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55章 未来基金会(五)

第1055章 未来基金会(五)

    对封不觉来说,完整地报出十个scp项目的资料不是什么难事……即使将“未来”这个因素考虑进去也一样。

    反正他脑中有着两千多个scp项目的资料,选择余地非常广。

    他只要挑出一些“几乎不可能会因时间推移而改变的scp项目”,然后将其概述说出来就行了。

    当然了,觉哥在叙述时,也留了个心眼儿……虽然他可以一字不差地将档案从头到尾地背一遍,但他并没有那样做。

    他故意将自己所知的项目资料,用非常简单的、高度概括的方式说了出来。

    比如:scp-173,觉哥便描述为“只要离开你的视线,就会瞬间移动过来把你脖子拧断的混凝土造物”;而scp-222,觉哥就说是“位于dolites山(白云岩山,位于意大利阿维亚诺市)山体隧道内的一个可以复制活人的石棺”……诸如此类的例子,他都只说编号和特性,连项目等级也绝口不提。

    这种做法,无疑是封不觉行事精谨的体现。

    虽然他挑出来讲的那些东西已然是一些不太可能受时间影响的项目了,但毕竟经过了这么多年,关这些项目的档案或多或少都会被修订过几次的。

    或许文档的部分措辞会被修改、或许文档中会添加几条实验记录、又或许……经过充分的研究后,项目的等级会被提升或者降低。

    这些……封不觉也都考虑了进去。

    因此,他在给考克斯博士报资料时,一概使用了比较笼统的讲法。

    本来嘛……这种档案,就算是基金会内部的人,也不可能全部都知道(很多项目的档案有查看级别的限制),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人把通篇文档详细背出来的;基本上,大家都是看过以后记下一个“概念”而已。所以,只要觉哥说出的项目编号和基本特性对得上。对方就听不出什么破绽来。

    …………

    “好了……我已经说了十几个了,还要继续吗?”

    两分钟后,封不觉已用相声贯口般的语速连续讲了十几个项目的特征。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盯着考克斯博士脸上的表情变化;当他说完第十二个项目时。觉得对方肯定是信了,故而停下来问了这么一句。

    “这些情报……”考克斯博士现在的神情很凝重,不加掩饰、也无法掩饰的那种凝重,“……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既然你们基金会可以做超维度研究,那其他维度的个人或组织……自然也可以来研究你们。”封不觉又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看起来……”考克斯试探着问道。“你对我们的研究相当透彻啊……”

    “无可奉告。”封不觉学着之前d19的那种口气,不假思索地给了这么个答复,并立即转移话题道,“总之,我已经证明了,我并没有必要来刺探你们的情报;至于你给不给我看scp-32的观测记录……说实话,我是无所谓的。”他顿了顿,“本就是你要求我去解释32的原理,现在由于你不提供给我讲解必要的条件导致我说不了,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虽然封不觉这段话里捎上了一句“说实话”。但他说的基本都不是什么实话。

    这混淆视听、虚张声势之术,他玩儿得确实是出神入化。

    而他表演出的神态、举止……也的确就是“无所谓”的样子,很有说服力。

    “呼……”考克斯闻言,长出了一口气,往椅背上靠了靠。

    这一刻,她抬手轻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目光灼灼地看着觉哥的脸、一言不发……

    很显然,她在思考、在犹豫……

    而封不觉则是继续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贱力旺盛的微笑,回应着对方的每一次逼视。

    “再回答我一个问题。”片刻后,考克斯重新开口道。“如果你的答案合情合理,我就给你看观测记录。”

    “问吧。”封不觉接道。

    在说出这个两个字的时候,觉哥已然做好了应对各种问题的准备。

    “你为什么要跟我合作呢?”一秒后,考克斯便问道。“既然你随时可以离开我们的维度,你有什么理由还留在这里跟我谈判?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哈……”封不觉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喝完了最后一口,“很简单,因为scp-32建议我去那么做啊。”

    他这次的答案。虚中有实,而且……他不需要做进一步的解释,因为他此前已经说过,要具体解释32的原理,必须得先让他看资料。

    因此,这个回答,又一次,将了考克斯博士一军。

    在这一轮的交流中,封不觉只是报出了十几条对双方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的、已知的信息;并通过一系列在逻辑上站得住脚,且暂时无法被验证和揭穿的谎言……成功地迫使考克斯博士就范了。

    “好……我可以给你看观测记录。”考克斯博士说着,站了起来,“但我们得换个地方。”

    “行~”封不觉也站了起来,“去哪儿都行。”

    …………

    考克斯博士没有直接带着觉哥离开办公室,就算她想,这也不符合规定。

    说到底,在博士的眼中,封不觉还是个“scp-32-1”,不管他如何能说会道,他也是个项目、或者说是某个项目的衍生品。

    因此,博士还是要按照流程来……

    首先,她通过通讯器向外界下达了一个命令,招来了几名负责押送对象的警卫。

    接着,她跟觉哥打了声招呼,并快速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封不觉和那几名警卫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等待博士去安排接下来的事宜。

    几分钟后……考克斯博士返回办公室,叫上封不觉,这时,他俩才在警卫的陪同下……向着目的地出发了。

    这回。在博士的要求下,警卫没有再给觉哥上手铐。

    就这样……众人离开办公室,走了一段,进入了一部电梯;电梯最终在地上二楼(刚才在四楼)停下。随后,还是在博士的带领下,他们走进了一条柱形的、三面(除了底部)透明的走廊。

    经过这条走廊时,封不觉透过走廊周围的玻璃(也可能不是玻璃,而是其他透明的建材)望见了建筑外面的景象。

    在目力可及的范围内。他看到的是一片森林;虽说这森林算不上茂密,但可以看出……此地肯定是那种远离城市的、正常人一辈子都不会踏足的荒野。

    另外还可以看到……这条走廊的上下左右全都是暴露在建筑外面的,而走廊的两端,分别连接着两栋隐藏于光学迷彩下的大型建筑。

    “原来如此……利用这样一条过道儿将基地分为两部分,这样……在某些项目收容失败的情况下,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设施的损失和伤亡了。”还没等他们走完这段,觉哥就开口评论了一句。

    “哼……说白了,不就是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立刻舍弃半个基地里的所有人员和设备吗?”考克斯博士接道,“我个人是十分反对这种做法的,只可惜高层中的大部分人……或者说。大部分‘男性’……”她说到这里,抬手做了个打引号的手势,并转头瞅了觉哥一眼,“……都认为这种设计是‘最合理’、‘最理性’的。”

    博士说这话的语气,明显透出了不满的情绪;就连警卫们都能看出她与决策层的分歧,以及她本人对女性有着一定程度的微歧视……

    “呵……”下一秒,封不觉冷笑出声,并接道,“博士您是觉得……这种做法有点缺乏人情味是吗?”

    “难道不是吗?”考克斯反问道。

    封不觉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接道:“这么说来……当紧急事件发生时。决定是否爆破掉半个基地的……并不是‘人’。”

    “嗯?”考克斯博士一听这话,就察觉出了什么,“你……”

    虽然她已经意识到了觉哥是在试探自己,而且在转过脸以前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神色。可惜……分立于觉哥左右和后方的三名警卫早已用脸上的表情(警卫不是突击队员,并不戴头盔)给了觉哥答复。

    “我是怎么知道的?”封不觉在完成了试探后,还要趁势卖弄一下,他迅速接过博士的话头,笑着言道,“呵呵……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他微顿半秒。接道,“在紧急事件发生时,让这个基地之外的某一个或者某一群人来决定是否炸掉半个基地,无疑是不合理的。届时,能否将这里的情况顺利、且及时地通报出去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即使是及时通报了,身在这个基地之外的人也不清楚此地发生的具体情况,他们的决策很可能是错误的。”

    封不觉说着,做了个摊手的动作。他这个举动让那三名警卫一阵紧张,差点儿没抄起电棍插过来……

    好在,他们很快便发现觉哥只是用肢体动作来配合叙述而已……

    “那么,把摧毁半个基地的决策权交给本基地内的某个人又行不行呢?”封不觉的话还在继续,“毫无疑问……那更不行了。”他侧过头,看向了自己左手边的警卫,“比方说这位老兄,如果我把这项权利交给你,到了紧急情况发生时……若你自己就在收容事故发生的那栋设施中,你会怎么办?”

    那警卫自然听到了觉哥的问题,但他没有搭理;根据规定,不到万不得已,他都得避免跟这种被押解的人或物交流。

    “又比如……你自己不在收容事故发生的那栋设施中,但设施里90%的其他人员全都在对面,那里有你的同事、朋友、或是别的关心的人……你又怎么办?”封不觉又接了一句,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听对方的答复,因为这问题答不答都一样,观点明确了就好。

    “所以说……让本基地的人来做决定,也是不行的。”数秒后,封不觉言之凿凿地念道。

    “哼……好吧,算你猜对了。”话说到这份儿上,考克斯博士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反正觉哥也已经知道了,“基地的自毁程序完全由电脑控制,电脑是不会犹豫的,只要满足了‘触发条件’,它就会立刻启动相应的流程。”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

    也是目前为止,封不觉在试探和情报套取方面所取得的最大突破。

    知晓了这条信息以后,觉哥脑中那个原本还存在着诸多变数的计划,瞬间就变得明朗起来……

    “凡事靠猜,可不是我的习惯。”两秒后,封不觉用和刚才一样的、有意装出来的炫耀语气对博士说道,“我那叫推理……推理侬晓不晓得?”说最后那半句话时,他还特地用上了沪语加四川方言的讲法,那古怪的口音让他更添了几分贱气。

    “不过就是在有限的几个假设中蒙了一个,并从警卫们的反应看出自己蒙对了而已。”考克斯博士也不甘示弱,她回头瞥了觉哥一眼,说道,“这种逆向推理加自圆其说,谁都能做到……”

    “啊呀呀……被你看穿了啊。”没想到,封不觉居然讪讪一笑,承认了。

    他这仿佛时刻都在变化着的、乖张莫测的性格,着实让考克斯非常郁闷……因为她永远不知道对方下一次会做出什么反应。

    …………

    不多时,博士便带领着身后的四位男士走完了那段走廊。

    在穿过了一扇电子门后,他们便进入了设施的“左半区”。

    而就在他们进入那个区域不到五秒的当口,突然……

    “啊!对了!”封不觉忽然站定,高声说道。

    博士和警卫们全都如临大敌,猛然转头看向他……三根电棍也已经举了起来。

    “那啥……”觉哥看着他们,摆出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我想……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