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3章 演技差距

第1103章 演技差距

    斯诺所发动的,是他的第二张盖牌-【无柄之剑】,当这张牌被装备在一只怪兽的身上时,可增加其1000点攻击力,但其控制者将在其每回合的开始阶段损失300lp。

    此前,在斯诺自己的回合中,其实他就可以用这张牌的,只要他在主要阶段盖下这张牌,那么在战斗阶段时就能将其装备到【台灯妖怪】的身上,多打掉觉哥1000的lp。

    但是,他没用……

    而到了刚才,在封不觉使用【坂本君】攻击【台灯妖怪】时,斯诺也是可以发动这张牌来应对的。

    但……他还是没用。

    因为他很清楚……目前对他来说最有威胁的卡,是【持剑欺诈师】;这张卡的潜力是非常可怕的,斯诺宁可少打那1000lp、宁可放弃反杀一只怪的机会,也要把【无柄之剑】保留下来,在一个能切实消灭【持剑欺诈师】的时机将其发动。

    假如他此前为了反杀对方的【坂本君】或者多打对方一点血就把这张卡给用了,那他反而会陷入一种很尴尬的局面,那就是当【持剑欺诈师】对他发动攻击时,他的场上会站着一只攻击力2500的【台灯妖怪】。

    这种情况下,首先……【妖魔的觉悟】就成了一张鸡肋的盖牌。发动吧,召上来的怪攻击力还未必有场上的怪物高;不发动吧,那这卡就是白盖,一会儿要是【台灯妖怪】被干掉了,就是想发动都发动不了了。

    其次,在那种局面下,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封不觉手里了。

    他可以用【持剑欺诈师】去强攻装备了【无柄之剑】的【台灯妖怪】……有三分之二的几率可以搏赢。

    他也可以选择不攻击,再卖一轮血。这样……到了下一轮,除非斯诺在保留现有怪兽的前提下再拎一只4000攻的怪兽上来把封不觉给秒了。否则……只要斯诺召怪,那么【持剑欺诈师】的攻击骰子数就会增加一个,理论上来说,那可能就是增加了6000点攻击力。

    试想一下,在觉哥卖完血之后的那个回合,万一他在战斗阶段人品爆发掷出两个6来,把12000的攻击呼在【台灯妖怪】(在战斗阶段攻击过的怪物无法在次要阶段改为防御表示)脸上,那9500的点差就会从斯诺的lp里扣除,其结果就会是……一剑毙命。

    虽然……那种概率很小,但并不是零;退一步讲。就算没有掷出12点,取个平均值,也有六、七千的攻击力了……更不用说,封不觉下一轮也是会抽牌的,鬼才知道他的牌组里还有什么东西……

    斯诺玩“卡牌游戏”的思路、风格,是建立在“绝对的理性思考”的基础上的,即使他的运气向来都不错,他也不会去冒不必要的风险;像那种“一招过后,有三分之一的概率获得优势。有三分之二的概率玩儿脱”的选择他是会尽量避免、绕开的。

    他的理念是稳扎稳打、逐步倾轧……在场面、血量和卡差这三项上皆建立优势,用“实力的差距”让对方逐渐步入绝望、最终败北。

    因此,在多重推演过后,斯诺选择了隐忍、等待……直到眼前这个确定能达到目的的时机。才发动了【无柄之剑】。

    “呵……真是可惜啊……”斯诺说话的同时,一把“通体皆刃”的巨剑出现在了【八臂蛇妖】的手中,后者握剑一砍,便将攻过来的【持剑欺诈师】一刀两断。砍成了一片爆碎的白光,“假如你掷出4、5、6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哼……特意忍到这个时机才发动的吗。”封不觉念道。

    “那当然了。”斯诺回道,“我就是要等你的‘攻击宣言完成’、且欺诈师的‘攻击力随机值产生’时。视情况来发动这个装备陷阱……这样才能确保解决掉那只麻烦的怪物。”

    嘀嘀嘀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随着【持剑欺诈师】的死亡,半空中又浮现出了一个骰子来,在一阵蜂鸣后又定在了3这个点数上。

    接着,从那个骰子的图像中喷出了一道白光,轰在了封不觉的身上。

    这一幕,是【持剑欺诈师】死亡后所引发的负面效果所致,即“掷一个骰子、并使其控制者损失相应lp”;而3,就代表了……整整3000lp。

    算上此前与八臂蛇妖战斗后产生的攻击点数差,这轮交锋中,封不觉不但死了一只怪,还掉了3200的血,可谓损失惨重。

    “呵呵……还是3吗,我还以为会出现6之类的结果呢。”斯诺见状,笑着说道,“好在……那也足够了。”他的眼中已露出了得意的目光,“你现在只剩下3300的lp,而你场上的【坂本君】是人型生物,在【缺氧地带】的影响下……他是无法充当你的屏障的;也就是说……等到了我的回合,只要我能抽到一张怪兽卡,配合场上3200攻的【八臂蛇妖】,就能送你上路了。”他摊开双手,假惺惺地摇头叹息,“唉……这样看来,我仅用了两个回合就要赢得胜利了啊。不过……对上一个门外汉,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吧。”

    斯诺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嘲讽的言论滔滔不绝、且有理有据。

    然而……

    “你说完了?”封不觉的脸上,丝毫没有显出那种快要输了的表情,他的眼神依然坚定无比,“那么……本大爷可要继续了……”他微顿半秒,嘴角居然还泛起一丝笑意,“本大爷的战斗阶段……可还没有结束呢……”

    “什么?”斯诺神情微变,“你秀逗了吗?难不成你还想用你场上那个2000攻的高中生对我那3200攻的蛇妖发动攻击不成?”

    “【坂本君】的特殊效果……发动!”下一秒,封不觉便道出了一句宣言。

    【坂本君】的特殊效果为在我方回合的任意阶段、在对方至少拥有一张手牌时,玩家可进行一次“猜牌”,如果能猜中对方所有手牌的种类,对方便得舍弃所有手牌,且每舍弃一张,坂本君的攻击力增加1000点。该效果仅可发动一次。且失败后无法再度发动。

    “你这家伙……又要赌吗……”斯诺听到宣言后,终于是面露沉色。

    “这不是赌……”封不觉道,“你已经把自己手上那两张牌的种类告诉我了不是吗?”

    此言一出,斯诺的脸上很明显地流露出了惊骇的神情,口中不禁蹦出一句:“糟……糟了!”

    “嗯,演技不错。”而封不觉……正瞪着死鱼眼、冷笑,“从得意、到犹疑、再道慌乱……大体上是演出来了,呵呵……可惜,还不够火候。”说罢,他指着斯诺道。“你手上的两张牌分别是魔法卡、以及……怪兽卡!”

    话音落时,斯诺的表情……僵住了。

    这一瞬,他是真的震惊了,被对方“猜怪兽卡”的举动所震惊……

    足足五秒之后,他才用冰冷的语气,重新开口道:“你……怎么猜到的?”

    “呵……简单得很。”封不觉笑着回道,“在【局座的预言】那逆转效果生成时,你就已经暴露了……”他顿了顿,说道。“你自己大概不知道吧……当系统广播说到‘随机展示一张玩家主办者的手牌’的时候,你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到自己的手牌上;而在一秒之后,即‘取消该玩家下一回合的通常、特殊、融合等所有召唤权限’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你的视线……下意识地移到了此刻你手中靠左的那张卡上。”

    “就凭这个……你就能断言那张一定是怪兽卡吗?”斯诺即刻追问道。“那也可能是某种和‘召唤’相关的魔法或者陷阱啊。”

    “说得对,仅凭那一瞥,我的把握大约在六到七成吧。”封不觉笑道,“真正让我确定那张是怪兽卡的……是你刚才那句‘等到了我的回合。只要我能抽到一张怪兽卡’……”

    “切……矫枉过正了吗……”话说到这份儿上,斯诺也已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故而忿忿言道。

    “是啊。那种仿佛在叫嚷着‘我手上没有怪兽卡’一样的台词,再配合你那浮夸的演技,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啊……”封不觉接道,“很显然,你并不是那种‘决斗时不看对手卡牌说明’的类型;在【持剑欺诈师】死亡后的负面效果生效时,你完全没有表现出意外,可见你很详细地看了、并记住了这张卡的特效;因此,【坂本君】的特效是什么,你自然也是一清二楚的……想必,在【坂本君】登场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准备要对我进行误导了……”

    “于是,你就给我看了方才的那番表演。”说着,觉哥也学着对方刚才的样子,摊开双手、摇头叹息道,“呵呵……恕我直言,你这种流于表面的演技,着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啊……虽说面部肌肉的控制还是比较到位的,但是那不走心的眼神、刻意为之的语气、以及完全被遗忘的肢体语言……在真正的骗子面前根本过不了关。”

    封不觉这话,某种意义上已经把自己划分到了坑蒙拐骗偷的那个阵营中去,但从他说这话时的神情来看……对此,他好像完全没有道德或尊严方面的障碍。

    “综上所述,撇开你在上一回合中打出的场地魔法、以及盖在场上的两张陷阱外,你手上剩余的两张牌,在我看来和明的没什么两样。”停顿了两秒后,封不觉用总结般的口吻道,“其中一张,就是我在第一回合已经翻出来看过的魔法牌【气泡】,你自己也很明白这张是必定会被我猜到的了,所以……你就费尽心机地想要掩饰另一张是‘怪兽卡’的事实。”

    “呼……”斯诺听到这儿,长长地吁了口气,并迅速恢复了平日里那种充满自信的、高傲的神色,“好!精彩!厉害!”

    他接连用了三个词来夸奖觉哥,并且顺势将手里的两张牌塞进了决斗盘的墓地卡槽。

    “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斯诺的心理素质极佳,他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冷静,“刚才有那么几分钟,我还以为你的计划是‘故意表现得很脑残,让我放弃找你当顾问’呢,现在看来……你果然是装的吗?”

    “装的?装什么?”封不觉昂首直言,并又一次用气势十足的姿势挥臂一指,喝道,“站上决斗的舞台时,我是不会去伪装自己的!”

    “呃……”斯诺看到这中二的表现,着实有些混乱了,他在心中暗忖道,“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超高智商中二疯子设定?嗯……其实……想想还是挺酷的嘛……”

    “好了,言归正传吧,【坂本君】的特效已经成功发动了……”封不觉没给对方进一步说话的机会,“上吧!秘技-左右横跳!”

    随着觉哥的宣言,【坂本君】真的在场上潇洒地左右横挑起来,化出道道虚影,其攻击力也因此上升到了4000点。

    “【坂本君】,攻击【八臂蛇妖】!”封不觉的攻击宣言紧接着到来,“秘技-膝盖冲击!”

    这声喝罢,【坂本君】似是瞬间移动般闪现到了【八臂蛇妖】的后方,其身体与那蛇妖仅半步之遥,几乎贴住了对方的背部曲线。

    然后……只见【坂本君】上身后倾、两手撑在大腿外侧、膝盖前曲……奋力一顶。

    “喂喂……这货用的都是些什么怪兽啊,这是什么奇葩攻击方式啊……真的能完成击杀么……”见得此情此景的斯诺心理也是忍不住吐起了槽。

    但……现实却是:【八臂蛇妖】在对方这一顶之下,晃晃悠悠地就失去了身体的平衡,以一个非常不妙的姿势侧翻倒地,硬生生地摔到了自己手中的那把巨剑上、被插了个对穿,一秒后,“砰”一声就化作了白光……崩碎。

    嘀嘀嘀嘀

    决斗盘上扣点的音效,提醒着斯诺……他的lp因这次战斗而损失了800点。

    至此,封不觉的第二回合结束,双方手牌皆空,觉哥的场上站着一只4000攻的怪兽、零盖牌。

    而斯诺……连场上也是空空如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