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62章 过来人的建议(上)

第1062章 过来人的建议(上)

    封不觉完成了选择后,他手中的套牌便立即化为白光消散了br>

    由于储藏室内的装备生成形式已经改变,房间里是不会突然出现白色光柱的。

    觉哥等了几秒,看周围没什么变化,便重新走向了墙边的那个翻屉……

    “应该是在这里面吧……”他一边念道,一边拉动了那个铁闸。

    的确,套牌兑换出的装备,也是在这里面刷新的。

    哐啷

    翻屉被打开时,那件东西便出现在了觉哥的眼前。

    “呃……”当封不觉看见那玩意儿的刹那,他甚至都不需要唤出说明菜单,就知道这件物品的名字了。

    整体而言,那是一个柱形的、类似玩偶的物体。

    其主体是一根橙红色的圆柱,顶端有着一个半圆形的肉色顶盖,盖上画了两只眼睛和一张嘴。

    两只眼睛,是标准的死鱼眼……

    一张嘴,则是一条简单的横线。

    这个半圆形的“头”上,也就只有这两眼一嘴了,并没有鼻子、耳朵、眉毛……或是其他任何的细节。

    而在这柱形物体的两侧,还分别接了两根肉色的、与筷子差不多粗细的棍子。这两根东西应该就是此物的“手臂”了,同样没有任何细节,只是固定与身体呈七十度角下垂着。

    “哦……还真是jut_e啊。”封不觉拿起那件东西,微笑着言道。

    下一秒……

    “坑爹呢这是!”他立即大喝出声,“这也叫传说品质么?这真的算装备吗?让我装备在哪里啊?难道整根捅进里面夹着走吗!这特效描述简直莫名其妙啊!‘装备条件’那栏是在安慰我吗?那种‘你都已经上当了。不如看开一点’的语境不是我的错觉吧?最后的备注算什么啊!‘jut_e就是jut_e,既不伟大也不卑微’……这不是废话么!”

    “哈啊……哈啊……”觉哥一口气吐完了这么一整段,气喘吁吁地缓了几秒。

    发泄过后。他稍稍冷静了一点……

    “呼……算了……这就是命。”他叹了口气,把jut_e放进了行囊。“这是传说级装备,多少都会有一定作用的……嗯……一定有的。”

    虽然他这样告诉自己,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恐怕已然承受了套牌兑换装备时的“风险”,抽到了一种令人蛋疼的奖励。

    至此,封不觉算是把剧本结束后的奖励给领完了,他看了下现实时间,距离自己登录也已过了两三个小时。

    考虑到这次“限时体验”的四十八个小时是按照现实时间计算的,觉哥决定还是先下线。

    这两三个小时。就算是熟悉一下新环境了。接下来,他准备全都以睡眠模式去登录反正一样要玩,用睡眠模式去消耗体验时间要划算得多。

    …………

    断开神经连接后,封不觉打开游戏舱,坐了起来。

    “嗯……”他坐正后晃了晃脑袋,念道,“又来了……”

    觉哥很久以前就发现,每次他使用非睡眠模式进行过游戏后,在刚断开连接的那几分钟里,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倒也不是“眩晕感”。而是一种微妙的“不协调感”。

    当封不觉还是一个普通人时,是察觉不出这种异常的。不过……在经历过了古尘、齐治、伍迪、西蒙这帮家伙的轮番“开发”后,如今的觉哥可是连“地球自转”都能感应到的男人。因此。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种“不协调感”……

    “感觉到了吗?”

    就在觉哥沉吟之际,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耳中。

    “卧槽?”封不觉惊讶之余,循声转头,赫然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我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觉哥一见是古尘,开口便道,“还有……为什么你进来了我完全没发现?”

    “你这儿的钥匙我早就有了。”古尘淡定地回道,“就算没有……要进来也是易如反掌。”他耸了耸肩,“至于你发现不了我的原因嘛……解释起来很麻烦。你就当我‘轻功’好吧。”

    “嗯……”封不觉虚着眼,爬出了游戏舱。“看来你也是入侵民宅的行家啊。”

    “不,我不是。”古尘接道。“你不打招呼进别人的家,那叫‘入侵民宅’,我不打招呼进民宅,叫‘执行任务’。”

    “呵呵……”封不觉干笑两声,回道,“那么……不知科长大人您今天来此,又是执行什么任务呢?”

    古尘闻言,望着觉哥的眼睛,沉默了几秒,随后再道:“我今天来……是办私事。”说罢,他抬头瞥了眼墙上的钟,“已经快六点了,咱们边吃饭边聊吧。”

    “哦?”封不觉笑道,“那感情好啊~”他的表情虽然在笑,他眼中并没有半分真正的快乐,“您这是准备带我去哪家豪华酒店里公款吃喝呢?”

    这时,古尘站了起来,朝厨房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道:“我来的时候,顺道去了趟菜场。”

    “哈?”封不觉的视线跟着他,很快便看到了放在料理台上的几个塑料袋。

    “我跟老婆打过招呼,今天不回家吃晚饭了,就在你这儿凑合一顿……”古尘话说到一半。已走到了厨房,并拿起了一条围裙给自己寄上,“我婚后很少有机会亲自下厨了。所以水平可能有点退步,你过来给我打打下手。”

    “喂……”觉哥都惊了。“你自说自话闯进别人家、强行买菜做饭、且自己还要蹭饭……然后还要求主人帮你一起做?”

    “那你做不做?”古尘若无其事地反问道。

    封不觉想了两秒,翻起死鱼眼,也走向了厨房:“唉……菜单菜单……”

    “葱烧排骨……”古尘顺势回道,“……麻婆豆腐,肉蛋羹,再弄个蘑菇汤。”

    说这话时,古尘左手已拿起了一个透明的大号儿打蛋碗,右手抓起一个鸡蛋一敲。来了个潇洒的单手打蛋。

    然后……蛋碎了一碗。

    随着那鸡蛋连壳带黄儿一块儿掉入碗中,厨房内的气氛瞬间变得非常诡异……

    在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过后,封不觉嘴角抽动着,虚眼看向古尘道:“那个……我想问一下……阁下‘退步’以前的料理水平,究竟是怎么样的?”

    古尘保持着他那从容的态度,拿起抹布擦了擦手,冷冷回道:“你知道泡面煮一下会比直接泡好吃吧?”

    “废话!谁不知道啊!”封不觉都惊了,“合着你所谓的‘水平’就是煮方便面的水平啊!就这样儿你还敢觍着脸买上四个菜的材料往别人家里带啊!居然还摆出一副很嚣张的样子让人给你打下手?”

    “哼……”古尘无视了觉哥的吐槽,冷哼道,“顺带一提……煮泡面的时候。少放点水,可以让口感更好。”

    “提你大爷啊!还不是在说方便面嘛!”封不觉朝着古尘挥臂一指,“都说了那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知识了啊!你那自我感觉良好的态度是闹哪样啊!”

    古尘摇了摇头。依旧不为觉哥的吐槽所动:“年轻人,你太天真了……真正高深的技术,是返璞归真的境界。像那种‘让包子笑起来’或者‘让饺子动起来’之类的技巧都只是哗众取宠罢了。”

    “连个蛋都敲不利索的家伙还真敢说啊……”封不觉自己的蛋都开始隐隐作痛了,“把几十年前的料理漫画老梗翻出来嘲讽以为我就听不出来么?”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古尘接道,“虽然我的手法是生疏了,但意识是不会退步的。”他说着,拿起了另一个塑料袋,“看着……一会儿我就传授给你用大豆代替绞肉制作出六味一体的特殊麻婆豆腐的方法。”

    “刚嘲讽完人家的技巧是哗众取宠后立即又剽窃了人家的另一个技巧啊!”封不觉吼道,“要不要……哦不……有没有脸啊这是!”

    …………

    十五分钟后……

    “嗯……我看看……”封不觉望了眼灶台上的蒸锅。“肉蛋羹算是蒸上了……”他又望了眼旁边的盖着锅盖的大炒锅,“排骨要小火收汁。还有的等……”他低头看着碗里的豆腐,“豆腐还是先在水里泡着。等那两个菜都好了再下锅。”

    想到这儿,他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古尘:“那个……科长,您的大豆体绞肉弄好了没有?”

    此时,古尘正在另一边的一个灶台前不知忙活着什么。

    闻得此言,他转过身来,递给了觉哥一个尝菜的小碟子,碟子里,有一小坨黑色的不明物质。

    “你尝尝味道如何。”古尘说道。

    觉哥当即后退半步,戒备地问道:“你自己干嘛不尝?”

    古尘的回答,是令人震惊的……

    他用非常平静的语气回道:“看上去好难吃。”

    封不觉瞪大了眼睛,深呼吸了一次,然后,保持着脸上那濒临抽搐的表情,用淡定的口吻问道:“你能滚出我的厨房么?”

    …………

    到晚上七点,这爷俩儿考虑到他们的年龄,这样的称呼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终于坐在了饭桌前。

    总体而言,封不觉一个人做了三菜一汤,古尘糟蹋了一个鸡蛋和一斤大豆……反正菜都是后者买的,觉哥也就不说什么了。

    “今天来找你,主要是谈谈我那表外孙女的事儿。”古尘端起饭碗,第一口菜还没夹进嘴里,就说了这么一句。

    “啊……”封不觉这边,已是抄起勺子、挖了一口麻婆豆腐,“我正好也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具体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一定是生气了。”古尘接道。

    “我就是不明白……”封不觉道,“她在气什么呢?”他的语气不经意地就升高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啊。即使她的封印解开后发现自己对我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感情,我也……”

    “打住打住。”古尘打断了觉哥,“问题就出在这里。”

    “啊?”觉哥没听懂,“出在哪儿?”

    “我知道你是为她好。”古尘接道,“你也知道你是为她好。”他顿了顿,“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上讲,全世界都会认定你做的事情……是为她好。”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但是……”他皱眉望着觉哥的脸,“你不能……在这件与她密切相关的事情上……单方面地做出决定、并予以实施。然后再把结果甩到对方的脸上,理直气壮地说一声我是为你好。”

    “哈?”封不觉听完这段之后,更是一头雾水。

    “我举个例子。”古尘道,“我今天自说自话到你家来给你做饭,你什么感受?”

    “你这也算是为我好?”封不觉又摆出了死鱼眼,“在此之前……喵了个咪的!到底是谁做的饭啊!”

    “看……”古尘到,“就这么件小事,你都觉得不爽,何况是更重大的事情呢。”

    “喂!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例子和我遇到的情况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啊!”封不觉回道。

    “我也是过来人,以前犯过类似的错误……”古尘在无视吐槽这方面有着无人能及的经验,不管觉哥怎么吐,他还是淡然地说着自己要说的内容,“所以我今天并不是以长辈的身份来跟你说教,而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你错了。”

    “我错了?”封不觉道。

    “错了。”古尘道。

    “真的是我错了?”觉哥又道。

    “你太~错了。”古尘拉长了嗓门儿应道。

    “嗯……”下一秒,封不觉手肘撑桌,将脸朝前凑了凑,“那你说……我去跪下道个歉……”

    “那种廉价的下跪就省了吧。”古尘又一次打断了他。

    “呃……”这倒是出乎了觉哥的意料,“那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古尘用理所当然的语气,给出了一个就连封不觉都想不到的回答:“还用问吗?来硬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