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52章 未来基金会(二)

第1052章 未来基金会(二)

    封不觉循声回头时,一名身着黑西装的男人已走进了房间。

    那是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其两鬓的发色已然斑白,不过额上尚没有谢顶的迹象。

    他身上的西服看上去很挺括,好似是刚从熨板上取下来的一般,与他那挺拔、健硕的身材相得益彰。

    嘁——哐。

    两秒后,电子门再次自动闭起。

    西装男的脚步、视线……也皆在这一刻停!驻。

    “那么……”考克斯博士见状,即刻将视线投向了那名西装男,“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她匆匆道了这么一句,最后又瞥了眼觉哥,然后……结束了通讯。

    随着那面“视频墙”重新化为了无色的金属壁,这个房间……也被寂静所笼罩。

    屋里,两个男人,面对面地站着。

    他们间隔着大约三米左右的距离,默默地对视。

    封不觉的神情看上去很轻松,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但他的眼神中始终藏有一丝锐利。

    而那个西装男则是摆着一张钢铁一般的面容,丝毫不带任何表情波动……就连觉哥也无法从他神态中推测出什么来。

    “你看到了什么?”最终,还是西装男打破了沉默,率先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但给人一种安定、可靠的感觉。

    至于他问的这个问题……旁人听来似乎有些无厘头,但觉哥一听就明白对方所指。

    “我什么也看不到。”下一秒,封不觉便不假思索地回道。

    “是吗?”西装男道。

    “是的。”封不觉道。

    “即使我现在开口跟你说话了,也一样吗?”西装男问道。

    “一样。”觉哥回道,“观察你……还不如去观察一尊雕像,至少雕像上还蕴含了不少创作者的思想和感情。”

    得到了这个答复后。西装男又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再道:“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呵……”封不觉轻笑一声,“你倒是说说。”

    “我看到的是一团迷雾。”西装男接道,“在迷雾中心,藏着一个我并不了解的人;由于这个人常年和那团雾打交道,所以他已经适应了在这种雾中行动。正因如此……他能够让每一个想要窥视他的人都无功而返。”

    话至此处,想必各位也听出来了,他们所问的、所说的——正是彼此在对方脑中的第一印象。

    “嗯……”闻言,封不觉歪了下头,冷笑一声,“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啊?”

    他故意把话说得文绉绉的,想试试对方能否听懂。

    “你可以称我为‘特工-d19’,或者……”西装男非但听得懂觉哥的话。其并未对这话产生任何违和感,“……长官。”

    “好的,d19……”封不觉接道,“你可以叫我疯不觉,或者……嗯……随便什么都行。”

    在讲这句话时,觉哥的心里还在盘算别的事情——“这家伙没有对我的说话方式和说话内容表现出任何的疑惑,回话的速度也相当快。由此可以做出两种假设……其一,他本身就精通中文;其二。此时此刻,他正在受到系统的干涉、且浑然不知。”

    另一方面。d19仍是绷着脸,用几乎毫无变化的语气接着说道:“疯不觉,接下来,我将对你展开审讯。”

    他没有再继续进一步的试探,而是直接表明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封不觉了解这种情况,他知道……会这样做的人。往往对自己在审讯中能占到“主导地位”这件事深信不疑。

    于是,觉哥即刻问道:“我猜,你的审讯将伴随着暴力展开吧?”

    “那当然了。”d19说着,便已一拳打向了封不觉的面门。

    不料,就在这一刻……觉哥竟是突然低头前冲。用一记头槌主动迎上了对方断头。

    咔咔咔咔——

    紧接着,就有一串十分明显的人骨碎裂之声响起。

    “原来如此……”d19把手缩回来时,其表情终于是起了些许变化,“你果然不是一般角色……”

    他说的没错……一般人的确是不会用头去撞拳头,

    “过奖~过奖~”封不觉忍着额头处传来的疼痛感,强行挤出一个笑脸,对d19道,“我倒觉得你比较厉害……好几根手指都骨折了,却连一声哼唧都没有。”他眼神微变,话锋一凌,“想来……你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我的确是在某几个项目所造成的‘事故’中生还过。”d19直言不讳道,“并在‘暴露于多个项目后’,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哦?多个项目?”觉哥挑眉问道,“比如说呢?”

    “无可奉告。”d19回道。

    “切……就知道会是这种回答。”封不觉啐了一声,不屑地念道。

    嘭——

    他话音未落,d19居然又挥动起刚才的那只受伤的手,一拳打来……

    在这次的距离上,纵有零时差演算的辅助,觉哥也来不及再使出刚才那样的对策了……所以,双手被铐住的他,也只能用躯干硬扛。

    “我勒个去……这货是什么情况……”中拳之后,封不觉不禁在心中骂道,“骨折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使出这么巨大的力量,打得我都胸壁受损了……”

    这一拳传到而来的力道,的确非常惊人……假如封不觉此时仍处于被能力被限制的状态(指他刚进入剧本时的状态,而不是变为混合变异体的那种状态),直接被打成白光都有可能。

    好在……眼下的觉哥已经解除了限制,所以他那五十级角色的防御力以及防具属性全都得以加入计算;饶是如此,刚才那一下子还是让他掉了13%的生存值……

    “事先声明。”d19这时瞪着封不觉,再度又开口道,“我的习惯是。先打到对方求饶为止。”

    嘭——

    而回应他的,是一记猛踹。

    这一脚……来得可谓快、准、狠……

    觉哥瞅准了对方因说话而稍稍松懈的刹那,弯腰装出一副“我被刚才那拳揍得很伤”的样子,随后一脚抡出。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d19腹部中踹,随即整个人都倒飞而出;眨眼间。其后背用已经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啊呀呀……”数秒后,封不觉那副嘲讽嘴脸便又回来了,“看来,你的习惯得改改了啊。”

    “唔——”d19呻吟了一声,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然而……

    在短暂的挣扎过后,他还是两眼一翻,面朝下摔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嗯……一不留神太用力了吗。”这回,倒是封不觉有点儿懵了,“从出拳的力度来说。他已经比很多玩家都要强了,没想到防和血都那么低……”

    这事儿上面,觉哥无疑就有点情绪化和想当然了,人家d19的抗击打程度最多也就比一般人类更强一些,没理由能扛得住他那蕴含【岚脚】之力的突蹴。

    嗡嗡嗡——

    又过了十余秒,房间一侧的墙壁便再度转化成了显示屏,考克斯博士也顺势出现在了画面中。

    “不出所料,你是个危险份子。”看着倒在地上的特工d19。考克斯的态度竟显得很从容,而这份“从容”。也让封不觉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喂喂……我这怎么看都是在正当防卫而已吧。”封不觉耸肩回道,“我可是戴着手铐在挨打的那个啊。”

    “我说的‘危险’,是指生理上的。”考克斯接道,“你的主观情绪如何,并不在考量方位内。”

    “呵……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封不觉冷笑,“那你应该说我是‘强大’。而不是‘危险’。”

    “对我们来说都一样。”考克斯说到这儿,还端起自己办公桌上的咖啡、悠然地喝了一口,随后再道,“我要的只是‘数据’罢了。”

    “数据吗……”封不觉看着屏幕,念道。“这么说来……这是一次针对我的‘测试’咯?”他说着,又转头去看了看已经脸朝下趴着不再动弹的特工d19,“要做那种事的话,你们用d级人员……或者用仪器来试就可以了,何必要用……”

    “谁告诉你……”这一瞬,考克斯博士打断了觉哥的话语,“那个就是特工d19了?”

    “哦?”闻得此言,封不觉神情微变,“难道你想告诉我……这个所谓的特工,其实是d级人员假扮的?”

    关于这个推测,觉哥自己也认为不太可能。

    因为“d19”的气质、谈吐、以及其打人时所释放出的力量,全都显示他并非泛泛之辈。

    “不,他不是d级人员。”考克斯博士很快又接道,“而是……”

    哐——

    嘁——

    她的解释还没说出口,房间的门便再次打开。

    这回走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和d19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你下手还挺重的嘛……疯不觉。”新走进来的这个d19和被觉哥放倒在地的那个长得如出一辙,且服装越是完全一致的。

    “ho~”当觉哥看到第二个d19、并听到他的话语时,瞬间就明白了很多事,“莫非……你有着‘复制’自己的能力?”

    “抱歉。”d19回道,“依然无可奉告。”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当觉哥说到“复制”这两字时,他还是用一个假装不经意的眼神去瞥视地上的“另一个d19”一眼。

    而这个稍纵即逝的动作……也完完全全地落在了觉哥的眼里。

    “那么……你这是要接着审讯咯?”封不觉没有说破自己所看到的、想到的,他只是继续用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对d19说了一句。

    “不,从来就没有什么审讯。”d19回道。

    “我们,只是在演戏给你看而已。”考克斯博士接过话头道。

    “哦?”封不觉面露疑色,“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难不成……你此前的搔首弄姿、以及之后的恼羞成怒……”

    “对,那也是测试的重要组成部分。”考克斯又一次打断了觉哥,“我们得让你觉得自己看穿了一切、控制了局面。”她顿了顿,“而你接下来的表现……无论是对应我时所表现出的‘智谋’,还是被探员攻击时表现出的‘武力’,才是我们要看的。”

    她这话绝非是马后炮,光听她的语气就知道这一切确实都在其计划之中。

    因此,听到这儿时,封不觉心中越是升腾起了一股子无名之火……

    “好了,你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另一边,d19此时又上前一步,朝觉哥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疯不觉,”

    他的手所示意的方向,俨然是这个房间的门口。

    “怎么?忽然又决定要带着我换地方了?”封不觉问道。

    d19的态度冷酷如故:“并不是忽然决定的。”他一本正经地回道,“早在我赶来这个房间以前,你的下一站就已经确定了。”

    “呵……”封不觉漫不经心地笑着,并将目光重新朝地上那个被揍得狗啃泥的d17,“看样子我也没办法拒绝了呢……”他压了压心头的火气,决定配合对方。

    很快,封不觉便老老实实地戴着手铐,在d19的押解下离开了那个房间。

    至于先那个翻的d19,就这么被扔在了房间里……

    据觉哥推测,真正的d19制造这种“分身”的过程一定比较轻松,要不然他也不会摆出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此刻这个正在和觉哥聊天的d19——同样是一个复制人。

    …………

    五分钟后,考克斯博士的办公室中。

    嘀嘟……嘀嘟……

    门口的电子门铃发出了两声蜂鸣,宣告了有人造访。

    “请进。”考克斯博士根本也没确认门外的是谁,便开口应了一声。

    接着,门开了……

    在d19的控制下,封不觉来到了考克斯的办公室中。

    那两人刚一照面,目光便在半空中交锋,好似两个精明的猎手……都想着要把对方变成自己的猎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