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1章 一回合零手牌

第1101章 一回合零手牌

    “你那决斗盘还挺酷炫的嘛。”就位之后,封不觉一眼就盯住了对方那个决斗盘。

    与觉哥的不同,斯诺的决斗盘看上去通体皆如水晶骨架一般,从造型、材质到颜色上都显得相当扎眼。

    “哦……这个啊,在等你的时候,闲着无聊就逛了逛在线商城。”斯诺用很随意的语气回道,“然后就随便买了点皮肤什么的……”他说着,还特意扬起决斗盘给对方看了看,“这个决斗盘叫dd-死亡枯骨,配冰龙皮肤,我品位还不错吧?”

    “还好吧。”封不觉说着,也抬起了自己的决斗盘,“我这个dd-标准型、赤膊版,也是相当犀利啊。”

    “呃……”斯诺闻言,当时就没敢接话。

    虽然他也很想吐槽“这不就是默认配置么”,但他已隐隐从对方的话中感到了一丝怨念……

    因此,机智的斯诺赶紧转移话题道:“那个……反正决斗装备对决斗的公平性也没什么影响,没什么好讨论的。咱们还是闲话少说……快点儿开始吧。”

    “哦,行啊……”封不觉有气无力地接了一句。

    但到了下一秒,他突然就神情一凌。

    斯诺见状,也是相同的反应。

    几乎在同一秒,两人四目相对,齐声喝道:“duel!”

    在【疯狂思维】的决斗场上,玩家们的行动都是通过“宣言”来判定的,而这声“duel”,无疑就是双方达成共识,准备正式开始“决斗”的信号。

    吱吱咔咔咔

    宣言过后,封不觉左臂上的决斗盘便启动了,在机械翼展开之后,那决斗盘的造型看上去就像是装配在前臂外侧的一个刀锋一般。

    而另一边……

    乒!咕噜咕噜

    伴随着一记类似于格斗游戏必杀技发动的音效,以及一阵骨头蠕动般的动静……斯诺的决斗盘也展了开来。

    那个dd-死亡枯骨的展开方式是单侧向的。但见一根如野兽脊椎一般的东西从决斗盘侧面划出一道圆弧荡开,同时,在“冰龙皮肤”的效果下,这个决斗盘在启动时还会散出一些冰晶碎屑、且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龙吟。

    “切……”看到这一幕的觉哥,啐了一声,又朝对手投去了一道仿佛要咬人的目光。

    “喂喂……”斯诺嘴上不说,心里却在念道,“果然还是怨啊……这怨念简直扑面而来啊……”

    “本大爷的回合!”两秒后,先攻(两人在牌桌上已完成先后顺序的随机)的封不觉便说出了回合开始的宣言,然后顺势伸手一抽。“抽牌!”

    根据【疯狂思维】的规则,玩家的每一个回合都可以细分为“开始阶段”、“抽牌阶段”、“主要阶段”、“战斗阶段”、“次要阶段”、和“结束阶段”这六个阶段,所以,眼下封不觉必须声明“我的回合”,并把“抽牌”这两个字说出来才行。

    如果他不完成“宣言”,那么系统就会视为他的回合尚未开始,也没有进入抽牌阶段,那样的话……一些在回合开始阶段触发的卡牌特效就不会触发、而且他也无法把牌从卡槽中抽出来。

    当然了,也不是每个阶段都需要宣言的。通常来说。抽牌完成后,就会默认进入“主要阶段”,而在战斗结束后,便是默认进入“次要阶段”。这两个阶段的宣言说不说两可。

    综上所述……在【疯狂思维】的决斗中,两名玩家无疑是要重复说很多次各种宣言的,为了撇清凑字数的嫌疑,下文中不会非常详细地将两名玩家“每个回合的每句宣言”都写出来。因此,我在此处特别说明一下,以免被误会成是我忘了写。

    “嗯……”封不觉抽完牌后。看着手上的六张卡,思考了大约五秒,然后……在这第一个回合,便做出了惊人之举。

    “我以‘将三张手牌洗回牌组’为代价,从手法发动特殊魔法-【局座的预言】。”觉哥一边说着,一边已将该牌打出、盖在了决斗盘的魔法陷阱区,随后他又用非常娴熟的手法将三张牌放入了牌组中,而他的决斗牌也在第一时间完成了自动切洗牌组的工序,“根据【局座的预言】的特效,我可以宣言一张对手的手牌,将其在本回合中强制置入场中,假如这张牌是‘没有任何特效的怪兽卡’,便将其展示后弃入墓地,但假如这张牌是‘效果怪兽’、或者‘魔法’、‘陷阱’等效果卡,便立即触发一个相反的负面效果,该效果的具体形式由系统演算后生成。”

    封不觉说这番话时,斯诺脸上的脸色已经变得比较难看了。

    很显然,他的手上全部都是“效果卡”……

    在【疯狂思维】这个游戏中,那种什么特效都没有的怪兽卡,是很少会被加入到牌组中的;会使用那种卡的玩家,十有八九是“只有这种卡可用”才会用的,说白了也就是没充钱……

    当然了,封不觉和斯诺的这场对决,并不涉及“玩家卡池战力”的因素,因为他们玩儿的是“随机选卡”的1v1对决……即对战双方各自在牌库中随机抽取600张卡牌,然后从自己抽到的600张卡里选出40-80张组成卡组。

    这样的对决,虽不能说“绝对公平”,但也已经是相当公平了……就算人品再差,也不可能出现“对面600张全是好卡,我这儿600张全是渣渣”的情况。

    简而言之,在这个600选40的卡组构建中,斯诺是不太可能去选“无特效怪兽卡”的,因此,此刻他所面对的……是必然中招的局面。

    “那么……”讲完了宣言后,封不觉望着斯诺,言道,“我选……中间的那张。”

    斯诺这会儿还没抽过牌,手上的牌数正好是五张,所以哪张在中间也没什么争议。

    在得到了觉哥的指示后。斯诺看了那牌的效果一眼,随即便悻悻然地将其打出了。

    “我的牌是怪兽卡……【台灯妖怪】。”斯诺将这牌盖在了自己那个决斗盘的怪兽区域,并对觉哥说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系统也已将这张牌的影像显现在了觉哥的眼前,并在角斗场中间生成了一只“台灯妖怪”。

    “翻转特效(当覆盖状态被解除时触发的特效)是‘查看对手的一张手牌’吗……”封不觉看着那张卡的说明,念道,“切……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会是那种‘上场时炸掉对面80%lp(即生命点数)’之类的效果呢。”

    “怎么可能有那种不讲道理的卡……”斯诺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应道,“真有的话。其召唤代价应该比‘神’还夸张了吧……”

    他们对话之际,系统也已开始处理【局座的预言】的魔法效果了。

    【逆特效演算完毕,现随机展示一张玩家“主办者”的手牌,并取消该玩家下一回合的通常、特殊、融合等所有召唤权限。】

    系统广播过后,斯诺手上的另一张手牌-【气泡】便被展示在了觉哥的眼前。

    “你这卡的效果还真是厉害啊……”斯诺道,“总感觉这反效果有点过了吧……已经远远超出我这卡的正面效果所能带来的收益了啊。”

    “扯淡!”封不觉一听,当即就双目圆睁,高声喝道,“会玩儿么你?这也算吃亏?”吼完。他又拿出一种给对方上课般的口吻,言道,“你可看清楚了!我这卡想要发动,首先就必须符合‘手上还有另外三张手牌’这一条件。其次,还得付出‘将三张手牌洗回卡组’的代价,假如我不是在第一回合手牌多的情况下抽到这张卡,便有很大的概率根本发动不出来。即使勉强在持有四张手牌时发动了,也可能在发动后因缺乏手牌而陷入被动。”他微顿半秒,再道。“最关键的是……这牌的效果如何,还得看运气;如果对方的卡组里正好有无特效的怪兽卡咋办?或者是我翻出了一张原本就是负面效果的超模怪兽,反而让对方获得了正面的收益呢?”他说着,又抬手指了指场上的【台灯妖怪】,“最后,你说这负面效果严重,是因为你觉得‘失去下回合的召唤权’是和该怪兽本身特效无关的额外惩罚吧?呵……那你怎么不想想,你在我的回合里已经白上了一只怪,假如系统不限制你的召唤权,下一回合你岂不是可以直接用这只怪兽作为祭品召唤上位怪兽了?再不济……你这怪兽还可以攻击吧?”

    他突然间像是教学一般说了这一大堆,大致上把【局座的预言】这张卡所能带来的风险都分析了一遍。

    斯诺在那边听得一愣一愣的,既不好打断也不好接话……虽然咱们这位“主办者”智商很高,也精通很多卡牌游戏,但【疯狂思维】他真是头回接触,着实不太好反驳。

    “行行……你说得都对……”斯诺感觉辩不过觉哥,赶紧认了个怂,并道,“你的主要阶段还没结束……请继续吧……”

    “哼,不用你说我也会继续的。”这会儿,封不觉说话的火药味是有点重。要说导火索嘛……其实……就是由于对方的决斗盘比他酷炫。

    可能有人会说,像封不觉这种人,怎么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光火呢?

    没错,觉哥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在面对很多能把常人气个半死的事情时,他都可以云淡风轻地面对。

    因为他的思维太快了,所以在遇到事情时,他往往会跳过“情绪”那部分,直接奔着“处理”那部分去。

    同样的一件事,普通人还在“愤怒”时,封不觉可能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并开始实施了;在他看来,“情绪”在很多时候都是不必要的存在,因为情绪只能作为一种动力或者动机,但其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

    比如说……插队;整条队伍的人都看到了有人插队,都很愤怒,然后呢?插队的人还是插在那里。

    “愤怒”……没有解决问题,只有“出言制止”、或者“抽他丫的”可以解决问题前者是情绪,后者是解决办法;情绪是动机,行动才能将问题解决。

    封不觉,往往趋向于直奔后者,故而很少会发火。

    但是,眼下,他又为什么发火了呢?

    也不为什么……只能说,他也有孩子气的一面;大是大非面前他不这样,但在一些旁人看来无所谓的事儿上,他却会各种不爽。

    “本大爷以‘将一张手牌弃入墓地’为代价,特殊召唤……【持剑欺诈师】,攻击表示!”封不觉的主要阶段还在继续,他又一次发动了一张有负面效果的牌,召出了一只强力的怪兽。

    话音落时,一个腰佩长剑、身披长斗篷、戴着宽檐帽、将脸遮蔽在阴影中的人型生物出现在了角斗场中,与斯诺的那个【台灯妖怪】对面而立。

    这张【持剑欺诈师】,是无法通常召唤的怪兽,只能以“代价”进行特招;一般来说,像这种“特召”怪兽,要么有较高的攻防,要么就有某种特效。

    很显然,【持剑欺诈师】属于后者,它的特效是“当持剑欺诈师与任何怪兽进行战斗时,其攻击力将掷骰子来决定,骰子的数量取决于敌方场上的怪物总数”。

    举例来说就是……下回合,斯诺在自己场上只有一只怪兽的情况下,用【台灯妖怪】去攻击【持剑欺诈师】,那么后者的攻击力就由“一颗”骰子(1-6)决定,骰子的点数乘以一千就是欺诈师的攻。

    考虑到【台灯妖怪】的攻击力是1500,封不觉的欺诈师在被攻击时,只要掷出“2”以上的点数就能取胜了。

    “先攻者的第一回合不能攻击(除非有抢攻特效),所以……我结束这个回合。”在召出了【持剑欺诈师】后,封不觉便立即宣布回合结束了。

    在这短短的一个回合过后,觉哥的手牌……居然就这么空了。

    他打了两张,洗回去三张,扔进墓地一张正好把六张全部用完。

    而在听到“结束宣言”的那一刻,斯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