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73章 盘口

    作为这个宇宙最聪明的几个人之一,蛤蟆侠的智商、智慧……皆是毋庸置疑的。

    再者,他还是宇超联的元老、最高委员会的核心人物。凭借他手头可以动用的资源……只要封不觉还在宇超联里待一天,就肯定摆脱不了他的监视。

    当然了,对此……觉哥心里也是有数的。

    他之所以不惜开启【斗魔降临】也要在人前维护自己的星系级英雄形象,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都会传到蛤蟆侠那里。

    即使对方没有进行实时监视,也会想办法搞到影像资料或者情报……像斯娄星上那种“暂时摆脱监控”的机会,恐怕是不多的。

    这,是一场介于蛤蟆侠和封不觉之间的无形博弈。

    前者永远都不会给予后者完全的信任,而后者……就偏要在这种前提下爬上宇超联的高位。

    …………

    林荫高地,西北丛林中。

    在断断续续地前进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封不觉他们离中心区域仍有着一段距离。

    说实话,此刻,觉哥发自内心地感激“给帮”和“费帮”的成员们;由于那些家伙在林地中进行着各种纠缠,导致他们五名英雄的行进速度总是提不起来……在过去那二十分钟里,他们每前进个几百米就能撞上一些冲突事件,就算他们对那些事儿不闻不问,但陷阱之类的玩意儿还是得提防的。

    因此,他们不得不这样走走停停,封不觉的体能也就堪堪维持在了安全线上……

    “已经可以隐约地听到音乐声了,大家要留神啊。”在解除了又一个陷阱后,跳蚤侠回头提醒了队友们一声,其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但没人看得出来)。

    “让我猜猜……”下一秒,封不觉便瞪着死鱼眼道,“音乐是广场舞星人放的?”

    “没错,说大号儿音响是她们的种族图腾也不为过。”绿色流星回道。

    “他们占领地盘的目的,也正是伴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音乐跳集体舞。”塞拉囧接道。

    “然而……”嗜蕉者又道。“熊孩子星人和乞讨星人,也是那种领地意识很强的种族。”他解释道,“乞讨星人倒还好说……他们的战力在这三族中是最低的,而且他们也不是非要占开阔地。对乞讨星人来说……任何地方都可以发展成地盘儿。

    “但……熊孩子星人,也是很喜欢开阔地的;他们的战斗力和广场舞星人不相上下、在耐力和爆发力方面甚至更胜一筹。”

    “这我就不明白了……”封不觉道,“这个星球很大吧?像我们先前经过的地区,那可是一马平川、空无一人啊,可他们为什么非要去争前面那块……”

    “扑克侠。”这时。跳蚤侠打断了封不觉,并回头说道,“我发现……有很多宇宙学的常识性知识,你都不知道呢。”

    “对啊。”封不觉坦言道,“我是从平行宇宙的地球来的,本来就不知道嘛。”

    这项信息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反正他早就跟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们透露过了,再说……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在很多事情上,封不觉都可以用“自己是平行宇宙来客”忽悠过去或是撇清责任。

    “什么?”听到觉哥的话后。绿色流星当即瞪大了眼睛道,惊道,“你居然是平行宇宙来的英雄?”

    “哦……原来如此……”嗜蕉者摸着下巴念道,“我就说嘛……你怎么有点怪怪的。”

    “好吧……那就没办法了,我来给你简单地说明一下吧。”跳蚤侠确是个很“务实”的人,他很有效率地快速接受了这个设定,并对觉哥说道,“广场舞星人和熊孩子星人有两个共同的习性,其一,是‘认地儿’。他们那强烈的领地意识主要就源自于这个习性,说得直白些……一旦他们确定了一个适宜的活动场所,就不会轻易更换。”

    “哦。”封不觉虚着眼,点点头。

    对于这种说明。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评价的,一开口就可能发展成吐槽。

    “其二……就是‘时限性’。”跳蚤侠的话还在继续,“他们都只会在白天活动,太阳落山以前必定得回栖息地。”

    “我姑且问问……他们的栖息地在哪儿?”封不觉问道。

    “呵呵……这很容易算。”嗜蕉者这时笑着抢答道,“以熊孩子星人举例……从他们的栖息地到活动地之间的距离,约等于他们的平均移动速度乘以半个宇宙周的时间。”

    “这他喵的还有公式的啊?”觉哥又一次惊了。

    “有啊。”跳蚤侠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接道。“广场舞星人也适用于嗜蕉者所说的这个公式,这也是常识。”他顿了顿,“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此前那个问题了,为什么这个星球那么大,他们偏偏会在这里发生冲突呢?”

    “因为这个非常适宜他们活动的高地,正好位于一个广场舞星人的栖息地和一个熊孩子星人的栖息地之间,且周边地区再也没有第二个类似的区域了……”封不觉顺着对方的意思说道,“是这样吧?”

    “你领会得很快嘛。”跳蚤侠接道,“顺带一提……这个星球上还有很多属于这两个种族的殖民栖息地,其中也不乏情况与这里类似的地区……但这‘林荫高地’,算得上是冲突最激烈的一个地方。”

    “嗯……”封不觉又道,“那么……此地的冲突,已经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咯?”

    他没有问“会不会死人”,而是直接问了“伤亡多大”,因为在宇超联本部时,绿色流星就已经讲过“会死人”了;另外,假如连人都不死,这【c级危机】就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当然很大。”比较寡言的塞拉囧,此时用肃然的语气开口应道,“若不是局面已经失控,何须我们出动?”

    “塞拉囧说得没错。”跳蚤侠也道,“这两个星球的人,都是战斗力强大、又十分排外的种族。他们处于同一个星系、且都面临着人口过多的问题。在过去的百余年中。双方因殖民星的归属、以及公共星球上的地盘问题矛盾不断;而双方的政府为了规避星际法的追责,都没有主动宣战的打算……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今天这种‘双方都对民间的武力冲突抱默许态度’的局面。”

    “所以说,我们今儿个到底是来干嘛的?”封不觉又道。“既然双方想自己用拳头解决问题,那我们真有必要来劝这场架么?”

    “你好像……”跳蚤侠闻言,语气微变,“误会了什么啊。”

    “哦?”觉哥用一个语气助词示意对方接着往下说。

    “我们可不是来解决两个种族间的矛盾的。”跳蚤侠道,“我们是来逮捕两名‘危险分子’的。”

    …………

    同一时刻。高地中心区域。

    战场之上,身形矮小的熊孩子星人和相对而言高大一些的广场舞星人们正在激烈地厮杀着。

    前者的优势是爆发力、恢复力、敏捷性;而后者则胜在力量、防御、和血量上。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两帮有着星际殖民能力的外星人,怎么还在用肉身打架呢?就算是地球人也知道该用枪炮坦克吧?

    这理由其实也很简单……

    首先,根据星际法的定义,某一方使用的军火在质和量上达到一定的水准,就会被视为“战争行为”,而主动发动战争的一方是要背锅的,两边肯定都不愿意。

    其次,前文中也多次提到过了。这两个种族的战斗力真的“很高”,他们只用身体就能胜过很多常规武器了。

    因此,就有了眼前这样的局面……

    “来来来……赶紧下注啊!时间不多了,随时可能开打了啊!”

    此时,在战况激烈的战场边缘,一个长得像稻草人一样的家伙正站在一块电子黑板前,拿着扩音喇叭大声嚷嚷(此地音乐声太响、且杀声震天,他必须得靠喇叭来吼才行)着。

    “残念少年,一赔一点九!龅牙婶,一赔一点八!”

    这位“稻草人”无疑正在主持着一场赌局。而他口中提到的双方,正是本次“c级危机”的两名主角……

    残念少年:熊孩子星人,宇超联通缉犯;近年来频频出没于熊孩子星人与广场舞星人冲突的现场,杀人如麻。凶名赫赫,有着“最强熊孩子之称”;除了在与广场舞星人的战斗中出现,他还会随机地对一些城市乃至星球展开破坏行动,而他的动机似乎只是为了“好玩儿”。

    龅牙婶:广场舞星人,宇超联通缉犯;经常性地出现于一些广场舞星人的活动地,只要她在活动中受到干扰。就会大开杀戒;曾有过凭一己之力消灭城管星人分队的战绩,亦对许多星球的原住民城市进行过破坏。

    如果要用宇超联的英雄等级去划分这两名罪犯,他们至少都是星球级。

    而今天,这两个人,都来到了公园星上……

    宇超联的情报部门分析,这俩要是打起来,是有相当几率会对公园星造成毁灭性打击的。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他们有“爆星”之类的能力。

    此处得说明一下……在c级危机中,关于“毁灭星球”的定义未必得是把整个行星炸了。像“非法统治”、“彻底摧毁生态系统”、“消灭行星表80%以上的高智慧生物或50%以上的全部生命体”等等情形也算在危机范围内。

    所以,奎克将军那种反派,也能制造出c级危机……

    “我买残念少年!五百拉格哈(一种货币)!”

    “我买龅牙婶!两万马奇木(也是一种货币)!”

    “我把自己的驼押上!买……”

    “滚蛋,这儿不收物品和器官,你去隔壁收破烂儿星人那儿换成钱再来下注!”

    这块“下注区”的场面也是如火如荼,热闹程度丝毫不比战场那边来得逊色。

    来自各个星球的外星人纷纷在这里争相下注,等着看这场世纪大战。

    在下注者中……数量最多的还是食腐星人。他们是“流浪民族”,人口众多,但没有固定的母星;这些长着鸟脸的家伙被称为“战场环卫工”,基本上哪里有类似战争的活动发生,哪里就会有他们的身影,其目的也是不言自明。

    不过,宇宙中的大部分星球还是比较欢迎他们的,原因嘛……各位可以自行想象。

    另一方面,乞讨星人中也有一部分跑来下注的人,但总体数量不多;大部分的乞讨星人更乐于在附近席地而坐、伸手向其他星球的人讨要零钱。

    乞讨星人对零钱的需求就和食腐星人对尸体的需求一样,不……应该说更甚,他们就像渴求呼吸一样渴求着零钱。这种与生俱来的渴望会随着战斗力的上升而减弱,越是强大的乞讨星人越能压抑这种渴望,据说进化到的乞讨星人甚至会把零钱分给同类……可惜最近这几十年里都没听说过有这种人了。

    除去上述这两个种族,其他杂七杂八的外星人也有数十种之多。有做买卖的、有看戏的、也有正巧路过的……毕竟这是个公共的星球,谁都可以来。有些人……还是慕名而来,就为了一睹此战的情形。

    而在这里开盘的这位,即那位“稻草人”,来头自然也不小。

    他本身就是该宇宙中的稀有(稀有程度不亚于胤呼族)种族“斯瑛”的一员。

    “斯瑛人”天生就有一种非常独特的超能力体内储物能力。

    听起来似乎也不是很厉害?

    那我举个实例……一个刚出生的斯瑛人体内可以存下的东西,至少和一个封顶的篮球馆里能装下的一样多。

    而且,斯瑛人的“体内空间”,是可以通过修炼来扩张的……理论上来说,假如一个斯瑛人寿命够长、修炼够刻苦,就连行星都能装进自己的身体……

    今日,在此开盘的斯瑛人,名叫乌虚麻罗,他的能力上限大约是7亿立方槲尔(体内空间可以变形),大体上……能装下一个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