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72章 给帮、费帮、窥视者们

第1072章 给帮、费帮、窥视者们

    论动态视力和反应速度,封不觉绝对是这五名英雄中最快的。

    他是第一个捕捉到那道黑影的人,但是……他没有动。

    他不动的原因有二:其一,眼下【斗魔降临】的后遗症才刚刚消除,他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生存值补充剂,在自身体能只有5%的情况下乱来,说不定会被莫名其妙地干掉;其二嘛……觉哥认为,以那道黑影的速度,还不足以对跳蚤侠构成什么威胁。

    果然,半秒后,跳蚤侠面不改色地抬起一臂、转身一挡……准确地拦下了那道黑影的攻势。

    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封不觉注意到……格挡的刹那,跳蚤侠那条胳膊的前臂上又出现了蓝色的甲壳;看来,这种皮下分泌的分泌和凝结速度都是可控的、而且可以非常快……

    “瞧……我说什么来着。”跳蚤侠保持着格挡姿势,淡定地对队友们说道,“这帮家伙就是这样……说动手就动手。”

    而那道黑影在一击未果后,似乎也察觉到了跳蚤侠的实力在自己之上,于是,他收势后翻,在数米外站定。

    此时,他的样貌便展现在了众人眼前那是个全身包裹在黑色破布(至少看上去是布)中的人形生物,只有两只手和一对儿眼睛露在外面。他的身形高大魁梧、威势不凡,但全身却发出一阵阵难掩的脏臭味、不禁让人侧目。

    “来者何人?胆敢闯我‘给帮’的地盘?”两秒后,那黑袍大汉大喝出声,用的是一口地道的江湖腔。

    “你说什么帮?”封不觉实在是没忍住,插嘴问了这么一句。

    “给帮!”对方又高声重复了一遍,并当即从黑袍底下伸出了一条大长腿。

    紧接着,他便伸手拨开了自己那乌黑茂密、打结分叉的腿毛,露出了大腿上的一个纹身。

    那纹身由三个英文字母(乞讨星人使用的是标准英语)组成g.a.y.

    “great!abste迷ous!yooooo……”那货展示完纹身后,还大声喊出了他们帮派的口号。

    封不觉瞪大了眼睛望了他两秒,然后……赶紧喝了口补充剂来压压惊。

    “哼!知道怕了吧?”黑大汉看到觉哥的表情后,很是得意地说道。“知道就赶紧滚蛋,不许接近我们的地盘儿!”

    对于这种要求,跳蚤侠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还未等他开口,绿色流星就抢先一步上前。指着那“给帮”的汉子言道:“少废话!宇超联办事,识相的别挡道儿。”

    “嗯?”一听到宇超联这三个字,黑袍大汉瞬间一惊,脚下还疾退三步,“宇……宇宙超级英雄联盟?”

    “呵呵……”嗜蕉者这时也上前几步。笑道,“正是。”

    “切……”黑袍大汉接道,“你说是就是啊?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宇超联的英雄么?”

    “哼……证据当然是有的……”塞拉囧闻言,冷哼一声,咄咄逼人地回道,“但有必要拿给你这种杂鱼看么?”

    “算了,给他看看也无妨。”还是跳蚤侠比较沉稳,他想了想,便再度走到最前,拿出了自己的【英雄id卡】在黑袍大汉勉强晃了晃。“如果你识货的话,就去跟你们帮里的大佬们打声招呼,我们只是路过借道而已……只要你们别来阻挠我们,大家就相安无事。”

    英雄id卡上都是有钢印的,而那黑袍大汉的目力显然也是极好,所以他一眼就看到了“星球级”的字样(顺带一提,封不觉的权限虽然已经是星系级了,不过他的卡还没换,卡上的钢印还是“城市级”)。

    “嗯……”黑袍大汉沉吟片刻,应道。“好……我这就去通报。”他顿了顿,“我们可不想惹上‘星球级英雄’。”

    说罢,他就像来时一样,猛然一窜。闪回了高地的林中……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一个星球级英雄就给吓回去了吗……”封不觉见状心道,“c级危机中的敌人终究是不行啊……不过……‘gay帮’这个名称还真是挺惊人的……”念及此处,他忽地意识到,“说起来,在这个宇宙里,各种奇葩的角色和名字还真是层出不穷……基本上每遇到五个角色。就必然会有一个槽点十足的家伙混在里面……”

    说实话……再仔细想想,当初觉哥在耸肩星和渣渣渣渣星上时,遇到的几乎全是这种人物……五分之一的概率说不定还低了。

    “你们也别太相信他了,乞讨星人并没有什么信誉可言。”黑袍大汉离开十几秒后,跳蚤侠复又开口,提醒了一声。

    “放心吧,我很了解他们。”塞拉囧接道,“在加入宇超联之前,我曾去城管星人那边的训练营里待过一阵儿,那时候就经常会和乞讨星人起冲突。”

    “喂喂……”绿色流星接道,“你确定那能叫‘冲突’吗?”

    “呵……也对。”塞拉囧道,“在城管星人那种战斗种族的面前,乞讨星人通常都只有挨打的份儿。”

    他们几个就这么一边聊着天,一边跟随着跳蚤侠进入了“林荫高地”。

    这是一块蓝色的土地,像蓝莓那样的蓝……

    而这种颜色的主要构成物就是植物。

    由于公园星的大气环境、从属恒星、以及其本身的土壤等等条件都和地球有着相当大的区别,因此,这里的自然景观也和地球的大相径庭。

    这儿有着橙色的阳光、黄色的云彩、蓝色的植物和红色的水源……

    当然了,上述色彩也并非绝对,只是宽泛来讲……就好比地球上的植物也不全是绿色的一样。

    “嗯……虽然他说了要‘放慢速度’,但这走得还是有点儿快啊……”进入高地的范围后不久,封不觉就出现了体能问题,他在心中念道,“生存值方面倒是暂时不用担心了,可体能是无法用补充剂来回复的……按照他这个节奏跟进,我再跑个一分钟就得重新趴下了啊。”

    事到如今,封不觉也不可能提出“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儿吧”这样的建议。他只能想别的办法。

    然而……办法不多了。

    “难道要我在这儿剃头吗?”觉哥又想到,“不……还是找个理由暂时脱队更靠谱。”

    就在他准备祭出究极手段“屎遁”之际,没想到……前面又出事儿了。

    “啊”一声惨叫,自众人前方数十米外传来。

    跳蚤侠闻声先是一顿。随即转头扫视了队友们一圈,与其他英雄眼神交流了一番(主要是他看别人,别人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后,跳蚤侠点点头,率先冲了过去。

    绿色流星、嗜蕉者、塞拉囧紧随其后。唯有封不觉……落在了队伍最后面,步履蹒跚、气喘吁吁地追着。

    索性其他英雄都在专注于眼前的事态,并没有发现后方的觉哥已露出了明显的疲态。

    数秒后,跳蚤侠已抵达了叫声发出的地点,并看到了一个正倒在地上呻吟的乞讨星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那乞讨星人看见跳蚤侠时,惊疑交加,但他跑不了,因为他的腰部被一个环状的光能陷阱给钳制住了,非但动弹不得、还往外渗血……

    在他惊慌提问之时,另外四人也陆续赶到。看到了这一幕。

    直到这一刻,封不觉才算是真正看清了“乞讨星人”这个种族的样貌(此前那个给帮的杂兵裹得太严实了)板栗形的头部、瘦骨嶙峋的v形躯干、有三个关节的狭长手臂、以及一双粗犷的大长腿。

    比起刚才那个腿毛厚实到让人想烧一烧的家伙来,眼前这个被陷阱抓住的乞讨星人可谓光洁溜溜;他身上就穿了一件小短褂和一条中裤,露在外面的其他部分全都是光秃秃的、连根汗毛都看不见。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仁兄的腿上,居然也有一个纹身,纹身的字样是f.a.g.

    “别紧张,我们是宇超联的英雄。”跳蚤侠说这话时,已经用徒手帮对方把那个“光子猎夹”给破坏掉了,“你是‘费帮’的吧?”他看了看对方的纹身,如是问道。

    “宇超联?”那个乞讨星人没有回应跳蚤侠的问题。而是将这三个字轻声念叨了一遍,并喃喃自语道,“宇超联来这儿干什……”

    “啊!糟了!”突然,他神情一变。话都没说完、扭头就跑。

    乞讨星人的身手好像都不错,这位仁兄明明还带着伤,但依然用非常灵活快速的动作一突一跃……冲入了旁边的林木中。

    紧接着,又一阵凌乱的踏草之声从那个方向响起,与之相伴的是几个不同的嗓音所发出的呼喝。

    “在那里!是费帮的人!”

    “混蛋!一定又来偷零钱了!”

    “快追!他有伤跑不远的!”

    “抓住他!抽他的脚底板!”

    这段光听都让人觉得蛋疼的台词越来越轻,表明说这些话的人也是渐行渐远……

    封不觉瞪着死鱼眼。嘴角抽动着念道:“我现在真后悔没有读过这个任务的相关情报设定再来……”

    …………

    同一时刻,宇超联本部,某控制室中。

    嗡嗡嗡

    “光幕门”展开的声音,宣告有人进入了屋内。

    “一个宇宙周前,我才给这个房间的门换了密码。”坐在操作台前的蛤蟆侠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很显然,他不用看就知道来者是何人。

    “呵呵……”锡箔纸侠笑着朝蛤蟆侠走去,“如果你不想让我进来,那就应该换一种我无法破解的锁。”

    “比如说?”蛤蟆侠接道。

    “地球上,有一种叫做门闩的东西。”锡箔纸侠笑道,“你听说过吗?”

    “你是指那种只能从一侧锁门的原始设计吗?”蛤蟆侠道。

    “有时候最原始的设计,反而是最奏效的。”锡箔纸侠摊开双手,轻松地言道,“无论我们掌握了多麽先进的科技和知识,先人的智慧总是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每个时代的智者们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开始思考的,所以谦逊应是一种基本的礼仪。”

    “嗯……有道理。”蛤蟆侠的双眼紧盯着自己前方的屏幕,并冷冷接道,“你的话提醒了我,我忽然想到可以用一个更原始的方法将你拒之门外。”

    “哦?那是什么?”锡箔纸侠好奇地问道。

    蛤蟆侠转过脸,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一字一顿地言道:“get!out!”

    看来……蛤蟆侠说的那种“原始方法”,就是直接开口赶人家走。

    “哈哈哈哈……”锡箔纸侠不禁笑出声来,“恩韦,你的幽默感总是能带给我惊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刚好移动到了蛤蟆侠身前的一个屏幕上,“喂……等等,这是什么画面?英雄宿舍的某个标准间?”

    下一秒,锡箔纸侠忽地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这种表情客观来讲就是淫笑),并出拳捶了一下蛤蟆侠的肩膀:“嘿!恩韦,真没看出来啊!你竟然是这种人!”虽然他所说的内容是很严肃的,但他说时的语气完全没那个意思,“说!这是哪个女英雄的房间?蟾蜍女侠?性感蜉蝣?等等……难道是个男英雄的房间?你……”

    “确切地说……”蛤蟆侠无视了锡箔纸侠的言行,淡定地接着刚才的话道,“这是z250号房间。”

    “z250我记得是……”锡箔纸侠的脑力是很惊人的,他能记住并调用的信息量之大绝非人脑可及,“扑克侠的房间?”

    “是的。”蛤蟆侠回道,“不过,我现在的焦点并不在他的房间,因为你也看到了……他现在并不在房间里,而是在公园星上。”

    “我正想问呢。”锡箔纸侠立刻恢复了正经的神色,接道,“旁边那个画面又是从哪儿传回来的?”

    “我骇掉了嗜蕉者的战甲,只要他还戴着那个头盔,我就能看到他所看到的。”蛤蟆侠若无其事地回道。

    “你这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啊……”锡箔纸侠斜视着对方道,“你要监视扑克侠也就罢了,还把其他人也一并……”

    “呱~”蛤蟆侠没让对方把话说完,便出声打断(请注意,此处蛤蟆侠这声“呱”并不是卖萌;在他的星球,这就和我们人类说“嘘”是一个意思)道,“你是想跟我一起看看呢……还是想在旁边跟我讲大道理。”

    锡箔纸侠闻言,撇了撇嘴,干脆拖了张椅子过来:“先说好,出事儿了我可不背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