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85章 挑战者

    “本质”,决定了一个人在危急时刻所能做出的抉择

    在赌博中,看穿对手的“本质”,是获取胜利的捷径。

    一旦被看穿,就会被扰乱、诱导、乃至操纵,最终步入失败的深渊。

    净先生的失败,就属于这种情况。

    封不觉的语言、行为……在推进的游戏的同时,亦在试探着对手的“本质”。

    以这个对手为例……觉哥很快发现,净先生的本质就是“退让”,或者说“在仍有余地的前提下的让步”。

    用“外强中干的保守派”来形容这种人,应该是比较贴切的……

    多年的官僚作风让他养成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处事原则;只要还有回旋的余地、还有安全的空间……他就会做出让步,并自欺欺人般告诉自己“这是理性的、无可奈何的选择”。

    但实际上,由于能力不足,他根本无法判断什么是理性而正确的让步……

    …………

    “现在开始结算。”裁判在听到了“投降宣告”后,立即就道,“出题方于第二十一回合宣告投降,罚金为……31000美金。”

    “什……什么!那么多?”净先生在听到金额的时候不禁喊出声来,“为什么我投降了还输那么多?”

    “罚金公式在规则上有写,你可以自己验算。”裁判冷冷回道。

    净先生闻言,有些木讷地低下头去,从推车中间那层拿起了写着规则的打印纸,并找到了相关的内容。

    第二十一轮起,采取的是第二种罚金公式,即:,而第21-30回合的为。

    综上所述,净先生的罚金就是:10000*(50-20)%+80000*10%+20000,的确是31000美金……

    “明白了吗?”裁判等了净先生一分钟,接道。“另外,还得算上‘赌回合’的金额,即1000美金,所以……本局结束,出题方应支付给猜解方32000美金,请付款。”

    “可……可恶……”净先生咬牙切齿地念叨着,并很不甘愿地从自己的塑封袋里拿出了钱。

    裁判接过那些钞票后。从手推车内拿出了一台点钞机,迅速地点出了正确的金额。并交到了封不觉的手上。

    “呵呵……谢谢啦。”封不觉笑着从裁判手里接过了钱,并冲着净先生道了声谢。

    “哼……”净先生冷哼一声,双手握拳、浑身都因失败的懊丧而在颤抖着。

    “那么……”这时,裁判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刚才净先生放在他那里的、写有正确答案的纸,“这张答案,由此刻起作废。”他说着,就把那张纸塞进了手推车最底下那层的碎纸机里,“二位……请准备第二局对决。”

    …………

    就在他们收拾桌面和结算的时候……

    “朋友,和我来一局。”

    “我挑战你。对,就是你。”

    “帅哥,可否赏脸啊?”

    “我要挑战你,来。”

    周围的人群中,有很多人忽然开始行动了。

    这些率先展开行动的人……已然看出了这场游戏的凶险之处,因此,他们赶紧向身边的人发起了“挑战”。

    …………

    与此同时。主厅二楼。

    “呵呵……总算是意识到了吗。”主办者看着那些陆续展开对决的人,笑着念道,“不过……他们再快,也赶不上那个戴乌鸦面具的男人了,那人可领先他们整整一局的时间呢。”

    “少爷。”西装大汉a适时地上前提醒道,“那位先生……叫做蒋道德。”

    “蒋道德?”主办者应了一声。随即在手中平板设备上操作了几下,从数据库里调出了蒋道德的信息,“嗯……知名企业家……十大杰出青年……游戏行业……目前企业濒临破产……吗……”

    …………

    另一方面,封不觉与净先生的第二局对决正要开始。

    此时,觉哥已飞速地在纸上涂了六个数字,然后交给了裁判。

    当看到那六个数字的刹那,裁判差点儿就跪了……

    “你……确定是这个六个数字吗?”裁判看着那张写有“1456”字样的纸。墨镜下已露出了蛋疼的眼神。

    “是的。”觉哥想都不想就回道。

    裁判点点头:“好……”他把那张纸收好,并转头看向了净先生,“那请猜解方先说‘回合宣言’。”

    “五十个回合。”净先生选择了一个非常稳妥的数字;当然了……以他的能力来讲,也没有冒险的资本。

    “1000美金。”而封不觉,也给出了一个最低的下注额度。

    “等等!”净先生即刻高声言道,“这注额不对?你现在的持有金已经是132000美金了,你最少得下1320美金的底注才行啊。”

    “哼……”封不觉轻笑一声,“你再去把规则看看清楚如何?”

    “嗯?”净先生被他说得一愣,接着,又去翻了翻规则。

    结果,他又傻眼了……

    规则上,是这样写的在“赌回合”时,出题方下注的最低注额不得低于本次对决开始时其持有金总量的1%

    请注意,这里用的是,而不是。

    这个概念,无疑是不同的,因为一“次”对决……共有两“局”。

    “正如这位先生所说。”数秒后,裁判也发话了,“‘赌回合’的最低金额是按照对决刚开始时的持有金比例来算的,否则的话……万一有猜解方在第一局中输得只剩几百美金了,那他在第二局作为出题方来下底注岂不是只需几块钱?”

    “切……”净先生啐道,“行了行了~一千就一千。”他拿好了笔,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第一回合。我叫注680美金,你跟不跟?”

    净先生本局的持有金是68000美金,而“每回合的最低叫注额”还是按照本局开始时他的持有金总额来算的,所以他叫的注额也相应地降低了。

    “我投降。”不料,下一秒,封不觉就用十分淡定的语气回了这么一句……

    他说这话的时候,净先生已经在纸上写了两个零……

    “你投……嗯?”直到要把六个零写完时。净先生才反应过来“什么?你投降?”

    封不觉根本没理他,直接看向裁判道:“裁判先生。结算。”

    “原来如此……”裁判心里这时则在暗忖道,“这小子本就计划要在第一回合就投降,所以写什么都可以……”

    于是,裁判心算了几秒,便宣布道:“出题方于第一回合宣告投降,罚金为……6868美金。”

    净先生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真的很想骂人……

    但他没有再提出质疑,因为他刚刚才重新翻过规则,所以知道这个数字没错。

    由于封不觉是在第一个回合投降的。所以他参照的是第一种套公式,即,代入数字后,就是6800*(50-0)%+68+3400,结果就是这么几千块而已。

    “算上‘赌回合’的金额,总共是7868美金。”裁判说到这儿,便看向觉哥道。“请付款。”

    封不觉随手就拿出了一叠钱交给裁判,并道:“零钱怎么说?”

    “我们自然有准备。”裁判回应时,已从推车中间那层被锁住的部分里取出了一个小箱子,那箱子里塞满了好几种规格的小面额纸币。

    长话短说,封不觉和净先生的这场猜数字对决,就这么结束了。

    最终。封不觉从对方那边赢到了24132美元,几乎占到了对方借款总额的四分之一。

    看到这里,在旁围观的客人们也终于意识到了“持有金总量”在这个游戏中的重要性。

    虽然“赌回合”的底注是看自己在对决开始时有多少钱,但是“投降罚金”却是看对方在每一局开始时有多少钱……

    在游戏者担当“猜解方”时,持有金的总量越高,对手的罚金给的就越高,相对的。你的持有金少,对方就可以少付罚金。

    从这一点上来看,“挑战者”无疑是占据着主导权的,因为挑战方可以先担任“猜解方”,只要你在猜解局获得足够的利益,将对方的资金上限拉低,那等到你担任出题方时,你所需支付的投降罚金自然也就降低了。

    而且……这种“资金优势”基本是滚雪球效应,赢的人会越来越有利,而输的人则越来越难以翻盘,因此……要快!

    …………

    “我挑战你!”

    “我挑战你!”

    “不,是我先挑战你的!”

    “胡说,是我先说出口的!”

    一时间,周遭的人群已乱成一片。

    反应比较快的人,在觉哥和净先生那第一局结算时,已经不动声色地找人开始对决了。

    至于眼下这些“慢半拍”的家伙,或者说……“绝大多数人”,看完了这第二局的结算才反应过来,心急火燎地互相挑战,且人人都想先担当猜解方。

    像这种场面,对那些西装墨镜男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他们对其处理办法也是驾轻就熟。

    “各位冷静一点,不用吵,需要对决的两人请先来桌边。”

    “两位请到桌边来。”

    “稍安勿躁,请到我这里来。”

    在西装男们的劝导下,那些存在争执的人陆续来到了桌面上。然后……西装男们就纷纷拿出了平板设备,调取了即时的录像,来判断究竟是谁先“说出”挑战宣言的。

    …………

    另一方面……

    “哼……这次就算你赢了。”净先生拿回了那7868美金后,恶狠狠地冲着觉哥念道,“咱们山水有相……”

    “没有了。”封不觉连狠话都不让对方说完,便打断道。“你这种人……今夜注定是无法离开这艘船的。”

    “你说什……”净先生有些恼羞成怒了,撩胳膊挽袖子地迈步上前,似乎想要动粗。

    然,当他冲到了觉哥的面前时,竟有一股寒意袭遍了他的全身。

    那一瞬,净先生非但是嘴里无法再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在那诡异的乌鸦面具之下的……仿佛不是一个人类。而是某种更可怕的、未知的生物……

    “我说的话,你认可也好。不认同也罢,我还是要这么说。”封不觉见对方不再说话,冷冷接道,“如果你输得不服气,等会儿我不介意再跟你赌一局、甚至两局三局都行,直到把你的钱赢光为止。”

    净先生没有再接话,而是退缩了……

    “不过现在嘛……”封不觉说着,缓缓转过身去。

    此刻,一个高大的、戴着金色哭脸面具的男人。已然站在了觉哥的身后。

    “让你久等了。”封不觉看向对方,顺势言道。

    “呵呵……也就一两分钟而已。”高大男子笑着应道。

    他俩的这两句对话,在旁人听来像是普通的客气话、而且显得没头没尾。

    但实际上,这简单的两声“招呼”,既是相互试探、也是互昭实力。

    封不觉的“让你久等了”,旨在说明“我知道你早就待在我后面,等着要挑战我了”。

    而高大男子那从容的回应。以及他“挑战乌鸦面具男”这个行为本身,也都显示出他绝非等闲之辈。

    “那么……我们开始。”封不觉接道。

    “可以。”高大男子说着,便迈开步子,大刀阔斧地走向了净先生先前所站的位置。

    “裁判,我已向这位戴乌鸦面具的先生发起挑战。”他一边走着,一边已转头跟裁判打了声招呼。

    裁判闻言。望了觉哥一眼;虽然他此时戴着墨镜,但可以感觉到……他用的是一种询问的目光。

    “看我干嘛?”封不觉应道,“这是我的第二场对决,这场完成前我是无法拒绝挑战的。”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先出题。”裁判接道。

    封不觉耸耸肩,从推车里又拿出了一张白纸来,铺在桌面上;他依然没有怎么想。就写上了一组数字。

    这回,裁判接过这张“答案纸”时,已经做好了再次看到“1456”的准备,可是……觉哥这次的谜底却比较正常,是“953724”。

    “嗯?没有重复数字吗……”裁判当即心道,“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在前九个回合势必能试出所有数字的前提下,故意不使用重复数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哪六个数字’从第十回合起就不是问题了,在数字被确定的前提下不重复的组合反而更多。”

    念及此处,裁判已将答案收进了上衣的口袋,随即对高大男人说道:“请进行回合宣言。”

    “呵呵……”那个男人轻笑两声,“十八个回合。”

    “什么?”站在一旁并未走远的净先生一听,不由得惊出声来。

    “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高大男人看着净先生,只觉得好笑,“话说……你怎么还在这儿?”

    被他这么一问,净先生可不乐意了:“怎么了?我就不能站这儿看会儿吗?”

    “你还不明白吗?”高大男人回道,“眼下……可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啊……”他抬手指了指封不觉,“那位‘乌鸦嘴’先生为了争取时间,不惜白送了你几千美金,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你说什么?”净先生疑道,“他几时送了我几千美金?”

    “哦?”高大男人一听这话,又笑了,“怎么?你连‘在哪几个回合可以逃生’这种最基本的事儿都不知道吗?”他摇了摇头,接道,“呼……也难怪人家会说你今夜走不掉了。”

    “你们这帮家伙儿,一个个儿的都在扯什么!”净先生的火气又被撩拨上来了,“有话就明说,别拐弯抹角的!”

    “唉……”高大男人叹了口气,解释道,“那我就直接举例来讲……假如那位先生刚才再跟你玩儿上一会儿,比如……等到第十九回合突然投降,你自己算算,那时的罚金和你所付出的注额差是多少。”

    这种小学生都能完成的心算,净先生还是可以完成的,他低头看着规则上的公式,即刻算了一下。

    十几秒后,净先生脸色陡变,喃喃言道:“18次680美金的底注是……12240……而地十九回合投降的罚金是11492……我……我非但没赢钱,还输了748?”

    “没错。”高大男人接道,“不过,你还有赌回合那1000美金,所以依然能赚个252美元(因为赌回合的底注固定在1000,所以净先生猜解时,封不觉在十九回合依然是略亏的局面,要等到第二十回合才能盈利),但比起7868差得远了?”他微顿半秒,再道,“那如果……他拖到第二十回合再投降呢?你不用算了,我告诉你……即使算上赌回合的1000美金,你还要输个40美金……”他微笑着(虽然对方也看不见)说道,“这……就是所谓的‘逃生回合’了;对于先出题的一方来说,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但你并没有好好把握……在你担任出题方时,你要是早那么一两个回合、在对方提高注码前投降,即使赢不了太多钱,但至少不至于输掉三万多。”

    “我……我……”净先生在面具下懊悔地呲着牙,郁闷地念道,“我要是能早一回合……”

    “没有那种假设。”高大男人打断了他,“我劝你还是快点儿找个地方,先把罚金和收益在每回合的对比算算清楚……然后趁着大家还必须接受挑战时,把你的‘第二场对决’打完,至于我们这边将要玩儿的……”他说着,又看向了觉哥,“根本不是你这个层次的人可以介入的博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