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46章 极限实验(十五)

第1046章 极限实验(十五)

    “也没什么。”封不觉不动声色地看着安德烈博士,并回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想抓我去进行仪式的话,我可以配合你。”

    “哦?”安德烈望着觉哥,思索了两秒,“是尼古来告诉你仪式的事的?”

    “呵呵……他告诉我的事儿多了去了。”觉哥又使出了故弄玄虚的看家本领。

    “你好像……”安德烈又盯着封不觉看了几秒,言道,“……不太正常。”

    “何以见得?”觉哥问道。

    “普通人面对‘这个状态下的我’,大叫或者都不足为奇。”安德烈回道,“但我从你的眼中,丝毫感受不到恐惧。”

    “很简单,因为我也是这个基地的实验体。”封不觉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给出了个这答案,“而我接受的……是恐惧抹除的实验。”

    这一刻,别说安德烈了……伊戈尔都被他给骗到了。

    此前,觉哥只跟伊戈尔说过自己也是被抓来做实验的,但一直没提是什么实验;而如今……答案好像揭晓了。

    结合他之前的种种行为,以及眼下的从容态度,他的这个答案无疑是极有说服力的。

    “哦?”安德烈虽然也信了大半,但他还是很谨慎地追接道,“我怎么不知道基地里有这种实验?”

    “你算老几?”封不觉回道,“你是这里所有计划的总负责人?还是组织的政委?”

    觉哥结合苏联当时的国情,问了个让对方无言以对的问题。

    “呵……”安德烈冷笑一声,又道,“那么……你又能否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制伏尼古来的?还有,他死前说——‘这个房间里还有’,指的是什么?”

    “vno-9。”封不觉又一次快速给出了答复。

    一心多用向来是觉哥的习惯,在双方持续对话的过程中,他已想到了无数种说辞,所以。面对任何问题,他都可以对答如流。

    “vno-9……”从安德烈的表情来判断,关于这个……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制造‘超级士兵’的那个方案吗?”

    “不错。我给自己注射过vno-9,所以身体能力比一般人略高一些。只要我用偷袭的方式,搞定尼古来也并不算太难。”封不觉这胡话也是张口就来,且半真半假、十分难辨,“而尼古来死前想对你说的是……‘小心。这个房间里还有个注射了vno-9的战士’。”

    以汉语的语法来讲,这句话其实是有些别扭的;按照我们的语言习惯,说“小心,这个人注射了vno-9”、或者“小心,这个人是注射了vno-9的战士”才对。

    不过,从俄语的角度来看,这个解释似乎也说得过去;再者……当时的尼古来只剩下了头部,而且这个头是被封不觉抓在手里的,这种情况下,尼古来既不能用手去“指”、也不能自己转头去“看”。在无法“指”出特定目标的前提下,他用“这个房间里还有”,倒也说得通。

    “哼……原来如此。”安德烈算是被忽悠住了。

    他应了一声,又沉默了数秒后,忽然……

    噼噼啪啪——

    其体内发出了一阵似是鞭炮炸裂般的响动。

    与此同时,安德烈体表那些鼓胀到极限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然缩小,不多时,他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缩成了和尼古来他们一样的干尸状。

    看到对方的变化,封不觉心中的一个疑虑也解除了……此前尼古来有说过低语者的“外表看上去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但安德烈出场时却不是那么回事儿。现在觉哥明白了个中因由,也理解了安德烈刚才那句“这个状态下的我”是什么意思。

    “最后一个问题……”安德烈完成“变身”后,接着问道,“为何我打开了门后。你就立刻杀掉了尼古来?”

    “哼……”觉哥摆出一副冷酷的表情,“从你现身的那一刻起,局面已不在我的控制之下;我刚才对尼古来进行了各种折磨,留着他……他肯定会在你面前说出很多对我不利的话来。”他歪了歪头,眼中闪过狂热的光芒,“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比起死。我宁可搏一搏,去接受仪式。”

    这番话,同样是半真半假,逻辑上也找不到什么大的破绽。

    安德烈闻言后,笑道:“呵……和我推想得差不多啊。”这一秒,他终于、露出怪物应有的笑容……那种诡异的、阴恻恻的笑,“既然如此,你就跟我来吧……”说着,他便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的,让我先拿上东西。”封不觉顺势回了这么一句。

    他这句话,不单是讲给安德烈听的,更是讲给伊戈尔听的。因为此刻……伊戈尔就站在觉哥和工具箱之间,而觉哥要拿的东西,显然就是那个工具箱。

    “拿东西?”安德烈又一次面露疑色,“你要拿什么?”他忽又露出了几分狰狞之色,“你该不会是……看到我解除了刚才的形态后,就打起了偷袭之类的主意吧?”他冷笑出声,“呵呵……虽然外表变了,但你若是把我当成和尼古来一样的货色,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封不觉回道,“只是……这些东西都是我此前收集到的,像工具、医疗用品、武器之类的,扔了有点可惜。”

    “哼……随便你。”安德烈冷哼道,“反正当内在的那个‘你’接管了身体后,你就会发现自己现在的想法有多愚蠢。”

    …………

    三分钟后,封不觉和安德烈已然来到了仪式的房间。

    这一路行来,都由觉哥提着工具箱走在前面,安德烈则是戒备地跟在他的后面;而安德烈的身后六七米处……还有悄悄尾随而来的伊戈尔。

    伊戈尔的追踪技巧并不算出色,好在……安德烈走路时,每踏一步都会发出“砰”的一声,仿佛他那干瘦的身体里依然承载着刚才那巨怪形态下的体重一般。

    总之,跟在这种家伙的后面,只要别刻意去发出声响,基本是不会在“听觉”层面上被发现的。至于“视觉”层面嘛……就算安德烈回头去看。也看不到伊戈尔,所以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那么……现在就开始吗?”封不觉放下了工具箱,并将揣在怀里的文档也搁到了地上,然后便看向安德烈问道。

    此时。觉哥就站在那个水泥台的边上,安德烈立于他身侧两米处,而伊戈尔则在觉哥的各种示意下(主要是眼神和手势),站在了门口观望。

    “你上去就是了。”安德烈指了指那个水泥台。

    “能站着吗?”封不觉一边问,一边已站了上去。

    “可以。”安德烈回道。“只要位于法阵上方就行。”

    “此前那些来进行仪式的人,是因为不肯上去,所以才被你们放躺下的吧?”封不觉站定后,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淡定地问道。

    “呵呵……那也是原因之一吧……”安德烈又笑了,这次的笑容,似乎暗藏着某种凶险。

    封不觉没有追问“原因之二”又是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亲身体验到答案了。

    “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两秒后,安德烈问道。

    “疯不觉。”觉哥回答。

    “好,让我们开始吧……疯不觉。”安德烈说到这儿时。缓缓举起了双臂。

    这一刻,这个变异怪物露出无比虔敬的目光,并开始吟唱一连串古怪的咒文。

    虽然系统并未将他所使用的语言翻译出来,但觉哥仍然听出了对方说的是希伯来语,可惜……能听出来,不代表能听得懂。

    就像很多人都能区分出西班牙语、日语和法语的发音……即使他们从来也没有真正去学过这三种语言。

    “嗯?这是……”大约十余秒后,站在水泥台上的封不觉看到脚下的法阵发出了亮光。

    也几乎在同一瞬,他湿了。

    (总觉得刚才写了一行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文字)

    血液……从封不觉的体表渗了出来,从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里往外流……

    看到这一幕的伊戈尔显得有些着急,他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救下觉哥。

    “嗯……感觉还不错嘛。”封不觉洞悉了伊戈尔的想法。因此,他即刻用平静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好让伊戈尔知道自己没事。

    但其实……觉哥此时的感觉很糟。

    并不是那种全身被血液弄得黏黏的糟,而是剧烈的疼痛所带来的那种糟……

    他已经明白。为什么其他接受仪式的人得躺着了……那是疼得站不住了。

    也就觉哥,还可以这样面不改色地站着并且说话。

    就连正在念咒的安德烈,在听到封不觉的话语后也是脸色一变……他还从来没有在仪式中遇到过这种情况。

    …………

    仪式持续了三分钟左右,安德烈念咒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变成了一种人耳听不到的……频率极低的低语。

    这时,封不觉身上的血已经流干了。他就像是个脱水的植物般,成了一副干尸样。

    那种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也已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快感,以及一种强烈的……伤害自己身体的冲动。

    “呵……是这样啊。”干尸状态的觉哥,说话时的神态、语气,居然和平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抬起手来,用手指从自己的左脸上剐去了一道皮肉,“真他妈的爽……”

    此情此情,让伊戈尔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禁想到……“如果疯兄的心智也已转变成了‘魔鬼’,并且试图来杀死我……”后面的事,伊戈尔就连想都不敢想了。

    平心而论,就算是面对低语者,伊戈尔都不是很怕,但你让他面对一个变异的、充满敌意的封不觉,他能给吓哭。

    “呵呵呵……”数秒后,安德烈发出一阵怪笑,这表明吟唱已经结束,仪式也算是完成了,接着,他便对觉哥说道,“不出所料……你的灵魂和强度都很出色,足以承担仪式的负荷。”

    封不觉跨步走下了水泥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用一种有气无力的神情念道:“我总算知道你们为什么都要撕掉自己的衣服了,黏不拉几的真难受。”

    “呵……”安德烈笑道,“衣服有什么用?就算是皮肤、肌肉、乃至器官、骨头……这些都毫无意义。”话音未落,他就随手扯掉了自己肩上的一块肉,“皮囊不过是束缚我们的枷锁罢了,只是……眼下我们还需要利用它来释放其他被困在这个世界的同胞。”

    “啊~啊……你加油吧。”封不觉好像对安德烈的话并不怎么上心,对方说话时,觉哥已经自顾自地来到了工具箱那儿,蹲下并打开了箱子。

    “嗯?”安德烈对于觉哥的回应以及其态度感到了费解,“你……你是怎么回事?”

    低语者算是这些“疯狂意志变异体”中比较强大的存在,他们都保有着一部分来自于“彼岸”的记忆,故而会使用咒文,并具备更高的智能。

    可是,即使是安德烈这种比较资深的低语者,也从来没见过像觉哥这种被“唤醒”后好似完全没有性格变化的例子。

    “没什么啊,我好得很。”封不觉还是用那种轻松随意的口吻在回应对方,而他手头的事情也没停下。

    但见,觉哥从那工具箱里拿出了所有的vno-9(基本都被他装在试管或采血袋中),并开始做注射准备……

    “你这是打算干嘛?”安德烈盯着眼前这位奇葩的“同胞”,陷入了一种迷茫的状态。

    因为在安德烈的眼里,那个工具箱是一团黑色的阴影物……

    而安德烈也很清楚,在此时的觉哥眼里,那应该同样也是一团阴影而已……

    “干嘛?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我要强化一下我的皮囊。”说话间,封不觉已拿出了一个超大号儿的针筒(别问我那玩意儿具体多大,反正你看见它时,就会回忆起你的童年,然后你就会想哭;当然了,如果你看到它时,脑中浮现的是一些奇怪的小电影中的画面,那我建议你出去走走,适当地接受心理咨询、远离犯罪……),并开始抽取试管中的绿色液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