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5章 倾向

    “这个瞬间,我发动陷阱!”就在觉哥将卡抽出那一刻,斯诺快速喝道,“【咒怨】!”

    宣言一出,动画效果也紧随其后,但见盖在他场上的一张陷阱卡顺势翻起,显出了卡牌说明。

    “这张卡可在对方的抽牌回合发动,其效果为……宣言一个种类的牌,在包括该次在内的两次抽牌阶段中,只要对手抽到了我所宣言的种类的牌,便须将抽到的牌丢弃。”斯诺说到这儿,停顿了一秒,言道,“我所宣言的种类为魔法卡!”

    在他说完这番话时,封不觉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牌,用一种古怪的语气念道:“ho~魔法卡吗……”

    “哼……猜中了的话,就请你把手上那张牌扔掉吧。”斯诺冷哼道,“当然了,就算你执意不想扔,系统也不允许啊。”

    “是啊。”封不觉道,“所以说……”

    言至此处,他挥手一拍,就将自己抽到牌盖到了决斗盘的怪兽区域;角斗场中,也即刻出现了一张横置着的巨大卡牌影像。

    “我以里侧守备表示召唤怪兽一张。”封不觉的这句宣言,无异于是宣告了对方没猜对,他抽到的并不是魔法卡。

    “切……算你运气好。”斯诺不快地撇了撇嘴,“不过,这依然改变不了什么……你是不可能活过下个回合的。”

    他的场面优势很大,所以有这个自信。

    斯诺发动【咒怨】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以这种卡差巨大的对局来说,劣势方想要扳回局面,80%的情况下只能靠魔法。无论是补充手牌、还是清理场面……速攻魔法是最行之有效、且可以在自己回合的主要阶段里就打出的牌种;因此,斯诺才宣言了“魔法卡”。

    假如封不觉眼下真的抽到了魔法卡,那他就得把卡直接弃掉,这就等于是输了……

    即使抽不到,情况也没有多大改观……毕竟觉哥现在的处境已经无法再靠血量去硬顶一轮了,无论如何他也必须把手上的牌打出来才有可能活过下个回合。这样一来……斯诺又可以通过其盖牌的位置判断出他的牌种简单地说。盖在前排就是怪兽、盖在后排就是陷阱,反正不可能是魔法了。

    “放心吧,我会活到你死为止的……”另一方面,封不觉的气势丝毫未见。他一边出言反击,一边下达了攻击指令,“【坂本君】,攻击【蟒蛇怪】!膝盖……”

    “陷阱卡!发动!”这回,觉哥的攻击宣言才说到一半(实际上已经生效了。后面的招式名报不报两可),斯诺就打断了他,“【妖魔的觉悟】!”

    这是他卡组中的第二张【妖魔的觉悟】,效果前文也说过了……

    毫无疑问,【蟒蛇怪】也是妖魔族的怪物,而且它现在也符合了“遭到攻击”这个条件,于是,陷阱卡成功发动。

    一番操作后,【蟒蛇怪】便化为白光、成为了祭品,斯诺牌组中另一只妖魔【野寺坊】被特召上场。

    【野寺坊】的形象。大致是一个穿着破烂的日式黑色僧服的僧人,其样貌颓然怪异,虽然没有那种“强大”、“狰狞”的感觉,但却透出阵阵森然之气。

    传说,野寺坊是废弃的寺庙里出现的妖怪。因为村人们从来不去寺庙中布施,所以主持怨愤而死。死后的怨念让他化为妖怪,每日傍晚出现在破庙里,孤独地撞响钟声,那钟声听起来很是悲凉。如果有人寄宿这个寺庙,野寺坊就会咬断旅客的喉咙。

    “攻击力2000吗……”封不觉看到那张卡时。念道,“而且……还有着‘当场上有其他友军怪兽存在时,无法被作为攻击对象’的特效。”

    “怎么样?差不多该绝望了吧?”斯诺这时又道,“我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是指望把我的【蟒蛇怪】打死,然后让【坂本君】继续站场,这样一来……下一回合,我的【玉藻前】还是打不到你本人,而【恶念河童】那800的攻击力你还是能吃下来的。呵……可惜啊,如今我场上又多了一只2000攻的怪物。且这只怪也是可以靠着【缺氧地带】的效果直击你的,就算你现在用【坂本君】击杀掉【恶念河童】,到下回合……你本人还是会被【野寺坊】给一击带走。”

    “【坂本君】,攻击【恶念河童】!秘技-膝盖冲击!”这回,封不觉根本没搭理对方,只是将眼神平移了几分,便又一次指挥场上的怪兽发动了攻击。

    言毕,那颇为奇葩的战斗姿势又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只见【坂本君】如闪现一般出现在了【恶念河童】的背后,用他那大长腿的膝盖把后者的后脑勺给顶碎了。

    有鉴于这是个全年龄的游戏,脑壳碎开的场面并没有被非常露骨地表现出来,在击杀发生的一刹,被杀的那一方便化为白光爆碎了。

    嘀嘀嘀

    那怪兽完蛋之后,斯诺的lp也被扣去了1200点的差额,不过还是有6000之多。

    “切……”接着,斯诺啐了一声,接道,“【恶念河童】的特效……发动!”

    很明显,【恶念河童】也是一只效果怪兽,按照斯诺的逻辑来说,像这种攻击力只有800的玩意儿,光冲着“妖魔族”属性,是不值得放进牌组中的。

    “当【恶念河童】被击杀时,可以从卡组中补充一只攻击力2000以上的妖魔族怪物到手牌中,然后切洗卡组。”斯诺说这话时,系统那“悬浮选牌”的特效已然生成在了他的面前。

    他很快便在虚拟界面上完成了选择,然后,决斗盘的卡组槽中,立即有一张牌自动弹了出来。

    斯诺随即就抽出那张卡,稍稍看了一眼便放进了手牌,而他的决斗盘也在此时自动切洗了他的卡组。

    “哼……你的回合,到此为止了吧?”两秒后,斯诺再度开口,眼中杀机毕露。

    “我的回合……终了。”封不觉的确也没别的事可以做了,抽到的牌。他也打出去了;场上的怪兽,也攻击过了……

    “我的回合!抽牌!”对方话音未落,斯诺便高喝宣言,伸手一抽。

    看了一眼自己抽上来的手牌后。他说道:“这个瞬间,【九尾狐玉藻前】的特效将重新计算。”

    在他说话时,玉藻前的攻防又回到了0,而坂本君的攻击力也回到了4000点。

    不过,一秒过后。玉藻前的“吸收”特效又开始发动了……由于封不觉的另一张怪兽牌是里侧守备表示,性别、种族都不明,不计入吸收范围。所以,这次玉藻前能够吸到的还是只有坂本的攻防。

    转眼间,坂本君的攻防再度减半,而那减去的数值全都加到了玉藻前的身上。

    “好了……我就把话说开了吧。”效果计算完成后,斯诺的视线移到了封不觉场上那张守备怪兽卡上,“你的对策是显而易见的……你知道【缺氧地带】只作用于表侧表示的怪兽,而里侧守备表示的怪兽……由于在翻开以前种族不明,不受这个效果影响。也就是说……不管你这张怪兽牌是什么。为了活过这个回合,以里侧守备表示将其盖上……是你唯一的选择。”说着,他伸出三根手指,“当然了,对我来说,你这‘别无选择’的背后……仍存在着三种需要去揣摩的可能。”

    斯诺的顿了顿,再道:“其一,你盖的那张怪兽卡是没有任何里侧翻转效果的怪,且会受到【缺氧地带】的影响。这种情况下,你已必死无疑。就算这只怪的防御力在2000以上(攻击力2000以上、无需祭品即可通常召唤的怪兽,肯定都会伴随着某种负面效果,但防御力2000以上的通召怪兽,很多都没有负面效果)也没用。只要我用玉藻前攻击它一次,让他变成表侧守备表示、明确其种族,那么接下来,我的【野寺坊】就能越过它来直击你了。

    其二,你盖的那张怪兽卡是没有里侧翻转效果、但也不会受到【缺氧地带】影响的卡。这种情况下,我就得击破这只怪才能干掉你……但是。那种概率是多少呢?正好抽到一张2000防以上,且不受那场地魔法影响的卡片……

    其三,你盖的那张怪兽卡是有里侧翻转效果的卡片。这种情况下,它是否受【缺氧地带】的影响就无所谓了,因为像这种通召出来的翻转效果怪兽,防御力肯定不超过2000,只要被攻击到就是死,死掉以后你也就没“墙”可用了。剩下的问题就是……这怪怪兽的效果是什么。”

    他分析完这一通,最后,却是笑道:“哦,对了,以上的假设,还是建立在我这个回合什么都不做,直接就进入战斗阶段的基础上的……我说到这个份儿上,你还觉得,自己会有下一个回合么?”

    “作为一个连决斗者都不是的人,你也算挺能说的了。”封不觉双手交叉在胸前,傲然而立,全然不为所动,“我有没有下一回合,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嘁死鸭子嘴硬的能耐倒是一流。”斯诺不快地回道,“是想虚张声势让我认为你盖的是‘效果怪兽’而不敢轻举妄动吗?别作梦了!”

    “唉……”这一刻,封不觉忽地叹了口气,讲了句好似和当前话题没关系的话,“所以说……刚才的抽牌,你没能抽到无需祭品的通召怪兽吧?”

    这句话,让斯诺的瞳孔收缩,神情绷直。

    “抽卡之前,你分明是杀气腾腾、自信满满的样子,但抽上来以后,气势就变了。”封不觉接着说道,“紧接着就给我来了一段长篇大论,借着说出‘各种可能性’来试探我的反应,想从我的表情变化或者肢体语言中找出蛛丝马迹……哈啊……”他说到这儿,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这些……都是我早已玩儿剩下的手法了,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可恶……”斯诺心里已经在骂街了,再度被揭穿的他有点儿恼羞成怒,他停顿了一秒后,高声对觉哥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抽到有通召怪兽!”

    “很简单啊。”封不觉道,“你在上个回合通召的是【恶念河童】,攻击力区区800……在那样一个只要上场就能直接对我造成lp伤害的场合,就算是放弃怪物的翻转特效,也该把攻击力更高的怪召上来才对。由此可见,当时你手中剩余的四张卡中,没有四星以下(大于等于五星便需要祭品才能通常召唤)的怪兽。”他微顿半秒,再道,“依我判断,在上回合结束时,你手中的四张牌里,应该是一张次要陷阱、一张速攻魔法、两张上位怪兽的组合;亦或者是一张速攻魔法、一张上位怪兽、加上两张次要的陷阱魔法卡的状况。”

    他说这话时,斯诺竭力控制住了脸上表情的变化,但他心中却是在暗惊:“居然又猜对了!”

    没错,当时他手中的四张牌,正是一张次要陷阱、一张速攻魔法、和两张上位怪兽。

    “以你的水准、风格,是不会在魔法陷阱区盖满五张牌的。”封不觉的话还在继续,“因为那个区域被占满了以后,在空出一个格子之前,你就无法打出速攻魔法了。

    这……就是你的‘倾向’,为了贯彻‘全面压制’、‘万无一失’的理念,你会在一定程度上‘留出余地’。

    “所以我推测,你至少将一到两张认为是‘不那么急需盖上’的陷阱卡留在了手里,并且还握了一张速攻魔法。你急着将【妖魔的觉悟】用在【蟒蛇怪】身上的举动,即是极好的佐证;假如你不是想‘尽快空出一块盖牌区’的话,是不会那样选择的把【妖魔的觉悟】留给【恶念河童】,任由【坂本君】打死【蟒蛇怪】的话,你还能少损失200lp,

    “可是,你等不了了,因为【咒怨】要等到下个回合我的抽牌阶段才会从场上被移除,假如你不在那个时机发动【妖魔的觉悟】,到了眼前这个回合,你的魔法陷阱区还是只有一个空格,这是你不愿看到的……

    “根据这个思路,你手上那四张牌大概是什么种类基本也就明了了。

    “而在本回合开始时,你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会抽到四星以下的通召怪兽,毕竟之前连抽了九张牌,且其中只有一张【恶念河童】是献祭用的杂鱼怪兽,考虑到卡组构筑的平衡性,接下来再抽到这种概率很大。然而……你偏偏没抽到。

    “若是抽到了,一切都好说,直接拍上场来,用这只杂鱼攻击我那张里侧守备的卡、把效果触发掉就行了。可是现在……你场上的怪兽,一张是过不了坂本君这堵墙的神卡,另一张也是攻击力2000以上的效果怪兽……拿来当祭品是很浪费的、也不合适的;就算你舍得这样做,情况也没有改变,献祭召唤后,场上怪兽的数量还是二;想在本回合内完成击杀,你就得‘冒险’,就得让你的强力怪来攻击我这张效果不明的守备怪兽……”

    言至此处,封不觉闭上眼睛,冷哼一声:“哼……如果是‘真正的决斗者’,绝不会在这种时刻迷茫和犹豫的,但你嘛……明明自己才是虚张声势的试探方,却还说我是虚张声势。”霎时,他猛然睁眼,怒瞪对方,“真是可笑!本大爷早已说过了……我是不会输给你的!随便你干什么,有种就放马过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