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50章 极限实验(完)

第1050章 极限实验(完)

    打开眼前的金属门,映入眼帘的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

    这房间内的灯本就是开着的,屋里的景象一目了然。

    很明显……这是一间实验用的“囚室”。

    而且,这囚室的四壁上,几乎写满了古怪的符号和文字。

    不用我说,想必大家也猜到了……这里,就是在第三次睡眠实验中,关押安德烈博士的囚室。而墙上的那些字迹,基本都是他用排泄物写的。

    “囚犯的条件还不错嘛……”封不觉走进房间时,居然还念叨了一句,“……吃得都是全麦面包呢。”

    一般人在进入这种屎臭盎然的房间时,就算没有直接呕吐,至少也会皱眉掩鼻;但封不觉进来的时候,愣是先闻了一鼻子,并且从气味推测出了实验体的伙食……

    “嗯……安德烈博士的痔疮似乎也蛮严重的嘛。”封不觉进屋以后,扫视了四周一眼,发现那些屎色的文字里……混有不少暗红色的部分,“看这情况,几乎天天都在发作啊。”

    吐槽归吐槽,他也没忘了正事儿。

    从进入这个房间时算起,他已开始思考第三组提示信息了。

    “反坦克犬……牺牲品……拒绝牺牲的牺牲品……或者……往回跑……返回?”

    “第三次实验,前六天基本和前两次实验一样……不变。”

    “第七天……来回踱步……来……回……”

    念及此处,封不觉又看了一下周围几堵墙上的内容。

    “哦……在这儿……”觉哥说着,将视线停留在了正对门口的那面墙上,那堵墙的第七行文字,首尾各有一个相同的符号,而且画那两个符号所用的屎都是带着血的。

    “那么……第八天……除博士以外的‘四’人……渗血……送入医务室。以及……第九天……归档……”

    这次,觉哥思考了足足五分钟之久,然后,他才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呼……”直到出门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想得太入神了……结果在充满屎味的地方站了半天啊……”

    觉哥也有失误的时候。

    不过,这种失误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就是了……

    …………

    十五分钟后,封不觉重新回到了此前的那个重力感应闸门前。

    如今觉哥已很清楚地知道。从这个闸门进去,一直到一号实验房为止的这块区域,是一段如蚊香般螺旋向内的走廊,只不过这走廊不是呈弧形向内、而是呈直角向内折转。

    在整张地图中,这块区域的地形也是独树一帜的。其他区域的走廊全部都是纵横交错、井然有序、一直延展至地图边际的状态;唯有此地……有着独特的设计。

    “原以为文档的提示是指向出口的。看来我又错了……”

    封不觉在距离那闸门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时,已经看到了路口处那黑压压的一排人影。

    那儿一共站了七个人,其中六个一看就是睡眠实验的变异体以及仪式转化体,而剩下的一个……则是伊戈尔。

    “在这完全没有标识和细节的沙盒中,系统用了它能用的、所有与剧情主线有关的资源制造了一张‘地图’……一张只可能存在于我思维中的‘地图’。”

    视线中出现了那么多明显带有敌意的npc,觉哥却还是不为所动,脑中继续思索着……

    “在极为有限的资源下,系统将突破这个沙盒的方式转化为了‘各种信息’,传达给了我。”

    他距离那些人影越来越近,脚步也越来越疾。

    “从一开始……系统的首要目标就不是让我离开‘剧本’。而是想让我离开‘沙盒’。”

    他顺势将插在两侧衣袋内的双手伸了出来,并将身体前倾,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基金会则是在看穿了这点后,放弃了观测,转而采取了……这种策略。”

    【隐藏任务已完成】

    【破解世界观:scp观测计划】

    这一瞬,连续两条语音提示传入了封不觉耳中。

    同一时刻,守在前方的那群人影也动了起来。

    “嗯?”那些人一动,封不觉就意识到了什么,“呵……还会现学现卖啊……”

    他瞬间就判断出,眼前的这些敌人。全都已成了和自己一样的“混合变异体”。

    很显然,基金会的观测者们在看到了觉哥的所为后,也有样学样他们利用剩下的睡眠实验变异体对伊戈尔进行了转化仪式,然后又给那些变异体们注射了vno-9。这样一来……这些怪物就全都成了和觉哥一样的混合变种。

    至于智商或理智方面如何,那已无所谓了,反正基金会已经用强制干涉的方法直接控制了这些npc/怪物的行动。作为抵御封不觉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只要有强大的实力和战斗本能就行……

    砰砰乓乓……

    说时迟,那时快!短兵相接之际,觉哥骤然急停。拔身后翻。

    那些怪物收势不住,伴随着数声相衔的巨响……他们纷纷相错相撞,有些撞到了彼此身上,有些则撞到了走廊两侧的墙面上。

    怪物们第一轮冲锋,就这么以一幅东倒西歪的狼狈状态而告终了。

    “很好……还算有点儿挑战性。”此时的封不觉,早就已经把工具箱给扔了,因为他已有了徒手击碎敌人脑壳的力量。

    可是,眼下他以一敌七,且那七个对手的个体硬实力和他没有太大的差别,这种情况下想赢……还是有些难度的,必须得靠战斗的经验和技巧才行。

    好在……在这方面,觉哥的优势很大。

    别看那帮怪物攻势猛恶,来势汹汹,但封不觉在速度没有明显优势的前提下照样是左突右闪、游刃有余……

    要比喻的话,这场面就像是格斗游戏中……一帮非常耿直的、且开着互伤的ai,在围殴一个高手手操的角色。

    “呵……没想到……”打斗了一阵后,封不觉笑着自言自语道,“我也有今天啊……”

    此刻。他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当初初遇【狂踪剑影】时的情形。

    同样是体术差距不大,而且觉哥在硬实力方面甚至是优势更大的一方。

    然而,在觉哥获得灵能武器之前,依然是被对方压着打。

    而如今……封不觉自己则成了战斗技巧比较出色的一方。当他看着那帮怪物像没头苍蝇似的、用一眼就能看穿的动作和攻击模式扑过来时,终于也体验了一把高手虐菜的感觉。

    交手三十秒后,封不觉瞅准一个时机,以右手的一记蛇形刺击击碎了一名变异体的后脑,顺利干掉一人。

    有一便有二。随着怪物方数量的减少,觉哥击杀起来也越发容易。

    第二次机会,出现在二十秒后……

    封不觉用一个简单的假动作就骗得两个变异体踉跄相撞,随后他双臂一展,轻取两命。

    就这样……交手三分钟后,七个对手,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而那个……正是伊戈尔。

    就在封不觉准备果断地将其也一并搞定时,忽然……

    嗡嗡嗡

    蜂鸣声又一次响起,那一阵阵无形的波动也又一次从四面八方传来。

    “疯不觉,你真的要杀死伊戈尔吗?”下一秒。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她的声音听上去来自很远的地方,其音色显然是透过某种仪器发出的,略有些失真,“他只是个无辜的实验体,而且是一路帮助你存活下来的伙伴。”

    “哼……事到如今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封不觉闻言,冷笑出声,“真正的伊戈尔,早在1949年就已经死了不是吗?”他边战边道,“他死在了某个地下研究所里。成了某个实验的牺牲品。”他顿了顿,“此刻我面对的,只是一个模拟世界中的影像……他死也好,活也罢。当你们关闭这个粗糙的镜像世界时,他都会消失……直至你们开启下一个平行宇宙,又会出现另一个伊戈尔、另一个尼古来、另一个安德烈……”

    话音落时,封不觉一个踏墙反弹跳,绕到了伊戈尔背后的半空,接了一记扫踢。将对方的头给踢碎了。

    “还是省省吧……正在跟我说话的这位。”封不觉落地时,冷然接道,“有什么话,等我到了你们那边儿再聊好了。”

    那个声音没有再回应觉哥,但剧本内景物的扭曲却是加剧了。

    可以想象……此时基金会那边已经焦头烂额,连同情牌都打了,这无疑是黔驴技穷之兆。

    …………

    处理完了最后的一批阻滞,封不觉便马不停蹄地走入了重力感应闸门后的那段走廊。

    以他目前的身体机能,根本也不存在什么生存值和体能值的消耗问题,反正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算是快步走的状态下,那两个数值也会以非常可观的速度不断恢复。

    “血……血……血……我记得这儿确实是有几包来着……”

    两分钟后,封不觉已来到了那间手术室中,并打开了墙角的一个柜子。

    “啊……果然在这儿。”

    柜子里,存放着一些血袋。这些血全都是同一个血型,应该是为了在需要时给伊戈尔输血而准备的。

    此前,封不觉在这个房间里进行探索时,就已发现了这些血袋。考虑到这些血和自己的血型不同,而伊戈尔的血那会儿也已经是荧光液了,觉哥也就没把这些血带上。

    “ok,走起……”眼下,封不觉拿上了几个血袋,便出门左转,接着前行。

    路过那个存放着scp-1011的房间时,他还是很谨慎地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免得闯祸……

    又行了一段,封不觉便再度来到了一号实验房也就是他最初被传送到的房间。

    进屋后,他顺手就打开了灯,然后走到了那面巨大的镜子前,直接用手指的力量戳破了一个储血袋,开始画符……

    他总共画了四个符号,即安德烈博士那间囚室内……对门墙上第七行两端……用痔疮的血所标明的重复符号。

    画完之后,血袋里的血也用得差不多了。

    于是,封不觉也扔掉了血袋,并在自己那已经黏糊糊、脏兮兮的衣服上擦了擦手,随即看着镜子……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知道你们正在看。”觉哥笑道,“呵呵……系统用‘反坦克犬’的事例来比喻你们的实验,还算是挺贴切的……”

    他说这句话的同时,镜面上的四个符号也逐渐产生变化……发出了殷红的光芒。

    “它在描述一个……‘人类,为自己的傲慢而买单’的故事。”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变更】

    这一刻,系统提示又来了。

    封不觉打开游戏菜单,发现【逃出实验基地】这条已被勾去,而新出现的主线任务是【销毁基金会内关于scp-32的所有观测记录】。

    几乎在觉哥看清任务的同一瞬,他前方的镜面崩碎了。

    “乒铃铃铃……”一连串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乍然而起,并连绵不绝地传导开去……

    面对这景象,封不觉眼都没眨一下,任由那些镜子的碎片朝自己飞溅而来。

    结果……那些碎片全都像是无形的投影一般、穿过了他的身体,完全没造成伤害。

    “这又是什么呢……应该不是实体设施吧?”看着镜子后面那一片漆黑的空间,封不觉轻声言道。

    乒铃铃铃

    另一方面,那碎裂声仍未平息,一阵一阵、好似没完没了。

    因为……碎开不止是那镜子,而是整个空间。

    那镜子上的裂痕延展了出去,蔓到了墙壁上、天花板上、甚至是地面上……

    封不觉目力可及之处,很快就全部碎开,表面的“图层”皆化为不可触及的碎片飞散、消失,而那底层的黑色空间是不带任何光源的……觉哥很快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接着,是寂静,和黑暗……

    无声、无影。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虚无之门……至少封不觉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而且也不会有那种受到精神侵蚀的感觉。

    数息过后,终于……

    嘁

    沉闷的金属拔动声和一记明显的气压阀放气声传来。

    紧接着,封不觉的前方,出现了一道强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