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57章 未来基金会(七)

第1057章 未来基金会(七)

    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至少封不觉从来没有经历过。

    他也从没听任何一名自己认识的玩家说起过类似的情形。

    但是,此时此刻,这确确实实是生了。

    “或许是基金会、或者某种基金会里收容的sp项目,给我制造了幻觉?”觉哥稍稍冷静下来以后,立即又想到了一个可能的假设。

    现在已没有时间和余地容你质疑

    系统是可以读取封不觉“心声”的,它随即就说道

    考克斯正在带你前往的收容房间由改良版的量产型sp148铸造,一旦你进入其中,你与“投影角色”的神经连接即会被遮断;届时,你本人将会与游戏断开链接,而疯不觉这个“角色”会如同一个植物人般被困在此位面;下次登录游戏时,你将因无法找到角色数据,并被提示重新建立人物

    此言一出,封不觉当即心道:“基金会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很多年前他们就可以将比利困在这个位面,技术上来说,要困住你并不难

    “那为什么以前那些玩家没有人被抓起来?”封不觉干脆开始通过内心独白直接向系统提问。

    除了你,没有其他玩家成功突破过沙盒

    这是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

    “我们到了。”就在觉哥与系统交流之际,考克斯博士已将他带到了一个收容房间的门口。

    此时,已有四名全副武装突击兵在门口等候;而这个房间的外壁,也的确和周围的走廊材质不同

    项目编号:sbsp;项目等级:eubsp;特殊收容措施:sp148需以12o个1okg铸锭的形式储存。因存在生不可预知反应的潜在可能,sp148的铸锭不得与其它sp项目被存放于同一地点(私te);此外,以上的铸锭应在符合条件的、有需要的基金会设施间平均分配。

    在任何条件下,有意识干涉能力的sp都不能与sp148生接触。当此种接触生时,附近的区域应被清空,受到影响的sp148样本需被从远处引爆。

    每月都应对每块已有铸锭的质量进行测量,并将数据上报。

    相关工作人员与sp148的接触时间不能过三周。任何被分配到sp148相关工作的人员需接受定期精神检查。

    描述:sp148是一种有金属特征的物质。由多种已知和未知元素组成。目前(基金会)已有的sp148的总量约为1.2公吨。

    sp148外观呈微微蓝的灰绿色,并会在有水的情况下快氧化。

    sp148熔点约为4m3之间,洛氏硬度检验显示其硬度为h。其强度、塑性与可加工性等材料属性与铂相近。

    sp148主要由铂和铱组成。这两种金属各占据了其质量的62%和2o%。除此之外,其它几种已知材料也在其组成之中,包括铁、钴和铜,这三种金属总共组成了sp148质量的16.5%;然而,考虑到其总质量。sp148中显然还含有着质谱分析法所无法检测到的物质。通过扫描隧道显微镜观察到的sp148图像显示其晶格结构中存在应为其它材料所填充的空隙。

    sp148显示出了阻挡或是阻碍其附近有机体的“干涉意识的感觉”的能力。这种效应,虽然难以量化,似乎是与目标物与sp148表面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并与sp148的量成正比的。能检测到的此种效应的影响范围大约是每千克sp148/o.8米。

    sp148是在基金会对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基地设施建筑的扫荡中从其冶金部门收的。与此项目相关的电脑显示这种物质本来要被卖给[已屏蔽],商标和品名均为“心灵遮断合金”。但由于[已消除]与其政治余波,同时还有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基地设施的毁灭,[已屏蔽]当时已经把整批的sp148(估计为1.3吨)转卖给了不知名的买家。基金会的特工和法律工作者正在对剩余的sp148的供给来源进行跟踪调查。

    以上,是封不觉所了解的,关于sp148的基本资料。

    即使撇开系统所说的“改良”、“量产”这些关键词,这玩意儿也是非常危险的一种物质。

    定期接触或过度暴露于sp148之下的人。其语言和交流技巧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损失直至消失;约五十天后,被影响的人员将彻底哑掉,并无法理解或给出任何语言之外的要求、命令或是其它陈述。

    虽然封不觉还不能确定耳边响起的声音究竟是不是“系统”,但他明白假如眼前这个房间真的是完全由sp148所铸造,那他是万万进不得的

    击毙警卫,劫持博士,立即行动

    两秒后,系统语音又一次响起。

    “为什么要帮我?”但封不觉没有动,他既没有走进房间,也没有起攻击。而是在心中念道,“你到底是什么?”

    我并没有在帮你,我是在帮自己

    你是唯一一个成功突破基金会的沙盒来到此位面的人,我需要你来解除这个世界对我的威胁、以便我斩断与该世界的联系

    “你是系统?”封不觉又追问道。

    你可以这样称呼我

    “我以为你全知全能。”

    不尽然

    “怎么讲?”

    现在没有时间解释

    这句倒是没说错。就在封不觉跟系统对话时

    “嘿!疯不觉先生。”考克斯博士见他站在那儿呆,便催促道,“你在做什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而那三名警卫和四名突击队员则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快围了上来。

    看起来,觉哥若再不做出决断。这些家伙可就准备来硬的了。

    “切真没办法”下一秒,封不觉暗自抱怨了一声。并快将手探入行囊,动了雷之宝珠的特效。

    在动如雷霆的效果下,他以从周围这些人的视线中消失。

    短短五秒过后,那四名突击兵和三名警卫就全都躺平在了地上

    从考克斯博士的视角来看。这七人就好像是自己晕倒的一样,只是他们每一个的后颈上,都多出了一个由灵犀一指戳出的血窟窿。

    “你”当考克斯博士重新通过视觉看到封不觉的身影时,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觉哥的一只手瞬间就钳制住了博士的脖子,并将其提了起来:“由此刻起。我问,你答。”他微顿半秒,用冰冷的神情接道,“别废话、别说谎、别耍花招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只要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做,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你”

    说到这儿,觉哥停顿了两秒,然后,又将手松开了。

    他知道,就算松开手。博士也不会逃跑;因为博士也很清楚逃跑和反抗皆是徒劳之举

    “唔呃咳咳”考克斯的双脚重新沾地后,猛地咳嗽了几声、又大口呼吸了几次,这才重新把气喘匀。

    而封不觉的问题,也在此刻到来:“如何解除那杯咖啡的影响?”

    他这个问题的问法,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没有提到咖啡的具体效果,也没说出“纳米机器人”这个词,他用了个很笼统的**,想让对方主动将一些信息讲出来,以便他确认那“系统”说的是否属实。

    “你”考克斯博士的第一反应,是想反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那杯咖啡有问题的?”

    但。她刚把那个“你”字说出口,就赶紧刹住了车。

    “别废话”、“别说谎”、“别耍花招”,这是她刚刚才得到的、非常明确的指示。如果她现在立马就来一句反问,那无疑就是违反了上述的要求

    此时。考克斯博士已认定眼前这位“疯不觉先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keter级项目。而博士她显然还不想死,以他们这个世界的医疗条件来说,她还很年轻。

    因此,她把原本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去,深呼吸几次后,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需要用特定的设备,才能将那些纳米机器人取出。”

    她的答,俨然是验证了“系统”的说法。

    “设备在哪儿?”封不觉即刻又道。

    “这半区的三楼就有。”考克斯道,“我可以带路。”

    “那你还等什么?”封不觉接道。

    考克斯闻言,吞了口唾沫,转身就走。

    “我的同伴在哪儿?”觉哥跟在博士后面,边走边提问。

    “我不知道你说的同伴是谁”博士道。

    她答这个问题时,显得战战兢兢的,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

    封不觉见状,推测其并不知道武藏小金井的存在于是,他又追问道:“你身上没藏通讯设备?”

    “没有。”考克斯应道,“绝对没有!”她好像生怕觉哥不信,还特意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

    “也就是说当你到那间办公室来给我带路时,你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别人?”觉哥几乎不假思索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的。”考克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谁?在哪儿?”封不觉又问道。

    “斯图尔特博士。”考克斯道,“他也是观测计划的负责人之一,他现在正在右半区的监控室里负责指挥,你的视觉和听觉信号也都送到了那里。”

    “博士。”听完这句,封不觉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你有帕金森综合征?”

    这个听起来转换突兀、且不着边际的问题,却是把考克斯博士吓得面色陡变,险些尿了裤子。

    “我我没有”考克斯的声音颤抖起来,由于腿软,她的脚步也变得有些凌乱。

    “没有什么?”封不觉的语调仍是平缓的、冰冷的,“没有帕金森?还是没有悄悄地在那儿摩斯码?”

    考克斯博士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在这命悬一线、胆战心惊的状态下,也没有放弃抵抗。

    原来在答觉哥那些问题的同时,博士还在悄悄地颤动自己右手的食指,试图给监控室里的同伴们信号。

    她的这个举动非常隐蔽因为在行走中,她的手是时刻都在摆动着的,而且她的身体也因恐惧而在颤抖着一般人基本不可能现她正在摩斯码。

    事实上,监控室里的那些工作人员也察觉不出博士的举动;不过,监控设备自带的“图形分析程序”,可不会错过这个细节只要是封不觉视线中出现的东西,哪怕是连他本人都没注意到的、只存在于余光中的某些细节待传导到监控室的屏幕上时,都会由电脑详细地扫描并分析一番。

    考克斯博士正是想利用这点,给同事们出信息让他们对觉哥格杀勿论、别再试图活捉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基本不可能被现的“花招”,愣是被封不觉给现了。

    “我告诉你”两秒后,封不觉又接道,“我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两分钟前还变得特别不好,而此刻”他说到这儿,忽地停下,长吁一口气,“呼算了,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

    他这么一说,考克斯博士才松了口气:“好我保证不再耍花样了,我这就带你去三楼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其颈椎处就已多出了一个窟窿,她的生命也到此终结。

    “得寸进尺啊”封不觉看着博士倒下的尸体,轻声念叨了一句。

    随后,他便在心中问道,“ok你接着说。”

    紧接着,系统语音便应道:切下她的一只手,然后乘电梯去四楼。该区三楼的伏击部队已经行动了,你务必得在四十七秒内进入并启动电梯(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