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76章 不堪一击的布局

第1076章 不堪一击的布局

    白刃战,惨烈,激烈,壮烈。

    战斗进行到此,已不再有太多的技巧,转而成了意志力层面的较量。

    残念少年和本部泰三都是认真的,这是男人之间堵上流派和个人荣誉的战斗。

    残念流的残念和超实流的军火就这么在空地上碰撞,震撼着、冲击着人们的心灵。

    “可恶……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啊……”绿色流星这时已经从树林里跑回来了。

    “是啊,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家伙很强。”嗜蕉者也回来了。

    其实绿色流星和嗜蕉者也并不是完全无法对眼前的战斗进行干涉,只是……他们也想看看,这场胜负究竟鹿死谁手。

    “哼……别装蒜了。”塞拉囧很了解他们,立刻就说破了他们的想法,“你们就是想看看谁比较强吧?”

    不说虚话的跳蚤侠此时则道:“我也想看。”他微顿半秒,接道,“再说了,旁观对我们来说有利无弊;本部赢的话,残念少年非死即伤,我们可以趁势逮捕;而残念少年赢的话,定然也是惨胜,届时我们再上前抓捕,也更有把握。”

    “嗯,我也同意。”封不觉也是装模作样地应了一声,很显然,他也不想上去和那俩货动手。

    觉哥真不是打不过他们,只不过……对于“坐山观虎斗”这个事儿,他向来是十分乐意的。

    然而……

    人群之中……有一个人,已等不到战斗结束了。

    就在残念少年和本部战至最**时,不料……战圈之外,一道白光陡然杀入。

    这次偷袭来得意外、来得狠辣。

    出手者绝非等闲之辈,因为他/她的这一招……是同时瞄准了战斗的双方才发动的,而且快、准、狠!

    下一秒,但见那白光从本部泰三的后心贯入、穿破胸膛而出,随后又击中了残念少年的面门。

    “唔”

    “啊!”

    霎时,一声闷哼和一声惨叫声传来。

    本部泰三倒下了,这一击让他的器官受损严重。俨然已到了濒死状态。

    残念少年也倒下了,他捂着左眼惨叫不断、满地打滚,因为那“暗器”此刻还卡在他那鲜血淋漓的眼窝里。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在一阵标准的反派式大笑过后,一个身形臃肿、龅牙外翻的广场舞星人出现了。

    没错。她就是龅牙婶。

    “两个蠢货,被我抓到破绽了吧。”她一边说着,一边竟是拔下了自己的两颗门牙。

    她的门牙很大,每一颗都有一块麻将那么大;更惊人的是……当她将牙拔掉以后两秒,竟立即又长出了两颗一模一样的大龅牙。且一滴血都没有流。

    此处得说明一下……龅牙婶属广场舞星人当中的“特质变种”,她那巨大的门牙有着足以咬碎钢铁的硬度、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随时脱落,脱落后还能立即再生。

    “中了我的‘龅雨梨花’居然没有立即咽气儿,你们的战力也算可以了。”龅牙婶将自己的两颗门牙捏在手中,娴熟地把玩着,“可惜,你们的脑子……未免太蠢。”

    “你……噗呃……”本部吐出一口老血,转头回望道,“是从哪里……”

    “呵……还不明白吗?”龅牙婶说这话时,已然在向躺在地上的两人靠近。“在你们两个蠢货现身之前,我早已在人群中蛰伏多时了。”她说着,又抬手指了指已经回到了下注区的乌虚麻罗,“你们以为……为什么会有人在那里开盘?你们又以为……是谁把我和残念少年将出现于此的消息放出去的?”

    “你……你这……”本部好像是想骂人,但他已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本部泰三就待在公园星上,我也很清楚……你们残念流和超实流的门派之争,以及……你们俩都是白痴。”龅牙婶接着说道,“所以,我才设下此局……”她看了眼仍在地上打滚的残念少年。“这个小鬼是非常容易受到挑衅的,把他诱来并不难。”她又看了眼本部,“至于你嘛……也很简单,我只要雇几个乞讨星人来找你的麻烦就行。”

    此言落地。本部泰三当即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

    此前的种种异常闪过了他的脑海……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向来对自己敬而远之的乞讨星人,今天竟会主动来挑衅自己。

    “顺带一提,在那边下注的乞讨星人里……有一多半儿都是在替我办事。”停顿两秒后,龅牙婶冷冷接道,“我本人直接下注、或者一次在自己身上押太多。未免显得有些可疑,还有可能暴露我的身份。所以,我把钱分成多份,让他们帮我下注……押我赢。”

    “切……连我也着了她一道啊。”听到这儿时,乌虚麻罗露出了一脸不爽的表情。

    但是,不爽归不爽,他并没有做什么……

    作为一名在宇宙中到处开盘聚赌的专业人士,乌虚麻罗是很有原则的;只要别人不直接对他这个庄家出手(比方说残念少年那种攻击行为)就行,至于那些“场外操控赌局结果”之类的行为,他向来不管。

    赌桌上的事儿本就如此……从来就没有什么对错,上当的一方才是傻瓜,败者可没有权利去指摘胜者的手段。

    “你这……八婆!”在地上翻滚了片刻后,残念少年终于是怒不可遏地暴起,狂喝一声。

    他的左手还摁在左眼上,指缝间血污迸流,但他的愤怒已经让他忽略了疼痛。

    “残念流……奥义!”少年吼着招式名,踉踉跄跄地朝龅牙婶冲去,准备和后者拼命。

    没想到,龅牙婶一个闪身,便以一击侧踢结结实实地踹中了残念少年的腹部。

    这肥婆的速度和她的体型真是毫不相称……

    “蠢材……”她特意选择了对方的左侧视野盲点切入,后发先至,将残念少年的招式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什么残念流、超实流……无聊透顶!”

    “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拼上性命打斗,白痴吗你们?”龅牙婶说着。又是扬腿一压,将残念少年整个人踏在了地上,“和你这种白痴被视为同一水准,我也是很困扰的。”至此。龅牙婶的眼中,杀机已现,“所以……你还是赶紧去死吧!”

    言毕,她挥臂猛掷,将手中那两颗早已准备好的门牙朝着残念少年的前额扔了过去。

    然!

    那一瞬。一道黑芒掠过,精确无比地截断了那势在必中的攻击。

    “喂。”

    正当龅牙婶震惊之际,一只手,已放在了她的肩上;一声有气无力的“喂”,已从其耳畔响起。

    “你……”龅牙婶转头时,满脸的骇然,“你是什……”

    她还没把“么人”这两个字讲出来,封不觉的一记老拳已击中了她的肥脸。

    龅牙婶那肥胖的身体登时横飞而出,一路横穿空地,直到撞断了一棵大树才停下。

    这一击。让所有旁观者的神情陡变。

    封不觉那瞬间就能欺近龅牙婶的速度、随意一挥就能把那肥猪打出老远的力量、以及一份惊人的气势,全都犹如一种无言的宣告。

    “说实话,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意见。”封不觉打完了人,一脸淡定地甩了甩手,言道,“我甚至还想对你说一声‘干得漂亮’,你设的这个局很成功,这是智谋上的完全胜利。”

    说话间,他又转过身去,从行囊中拿出了【其徐如林】。并蹲到了本部泰三的身旁。

    没有人知道他干了什么……但是,短短一息过后,他们看到,本部身上的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唔”公园战神本来以为自己就要命绝于公园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要暗算也好、灭口也罢,都可以……反正你们这几个家伙在宇超联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救起了本部之后,封不觉又转身站起,望着龅牙婶所在的方向,高声道,“但是……”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你居然敢说这场决斗的理由莫名其妙?”

    “切……大意了啊……”另一方面,摔在了几十米外的龅牙婶这会儿也已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子,用狰狞的眼神望着觉哥,心中暗忖道,“本以为五人中最强的就是跳蚤侠了、其他四个水准都和绿色流星差不多的样子,没想到……还有一个硬手。”

    “龅牙肥婆。”下一秒,封不觉已面无表情地朝着对方的所在走了过去,“有些事情……你最好搞清楚了……”他边走边道,“的确……那两个家伙都是大白痴。他们这种人……头脑不好、也不善于社交;除了打架以外,什么都不会。他们是人生的败者,就像野狗……被人厌恶、也被自己厌恶。他们自暴自弃,不再相信自己会被任何人所接受,故而永远在人前露着獠牙,用野狗的方式活着。”

    他走得很快,转眼已来到对方跟前。

    “世人追求的金钱、权力、名誉、地位……与他们没有太多关系,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不配拥有那些。”封不觉顿了顿,肃然言道,“但是……他们也有着自己所坚持的东西。你可以践踏、毁灭野狗的生命,但不能连他们最后的执着也否定掉。”

    “罗里吧嗦的……”龅牙婶面露阴狠地瞪着封不觉,耐心地等待着对方踏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伴随着一声暴喝,其肥躯乍起,一招泰山压顶赫然袭来。

    “我想说就是……男人们啊……”封不觉回这前半句话时,声音还不高,人也未动。

    “为了证明自己比对方更强而去打架有什么错!”

    那后半句话出口时,觉哥已然是狂吼出声。

    他在瞬开了【灵识聚身术-改】的前提下,用绝对的速度优势闯入了龅牙婶的攻击间合,对着后者的脸来了一记汇聚全身之力的直上冲拳。

    有道是……天下武功出升龙。

    这一拳照着头部一“升”,龅牙婶直接就脑震荡了……她那肥胖的身体也因意识的丧失而变成了一般的重物,被觉哥一拳就顶上了天……

    但见,那圆滚滚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三圈,然后才轰然落地。听那动静……简直像是集装箱坠落事故一般。

    接着……便是寂静。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包括乌虚麻罗和宇超联的四位英雄,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觉哥。

    “呼……还好我的速度比她快不少……”而封不觉自己,却是在想着,“刚才那一拳,要不是抢在她的‘力’压下来之前就把她打晕,我这条胳膊可能就保不住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然粉碎性骨折的右手,暗自庆幸着……

    在所有的旁观者中,只有一个,看出了觉哥刚才所用的技巧……

    “是‘迎击’吗……”本部泰三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男人,即使他的战力比不上觉哥,但个中门道他还是看得出来的,“还是头回看到有人能在那种情况下用出来……”

    所谓的“迎击”,或者说“迎击拳”,是拳击中的一种技巧。即:在对方出拳的刹那,瞬间判断出拳路,在避开攻击的同时,朝着与对方发力方向相对的方向打出有效的一拳。

    迎击拳的可怕之处,在于其除了本身的附带的力量之外,还加上了对方前冲的力道。在拳击中,成功的迎击不但可以破坏对手的进攻,还能有效地挫伤对手的锐气,有时甚至可将对手击倒。

    适才,封不觉干掉的龅牙婶的一击,其实就是一种迎击的变相运用。

    他根据实际情况……有意识地提高了速度,使其比一般的迎击更快;否则,若是等龅牙婶那招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再用“迎击”,那结果很可能就是觉哥的整条胳臂废掉,而龅牙婶的脑袋当场被打个稀巴烂。

    “那么……咱们差不多也该收工了。”封不觉从那边回身走回来时,对跳蚤侠道,“队长,直接用遥控器把飞船开过来吧……”他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我想……现在已没人敢对我们的船出手了。”他说着,又耸耸肩,“我可不想扛着那个肥婆和这个熊孩子再跑回去。”

    “呵……”跳蚤侠难得地笑了笑,“好的,没问题。”

    “等等!”就在此时,本部泰三……又说话了,“英雄请留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