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83章 猜数字对决(中二)

第1083章 猜数字对决(中二)

    “净先生?”封不觉立刻领会了这个称呼的意思,“哦……就是花脸(京剧中通常将“净”称为花脸,正净、副净、武净对应大花脸、二花脸、武花脸/武二花)咯?”

    “少跟我贫。∷,”净先生对觉哥get到了他那称呼的意思还是有些意外的,但他没打算就这个问题跟对方继续扯下去,“你又怎么称呼?乌鸦嘴么?”

    “可以啊。”封不觉很是豁达地笑了笑,“你就叫我‘乌鸦嘴’好了。”

    “哼……”净先生冷哼一声,“那么,我这就开始出题了,乌鸦嘴。”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纸和笔。

    “请便。”封不觉端着杯饮料,单肘撑着桌面(推车高度在一米二五左右,身高在平均区间内的成年人,只要身体前倾,便可用手肘撑在桌面上休息),十分轻松地应道。

    …………

    根据规则,猜数字游戏对决分为两局,第一局,由提出挑战的一方叫注并猜解,而接受挑战的一方负责出题。

    而在每一局中,共有“两个部分”需要叫注:

    第一个部分由猜解方“宣言”,在“几回合”之内猜出正确答案,然后出题方依照对方给出的回合数进行叫注,其最低注额不得低于本次对决开始时其持有金总量的1%;这次叫注后的注码是固定的,猜解方不能进一步加注,且必须要跟进。

    举例来说……比如,猜解方宣言,自己能在“五个回合之内”就猜出答案。很显然,这种事的概率几乎等于零;这时,出题方肯定会直接叫个自己能叫的最大注额,而挑战者也必须跟进(钱没有对方多的情况下参照主办者所说的规定二,押上所有。继续对决)。

    然后,当这一局对决“完整结束”后,根据最终的回合数,双方再结算这笔费用。

    当然了,上述这种情况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因为“这个部分”的下注,即“赌回合”的部分,一般来说就是给猜解方送钱的。

    猜解方只要在宣言时,说一个“一百回合”乃至“一千回合”的夸张数字,那基本就是稳赢。所以这部分的叫注才会由出题方来叫……在面对那种数字时,出题方肯定只会叫一个他能叫的最低注码。

    也就是说。在这一局的胜负过后,只要猜解方没有在对决过程中就输得精光失去资格,那么到结算时,基本可以稳妥地从出题方那边拿回一小笔钱。

    这个设置,主要也是考虑到猜解方在对决中明显处于不利的地位而设置的。

    接着,再看“第二个部分”的叫注:

    这个部分,是在对决过程中反复进行的……即,每一个回合,猜解方都要进行一次叫注。同样的……每次叫注金额都不能少于其持有金上限的1%;而出题方,有两种选择:第一,跟注;第二,投降。

    跟注。自然就是让游戏继续;而“投降”,便代表出题者认输,在其支付了相应的罚金后,本局便宣告结束。

    如果说“赌回合”的规则是为了保护猜解者。那么“投降”这个规则自然是为了保护出题者了。

    还是来举个例子……假如没有“投降”选项的话,那么所有猜解者都可以利用一个很简单的战术保证自己赢钱,那就是从第一个回合开始。每一个回合都只下最低额度的注,然后在确保自己能猜中的那个回合,将自己剩余的钱全部押上。

    以这种战术来讲,只要能在五十个回合内猜出答案,那猜解者便立于不败之地;这还不算每一局开始前的“赌回合”金额。

    因此,就有了“投降”这个设置。

    当然了,“投降”也是有限制的,要不然出题者也可以利用这点做到稳赢……比方说,在游戏进行了十几到二十回合的时候突然投降,来个见好就收。

    为了防止这种事的发生,便有了“投降罚金”。

    在这猜数字对决中,投降罚金的计算公式共有两种

    第一种,适用于在前二十个回合内投降的状况,公式为:本局对决开始时对手持有金额的10%*(50+已完成的回合数)%+本回合对方下注额的10%+基础罚金。

    第二种,是从第二十一个回合开始使用的公式:本局对决开始时对手持有金额的10%*(50-已完成的回合数)%+本回合对方下注额的10%+基础罚金。

    所谓“基础罚金”,是按照当前回合数来分的,在1-10回合内投降的基础罚金是本局对决开始时对手持有金额的5%,在11-20回合内投降的基础罚金则是本局对决开始时对手持有金额的10%,到了21-30回合,将升到本局对决开始时对手持有金额的20%……而从第31回合开始,基础罚金又直接归零。

    再来举个例子吧……某一局对决,开局时双方皆持有十万美金,猜解方每一轮都下注1%,三十个回合后共输三万美金;然后,在第三十一个回合,他有了必胜的把握,这时,他将剩余的七万美金统统押上。

    见状,出题者便选择投降……这时,出题者需要支付的罚金就是十万美金的10%再乘以20(50-30)%,即2000美金……再加上对方本回合下注额的10%,即7000美金……再加上基础罚金零,总共交出9000美金。

    虽说是一次性吐出去九千,但比起七万来,可是好太多了。

    总之,当出题者选择投降后,本局对决即宣告结束,还是以上面的例子来看,其结果为出题方从猜解方处赢得了21000美金。

    在完成了这部分结算后,双方再进行“赌回合数”的结算。假设此前猜解方宣言了“一百个回合内”,而出题方叫了最低的1000美金,那么……这时出题方将再交给猜解方1000美金,最后净胜两万。

    以上。就是“一般情况”下,出题方通过“猜解方提高注码”这个行为来选择投降时机的大致剧情。

    那么……相同条件下,假如出题者选择“见好就收”战术,又会如何呢?

    这里我就不再列出详细的计算过程了,咱们直接看结果吧……就按照双方皆有十万美金、且猜解者每次下注1000的条件来推演

    如果出题者在第一个回合就投降(注意,第一个回合的额外百分比是50+0,而不是50+1),输10100,第二个回合则是10200,此后每过一个回合增加100美金。直到第十个回合。

    也就是说,出题者在前十个回合中任一回合投降,都是输钱的。

    而第十一个回合开始,因基础罚金的提高,本轮投降的罚金跳成了16100,且此后每回合再加100;这样,到了第十八个回合,出题者才会有“见好就收”的机会,在这一轮投降的话。罚金为16800,而此前十七轮赚到的金额为17000,这样就赚了200,可是……别忘了还有“赌回合”的钱。把那个也算上的话。还是赔……故而得再等一轮,到第十九回合,赚18000,罚金16900+赌回合1000。这时,也就堪堪赚了100……

    因此,在前二十轮中。想要“稳赢”,机会只有两次,那就是在第十九回合和第二十个回合的时候投降,按照公式,前者可以赚100,后者可以赚1000……

    可是……你难得当一回出题者,赚一千就完了么?别忘了这场游戏可是“争先制”的,并不是说你没赔本儿就能出线了。

    所以,我们再来看第二十一回合开始的情况吧……

    本轮开始,公式就变了,但基础罚金也再次增加。第二十一轮投降的罚金是100,此后每回合减少100;很明显……从这轮开始,投降机制便开始倾向于保护出题者了。因为在二十轮过后,猜解者猜出答案的几率已越来越高。

    这样,算上赌回合那1000的话,“第二十五回合”,将是一个分水岭;这一轮的罚金是22700,加上赌回合的1000,是700,但出题者赢到的钱……是24000;当然,这也只是赚了300而已,所以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从这一轮开始,每过一回合,出题者突然投降的赢取金额就将增加1100美金。

    这样六轮过后,到了第三十一个回合,“基础罚金”归零,出题者便一下子多出两万来。这一轮,若是猜解方不加注的话,出题者直接投降后的罚金仅为2100美金,而他此刻赢到的钱已经有三万了,就算去掉赌回合的钱,也净赚26900……

    综上所述,这个猜数字游戏的关键交锋,就在那第二十五轮到三十轮之间……假如猜解者无法在第三十一轮之前猜出正确答案,那么出题者只要立刻投降就能稳赚你29%的筹码,即使你刚好在第三十一个回合猜出来了,也只不过是挽回了10%左右的损失而已。

    当然了,虽然我说了很多,也都只是理论罢了。

    在实际的对决中,各种各样的状况都有可能出现……

    也许有人能在二十五轮之内就猜出答案;也许有人可以在没有猜出的情况下提高筹码来施压;也许有人会在自以为猜对的情况下、或者在眼看着三十轮要过的时候强行加注,结果却被对方识破跟进……

    赌桌之上,欺诈、算计、表演、识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在赌博的世界中,概率学不会来尊重你,幸运之神也不存在。

    祈祷一万次换来的运气,不如磨练一万次所成就的技艺。

    弱者会被打垮、侵吞、碾碎……且不会得到任何的同情。

    赢,并且活下去……才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正义。

    …………

    一分钟后,净先生已在他面前的纸上写好了六个数字。

    接着,他便将那张纸折起来、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护住,再递给了推车旁的西装墨镜男。

    后者也是很谨慎地接过了纸张,并转过身去,用其宽厚的背部挡住封不觉的视线,随后才展开纸张,看了眼纸上的数字。

    两秒后,西装墨镜男重新叠起了那张纸,并放入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他转过身来,重新面向桌面站正,然后开口对净先生道:“一旦确定了数字,就不能更改,所以我需要向你确认一下,刚才那六个数字……可以吗?”

    “可以。”净先生坚定地回道,“我确定。”

    “嗯。”西装墨镜男点了点头,“规则你们也都读过了,不过我还是要强调几点……”他微顿半秒,接道,“首先,假如作弊被抓、将立刻判负,且所有金额归对方所有。”说着,他又伸手朝桌面上的一个小装置示意了一下,“其次,桌上的这个计时器,和棋类比赛时所用的类似,记录着双方的用时;猜解者的总用时是四十五分钟,如果在这个时间内仍没有猜出答案,那无论当前进行到第几回合、双方金额多少、以及‘赌回合’的金额是多少……都算猜解者‘完败’,完败者的持有金同样是全部归对方所有。”他顿了顿,又道,“另外,猜解者的叫注时间、出题者的跟注时间、以及出题者对猜解者的答案进行反馈的时间,都是单独计算叫注和跟注都必须在一分钟内完成,而反馈的时间只有三十秒;违反规定者,第一次,会被罚去开局时1%的持有金上限,第二次就是2%,以此类推……”

    眼下西装男所强调的这几条规则,的确也是很重要的。作弊的惩罚自不必说……对于“恶意拖延时间”的情况,主办者在设计游戏时自然也已经算到了。在高昂的代价之下,“拖时间”这种难看且缺乏技术含量的手段基本是不太会出现了。

    这样,才能让游戏的节奏保持紧凑,制造出相当的压力……

    而“客人们”在压力之下的种种表现,正是主办者想要看到的。

    “啊~啊~知道啦,可以开始了吗?”封不觉听完西装男的话,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西装男没有回答他,而是面无表情地朝着对决双方各看了一眼,并将自己的手举到了计时器上。

    在分别确认了觉哥和净先生的反应后,西装男才言道:“既然双方都没有异议,那么……对决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