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77章 雅歌号

    十一月二十九日,傍晚六点。

    一艘名为“雅歌号”的豪华游轮,从s市的某个港口出航了。

    今晚,被邀请到这艘船上的,是一群特殊的客人。

    他们之中,有腐败的政客、有无良的奸商、有知名的交际花、还有亡命之徒。

    这些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到了人生的悬崖边,再踏一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他们来到这艘船上的目的也是相同的,那就是赌上他们剩余的人生,试图抓住那堪称渺茫的……最后一丝希望。

    不过,在这数百人之中,也有例外的情况。

    比如说……有一个叫做“蒋道德”的人,就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才来的。

    …………

    “啊……马上就要到公海了吧……”封不觉坐在自己那间船舱的床上,透过舷窗望着夕阳下金色的海面,喃喃念道,“我要没记错的话……这艘船的注册国家是巴拿马吧。”他舔了舔嘴唇,冷笑一声,“哼……这种‘随时都可能被杀掉扔进海里’的旅行,还真是刺激呢。”

    上船的时候,觉哥已经过了严格的安检;根据规定,“客人”是不可以携带任何电子产品上船的。别说是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了,就算电子表都不行。因此,他自然也是没法儿跟外界取得联络的。

    那么问题来了,封不觉为何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在此处呢?

    这事儿还得从五天前说起……

    二十四号那天,觉哥出门去买了点儿奇葩的材料,在家鼓捣了半天,弄了一个恶魔法阵。主动把伍迪给召唤了出来。

    他召唤伍迪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想让他别去管黎若雨同意不同意了,把封印解了再说。

    伍迪听了这话,当时就嘿嘿嘿了。

    这货表示……解开封印轻而易举,只要哥站在这里打个响指就行了。

    封不觉就说,那你就解了呗。

    可伍迪这时又不干了。他就说……我前几天来给你发奖品的时候,就想顺道把这事儿办了,但你和黎女侠闹别扭,结果让我白跑一趟。现在你突然又说别去管她的意思了,特意把我召唤过来就为让我办这事儿,你当我是跑腿的么?正所谓贼不走空,我得谈谈条件。

    封不觉一听,当时就爆粗了……娘了个希匹的,这本来就是s2决赛前我跟你的赌局。你现在输了,我想什么时候让你履行义务是我的自由啊,谈你大爷的条件?

    而伍迪又是嘿嘿嘿一番,表示……老子本来就是地狱里的魔鬼,你跟我讲个串串的义务,就算赖你账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呀。

    然后封不觉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灌满了“圣水”的灭火器去喷了伍迪一脸。

    可惜,这个法子对四贱客级别的恶魔是没用的,伍迪很多年前就已经是“把教堂里的圣水当伏特加喝”的体质了。

    眼见如此。封不觉又拿出了一堆按照遁甲天书上记载的画法所画的符纸,piapia地糊在了伍迪身上。

    这次倒是奏效了。他愣是压制住了伍迪一点几秒的时间,然后那些符纸就瞬间自燃成了灰烬。

    伍迪也不生气,他还笑着给觉哥科普……画符要用血才行,最好是用施术者自己的血,不舍得的话就用别人的血或者鸡血,实在没有……才用朱砂代替。

    封不觉则表示……第一。老子可不想弄自己的血;第二,去弄别人的血可能会被警方逮捕;第三,n年前菜场就不让卖活禽了,鸡血比人血还难弄呢,猪血行不行啊?我去买碗毛血旺回来加工一下?

    总之。他们俩扯皮了一段时间后,伍迪将话题带回了正轨,表示……既然你觉得谈条件亏了,那我也让一步。

    所以说……魔鬼是很擅长和人谈交易的,本来就是他理亏的事情,他却能通过提出无理要求来将其转变成好像是自己让利了一样。

    当然了,对于这种技巧,觉哥也是个中好手,他当即就揭穿了伍迪,并表示爷才不理你呢,你不解封印我就删号自尽。

    两人就这样又互相试探和撒泼了一段时间,最终,达成了一个协议二十九号的晚上,由封不觉到“雅歌号”上替伍迪取得一件“东西”,觉哥承诺,自己会“尽力而为”。但即使他最后没能取得那件东西,伍迪也必须把若雨的封印解开;而若是觉哥最终成功了,那么伍迪在解开封印之余,还得将关于觉哥“能力的真相”和盘托出。

    于是……就有了今夜之行。

    …………

    长话短说,在过去的五天里,封不觉除了在游戏里不断地刷宇超联的各种任务之外,在现实中……他也颇为积极地对“雅歌号”及其相关的事情做了调查和准备工作。

    到了二十九号下午四点半,封不觉便提着一个手提包,来到了“指定地点”(市区内的某个停车场)。此时,已经有几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和一辆豪华轿车在那里等着他了。

    那些人并没有提出让觉哥戴头套之类的要求,因为他们的目的地并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是港口;只不过,假如客人们不是乘着主办方指定的车去,就进不了登船区。

    下午五点,封不觉来到了码头。他下车的时候,已经戴上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银色的乌鸦面具(亦称鸟嘴面具,中世纪黑死病爆发期间医生常用的装束)。

    这无疑也是主办方的安排之一……为了保护客人们的隐私,允许客人们在公开场合戴着面具活动;至于面具的种类,可由客人自己选择,只要你们别在面具上动什么手脚就行……

    觉哥戴着面具登船时,其他的客人们也在陆续登船。

    入口处,有一部非常先进的检测仪器。任何电子仪器和异常品都别想混过去,堪称是反间谍级别的设备。

    就在封不觉登船的那段时间里,他就亲眼目睹了两个试图带着电子仪器混进去的人……

    第一个,在包里藏了个伪装成电动剃须刀的迷你摄像头加接收器两件套,被发现以后,他哭喊着想要留下。并表示不会再抱有侥幸心理了。然而……他还是被一群黑衣壮汉连人带包给扔上了车,不知去向。

    第二个……这位更狠,他直接把一块电子芯片植入到了自己的脸里,就在颚骨旁边。不用说……这个也可以滚蛋了。

    可以预见……像这两位这样企图带着小道具上船的人还有不少,不过封不觉不久后就顺利登船了,而且他也没兴趣留在栏杆那儿对其他登船者进行围观。

    在登船时,每一个人都会得到一张磁卡,磁卡可以用来开启他们所属船舱的门。封不觉很快就通过工作人员的引导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并刷卡进屋、摘下了面具。

    在来得路上。那些统一身穿黑西装、戴着墨镜的工作人员已明确地跟客人们说过,船舱内是绝对没有探头的,是仅有的“私人空间”。但一旦踏出船舱,没有一处不在摄像探头和工作人员的监控之下。

    对于这点,封不觉还是比较相信的。

    他也很清楚,并不是主办方不想在船舱里装探头,而是实际操作起来比较麻烦。

    因为……再怎么说,主办方总不能在厕所里也装上探头吧?假如客人真想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搞什么小动作。那在船舱里有探头的情况下,他/她也无非就是转移阵地去厕所里搞……

    所以。在“私人空间”无论如何都会存在的前提下,干脆就连船舱里也别装了吧,反正上船前的检查已经做得很彻底了,谅你们也搞不出什么花样来。

    …………

    晚,六点四十五分,雅歌号已然驶入了公海。

    船舱中的响起了广播声:“客人们。请立刻到船上的主厅集合,晚宴即将开始。”

    这句广播重复了很多遍,大约三十秒一次。

    封不觉还没听到第三遍,就已戴上了面具,走出了船舱。

    船舱外、甲板上。几乎每隔十几米就能见到一名黑衣工作人员在站岗,客人们随时可以问路。

    觉哥向自己所遇见的第一个西装男打听了几句后,便没有再问别人,自己沿着船舷悠然行去。

    此时,正是入夜前最后的时刻。

    夕阳的余晖仍未褪尽,淡紫色天空中浮现了绯红的晚霞,在海面上映出一片绮丽之色。

    咸涩的海风从侧方吹来,让封不觉不禁咽了口唾沫。

    作为一个可以感觉到地球自转(最近觉哥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不过他也早已掌握了控制的窍门,至少他不会再有一种“在地球上晕船”的感觉了)的男人,站在这样的一片景色前时,他的都能体悟出一些别人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但……他却又说不出那感觉究竟是什么。

    也许……此行过后,在知晓了自己能力的真相后,这个答案,会更加清晰吧。

    封不觉如是想着,收敛了放飞出去的神识,继续前行……

    …………

    晚,七点。

    雅歌号游轮的主厅之中。

    假如一个人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置身此地,那他/她绝不会想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如果说有人要为“富丽堂皇”这个词进行一次“图片注解选拔赛”的话,那这个主厅里景致肯定会是种子选手。

    有个词叫“物极必反”,用在这里很是恰当。

    初看到这个空间时,许多人都会震惊、感叹。但在那最初的情绪过后……这份过度的奢华却并不会让你联想到什么美好的事物。

    它会让你想到某个生于几百年前、侵吞大量国家预算的国王;或是童话故事里那些自私自利、贪得无厌的反派贵胄。

    大约两分钟后,你甚至有可能会联想到埃塞俄比亚灾民……

    但……你绝不会有什么“美好”的感觉。

    因为任何一个尚存良知的人,在置身于这个空间时,都会本能地感受到一种罪恶、一种愧疚。这艘船,这个主厅,正给人以这种印象……

    “嚯~我好像穿错衣服了呢。”踏入这个主厅之后,封不觉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其他人穿得好正式。

    男士们,几乎都是全套燕尾服或者晚会西装的打扮,即使戴着面具,他们也把头发梳得油光锃亮。

    “一个个儿人模狗样的……”封不觉环视四周,口中轻声吐槽着,“皮鞋亮得都可以当镜子照了……我都能通过你们的皮鞋看到女士们的裙底了啊……”

    而女士们,也都是正装打扮。无论高矮胖瘦,全都穿着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晚礼服,无论端庄大气、性感热火、还是清新典雅的风格,都和主人的体型、气质相当搭。这也说明了……她们都是经常会穿晚礼服的那种人。

    “一个个儿人模狗样的……”在觉哥的吐槽前,众生平等,无论男女、人人如狗,“高跟鞋高得都可以当梯子用了……我假装系个鞋带都能看见你们裙底了。”

    好了,吐槽归吐槽,咱们觉哥不是那种人。

    因为他不太会系鞋带……

    总之,到了这会儿,封不觉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主办方让客人们提前一个多小时登船,并且提供“私人空间”的用意。

    说白了……就是给你们一点时间,让你们换套衣服、打扮打扮。

    可是,封不觉不知道这事儿。来的时候,那些黑西装没跟他说过晚宴的时候要着正装……觉哥估摸着,这事儿应该是常识。

    那么,他为什么不知道呢?那肯定就是伍迪故意没告诉他了……

    “那个孙子是有意要让我出丑吗……”此时的觉哥一身休闲夹克打扮,双手插袋,踩着白色的熊皮地毯一路走下阶梯,同时心道,“嗯……不对,伍迪要阴人,也不会用那么lo的方法……”数秒后,他就想到了答案,“哦……因为他知道我根本就没有适合这种场合穿得、比较上档次的晚礼服或者西装,于是干脆就不提这事儿了是吧……”

    “哼……也罢。”封不觉笑了笑,又念道,“从结果来看……反而是这样穿更好。”

    的确,在这人人都穿得特别正式的场合,他这特立独行的造型……已成功吸引了其他所有客人的注意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