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094章 挑衅

    的确,黑蝴蝶取胜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

    在神经衰弱这个游戏中,记忆能力上的优势即是最直观的优势,这一点……黑蝴蝶是无法和封不觉相提并论的。

    不过,能左右胜负的因素还有一个,那就是……运气。

    刚才的那一轮,虽然封不觉豪取24分,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在其“绝对记忆”的基础上,这样的取分从概率学上来说也不算太夸张。

    除去那必得的9分外,剩下的分数可以视为“六次概率逐渐降低的翻牌中,有五次成功了”的案例,而这个“逐步降低的概率”,大约是从20%左右一直降到7%,随后终止的。

    这样看来,他在这一轮中所做的事……应该可以归结到“运气还不错”的范畴。

    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这不是“赌博”,只是“游戏”,被觉哥认为是“无趣”的游戏。

    另外,当这一轮结束时,他那看似“不错”的运气,实际上已经转变了风向……

    因为封不觉最后三手翻出的牌,全部都是“已有一张花色被揭示过”的牌;也就是说,当他最后将翻牌权易手时,桌面上的“已知两相牌”数量,又从三对增加到了六对。

    再加上桌上的未知牌又有所减少……对方现在再去翻未知牌时,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又一次提升到了15%以上。

    …………

    第十一轮,黑蝴蝶翻牌的回合。

    在觉哥清理了桌面之后,剩下的已知牌数量已然不多,所以黑蝴蝶对那些牌的花色也就更有把握了。

    第一手,她依然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距离已知牌较近的位置翻开了一张新牌。

    结果,这是一张“两相已明”的牌,即“可得分牌”。

    黑蝴蝶可没有封不觉那种“明明记得,但我可以留着慢点儿再用”的余力,她肯定是一有得分机会就会去拿分的。

    因此。她立刻回头去找新翻牌的另外两相……并且成功了。

    “这位女士得三分。”裁判的宣告也即刻传来,“您可以继续翻牌。”

    下一手,情况依然……

    黑蝴蝶又翻出了一张可得分牌,她也迅速地将其转化为了分数。

    再下一手。还是如此……

    就这样,黑蝴蝶波澜不惊地将分数追平了,而且……由于卡牌数量的减少,同样是已知牌中只有三对的情况下,她在下一手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高于7%的。

    “呵……怎么样?”这时。黑蝴蝶笑着对觉哥道,“我也并不是完全没机会吧?”

    “哼……这种运气上的差距,早在对决开始前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封不觉淡然应道,“总之……在达到‘那个分数’之前,随便你翻多少都行。”

    “那个分数?”黑蝴蝶闻言,思索了两秒,接道,“哦~你是说……33分?”

    黑蝴蝶在对决开始前无疑也是仔细地研究了游戏规则的,所以她知道33分,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分数。

    根据规则。在双方共计揭示出“二十五相”后,玩家便可以通过翻出两张“极乐净土”来结束比赛,进入结算阶段。

    那么,撇开那种差距悬殊的胜负不谈,以双方都有一定得分的对局为例……二十五相可以拆分为十二对十三,或者十一对十四的情况。

    在十二对十三的情况下,分数比为36比39,此时,落后方翻出极乐净土,加上额外的10分。46比39,即可反败为胜。

    在十一对十四的情况下,分数比为33比42,此时。落后方翻出极乐净土,加上额外的10分,43比42,同样反败为胜。

    也就是说,在这场游戏中,落了下风的一方。若想要翻盘,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至少得拿到“十一相”,这才满足最低限度的翻盘条件。

    而理论上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在桌面上已揭示二十四相的回合,轮到落后的那一方翻牌,在其翻出第二十五相的瞬间,正好手握33分,然后……他/她再翻出“极乐净土”,结束本局。

    对于落后方来说,这是最快最佳的翻盘模式。假如继续拖下去……分数的差距恐怕会逐步被拉开,因为当桌面上剩余的未知牌已不多时,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会大大增加,连续翻到两张“一相明”的牌概率也不是不可能了,那时,记忆力更强、犯错更少的一方,得分率肯定稳压对手一筹。

    “既然你知道。”封不觉的语气还是显得很轻松,反正对手知晓这个数字的含义也是应该的,没有必要惊叹,“那就请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呵……不用你说,我也会的。”黑蝴蝶应声后,继续翻牌……

    …………

    至第十一轮结束,双方的分数对比为24比30,黑蝴蝶领先。

    在那番对话后,黑蝴蝶又翻出了两张可得分牌,将已知牌中的两相牌消耗到了只剩一对。

    接着,在最后的三手翻牌中……她竟是连着翻出了两张“零相牌”,即一张已知花色都没有的牌,并且……还翻出了第二张“极乐净土”。

    因此,当这一轮结束时,桌面上已知的对子只剩两对,而且……两张“极乐净土”的位置也已经明确。

    目前,两人总得分为54分,即已揭示了“十八相”,台面上剩下的牌数是48张;其中,已知牌20张,由2张无间地狱、2张极乐净土、4张“两相皆明”牌、以及12张“一相明”的牌组成。

    而未知牌共28张,即2张无间地狱和26张相牌。

    也就是说,在第十二轮开始时,封不觉能在未知牌中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二十八分之二,和他在上一轮中失败的那一翻概率基本相同,仅有7%左右……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他就不能不翻未知牌么?翻三张已知牌,然后将相同的局面丢给对方不就行了?

    答案是可以,但……并不解决问题。

    根据【三重神经衰弱】的“翻牌规则”。玩家在连续的三轮中,至少得翻出一张未知牌,否则就要罚五分。

    这条规则的用意,就是要防止玩家通过不断地翻此前已经出现过的牌来消耗自己的翻牌机会。至于为什么是“连续三轮”。那自然是考虑到有些人会因为记错牌而导致“翻了三张已知牌且没得分”的状况;这种情形下,连续两轮进攻失败的人,到第三次就要担上罚分的风险了……

    结合眼前的实例来说,假如封不觉在这一轮里选择翻三张已知牌来消耗自己的翻牌权,那轮到黑蝴蝶时。对方也可以如法炮制……反正黑蝴蝶是无所谓的,作为记忆能力比较弱的一方,她很乐于看到双方不断地翻出旧卡来帮她巩固记忆。

    再说,她是“后攻”的一方,在谁都不愿意翻出新卡的局面下,后攻者至少占了“一张牌”的优势,因为先攻者必定会比对方多暴露一张新牌。

    当然了,封不觉本来也不是那种会故意翻已知牌来防守的人。

    真正的赌徒、恶棍都明白……那种做法是赢不了的。

    比如觉哥在猜数字游戏中坑了金面愁的那一局……如果他当时考虑的是“我只猜中三到四个数字怎么办”、或者“对方真的死撑到了第七回合怎么办”,那他就会退、会避……最后,就会输。

    赌桌上的魔鬼不会去回应弱者的诉求。相反的,它们会去吞噬那些人……

    退让、回避,放弃思考、转而在内心祈祷和哀求,这些行为只会引来失败和毁灭。

    能够赢下来的人,就是要在那种时刻确信“我一定能猜到5个数字以上”,猜不到或许会死,而死……也无妨。

    只有这样的意志,才能引导“运势”,唤来“胜利”。

    …………

    “啊……果不其然……”

    第十二轮,第一手。封不觉翻开的未知牌……是一张“一相明”。

    此刻,他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比较稳妥的的做法放弃继续翻新牌,回头去翻两张已知牌。结束自己这一轮。这样,只给对方增加了一对已知对子,并减少了一张未知牌。到黑蝴蝶进攻时,第一手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二十七分之三,大约11%的几率。

    而另一种比较冒险的做法就是再翻一张未知牌,假如这第二手翻到的牌和第一手的花色一样。他就可以得分。

    那么……这样做的成功率是多少?失败风险又是什么呢?

    通过已知的牌可以算出,此刻的27张未知牌里,有22张都是对子,即“一相已明”的牌,有3张是“两相已明”的牌,还有2张是地狱牌。

    封不觉想要得分,必须翻出他本轮第一手翻出的“足跟广平相”,而其概率仅有3%左右;万一翻不到的话,他面临着三种可能……

    一,他有81%的几率翻到“一相已明”牌,再给对方凑出一对已知对子,使对方下一次翻牌时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上升到15%以上。

    二,他有7%的几率翻到另外两张“两相已明”牌中的一张,让对方在下一轮直接获得一次100%得分的机会。

    三,同样是7%的几率,他会翻到地狱牌,而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这样对方抽到可得分牌的概率会升到11.5%,上升得不算多。

    综上所述,无论怎么看,这里还是选择稳妥的办法比较好。

    可是……

    “按照这种趋势的话,我再翻一张,八成就会是……”封不觉一边念叨,一边已翻开了第二张未知牌。

    结果,他翻到了一张“两相已明”牌。

    因为他这一轮已经翻了两次牌,且花色不同,所以是不可能得分的。因此,他翻出的这张,基本已可以确定成为了对方的分数。

    “嗯……看起来,运势完全在你那边呢。”封不觉看到这最坏的结果,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想必下一轮你也会得到6分以上吧。”

    说着,他还没等对方回应,便已翻出了第三张牌。

    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又去翻了一张未知牌;这次,翻出的是“一相明”,于是,桌面上又多出了一对明对子。

    “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黑蝴蝶看不懂了,她在心中暗忖道,“第二手我还能理解……像他这种自大到自恋的男人,的确有可能会在这种时刻抱着侥幸心理去搏一下的;但这第三手……在根本不可能得分、且几乎必定会给我更多优势的前提下,他还翻未知牌?”

    “请吧……”下一秒,封不觉的说话声打断了黑蝴蝶的思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呵呵……不用为了那种你想不明白的事情而犹豫。你还是趁着记忆模糊之前,把该拿的分数拿了吧。假如你在这里都来个失误……那我赢得未免也太轻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