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45章 极限实验(十四)

第1045章 极限实验(十四)

    【尽管我们很想完成实验,但最后那两个实验体并未能被顺利地送回囚室。??】

    【其中一人在手术结束后睡着了,我想那可能是此前的镇静剂终于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因为他长时间没有再接触ts气体导致的。无论如何,他睡着以后便迅死亡,仿佛睡眠使他失去了此前那些异常的身体机能。】

    【而仅存的一名实验体在得知同伴死亡后变得异常焦躁,再度狂。他抢夺了守卫的枪,杀死了我的两名同事,并威胁我们必须立即他把送回那个房间、再次释放气体。】

    【这时,安德烈博士从背后偷袭了实验体,并用枪抵住了后者的脑袋,他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

    接下来的一段记录,封不觉此前就已听到过了,那段话和最初被伊戈尔干掉的那个怪物所描述的几乎一致。

    而文档剩余的部分则是一些照片和解剖记录,觉哥总览一遍,并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以上,基本就是“第一次睡眠实验”的记录了。

    虽然在一些细节上有所不同,叙述的角度也不一样,但是总体而言和封不觉所知道的“前苏联睡眠实验”故事相差无几。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份记录里提到了所谓的“ts气体”。这个词觉哥倒还是头回看见,在此前他所知晓的各种故事版本中,都只提到了“一种能令人保持兴奋的气体”,但从来没有一个版本明确地说了那是什么;而在这个惊悚乐园的剧本中,系统却是赋予了此物一个特定的称谓。

    另外就是,记录接近尾声时,提到了“安德烈博士”,此人的名字与片头cg中以第一视角逃跑的那人是一样的,觉哥认为……有很大几率是同一个人。

    从cg的情节和目前为止所知的信息来推测……安德烈博士必然是在后来两次实验中出了什么事儿了。

    “尼古来。”在翻开第三份档案的过程中,封不觉开口对光脚哥道,“你认不认识一位安德烈博士?”

    在来这里的路上。觉哥就已经确认过光脚哥的名字了,这货的本名叫尼古来。

    “安德烈博士?”尼古来听到这名字,神情明显一变,“哼……怎么?看到什么有趣的记录了吗?”

    封不觉不紧不慢地接道:“你再敢用问题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你扔进排粪管道。”

    尼古来撇了撇嘴,无奈地老实交代道:“安德烈博士……就是低语者。?”他顿了顿,“他和我也都是第二次实验事故后的幸存者。”

    “哦……”封不觉应了一声,随即便开始浏览第三份档案——即“第二次睡眠实验”。

    【上次实验的失败以及其引起的恐慌效应并未得到平息,但在安德烈博士的极力主张下。我们还是开始了第二次实验。】

    【本次实验采用的实验标本和实验方式都将作出调整,以便我们获得更多样化的数据。】

    【我们选择了十五名三十至六十岁不等的、面临死刑的囚犯,实验对象全部为男性,采取分组关押的形式展开实验。】

    【第一组五人,与次实验的人数相同;第二组三人;第三第四组各两人;剩余三人单独关押,分别为五、六、七组。】

    【囚室中提供的物资照旧,即:可以维持一个月的食物、一些书籍、自来水、厕所,以及床。】

    【根据上次的经验,这次实验所选用的囚室都配置了高位舷窗,以防止实验体将其遮蔽。】

    【囚犯们被告知只要能三十天不睡。便可免除死刑,并得到一笔可观的报酬。】

    【实验开始,ts气体开始释放。】

    【最初的五天,一切正常;这次的犯人们普遍学历较低、彼此间的戒心也显得较重;几乎没有人去阅读书籍,也没有人愿意交谈。】

    【第八天,一组生了斗殴事件,尽管我们立刻介入阻止,但还是有一名囚犯当场死亡,另外四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尚未到需要进行手术处理的程度。】

    【第九天。七组的实验体自杀了,他用全身的力量撞向了金属床架的一角,当场便颅骨破碎,根本来不及抢救。】

    【第十天。二组的三人聚集到舷窗下,一言不地抬头注视。尽管房间里安装的是单向玻璃,但据观测员描述:“他们的目光一直紧盯着我们,还会随着我们移动,就仿佛可以看穿玻璃一样”。】

    【第十一天,六组的实验体抱头躲到了床底下。用哀求的语气不断重复着“别过来”这个短句。同时,一组的成员生了第二次斗殴,这次我们没有进去阻止,因为一切生的太快,当观测员意识到时,活着的那两个已经开始吞食死去那两人的尸体。】

    【第十二天,情况较为稳定的三、四组和五组成员皆停止了进食,并不约而同地开始用排泄物在墙上作画。他们所画的内容似乎是某种有规律的、且有特殊文字标示的图案,这部分内容已交由神学和语言学部门展开研究。】

    这条记录的下方,附上了好几张照片,毫无疑问,皆是那些实验者“粪涂墙”所画出来的东西。

    “嗯……果然是所罗门王术系的。”封不觉盯着那些“屎料”看了几秒,居然还看懂了其中一幅图案的意思,“这幅上面的几个文字组合……是从‘彼岸’召唤东西的意思吧。”

    【第十五天,一组剩余的两人开始朝舷窗上投掷排泄物,但由于舷窗是向下倾斜的设计,他们的行动收效甚微。】

    【第十七天,六组的实验体尝试撞墙自杀,我们进入房间将其制伏后,他在挣扎中脱力、并迅死去。且临死前露出了非常庆幸和释然的神态。】

    到这里为止,可以看得出来,这份记录和“第一次睡眠实验”的记录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所使用的打字机也是同一台。

    不过……从下一段开始,记录者就换了。这一点,可以从记叙的语气、用词、组句的方式等看出。

    封不觉好歹也是个作家。关于这方面的推定,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第二十天,二组中的一人对着麦克风说了一句话:“是时候了”。】

    【在二组那名实验体说完这话以后,所有囚室都生了异常。一组的两名实验体以巨大的力量撞开了金属门,逃出了囚室;三、四、五组的实验体用某种方式在舷窗表面制造出了一种不明的遮蔽物,随后的行动不得而知。而二组的三个实验体竟直接从房间内跃起,冲破了足以防弹的舷窗,入侵了观测室。我们在对讲机中听到最后一段声音是一片惨叫声和诡异的撕裂声。随即通讯便中断。】

    【在征询了上级的意见后,我们封锁了整个实验区,等待增援。】

    【六个小时后,武装了火焰喷射器的清理部队开始肃清该区域。此时,我们所遭遇的所有实验体,皆已变成了明显有别于人类的生物。】

    这段描述下,又附了几张照片,照片上虽然只是几具已经被烧焦的尸体,但可以看出那些尸的主人已然是变成了和光脚哥他们一样的变异体。

    【我们找到了五名幸存者,分别是安德烈博士、乔什博士、研究员尼古来、以及两名警卫——亚历山大和雅可夫。】

    【他们都遭到了实验体的袭击。但并未被杀死,据安德烈博士描述,实验体们似乎想将他们带去完成某种仪式,但是被打断了。】

    【对于这五人的处理方案及询问记录见文档-6387。】

    这段话的后面,就是附录;附录里依然充斥着各种怪吓人的照片,还写上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事项,比方说“全部阵亡人员名单”之类的。而对于这些……封不觉也照样是一字不落地看完了。

    到此为止,第二次实验的记录也宣告结束,觉哥的脑中,也基本勾勒出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尼古来。”两秒后。封不觉又看向尼古来道,“第三次实验,就是在你们这五名‘第二次实验事故幸存者’的身上展开的吧?”

    “没错。”尼古来回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管事儿的官僚们偏执地认为,我们已经遭到了某种‘感染’。他们不敢让我们回去工作,杀了又觉得可惜,于是就……”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清楚了。

    “嗯……”觉哥沉吟一声,以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拿起了第四份档案。

    然,就在此刻!

    砰、砰、砰、砰……

    一阵非常明显的、沉重的脚步声,从外面的走廊中传来。

    “呵呵……哈哈哈哈……看来我运气不错啊……”几乎在听到脚步的瞬间,尼古来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住嘴!”伊戈尔压低了声音,对自己手边的这个头颅喝道,“要不然把你……”

    “无所谓……”尼古来打断道,“若是其他人来,或许我会乖乖听你们的,但是……这次来的可是低语者,你们死定了!哈哈哈哈哈……”

    他顿时狂笑出声,以这种音量,外面的那位妥妥儿的已经听到了。

    “把头给我,离门远点儿。”封不觉见状,当即将剩下那几份还没看的文档揣进了怀里,并站起身来,对伊戈尔道了一句。

    伊戈尔为觉哥马是瞻,基本上不会质疑后者的命令,故而迅地照办了。

    砰、砰、砰……那脚步声来得也快,转眼就到了门口,并不出意外地停了下来。

    接下来生的一幕,就有点恐怖了。

    却见,一只硕大的手从门外伸了进来,把住门的边缘,然后……

    吱——呜——哐!

    那只大手就像撕开小盒酸奶上的包装纸一样,把整扇金属门从门框上撕扯了下来,一甩手就扔到了走廊里。

    紧接着,封不觉和伊戈尔的眼中,便出现了一个身高二米五左右、体重至少三百公斤的怪物。

    站在这个距离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安德烈博士身上的每一块肉都已经鼓胀到了仿佛要爆开的地步,但他的皮下却连一点血色都没有,视觉上,给人一种“干枯的石榴”般的感觉。

    总体而言……低语者就是个畸形的人形巨怪,仅从外观上判断,他的战斗力也比光脚哥那种干尸般的家伙强得多。

    “还有漏网之鱼吗……”安德烈的视线中,同样是看不到伊戈尔的,所以他撕开门后,也是瞪着觉哥在讲话。

    “小心!这屋里还……”尼古来则是在见到安德烈的那一刻便大声喊叫起来,试图提醒其伊戈尔的存在。

    可惜……

    呲——

    一把手术刀,早在他讲出那声“小心”时,便已插向了他的脑干部分。

    尼古来没能把话说完,便已一命呜呼。

    “安德烈博士……”封不觉十分利索地捅死了基本已不再有利用价值的光脚哥,面不改色地对门口的怪物道,“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觉哥的应变能力是极强的,常言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封不觉却是一个可以随着事态的展不断去做出新计划的人。

    在看到安德烈博士的刹那,封不觉便立即放弃了让伊戈尔去突袭这怪物的打算;瞬间的判断告诉觉哥……如果在这个地方和安德烈战斗,他和伊戈尔都会死。

    因此,封不觉改变策略,迅处理掉了尼古来,防止这家伙乱说话。

    同时,他立即与眼前的安德烈进行交流,以试探对方的反应。

    “谈谈?”安德烈狐疑地应了一声,站在门口,望着觉哥道,“谈什么?”

    很显然,博士的ai也是很高的,他站在那儿不进屋,是因为他很清楚地听到了刚才尼古来喊了半句“这屋里还……”,虽然他没有听完整句话,但从现有的内容推断,尼古来很可能是想告诉他,这屋里存在着某种对他不利的东西。

    另一方面,封不觉则更是老谋深算……他一边与安德烈对话,一边扔掉了手中的人头,并微微侧身……以一个“往衣服上擦拭血迹”的动作当掩护,给伊戈尔打了个手势,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保持“隐形”的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