队。支持我们。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拿到薪水了,唯一能够让我们奋战到底的原因就是你们的支持和热爱,所以我希望在这个时候,请你们不要吝啬地向世人展示你们的爱与热情!”

    酒吧里,人们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喝酒、忘记了擦拭杯子、忘记了手中的酒杯已经接满了啤酒、忘记了聊天和嬉笑。全都看着那方黑乎乎的匣子,听着收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公司办公楼里,人们围在一个收音机旁边,或坐或站,安静地倾听着。就算是老板宣布加薪通知,也不可能让他们如此安静和专注。

    加油站、快餐店、家里面……赫塔费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在收听“丹尼尔时间”的人,都这么安静和专注,他们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路,全神贯注盯着收音机。

    ※※※

    “这是一场战争,诸位。我没有欺骗你们,也没有夸大其辞。俱乐部的情况很糟糕,我甚至不知道到这个赛季结束的时候,赫塔费俱乐部会是什么样子的,也许会破产,也许会经历一番动荡……这件事情,我和你们一样,谁都解决不了。但最起码还有件事情是我们可以做的,那就是带领球队,升上甲级联赛,拿到乙级联赛的冠军!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或许根本就不相信我的什么‘冠军之约’,但你们不需要相信‘冠军之约’,你们只需要相信我,支持我,然后我就不会让你们失望,因为我,常胜,说到做到!”

    莫斯科多在办公室里,本来准备在午后听“丹尼尔时间”来放松一下的,没想到却听到了常胜的声音。他愣愣地看着收银机,仿佛黑色的喇叭后面有人一样。

    随后他反应过来,猛地扑上去,关掉了收音机,那里面仿佛能够摄人心魄的声音戛然而止。而他自己则冲着收音机大吼:“你这是垂死挣扎!垂死——挣扎!”

    ※※※

    “既然是一场战争,现在我需要你们伸出援手,每一场比赛,每一堂训练课,我都希望看到你们的支持。这是一场战争,请原谅我今天第三次这么说,这是一场战争,我们的敌人很强大,我们的处境很糟糕,赫塔费已经被逼上了绝路。但我并不打算放弃,我要率领球队和他们死战到底!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应该被动员起来。因为我,以及我的球队,除了你们这些球迷,什么都没有!你们是我们全部力量的源泉,让我们勇于挑战那些实力强于我们的敌人,让我们敢做平常想都不敢想的梦,让我们在面对嘲笑与质疑的时候,依然昂首前行!”

    恩里克.冈萨雷斯注意大站在他身前的阿尔法罗.里奥斯的手用力攥成了拳头,轻轻颤抖着,松开,又用力攥起来,如此往复,在这个时候攥成拳头之后就不松开了。

    ※※※

    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司机回头对客人说道:“先生,您的目的地到了……”

    “嘘。”没想到客人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同时指了指车载收音机。

    里面正在播放着常胜的讲话。

    “有人对我说过,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腰缠万贯的大富翁,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力量联合起来,哪怕单独的一份都非常细微,微不足道,但只要联合起来,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因为我们热爱赫塔费!我们愿意为她奉献一切……我觉得他说的对,在俱乐部的经济危机面前,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联合起来,将所有力量集中起来,我想就不会有什么困难还能拦得住我们!只要我们每个人都不放弃,那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司机笑了起来,也不催促客人下去,而是陪着乘客一起安静地听。

    ※※※

    “现在‘赫塔费保卫战’已经打响。是的,我管这个叫做‘赫塔费保卫战’,因为我们要保卫自己的梦想和希望。现在,我邀请你们每一个人加入这场战争来,为了我们自己,战斗到底!我们要让每一个对手,彻底陷入赫塔费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要让那些瞧不起我们,嘲笑我们的人,看看草根的力量!赫塔费的力量!星期六的下午,我在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等着你们!”

    说完,常胜摘下了已经把耳朵压得有些痛的耳机,长出了口气。

    隔间外面的DJ贝拉斯科对自己的同事说:“放赫塔费的队歌。”

    很快,收音机里就响起了赫塔费的队歌《加油,赫塔费!》。激昂的合唱声响起。

    歌声中,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鼓起掌来,向常胜表示祝贺和敬佩。

    常胜抬起头,才发现外面的人都在鼓掌,梅迪亚诺还在冲他竖大拇指。

    于是他也笑了。

    ※※※

    收音机里突然放起了赫塔费的队歌,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呵斥要求关掉收音机了。

    恩里克.冈萨雷拉斯看着阿尔法罗.里奥斯,并不说话。

    里奥斯沉默了一阵子之后,终于点了点头:“剩下十四轮联赛,蓝色突击队会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的。但仅限于这十四场!而且我说好了,这可不是为了你们,这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赫塔费足球队!”

    恩里克.冈萨雷斯笑了:“当然,里奥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赫塔费足球队!”

    ※※※

    PS,这是战争动员!

    伙计们!

    我们已经升到了月票榜的第二名,但是并未甩开距离,现在我恳请你们贡献出每一份力量,与我一起,为了总榜第二而战!

    这是体育竞技小说的荣耀,从来没有一本体育竞技小说能够在这个位置上!

    常胜在书中进行“赫塔费保卫战”,我们在现实里也有一场保卫战!

    请与我一起,为了保卫我们自己的梦想与理想……而战!!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