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汉达诺维奇的爱车(第四更!保底第二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 汉达诺维奇的爱车(第四更!保底第二更)

    汉达诺维奇的成功续约确实是一件很振奋士气的事情。

    拉齐奥在接下来的联赛中主场2:1击败了桑普多利亚,止住了下滑趋势。

    不过第二十二轮联赛,拉齐奥客场打恩波利,还是很吃力,最终拉齐奥是3:2险胜的恩波利。

    如果不是法尔考的话,拉齐奥别说赢了,连平都不太可能。

    从两支球队的实力对比来看,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赛后助理教练鲁迪.冈萨雷斯和门将教练都向常胜反应汉达诺维奇的表现不够稳定。

    这样的情况其实几轮联赛之前也出现过的。

    不过那个时候,汉达诺维奇正在和俱乐部谈续约,常胜心想是续约分散了汉达诺维奇的精力。等续约谈好了,汉达诺维奇就会恢复正常。

    哪想到情况并没有随着汉达诺维奇的成功续约而有所改善。

    汉达诺维奇依然表现不稳定,在训练中注意力也有些不够集中。

    “媒体报道,汉达诺维奇在刚刚续约之后,就去买了一辆最新款的路虎,每天开着这辆大块头来训练。我想他在比赛和训练中的表现或许是和他觉得自己的位置非常稳固,高枕无忧有关。bijing我们队里,除了他,其他的了两个门将实力都不行。确实是没有人可以wēixié到他。”助理教练鲁迪.冈萨雷斯说道。

    门将教练布拉西点点头:“是的,我也发现了这样的苗头。”

    球员因为缺乏竞争而丧失斗志和动力,训练中变得懈怠起来这种事情很常见。

    汉达诺维奇这种毛病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

    但问题是依靠怎么纠正他?

    冬歇期已经过了,自己想从转会市场上找一个合适的替补门将过来也不可能。

    在队内缺乏竞争的情况下要让汉达诺维奇有紧迫感确实很难办……

    常胜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眼睛亮了起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没什么问题。”

    一群教练看着他。不mingbái他会怎么做。

    ※※※

    正如教练组推测的那样,汉达诺维奇现在确实是因为缺乏竞争而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

    球员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没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

    所以当他们一直都在高强度训练中的时候,也会感觉到累,也会懈怠。

    尤其是门将这个特殊的位置一般来说,主力门将不受伤。是不会被轻易换下来的。这个位置需要足够的稳定性,当后卫线已经习惯了汉达诺维奇的守门方式和指挥之后,突然撤下来,换一个陌生的替补门将上去,只会让门将自己和后卫线都感到不知所措。

    因此汉达诺维奇的位置是非常牢固的。

    而且他很qingchu,现在球队三个门将,只有他才具备替一线队守门的能力。其他两个替补门将不过都是来凑数的。

    他觉得自己颇有些像是皇马的卡西利亚斯。卡西利亚斯在皇家马德里是当之无愧的主力,任何人都不敢把他换下来,替补门将再优秀。都抢不走他的位置。

    自己就是拉齐奥的卡西利亚斯。

    续约让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现在他和俱乐部的合同到2011年到期,薪水也大幅度增长,每年一百五十万欧元让他可以过上比较奢侈的日子了。

    续约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了一辆他看上了很久,但总是舍不得买的路虎揽胜,花了他八万欧元。

    他对这辆爱车喜爱不已,刚买来的第一天,他甚至是直接谁在这辆车里的。

    第一天训练。他开着这辆崭新的黑色路虎来弗尔梅洛,吸引了球迷们和队友们的目光。

    在更衣室里的。大家都谈起了他的新车。不少人表现羡慕嫉妒恨。

    这都让汉达诺维奇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身材高大的门将汉达诺维奇,再加上奢华的大suv路虎揽胜,真是绝配!

    对于还没有结婚的汉达诺维奇来说,这辆车就像是他的爱人yi艳g。

    他甚至都不许别人随意触摸这辆车的车身,仿佛生怕他们将自己的指纹留在车上yi艳g……

    汉达诺维奇对这辆车的爱惜程度可见一斑。

    ※※※

    这天训练的时候,汉达诺维奇照例开着自己的路虎揽胜来到了弗尔梅洛训练基地。

    他在停车场见到了自己的老大。球队主教练常胜。

    他恰好就站在自己的停车位的旁边。

    汉达诺维奇将车缓缓开过来,常胜向他打招呼:“早上好,萨米尔。”

    汉达诺维奇将头伸出车窗,回道:“早上好,老大。”

    “漂亮的车!”常胜看了看他的路虎揽胜。吹了声口哨。

    汉达诺维奇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段时间,汉达诺维奇最喜欢听的都不是别人说他在比赛中发挥出色了,而是他的车子漂亮、霸气。

    “这么漂亮的车……我想应该让更多人欣赏欣赏,你觉得怎么样,萨米尔?”

    “啊?”汉达诺维奇面对常胜的这番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常胜自己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跳上去。

    “好了,别啊了,走吧,目标一号训练场!”

    ※※※

    当汉达诺维奇将自己的爱车开上了训练场,在训练场边围观球队训练的拉齐奥球迷和记者和他们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些人本来是来看训练的,顺便挖点新闻。

    没想到他们却看到了不属于训练的一幕!

    那辆车最近在球迷和媒体当中人气很高,汉达诺维奇对自己爱车的喜欢,世人皆知。

    大家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是汉达诺维奇的爱车。

    可问题是,这辆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训练场上。

    一群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

    汉达诺维奇在常胜的指挥下。将汽车停在了球门面前。

    然后常胜对他说:“熄火,拔钥匙。现在回更衣室里换衣服,准备训练。”

    汉达诺维奇一头雾水又有些忐忑不安地问自己的老大:“老大……你能告诉我,这是要做什么吗……”

    常胜微笑着摇头:“别问那么多萨米尔。快点去换衣服,否则我算你训练迟到。”

    训练迟到的球员下场可都不会太好。

    这是大杀器。

    汉达诺维奇一听自己的老大都这么说了,连忙熄火。拔钥匙,然后推开车门,跑去了更衣室。

    ※※※

    当拉齐奥的球员们从更衣室里换好了训练服,走到训练场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他们在绿草茵茵的训练场上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庞然大物!

    一辆霸气的越野车就停在球门前!

    地上有四道清晰的车辙,是这庞然大物碾压过去留下的痕迹。

    有眼尖的人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汉达诺维奇的爱车,那辆价值八万欧元的路虎揽胜。

    但他们不mingbái这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训练场上。

    有人看向汉达诺维奇,汉达诺维奇也是一脸茫然。

    虽然他听老大的话,把车开到了这里来。但是说老实话,他也不知道老大让他把车子开过来究竟是干什么。

    同样惊讶的还有拉齐奥教练组的教练们。

    谁也不知道这辆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训练场上难道没人嫌它碍事吗?

    常胜一声哨响,把所有人的目光从汉达诺维奇的爱车身上收了回来,转而看向他。

    “好了,伙计们。训练mǎshàng就要开始了,你们还站在这里愣什么神?鲁迪,带领他们热身去!”

    助理教练鲁迪.冈萨雷斯站了出来,吹响口中的哨子。急促的哨音响起。

    “热身热身!!”

    ※※※

    当球员们在训练场zhouwéi跑圈热身的时候,每次经过路虎所在的那座球门后。大家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扭头看着那辆车。

    尤其是汉达诺维奇,甚至在远端,他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车上。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老大让他把车开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他心里总是有不好的预感……

    似乎有什么倒霉事儿要加在自己的车上了。

    在所有的热身训练结束之后,大家重新站在了常胜的面前。

    由常胜向他们宣布今天上午的训练内容。

    “今天训练的第一项内容射门训练。”常胜说道。

    射门训练倒也是正常的训练科目,不过时机有些不对很少会在刚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就开始练射门。一般来说,热门训练都是训练课的最后时刻来练,之前大家都会jinháng其他训练,门将也会有专门的门将训练。

    接着常胜用手指了指汉达诺维奇的爱车所在的那座球门。

    “就在那座球门前练!”

    汉达诺维奇咯噔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心里头那不祥的预感是什么了……

    而其他人则惊讶地看着那边。

    然后终于有一个人大胆地举起手臂。对常胜说除了自己心里的疑问:“可是老大……那里,那里有辆车啊……而且是萨米尔的新车,你知道的……”

    人群中顿时发出了不少附和的声音。

    萨米尔.汉达诺维奇对自己的爱车有多爱惜,这些人都知道。

    他的车停在球门前,却要练习射门,足球无眼,要是不小心砸中了怎么办?

    听着队友们的声音,汉达诺维奇将头埋了下去。

    常胜的声音想到了起来:“没guānxi,伙计们。我相信萨米尔为了保护自己的爱车不受伤,一定会奋力扑救你们的射门,力保球门不失的。对不对,萨米尔?”

    听到了老大的召唤,汉达诺维奇抬起头来哭丧着脸:“老大……”

    常胜板着脸对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萨米尔。你最近在比赛和训练中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门将需要保护的是球门,保护全队辛辛苦苦,努力进的球。但既然你现在不在乎保护这些,那我就找一个你在乎保护的东西来。你觉得你自己的车怎么样?”

    汉达诺维奇都快哭了。

    常胜吹了声哨子:“训练开始!”

    ※※※

    ps,来吧,伙计们,请投月票吧!

    第五更在晚上八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