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56章 未来基金会(六)

第1056章 未来基金会(六)

    在剧本世界中,封不觉无疑是不需要上厕所的

    系统不会给他制造相应的生理渴求,更不会允许他把裤子脱了。

    不过,基金会的人可不知道这点……

    在他们看来,觉哥提出这个要求来,还是很讲理的。

    首先,他在平行宇宙镜像生成器里就待了四五个小时(其实一多半的时间都在写小说),然后,他来到这个空间,又待了几十分钟、并且喝下了一杯咖啡。

    在这些前提下,他提出要去解个手,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唉……”考克斯博士叹息一声,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好吧……跟我来。”

    反正她总归要等封不觉一起上路,因此,她干脆就带着觉哥往厕所去了。

    来到男洗手间门口后,博士示意警卫们跟着觉哥一起进去。

    对此……封不觉也没有说什么,这种展开显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进入男厕所后,觉哥先扫视了一下环境,随后,他就奔着一个隔间走去。

    “干什么?”封不觉见那三名警卫紧跟着自己,“你们要进来帮我擦屁股么?”

    闻言,三名警卫面面相觑,犹豫了片刻;最终,他们还是驻足在了隔间的门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个隔间的空间本就有限,一个成年人往马桶上一坐,就占据了%的空间,其周围要是再站人,那彼此间肯定会产生肢体接触……而且是很紧密的那种肢体接触。

    “慢着……”两秒后,就在觉哥进入隔间,并准备把门关上时,一名警卫忽然开口道,“请保持隔间的门敞开着。”

    “敞开着干嘛?”封不觉道,“方便我用屎扔你么?你不嫌臭我还嫌脏呢。”

    警卫无视他的垃圾话,冷冷回道:“我们不能让你离开视线。”

    “嚯~你这个变态。”封不觉斜视对方,“想看啥呀?”他这会儿的口音莫名又带上了东北味儿。“信不信爷们儿我一脱裤子把你吓得出柜啊?”

    面对如此无耻之人、粗鄙之语,三名警卫也是直翻白眼,无言以对。

    “这隔间就这么大,我还能钻进马桶跑了不成?”封不觉说着。趁那几名警卫一个分神,一甩手就把隔间的门板关上了,“你们那么不放心,就趴到地上盯着我的脚好了。”

    事已至此,警卫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当然了。他们倒也不必“趴下去”看觉哥的脚,他们只要蹲下就能看到……

    这隔间的门板下端离地约有十二厘米的间距,在外面的人只要蹲下,不止能看到封不觉的鞋子,还能看到脚踝,所以警卫也不必担心对方使用“脱鞋障眼法”来做出什么异动。

    接下来的几分钟,厕所内的气氛变得非常诡异……

    三个人男人蹲在一个隔间外,抱着怀疑的态度,对另一个男人的排泄过程进行监视……这的确是够诡异的。

    从隔板下方的情况来看,封不觉应该是已经坐在马桶上了。但……警卫们迟迟没有闻到臭味,也没有听到任何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

    直到三分钟后,隔间中忽地传出了“噗通”一声,下一秒,又立即传来了马桶冲水的声音、以及觉哥快速按动空气清新剂喷头的响动。

    从逻辑上来说,他这一系列的举动确也算合理……

    很多人都会有类似的经历,比如……当你在公共厕所里大解时,听到、或知道隔间外面有人在等,这时候,假如有恶臭味飘出去……多少都会令人有些尴尬。

    不过呢……以上。是现实世界中的、正常人的逻辑。

    封不觉不是正常人,而他的举动,自然也不可能是为了掩盖臭味什么的。

    觉哥的行为……显然是想制造出一种他“确实就是来厕所解手、且确实解了手”的假象。只有这样,才能掩盖他在隔间里真正的所作所为。

    “呼……”在整出了那一连串动静后。封不觉立刻长吁了一口气,并接道,“各位别着急啊。”他把声音提得很高,对隔板外的警卫们道,“我还要再收拾收拾。”

    此刻,外面的警卫们都不好意思交换眼神了。因为这气氛实在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觉哥那说法,搞得像他们仨在外面催粪一样。

    就这样……又过了一分多钟,隔间的门开了。

    封不觉快步走了出来,一拐弯就直奔洗手台而去。

    那一秒,三名警卫皆是下意识地朝隔间里看了一眼,但两秒不到,他们的视线就追着觉哥的身影移开了。

    他们并没有发现那隔间里有什么异常,也没有再去看第二眼……毕竟那空间就这么窄,一眼就能看尽。

    “ok。”十几秒后,封不觉迅速洗完了手,顺势就朝厕所外走去,“咱们上路吧,别让女士久等了。”

    这句话还没说完,他已走出了洗手间,而那三名警卫也紧跟了上去。

    至此,觉哥“上厕所”的一出戏,就算是演完了。至少在那些警卫们看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然,就在他们四人离开洗手间后十秒……

    封不觉刚才使用过的那个隔间的门,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动了。

    接着,一道瘦小的、伛偻的身影,从门板后的角落中闪了出来。

    “嘶嘶嘶……成功了呢……”武藏小金井站定之后,便压低了嗓门儿,发出了他那招牌式的怪笑。

    他出现的地方,是那门板和墙壁之间的死角,从上往下看的话,这是一个三角形的区域,其面积非常小,成年人根本不可能挤进这个空间。

    但……武藏小金井,可以。

    从设定上来说,他是个小学三年级的男生,且体型为瘦长型,不过……仅凭这两点,还是无法藏进那个夹角的。因为那地方着实太狭窄了,要不然也不会被警卫们完全忽略掉。

    武藏小金井能妥妥当当地藏进那个角落,其关键点在于他是一个源自于无厘头搞笑动画的角色。而且,他在动画中的能力之一。就是扭曲身体、使自己变成面条乃至纸片一样的状态,然后高速旋转、制造出多重的脸部残影(虽然光听描述会让人误会这是某种战斗能力,但其实并不是)……

    “嗯……时间不多……”武藏小金井走出隔间时,手里还拿着两颗马克ii型手榴弹,口中念念有词。“我得抓紧了……”

    …………

    另一方面,“解完手”的封不觉,在考克斯博士的带领下,又去乘了一次电梯。

    这回,他们的目的地是这基地“左半区”的地下一层。

    “希望重回地下不会让你回忆起不久前那可怕的经历。”电梯启动时,考克斯博士头也不回地念叨了这么一句。

    “怎么?你们基地地下一层的装潢……和那个模拟出来的前苏联地下实验室是一样的吗?”封不觉接道。

    考克斯博士还没回话,电梯已然抵达了那一层。

    嗡嗡嗡

    伴随着电梯门开启之声,一道银色的、敞亮的走廊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走廊的四面皆是由一种封不觉无法辨识出的金属铸造,乍看之下有点像银或者不锈钢,但其却透露出一种二者无法比拟的厚重感。

    走廊的照明设备是嵌在墙壁和天花板中的光条。这和封不觉在十五号收容室里看到的设备一致。

    “虽说外观、细节、和科技含量方面都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是……”考克斯走出电梯时念道,“我们这层的基本构造,和那个地下实验室确实很类似,都是由众多纵横相交的走廊汇成。”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行去。

    封不觉在三名警卫的包夹下,也紧随博士的步伐前行。

    走出电梯后,经过了七八米的距离,众人便来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

    此时,考克斯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走廊的墙壁,伸出手去轻轻触碰了一下。

    嘀嘀

    一秒后,两记短促的轻鸣即刻响起。

    紧接着,博士触碰的墙面上……那大约四十厘米见方的一块区域。像是显示器一般亮了起来。

    这种装置,在这个世界并不算什么稀奇的玩意儿。这条走廊中,每隔一段,在墙面上就会有这样一小块可以显示图像的“屏区”;只要是基金会内部的人员,用手指触碰一下屏区,就会有一张完整的电子地图显示出来。地图上还会标明触屏者的当前坐标。

    “你们这边的科技树显然没点歪,有不少挺方便的玩意儿嘛。”封不觉看着博士的举动,立即就领会了墙上那设备的原理。

    “你们那边又如何呢?”考克斯看完了地图,继续前行,边走边应道,“所有科技力量都用在‘跨维度旅行’、‘生命循环’以及各种‘战争兵器’上了吗?”

    她这话无疑也是试探,根据她对迄今为止所出现过的所有scp-32-1(即玩家)的观察,得出这样的结论也不足为奇。

    “呵呵……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封不觉诡秘一笑,沉声回道。

    他这个回应,一语双关;表面上听来,是在说“等一会儿我给你解释scp-32原理的时候,你就能知道”;而实际上,觉哥的意思是“再等一会儿,待武藏小金井引起骚乱时,你就能亲眼看到我向你展示各种超次元的力量了”。

    然,就在封不觉认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办妥了七八成的时候,一个惊人的变故……发生了。

    【主线任务已变更】

    “嗯?”那一瞬,系统语音突然在觉哥耳畔响起,使其心中当即一惊,“什么?主线变更?”

    的确,这很不合理。

    系统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让封不觉阻止基金会进一步去调查“惊悚乐园”,在这个大前提下,主线任务又岂会变更?

    “不对劲儿啊……”觉哥赶紧打开游戏菜单,看了眼变更后的任务内容【你的计划已经暴露了】。

    “什么?”封不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心中用不同的语气连着重复了两遍,“什么!”

    此刻,出现在觉哥任务栏里的内容,已经不能说是什么任务了,那更像是……系统在通过任务栏跟他对话。

    【十五秒前,武藏小金井已经被基金会捕获】

    封不觉还没回过神来,又一声系统提示传入其耳中,这回,系统连任务栏的步骤都跳过了,直接就用语音把信息传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在这极其反常的变故下,觉哥依旧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和迅疾的思路,“难道……基金会用某种方式干扰了系统?或者……眼下这声音根本就不是来自系统,而是基金会用某种方式伪装的?”

    他的假设也算靠谱,但很快就被他自行推翻“声音”被伪装的可能倒是有,但玩家游戏菜单中显现的信息……基金会不可能进行干预。

    【你喝的咖啡里有纳米机器人】

    下一句提示,如醍醐灌顶,让觉哥脑中嗡燃一响。

    【此刻,你瞳孔接收到的视觉信号、以及耳膜接收到的听觉信号皆已被同步】

    “这******……”封不觉心里已经开始骂街了。

    听到这儿,他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在厕所里召唤武藏小金井、使用无尽榴弹匣、还有悄悄给武藏小金井布置任务等事……已然统统败露。

    不过,这也并不是他骂街的原因。

    封不觉此时的怒火,来自于一种挫败感,一种他几乎不曾体会过的……棋差一招的感觉。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他在智略或演技上不如对手。

    觉哥所差的这“一招”,与“人”无关;他没有输在人与人之间的博弈上,而是输在了这个位面领先他所在维度几百年的科技和知识上。

    他就像是个从古代穿越到现代战场上的谋士,纵然这位谋士在战略和战术高度比当代的参谋高明无数倍,但他照样有可能被一个窃听器给轻松击溃……

    【游戏菜单和系统语音由脑波感知,无法被探测,接下来,请按照我说的做】

    正当封不觉还在试着理清眼前的形势时,惊悚乐园的系统……竟以“我”自居,并开始向他下达直接指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