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82章 猜数字对决(中)

第1082章 猜数字对决(中)

    当主办者在楼上喝着他那杯奇葩饮料时,一楼的客人们已纷纷到“桌面”那儿拿起打印好的规则开始阅读了。

    封不觉……也不例外。

    虽然他对猜数字的规则和玩法还是挺了解的,对“六数位、十数码、可重复”的含义也很清楚,不过,作为一个办事比较周到谨慎的人、以及一个阅读癖,他还是饶有兴致地去读了那份规则。

    觉哥是个一目十行、且具有高超记忆力和理解力的人,他那经过训练的头脑无疑是非常适合这类游戏对决的。

    很快,他就将这份规则吃透……并开始在脑中拟定战略了。

    “嗯……假如是小灵或者欧阳笕来玩这个游戏,估计优势会更大吧……”封不觉站在那里,心中念道,“这两位都是数学学得比较精到、懂得运用、且记忆力过人的类型;就算是对上我,他们的赢面也在七成以上……”

    觉哥在数学方面的能力,其实是比较一般的。

    他要是肯使劲儿想……标准规则下的猜数字公式确是可以想出来的,但以前玩儿这个的时候,他就从来没考虑过去列公式,因为他认为这个游戏用推理的思路去解才能达到锻炼脑力的效果,假如用公式去猜的话……就不是“推理”,而是单纯的“计算”了。

    可眼下,在牵涉到“胜负”的前提下,情况就不同了。毫无疑问……在这场游戏中,掌握“公式”的人会非常有利。

    只是……要想出这个“六数位、十数码、可重复”规则下的最佳猜解公式来,也绝非一件易事。

    倒不是说这个公式本身有多难,以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数学水平来讲,只要看到了正确的公式,即使不能理解。至少也知道怎么用。

    然而……让他们凭空“列出”这个公式来,那可就难了。

    就好比我们很多人都学过高等数学,但能(在合适的时机)将其运用到生活中的人却很少;又好比我们很多人都学了n年英语并考出了多少多少证书。但在看英语电影时不看字幕依然会感到吃力、和英语国家来的人实际交流起来也有一定的困难……

    也许,在学生时代。当我们正在学习和接触这方面的知识时,将这个“猜数字”的问题当成一道题目拿出来,还是有人可以解开的就是花上多少时间不好说。

    又或者,具备着相当高的数学造诣的人,在面临这个问题时,稍微考虑一下,也能想到最优解法。

    可惜……在场的客人中,恐怕很难找出符合这两项条件的人。

    这一点。主办者的部下们在搜集这些人的信息时,自然也已调查确认过了。

    因为游戏的内容都是主办者亲自想出来、且早已决定好了的,所以,他的部下们肯定会避免去请那种“会在某个游戏中占有巨大优势的人”上船。

    就好比如果主办者想出了一个基于围棋的游戏,那他的部下们在决定客人名单时,自然不可能去请那种曾经有职业棋士背景的人来。

    但……话又要说回来了,在客人数量有几百个的情况下,终究……是会有漏网之鱼的。

    当然了,觉哥这种肯定不算;他之所以能冒充蒋道德,不仅是靠着“赌皇斋”的暗箱操作。更因有伍迪用类似“催眠”的能力帮忙;要不然,像蒋道德这种上过好次报纸杂志的人物,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冒充得了的。

    不过。其他的客人中,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漏网之鱼”的。

    而这些人又是怎么出现在客人名单上的呢?其实原因也不复杂……

    主办者的部下们在调查一个人的背景时,看的肯定是资料;比如“当过兵”,那由此可以推断这个人至少会开枪、会开车;又比如“音乐学院毕业”,那就基本能认定这人在音乐方面的知识远比一般人丰富。

    以上这些,是一般情况;但是,“资料”上没有的东西,就不太好推断了……

    还是以围棋举例:假设有一名客人,其个人档案中从来没有过正式学习围棋的记录、也没有去考过业余段位的记录。更没有参加过相关的比赛及任何团体的记录;但是,他通过别的方法学习了围棋。比如看书自学、网上自练、找隐居的高人拜师、或者被鬼上身之类的……类似这种状况,主办者的部下们自然就查不出来了。

    今天。这艘船上就有一个数学相当好的人在,而包括主办者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点。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轮游戏的过关名单有足足六十四人。”封不觉很快便在脑海中拟定出了几套战略,随即就开始开小差了,“要说这二百多人里有个别几个人可以在短时间内想出最优猜解公式,那还有可能;但若要说有六十几个人可以做到……那就太离谱了。再说……这也并不是一个掌握了公式就必胜的游戏,心理层面的博弈、赌博的技术、运气……也都是非常重要的,而在这几点上……”

    觉哥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在面具下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暗道:“这帮水鱼简直就是一群提款机啊……”

    …………

    十分钟,匆匆过去。

    至此,大部分客人都已看完了规则。

    本来那也不是什么长篇大论的东西,一般人几分钟也就读完读懂了。

    可是,却没有人去对决……

    所有人都站着不动,没有人敢去和旁人交流,更没有人邀请别人去对决的。

    很显然……他们都在“观望”,每个人都想让别人先去充当小白鼠,而自己则站在一旁、通过观察别人的对决来积累“经验”。

    “呵……和过去那些游戏的场面差不多啊……”坐在高处看戏的主办者,此时已喝掉了大半杯“红酒煮甜面酱配山葵”,并用下面的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嘀咕了一句。

    “少爷。”西装大汉a(即刚才送来饮料的那位)这时又上前几步,弯下腰。对主办者道,“要不要……由属下去给他们施施压……”

    “不必。”主办者回道,“我就是想看看。还要过多久,才会有人注意到‘时间’在这场游戏中的价值……”他顿了顿。“哦,对了……”他说着,仰起脖子将杯中剩余的饮料一饮而尽,再道,“再去给我弄一杯‘黄桃果酱配鸭肉慕斯佐土豆泥’来,要温的,做得稀一点……还有,这次记得要插上小伞哦。”

    “呃……”虽然西装大汉a已经习惯了替“少爷”准备各种各样的奇葩饮食。但他每次听到类似的怪异组合时,还是会不禁愣上一愣。

    “好……属下这就去准备!”两秒后,他应了一声,接过主办者递过来的空杯子,拿着托盘离去了。

    另一方面,一楼……

    此时,主厅里的气氛已变得越来越紧张。

    虽然每个人都在尽力装出一副“挺自然”的样子,但实际上,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有人能打破眼前的僵局。

    …………

    “可恶……果然没有人愿意先上么……”

    “一个个儿的都是老奸巨猾啊……”

    “谁都好,快去对决吧。反正别来挑战我就行……我可不想第一个上啊。”

    “切……难受死了,好想把面具摘了,但在这种场合被看到脸的话……”

    “好想去喝口水啊。但这种时候要是不小心做了什么引人注意的事,很可能会被盯上……”

    “拜托了,随便是什么人、什么事,就算是有人打破一个盘子也好……出点动静,打破这种让人难受的气氛吧!”

    …………

    就在这个压抑到极点的时刻。

    一楼通道处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西装墨镜男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由于来得仓促,一时间他也并未注意到主厅内的气氛有异;进门后,他迅速从人群中找到了觉哥(毕竟封不觉额是男宾客当中唯一一个休闲打扮的,并不难找)。并朝其快步走了过去。

    “先生。”即将来到觉哥面前时,那西装墨镜男已经伸手在兜儿里掏东西了。“这是您要的可弯式吸管。”说罢,他便拿出了一整包未拆封的吸管。递到了觉哥面前,“您需要多少,请自己取。”

    “呵……”觉哥冲他笑了笑,“你这些……我全都要了。”

    言毕,他直接从对方手上接过了整包吸管。

    那西装墨镜男虽是犹豫了一下,但由于吸管这玩意儿本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或者说重要的东西,所以他也没阻止对方。

    “好的,谢谢你,这位大哥。”封不觉拿过那包吸管后,礼貌地跟对方道了声谢,然后,他便拆开了包装的封口,从中取出一根来。

    这吸管一看就属于比较好(贵)的那种,打开外包装后,其中的每一根也都有单独的纸包装。

    封不觉把剩余的一整包吸管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并将手上这根的纸包装拆开,随后……便走到了一个摆放着香槟的圆桌边上,拿了一杯,把吸管插了进去。

    这整个过程中……全场的人都在看着他,即使有些人假装没有看,但他们的注意力也是在他身上的。

    “那么……从谁开始比较好呢。”数秒后,封不觉将香槟端起,举到与自己视线持平的地方,然后……举杯不动。

    这一刻,人群中忽有一些人的神色陡变……很显然,这一部分人,立刻就察觉到了觉哥准备干什么。

    “嗯……这边吗……”封不觉看着那弯折的吸管在盛着香槟的酒杯中浮动了几下,最后斜靠着杯壁垂向了一边。

    下一秒,他便顺着吸管“所指”的方向看去……并将视线停留在了站在那条直线上、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身上。

    说来也巧了,那个人……正是此前与主办者搭过话的、戴着京剧脸谱面具的矮胖男人。

    “好的,决定就是你了。”封不觉口中很随意地念叨了一句,并甩臂一指,指向了那个男人。

    “你……你要干什么?”矮胖男人当时就惊了,不由得后退了半步。

    “干什么?”封不觉将对方的问题重复了一遍,随即笑着应道,“呵……我当然是来向你挑战啊猜数字对决。”

    “你……你这小子……”矮胖男人回过神来,便有些恼火了,“居然用这么随意的方法决定……”

    “算你倒霉呗。”封不觉打断了他,并接道,“好了,别啰嗦了,你应该不符合‘已经进行过两场对局’这个条件吧?所以你无法拒绝我的挑战。”他抬手朝自己身边的一张“桌面”示意了一下,“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哼……”两秒后,矮胖男人冷哼了一声。接着,他抬手整了整自己晚礼服的衣领,然后昂起头,踏着自认为“威严而稳健”的步伐,来到了觉哥所指的那个推车旁。

    “我希望你不会为这个草率的决定而后悔。”他看着封不觉,用颇为响亮的声音言道。

    这句话,不止是说给觉哥听的、更是说给周围所有的人、以及主办者听的。

    矮胖男人也很清楚……此刻,他和眼前这个戴着乌鸦面具的男人,已然成了全场的焦点。他们的对决过程、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整场游戏。

    “哦哦……”封不觉很敷衍地回应了矮胖男人的言语威慑,并接道,“这位先生,有鉴于我们接下来要做较多的交流,不知……该如何称呼你呢?”

    “随你便。”矮胖男人没好气地回道。

    “你确定吗?呆呆兽。”封不觉的下一句话立刻让对方改变了主意。

    “你叫我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矮胖男人的脑海中再次闪过了觉哥不久前那句“决定就是你了”……

    “不爱听啊?说好了随我便的呢?呆河马。”封不觉又道。

    他说到这句时,人群中已经有几个笑点低的忍不住了,但他们都是掩面轻笑,没有发出声音来……毕竟他们也不想引起注意。

    “行了行了……”矮胖男人抢在觉哥喊出其他精灵的名称之前妥协了,“你就叫我‘净先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