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4章 神抽九尾狐

第1104章 神抽九尾狐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好在,这种“空场”的状况也并未持续太久。≤≤小≤说,

    数秒后,【八臂蛇妖】崩碎后的白光碎片便缓缓汇聚而起,重新凝成了一只攻击力1000、以表侧攻击表示的【蟒蛇怪】。

    虽说这怪兽不强,但不管怎么说……也能充当壁障使用,总比没有强。

    “好了,本大爷的回合结束了。”另一方面,封不觉完成了战斗阶段后,也没有什么手牌可以再操作了,故而立即就给出了结束宣言,“轮到你了……”

    而这时的斯诺,神情已变得颇为凝重。

    此刻,他既没有手牌,场面上也是大劣(场地魔法放置在中立区,不算他的场上牌);这种局面……和他所追求的“场面、血量、卡差三项皆优”有着极大的差距。

    封不觉那看似搏命、实则也不失计算的打法竟将斯诺那深思熟虑、处处心机的打法压制住了,这也让后者的情绪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斯诺的在心中自语着,“从【局座的预言】翻出的牌、以及几次掷骰的结果来看,运气方面他最多算是中等偏差的水准……战术层面,也无法与我相提并论,从头到尾这家伙就打出过三张卡而已,其他的全都洗了或者弃了……可是,现在我和他的手牌都是零,而他的场上是4000攻的怪、我却只有一只杂鱼怪兽,这……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的差距呢?”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假如让封不觉来回答,他一定会说“这就是真正的决斗者和你这种渣滓的差别”。

    不过,斯诺有着更为理性的答案……

    “明白了……是‘单卡质量’和‘抽牌的运气’吧。”斯诺琢磨了几秒后,心道,“这家伙使用的卡。都是有着‘昂贵代价’、且特效具有赌博性质的卡,使用时稍有不慎……不但无法建立优势,还会大亏;但是,他将每一张卡都十分恰当地用出来了……而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在第二回合零手牌时,他神抽了一张【坂本君】;这一抽,让他在‘零代价’的前提下就召唤了这样一张强力怪兽,仅仅是这一手换来的卡差优势……就有二到三张了;再后来,【坂本君】的特效成功发动。则又让我白白损失了两张手牌……此消彼长之下,就成了现在的状况。”

    “喂!发什么呆呢?”等了几秒,见对方没有反应,封不觉便开始了催促,“想投降就直说啊!”

    “呵……”把事情“想通”以后,斯诺的自信又回来了,他笑了笑,高声回道,“别着急嘛,我只是整理一下思绪……这就开始。”

    说着。他便举起了戴在左臂上的决斗盘,将右手朝牌组伸去。

    “我的回合,抽卡!”斯诺道出宣言,顺势一抽,然后把抽到的牌摆到了自己眼前瞅了瞅。

    那一瞬,他的神情一滞、一惊、随即……转变为了一种奇怪的笑容。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这标准的三段式大笑,无疑宣告着某种比较惊人的情况出现了。

    “干什么?抽到了可以补充手牌的魔法卡,然后就傻乐吗?”封不觉瞪着死鱼眼说道。

    “唉……”斯诺长叹一声,“说实话……按照我本人的想法,这种时机的确是抽到那种‘可以补充手牌的魔法卡’为佳。但是……呵呵呵……有时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说着,他便将手中的牌往决斗盘上一拍。

    “我从手牌特殊召唤……三妖神之一-【九尾狐玉藻前】!”伴随着斯诺的召唤宣言,一名身着华贵的梅红色大氅的古装美女出现在了角斗场中。站在了【坂本君】的面前。

    这张卡的特效,封不觉就算不看也知道,因为这是一张“神之卡”;在【疯狂思维】现存的卡池中,总共只有四组神卡,分别为“天地双魔”、“三妖神”、“神斗七星”以及“无名之王”。

    论强度的话,神卡系列的每一组、每一张都是强得惊人的。不过,按照“召唤条件的苛刻程度”来排,凑齐“天地双魔”最为简单,“三妖神”次之,以此类推……“无名之王”几乎就是个召不出来的“神”。

    此处先不说其他的几组神卡,就说眼前这张……

    【九尾狐玉藻前】可说是“三妖神”当中最容易召唤的一张了,她的召唤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自然是通常召唤,即:献上三只祭品从手牌召出像这种“三祭品”的通召,基本是神卡的标配了。

    而第二种,是特殊召唤:当对方场上至少有一只性别男(必须是男,无性物种或者女性都不行)、且攻击力在3000以上的怪兽,而我方场上牌和手牌总量小于等于二的情况下,便可将【九尾狐玉藻前】从手牌中直接召出,无需祭品。

    如果说封不觉此前抽到【坂本君】算神抽的话,那眼下斯诺在这种场面下抽到玉藻前,简直就是超神抽……

    “切……麻烦东西上场了啊。”封不觉看着那只攻防都是“0”的怪兽,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凝色,其脑海中……也已迅速分析出了对方会用这张卡打出怎样的战术,“说起来……你居然能在随机选卡的模式里开到‘神’啊……以这种人品而言,该不会还不止一张吧?”

    “呵呵……谁知道呢?”斯诺诡秘一笑,避过了这个问题,“就算有,你也未必能看见了吧……”说到这儿,他即刻将话锋一转,回到了游戏中,“【九尾狐玉藻前】的特殊效果……发动!玉藻前可使对方场上所有男性生物的攻防减半,而那被减去的攻击力和防御力总值,将全部化为玉藻前的攻防,直到我下一回合的开始阶段为止。”

    他说话之间。角斗场中的玉藻前便朝坂本抛了个媚眼儿,坂本君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但他的攻击力嘀嘀嘀地就给降成了2000,而他被减去的2000点攻击。便成为了玉藻前的攻击力。

    “哼……你应该庆幸,封不觉。”斯诺说完了宣言,便接道,“此刻,假如你场上的男性怪兽很多。那你就已经死了。”

    “哼……”封不觉也是冷哼一声,应道,“无聊的假设……玉藻前吸取攻防的特效只能在每回合的主要阶段发动,就算现在我的【持剑欺诈师】还在,他在战斗阶段以外的攻击力也是0……你吸到的攻击力一样也只有两千。”

    “哦?看起来……你对神卡的特效果是一清二楚啊。”两秒后,斯诺又道,“呵……那么,你应该也清楚,【九尾狐玉藻前】的特效可不止一个!”

    他说这句话的同时,场上那怪兽的形态也已开始突变……

    这便是【九尾狐玉藻前】的第二种特效妖狐变身。

    但见。那绝色美人身形一转,将大氅扬起,眨眼间已成一只巨大的妖狐。其皮毛呈银白色,如月华般清濯明净、皎洁出尘;其双眼则是血一般深红,透出迫人的妖气。庞然的身形之后,九条巨尾似冲天之炎,于半空腾动乱舞。

    说实话,就冲这动画效果,十星神卡也是名副其实。

    “【九尾狐玉藻前】的特殊效果之二……变身为妖狐,摧毁对手的一张手牌。并让其控制者从卡组中抽九张牌!”斯诺话没说完,便已然开始抽卡了,“很遗憾,你没有手牌让我摧毁。不过……就冲这抽卡的效果,我也是要发动这招的。”

    一句话讲完,九张牌也已抽完了。

    这一刻,客观来说……封不觉已经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因为……本回合,斯诺的战斗阶段尚未开始。靠着刚抽上来的……整整九张手牌,他是很有可能把封不觉干掉的。

    且不说觉哥的魔法陷阱区里现在是一张牌都没有……就算他有盖牌。也未必能解决问题,因为所有神卡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抗魔法和陷阱。

    当然了,每一张神卡在这方面的表现不尽相同。比如说,有些卡是“什么魔法陷阱都不吃”、还有些是“不吃针对个体怪兽的魔法陷阱,但依然受一些泛用性卡牌的影响”、另外,还有“能将魔法或陷阱的效果逆转”的神卡……

    而斯诺场上这张【九尾狐玉藻前】,就属于“不受任何魔法和陷阱影响”的类型。

    “呵呵呵……”斯诺盯着手上那九张牌看了很久,在看牌之余,他还不时地朝封不觉瞟上一眼,笑上几声,好似对方已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就算你冲着我反复淫笑,我也不会惊慌的。”可封不觉……却是淡定地用嘲讽进行着回应,“你是不可能赢我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也笑了,“呵……你有九张牌也好、十张牌也罢,场上有神也好、有魔也罢……像你这种蔑视决斗的人,绝不可能战胜本大爷这种‘真正的决斗者’。”

    “哼……”斯诺听到这种有悖于自己理念话,又有点恼火了,“适可而止吧,二十几岁的人了,讲出这么中二的台词不觉得羞耻吗?”

    “不觉得。”封不觉想都不想就回道,并反问了一句,“怎么?难道对你来说,戴着决斗盘和别人对决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吗?”

    “还好吧……”斯诺接道,“毕竟我不会使用你那种措辞和动作啊……”

    “所以我才说……你什么也不明白。”封不觉道,“跟你这种人没什么好多啰嗦的,笑够了就快点儿动手吧,反正你也杀不掉我,不是吗?”

    “切……”斯诺闻言,不禁啐了一声。

    他心里真的很不爽,因为……他的确杀不掉封不觉。

    他抽了整整九张牌,有怪兽、有魔法、有陷阱,但是……不管他怎么推算、组合,也没法儿在当前的回合中直接获得胜利。

    “我从手牌召唤-【恶念河童】,攻击表示!”斯诺这回合的通常召唤权还没用掉,于是,他又召了一只怪兽上场。

    召唤宣言后,一只身高一米不到、猿面鸟嘴、浑身粘液的类人形生物出现在了角斗场上。

    “【恶念河童】,对【疯不觉】发动直接攻击!”斯诺召上这只怪物后,便直接指挥其进行攻击了。

    当然,这也是可以的;根据规则……当玩家在没有说出“进入战斗阶段”这句话时就指挥怪物进行攻击时,系统便会默认该玩家已进入了该阶段,并终止其主要阶段。

    很快,那黏黏的家伙就冲过去拍了觉哥一下。不过,这河童的攻击比台灯妖怪的还要弱……它只是一只800攻的两星怪兽而已,但因为【缺氧地带】的效果,他还是可以越过【坂本君】直接攻击到玩家。

    “【蟒蛇怪】,直接攻击!”那河童还没打完,斯诺就下达了另一个攻击指令。

    蛇怪的攻击力也不高,封不觉也是随便用格斗盘招架了一下就扛过去了。

    然而,这些不咋地的攻击加起来……也已经把觉哥的lp给整到了1500,俨然是再吃一次攻击就要死的状态。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下,斯诺打不出来。

    因为……【九尾狐玉藻前】是“不受任何魔法和陷阱影响”的,也就是说,她连【缺氧地带】的效果也不吃,无法越过对方场上的人型生物直击玩家。

    再者,由于她和【坂本君】的攻击力都是2000,她也过不了这“墙”……

    斯诺自然不可能让自己这张“还能不断发动改变攻防特效的妖神”,去和对方那张“已经发动过特效的普通怪兽”同归于尽,所以,她的玉藻前在这回合的战斗阶段只能挂机了……

    “我……盖上四张牌。”停顿了几秒后,斯诺悻悻然地念道,“结束这个回合。”

    “哈!我说什么来着。”封不觉见状,嚣张地一笑,“没有‘魂’的卡组,再大的优势也不过是虚无的泡影!”

    “少废话!”斯诺的火气都被撩上来了,“我的场上有三只怪兽、四张盖牌,手里还有四张手牌!而你一个场上只有一只怪兽,手牌一张都没有……你以为自己还能活到下个回合吗?”

    “哈哈哈哈哈……”这句话,引来了觉哥更加疯狂的笑声,“你这才是废话!卡组上的第一张牌……便象征着决斗者步向胜利的希望和决心!只要卡组里还有牌,我就不会放弃的!”

    说罢,他又是用那夸张的姿势一跨一抽,挥臂一扬:“本大爷的回合……抽牌!”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