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67章 猜名游戏

第1067章 猜名游戏

    宇宙很大,但也不是经常会有那种“可能毁灭一个星系的危机”发生的。

    假如b级以上的危机真的频频出现,那么星系级英雄的人数再多恐怕也不够用,毕竟他们每次出任务都得担着死亡的风险。

    因此,纵然封不觉已经被晋升到了“星系级”,但他并非立刻就能接手到高等级危机。

    比如眼下,他在【英雄任务领取及互助】界面翻了二十多分钟,愣是一个b级以上的危机都没找到。

    “岂有此理……”对这种情况,封不觉无疑是十分不满的,“这个宇宙里的反派们都在干毛啊?不想统治宇宙的家伙还混什么邪恶阵营啊!干脆去找份正经工作算啦!”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逻辑还真没错儿。

    “唉……没办法,只能先从c级危机下手了。”抱怨归抱怨,觉哥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等下去了,他决定退而求其次……找个毁星级的事件去处理一下。

    像这种“c级危机”呢……其实也不算很多,但的确是每天(即每二十四个宇宙周)都有。

    毕竟“星球”比“星系”要多得多,而且,从技术上来说……“征服一个星球”,显然也比“征服一个星系”乃至“征服全宇宙”要容易一些。或者说……更靠谱一些。

    所以,该宇宙中的反派大佬们,多半也是从“征服星球”这块开始着手的。

    反派们,不分什么等级,但可以用野心的大小来区分。

    基本上,可以将他们分为

    “老子就是神”型。

    “老子是宇宙帝王”型。

    “老子是这个星系的霸主”型。

    “老子要在这个星球以及周边地区占球为王”型。

    “老子要统治这个星球”型。

    “老子要征服世界”型(注:该类型与上一个的不同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宇宙里有其他文明存在)。

    “老子要征服这个国家”型。

    “老子要成为这座城市的土皇帝”型。

    “老子要成为这片儿的地头蛇”型。

    以及“老子今天誓要把街对面那家银行抢了”型。

    当然了……最后那三种,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黑帮”、“流氓”和“劫匪”,通常情况下,警察和一些政府调查机构也能把他们给办了。超级英雄当中,也只有城市级的那些常和他们打交道;若换成星球级英雄出马。最后这三种罪犯都是不堪一击的。

    而封不觉准备去接手的【c级危机】中,他们遇到的对手基本都是介于“老子要征服世界”和“老子要占球为王”之间的水平。比如斯娄星上的奎克将军,就属于这个级别。

    至于这个级别反派的实力嘛……也是因球而异。

    举个例子,在赛亚人的星球上称王称霸,和在斯娄星上称王称霸……那肯定是两码事。

    同样是星球霸主,想统治赛亚人的行星,起码得有个一万战斗力吧(贝吉塔王也就8000),但要统治斯娄星……只要有个800那就绰绰有余了。

    事实上,按照所谓“战斗力”的标准来看,奎克恐怕连100都不到……因为他们斯娄星的重力是1.8倍蹦蹦(该宇宙的重力计算单位。地球是2.3倍),以他的战力……也就能和那些“斯娄联盟”的英雄较量一下了;遇上封不觉……那他就是被一巴掌呼飞、两巴掌毙命的结果。

    或许……也正因为觉哥上次所接的c级危机中主要对手是奎克(血尸神是意外情况,假如把他算进去,这任务一开始就不会是c级),他才产生了一种“c级危机弱到我都懒得去”的错觉……

    …………

    二十分钟后,宇超联四号空港,“华容道号”飞船内。

    这架飞船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说是几百年前某次星际战争中的遗留品,与之一同流传下来的还有一段关于”王牌飞行员和传奇飞船“的故事。

    当然了。故事就是故事,纵然是“正史”也会因时间的流逝而被人质疑和淡忘;“故事”这种东西……经过那么多年,即使没有“褪色”、也早已“失真”……早就没有人再把它当回事儿了。

    如今在使用着这艘飞船的乘客们,关注的只是……

    “切……这座位是怎么回事儿啊?本部就找不到更像样的船了吗?”

    华容道号的后舱中。一个身着青绿色连体紧身服、头戴黄色头盔(这个头盔与战斗无关,只是其正面有一块光学玻璃可以掩住使用者的容貌)、体型(按比例)比地球人大两倍左右的男人在座位上抱怨道。

    “呵呵……”他话音未落,坐在他对面的一只猩猩(是的,就是一只猩猩。一只身着全套金属盔甲的大猩猩)便笑着应道,“‘绿色流星’老弟……这就是你少见多怪了。”不得不说……这只猩猩的声音和他的容貌配在一起违和感十足,假如光听声音不看脸。别人或许会以为说话的是一名睿智的中年男子,“像这种老式的军用飞船,设计的时候就根本没有考虑过舒适度的问题。这后舱之所以建得这么宽敞,其实是因为这是给那种穿着全覆式外骨骼的装甲伞兵用的。当年,这种飞船的机舱里根本连座位都没有,‘乘客们’皆是排成排站定,被金属吊架固定在原位,等到了目标地点……舱底一开,支架一松,他们就像炸弹一样被空投下去了。”

    “哼……”绿色流星撇了撇嘴,“这么说来……如今咱有个膈应的座儿可以坐,还得烧高香了?”

    “行了,有什么好抱怨的。”这时,坐在他俩后方的另一名英雄接道,“你是去从事英雄活动,还是去旅游的?”

    这次说话的这位,一身牛仔打扮,胸前还像模像样地别了个金色的星形徽章。俨然是一副西部片中的警长打扮;不过,这位同样不是地球人,他是个“马头人”马首人身,健硕彪悍;胳膊跟人的腿那么粗、腿跟人的腰那么粗,他那两只脚的末端是蹄子(钉过马掌)、两只手却是有着四根手指的构造。

    “啊……算了算了。”绿色流星耸肩道,“也就半个宇宙周的行程,忍忍就过去了……”他说到这儿,顿了一下,“诶?说起来……还有一个人呐?一个宇宙日前就是出发时间了,他怎么还没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

    绿色流星话音未落。后舱与舰桥的门便开启了,在三道野兽的目光中,一个身着紫色长西装、体型消瘦的地球人走了进来。

    “抱歉,我来晚了。”封不觉进舱以后,扫视那三位一眼,并用毫无歉意的语气道了个歉。

    “呵呵……我们是不急啊。”绿色流星不爽地念道,“就是不知道那个发生危机的星球在这个宇宙日里会死多少人了。”

    他这话,本来也是气话,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觉哥的道歉毫无诚意。

    没想到……

    “那要是人全死光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去了?”封不觉接下来却应了这么一句。

    “嗯?”绿色流星立马瞪了他一眼,“你这叫什么话?”

    “没什么,我只是听你说了死人的事儿,然后联想到了一种可能的情况。”封不觉一边平静地回应着。一边走向了一个空的座位,“说真的,我也很好奇啊……”他又看了看舱内的另外两位英雄,“假如在我们赶赴危机发生地的途中。那个星球就已经毁灭了,那该怎么算?是算我们任务失败呢?还是说我们得过去善后?”

    觉哥话音落时,一阵尴尬的沉默降临……

    片刻后。还是那只猩猩说道:“这种情况……的确也曾出现过,具体处理方法得视情况而定。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会照常前往的,至少可以在第一时间抢救幸存者、实在没有幸存者,我们也可以尽快将祸首处理掉。”

    “哦……这样啊……”封不觉应道。

    “这位小哥……你是刚升入星球级的吗?”下一秒,那个马头哥又对觉哥说道,“联盟里所有星球级以上的英雄我都认识,但没见过你啊。”

    在任务系统中,他们这个任务的要求是“五名星球级以上的英雄”出马才能成行的,所以来到这艘船上的,必然不会是城市级。

    “啊……三位好,我是扑克侠。”封不觉还是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他用懒散的神态和语气回道,“鄙人刚刚加入联盟不久,在很多方面……还希望诸位不吝指教。”

    “呵呵……原来如此。”那只猩猩又笑了笑,并开始给觉哥打圆场,“既然是新人,那迟到一会儿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刚进宇超联时也到处找不着路来着。”

    “唉……”绿色流星虽然性格很冲,却也不是什么坏人,他听了觉哥和猩猩的话,态度也缓和了些,“真没办法,你下回可得注意了,咱们去晚了,那边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就在他们说话之际,一声电子音从舱顶的扩音器中传出,接着,一个尖锐的嗓子通过广播说道:“都坐稳了吧?那就准备出发。咱们已经比预定时间迟了一个宇宙日,没时间再磨磨蹭蹭了。”

    很显然,说话的这位是飞船驾驶员,而他……同样也是一名英雄。

    …………

    数分钟后,飞船已飞出了宇超联的本部,并进入了“迁跃模式”。

    在迁跃隧道中,飞船是非常平稳的,乘在后舱里的人几乎都没有自己在乘坐交通工具的感觉。

    就在此时,绿色流星好似想起了什么,忽地转头对坐在最后一排的觉哥说道:“对了,新人,你还不知道咱们几个的英雄名吧?”

    封不觉闻言,思索一秒,回道:“嗯……不知道。”

    “嘿嘿……”绿色流星说道,“那正好,咱们可以玩儿‘猜名游戏’了。”

    “哦?”封不觉这会儿倒是来了兴致,因为他最爱跟人玩儿这类游戏了……“怎么个玩儿法?”

    “呵呵……很简单的游戏。”猩猩回过头来,接过绿色流星的话头道,“你来猜一下我们的英雄名和能力,只要你能猜到本次任务中半数以上的英雄名、或者猜出我们的能力,你就可以担任本次行动的队长。”

    “这是在出勤的全员都是星球级英雄、且大家彼此不熟时常玩的游戏。”马头哥补充说明道,“怎么样?扑克侠,你要不要玩。”

    “好……我就试试好了。”封不觉笑道,“对了,飞船驾驶员的名号我不用猜吧?我上船以后还没见过他呢。”

    还没等舱内的三人回应,广播里就传来了那位的声音:“不用。”

    看来……这飞船后舱一直都在其监视之下。

    “呵……”觉哥干笑一声,然后看向了那只猩猩,“那就先猜你吧。”

    “可以啊。”对方也笑着回道。

    “我有几次机会?”封不觉问道。

    “随便你猜能力还是英雄名,加起来四次机会。”那猩猩又回道。

    “猩猩侠?铠甲猩猩?猩猩将军?猩猩队长?”紧接着,封不觉就一连猜了四次,且全部都在猜英雄名。

    “呵呵……抱歉,就差一点儿啊。”猩猩笑道,“我的英雄名是‘嗜蕉者’。”

    听到那三个字的瞬间,封不觉的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两下,并在心中吐槽道:“这哪里差一点儿了?这他喵的差远了好吧?非要类比的话就是‘人类’和‘变态’的差距了有没有?”

    “好吧……”封不觉无奈地转过头,随机看向了绿色流星,“我猜你是……黄瓜侠?”

    “不对。”绿色流星摇头。

    “青巨人?”觉哥又猜了一个。

    “我在本族中属于比较瘦小的。”绿色流星说道。

    “变异蝌蚪?”封不觉再道。

    “谁会用这种英雄名啊……听上去像是某种事故的受害者一样……”绿色流星还吐了个槽。

    “嗯……”封不觉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正当众人以为觉哥在这个问题上就要宣告游戏失败时,不料……

    “你的能力是明显强于本族人的身体机能?”他忽然不再猜英雄名了,而是猜了个能力。

    而且……他猜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