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87章 赌博的领域(上)

第1087章 赌博的领域(上)

    金面愁回到桌边时,裁判已经将桌面整理干净,随时可以开始下一局了。±

    “切……无聊透顶。”金面愁一边拿起纸和笔,一边不快地念道,“说什么‘赌博的领域’,你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吗?像那种玩个梭哈遇到两边牌面都是同花顺或者四条的状况,在现实中发生的概率是多少你知……”

    “少废话,快写答案,浪费在你这个二流身上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封不觉根本没打算听金面愁把话说完,而是直接用近乎蛮横的语气打断了对方。

    金面愁闻言,冷哼一声,将他的答案写完,并递给了裁判。

    裁判拿起答案看了一眼,然后按惯例跟出题方确认了一声,随即便示意封不觉给出回合宣言。

    “哦……原来如此。”然而,觉哥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报回合数,而是不紧不慢地看了看裁判、接着又看向金面愁,并用一种暧昧的、古怪的语气念道,“是这几个数啊……的确像是你会做的选择呢。”

    “你在说什么呢?”金面愁也瞪向了觉哥,语气不善地回应着,“这种仿佛你‘已经知道答案了’的语气算什么?莫非你想说……”

    “七回合。”封不觉又一次粗暴地打断了对方,“我宣言……七回合内给出答案。”

    “什……什么?”这一刻,始终保持着冷静姿态的金面愁终于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内心的惊讶,“你这家伙……”

    但数秒后,待他从震惊中缓过来时,他又恢复了常态、沉声接道:“啊……我明白了。”他笑了起来,“呵……呵呵……这就是所谓‘赌博的领域’吗?哼……不就是虚张声势吗?”说罢,他一拍桌子。指着觉哥道,“七回合?你以为自己是在猜不带重复的四位数吗?还是说你认为我会写一个类似333333这样的答案?”

    “哦……既然你那么又自信……”封不觉淡定地回道,“不妨叫个十万怎么样?”

    “嗯?”金面愁闻声一愣。

    “赌回合的底注有十万的话,你只要撑到第八回合再投降,便一定能大获全胜了吧?”封不觉用一种近乎“事不关己”的口吻,继续说道。“即使我在第八回合押上所有的筹码,你投降时的罚金也不过是两万左右,算上我此前七回合里给你的七千,大约是一万三;而等到结算‘赌回合’的注码时,你却可以一口气从我这里拿走十万……这样一来,第二局你担当猜解方时,我这个出题者的资金就只有一万五左右了;假设我再次选在第十回合跑路,那么资金差导致的高额罚金、以及至少一千多的底注,都会进一步蚕食我的资金。”

    他这一番话。几乎是帮金面愁把账给算清了……

    “最关键的是……”封不觉到最后还不忘用总结般的语气说道,“一旦上述的假设成立,不管对决后我是否还有救,至少你的晋级已是板儿上钉钉了……届时,你不但完成了两局对决、获得了挑战豁免权,而且你还能坐拥将近二十万的资金,这样你在此后所有的‘挑战局’中都能得到更为巨大的优势。”

    另一边,金面愁在听觉哥说话的同时。脑中也在快速地分析着……而他得出的结论,和觉哥所言是一致的。

    “这个家伙……疯了吗?”金面愁心中暗道。“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不对……这是自掘坟墓吧……虽然由他把这些话说出来,会让人感觉这局里暗藏着某种陷阱,但是……但是!七个回合就推演出答案,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我下注!十万!”数秒后,就在叫注时间即将耗尽时,金面愁摁下了计时器的开关。并用他那抓耳的、高亢的嗓音朝裁判道了一声。

    “呵……哈哈哈哈……”封不觉当时就笑了,那笑声已不止是“令人不安”,而是到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步。

    金面愁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对方那无理取闹般的回合数前,明明自己才应该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一方,可他心里就是有点发憷。总感觉那个乌鸦面具之下的男人有着某种“打算”。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七个回合就得出答案,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下一秒,觉哥收敛笑意,用戏弄般的语气问了金面愁一句。

    而金面愁,却是被这句话惊得虎躯一震……

    “你……”他险些就说出了“你怎么知道”这个五个字,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的确,在‘计算的领域’中,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封不觉接道,“但是……在赌博的世界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哈!别唬人了!”金面愁也是不甘示弱,“不管你怎么虚张声势都好,三……不……两个回合过后,你也就原形毕露了!”

    “原形毕露?”封不觉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笑道,“呵……好啊,希望你看到我的原形时,不要吓尿了。”言至此处,他神情一肃,报道,“第一回合,我下注1021美元(根据四舍五入原则,目前持有金为102072的封不觉,其最低下注额与上次对决开始时持有102112时没有变化)。”

    “我跟……”金面愁想了一秒后,便如是说道。

    封不觉则是想都不想,拿起纸来,提笔写上了一组数字——【135899】

    当这张纸被推到金面愁的面前时,后者的身子明显一僵,其握笔的手……也开始发抖。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他的内心正在惊呼出声,脑中顿时一片嗡然,思路也陷入了混乱,“这不可能……为什么第一回合就能猜到1a5b!”

    对于这组数字,金面愁自然没有立即给出反馈……

    他猛然抬头,看向了对手。

    然而,他看到的,也无非就是一张面具而已……

    “作弊!他一定是作弊了……但……他是怎么做到的?”金面愁的目光在觉哥的面具上停留了几秒,随即又转向了裁判,暗忖道,“裁判没有任何的表示,我也没看出任何异常,但这家伙在第一回合就猜到这个地步,这绝对不合理……难道……”念及此处,面具下的神色陡变,“……这个裁判和他是一伙儿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