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7章 无名之王

第1107章 无名之王

    【无名之王】登场之时,两人头顶的天空忽呈一片晦暗之色。

    一时间,黑云压境、风涡流转,风云际会之间,一道电光从天而降,挟来一道傲然身影。

    但见,【无名之王】身着一席古代埃及服饰、留着一头杀马特发型,全身上下还连拿加戴地装备了七件金色的装饰品……或者说……七件千年神器。

    “这就是……【无名之王】吗……”斯诺看着那个出现在角斗场中的男子,喃喃念道,“居然用那种方式给召出来了……”

    “好了,我的连锁到此为止。”与此同时,站在对面的封不觉又说道,“这个瞬间,【手牌透支】的弃牌效果开始生效……”他摊了摊手,一脸嘲讽之色,“可惜,我的手上已经没有牌了。”

    “切……”斯诺闻言,啐了一声,十分不爽地将自己手上剩余的三张牌全都丢进了墓地。

    “那么,接下来……”两秒后,封不觉高声接道,“正式进入本大爷的回合!最强之神的特效发动!”

    因为【程序员的疏忽】持续时间只有“一个阶段”,所以在斯诺的“回合结束阶段”过了以后,【无名之王】的特效就全部回来了。

    “【无名之王】的特效共有……七种!”很显然,封不觉的表演,这才刚刚开始……

    与此后要发生的一系列连锁相比,刚才的【魔术死斗】只能算是热身而已。

    “特效一‘千年眼’!”封不觉朝着对方场上一指,“在玩家的回合开始阶段,如果己方的场上存在【无名之王】,便可看穿对手的手牌以及场上所有的盖牌。”

    其话音落时,系统的动画效果也顺势跟进,只见【无名之王】举起一个眼球状的金色装饰物,抬手一照……斯诺所有盖牌的牌背就立刻变成了一种半透明的状态。

    斯诺的手牌刚刚扔光,其怪兽区的三张卡也都已明了,剩下的……就只有魔法陷阱区里的卡了;眼下,在【无名之王】的特效下。除了那张已经是表侧显示的【咒怨】外,另外四张也逐一显示了出来。

    “原来如此……”封不觉看着对方的卡道,“这种配置……的确很符合你的风格。”

    此刻,斯诺盖着的四张卡。有三张是陷阱,一张是魔法。

    第一张陷阱卡,是【拖入地狱】,特效为当我方的一只怪兽因战斗死亡时,将发动攻击的怪兽一并消灭。

    这张卡。自然也是在召唤出玉藻前的那个回合被补入斯诺手牌中的、也是在那时就盖下的四张卡之一;此前,当【坂本君】击杀【恶念河童】时,斯诺其实可以发动这个特效。但以当时的情况而言,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当时的斯诺是巨大优势、随时可能完成击杀的优势局面。在【缺氧地带】的影响下,【坂本君】就算活着也无法作为玩家的屏障;相反,【坂本君】若是被消灭了的话,到了下回合,玉藻前那吸收攻防的特效就会落空,成为零攻零防的状态,要比喻的话……那时带走坂本就等于是自废武功;所以。他把这张陷阱留到了现在。

    第二张陷阱卡,【杯弓蛇影】,这张卡只可在对手的战斗阶段发动,生效后,便立即在场上召唤出一枚【影子代币】,该代币置于怪兽区中,其攻防分别为0和2000,无法作为祭品、无法被改为攻击表示,一旦被消灭,该代币便会立即被“除外”。

    第三张陷阱卡。【穿梭阴阳】,当我方墓地里的怪兽总数超过十张时,可从中挑选五张并洗回卡组中;这张……是斯诺在刚才那个回合的次要阶段盖上的。

    最后,那张魔法卡是特殊魔法-【矮子当道】。特效为,当此卡盖伏在场上时,可在任何一名玩家的战斗阶段发动,使全场怪兽无法发动攻击。

    斯诺盖上这张牌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虽说玉藻前那死亡特效很厉害,但也难保对方不会拿同是2000攻的坂本去跟她同归于尽。所以他需要这样一张牌来防一手。

    “接着,我进入抽牌阶段……”快速扫视过斯诺的盖牌后,封不觉又道。

    “哼!这个瞬间【咒怨】的特效又发动了。”这时,斯诺迫不及待地抢道,“抽到魔法卡的话……就麻利地将其扔掉吧。”

    “呵……不好意思……”封不觉冷冷笑道,“这个瞬间,我发动【无名之王】的特效之二‘千年天秤’!在任何一个阶段,只要是抽牌的时机,我都可以选择放弃抽牌……每放弃抽一张牌,便可回复1000lp。”他微顿半秒,再道,“我不说你也该懂了……我要放弃这次的抽牌权。”

    说话间,只听得一阵“嘀嘀嘀”的音效响起,觉哥的lp回到了2500……

    另一方面,由于两个回合的抽牌阶段都已度过,【咒怨】的效果也到此为止了。

    “那么……接着就是主要阶段……”待失效的【咒怨】进入墓地后,封不觉继续说道,“我发动【无名之王】的特效之三‘千年锡杖’……永久获得敌方场上一只怪兽的控制权。”

    “什么!”斯诺一听就惊了,“自带【变心】(一张能在一回合内改变怪兽控制权的通常魔法)效果?还是永久?”

    封不觉没理他,而是很明确地指出了自己的目标:“而我选择的怪兽就是【九尾狐玉藻前】!”

    言毕,【无名之王】举起了其手中千年锡杖,朝着玉藻前稍稍挥了挥,后者便乖乖地站到了觉哥这边的场上……

    “还没完呢……”封不觉紧接着又道,“【无名之王】的特效之四‘千年智慧轮’,指出对方场上的一张卡片,直到本场决斗结束为止,使其特效变为无效。”他一甩胳膊,“我选的是……【矮子当道】!”

    霎时,挂在【无名之王】胸前的千年智慧轮发出了金色的光芒,轮下的吊坠齐刷刷地指向了斯诺那张魔法卡的所在,并朝那卡片射出了一道光束。被击中后的【矮子当道】成了张黑白的褪色卡片,看来是无法再发动了。

    “接下来。战斗阶段!”封不觉的攻势终于要展开了,“我用玉藻前攻击你场上的【野寺坊】!冲啊!九尾飞镰卷!”

    斯诺可以理解觉哥的攻击选择,此刻玉藻前的攻击力仍然是2000,而【野寺坊】的攻也是2000。一旦战斗,就会同归于尽。

    但不同的是……【野寺坊】的死亡特效是“补充一张场地魔法-【凄凉的寺庙】进手牌”,而【九尾狐玉藻前】的死亡特效却是……“在此后的五个回合中,每当我方玩家损失lp,对方玩家也会损失相同的lp”。

    叱砰

    一息之后。伴随着破风及碰撞之声,那九尾妖狐便和僧鬼双双化为了白光。

    斯诺的神卡和场上的六星怪兽就这么双双完蛋了,郁闷的是……因为玉藻前的控制权已经归了封不觉,所以这会儿她的死亡特效将由觉哥来享受。

    “我再用【坂本君】……攻击【残尸怪】!秘技-膝盖冲击!”觉哥的战斗阶段还没完,他紧接着又道出了攻击宣言,干掉了那只守备怪兽。

    到这步为止,斯诺的场上就空了,补进手牌的一张场地魔法暂时也没什么用。

    不过,他还是有事可以干的……

    “发动陷阱,【拖入地狱】!”斯诺这会儿已没有再保留陷阱的理由和余地了。“将攻击【残尸怪】的【坂本君】也消灭掉吧!”

    反正斯诺场上的陷阱卡都是明的,觉哥自不会对此感到意外。

    “我的战斗阶段还没完。”待那张陷阱卡生效后,封不觉又指向了对方,“我要用【无名之王】,对玩家发动直接攻击!”

    “哼!我发动陷阱卡-【杯弓蛇影】。”斯诺冷哼一声,迅速做出了应对。

    眼下,觉哥场上的怪也只剩下【无名之王】一个了,顺带一提,这位“最强之神”的攻防都是5000,不过……五千也好、五万也罢。只要不具备穿透防御力的特效,哪怕是0防的守备怪兽也可以在扛这一下时保证主人不掉血。

    【无名之王】只是用眼神一瞪,那2000防的【影子代币】就崩碎了,可是。斯诺的lp并未被削减……

    “呵……你也差不多了吧。”见觉哥场上的怪兽全都打完了,斯诺松了口气,又显出几分得意来,“最强之神……也不过如此嘛,结果,在这回合里。你不也没能打掉我的lp吗?”他耸肩道,“无非就是场面上扳回来一些罢了……”

    “场面?”封不觉瞪着死鱼眼,用围观傻叉一般的眼神看着对方,并干笑一声,“哈!你还在考虑‘场面’?”

    “你……什么意思?”斯诺隐隐从对方的话里读出来什么来,当即疑道。

    “意思就是……”封不觉神情一肃,“……你已经没有下个回合了!”

    说罢,他也不等斯诺回应,便接道:“【无名之王】的特效之五‘千年积木’……发动!”

    宣言一出,【无名之王】身前的一个倒金字塔形的坠饰便迸发出了刺目的强光,使其全身都笼罩在了强光之中;数秒后,光华散去,这【无名之王】的容貌未变、其杀马特的发型也没变,但服装却成了一套蓝色的、类似高中生校服的套装。

    “该效果,可以让【无名之王】在同一个战斗阶段中再攻击一次。”封不觉平静地说出了这句台词。

    而斯诺却是被惊得炸毛了:“what_the_【哔】?5000攻击力的怪兽能攻击两次?”

    “【无名之王】,对敌方玩家发动直接攻击!决斗者之意志!”封不觉用宣言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其话音刚落,【无名之王】便用了一个中二气息十足的动作一挥胳膊,朝斯诺放出一道类似念动力的波动。

    下一秒,斯诺本人居然被击飞了。

    他也确实没想到,在这疼痛感设定并不高的全年龄向游戏中……在这个打牌的游戏里,他愣是被打飞了……

    “岂……岂有此理……”斯诺从地上重新爬起来时,显得相当狼狈,不过他还是嘴硬道,“但无论如何……我也还没死!我还有500lp!”

    “我说过,你已经没有下一回合了。”封不觉道,“我可不是你……”他顿了顿,“真正的决斗者,说到做到!”

    此时,觉哥的气势已完全将斯诺压倒,场上俨然是一副吊打的场面……

    “进入次要阶段!发动【无名之王】的特效之六‘千年钥匙’!”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自己左手的决斗盘,“我可以选择一名玩家,查看其卡组中全部的卡牌;此刻,我选择的玩家是……我自己。”

    宣言完毕,场上那位神仙身上的钥匙型挂件便闪了一下,接着,系统生成的悬浮影像就在觉哥的眼前铺开了;这些影像即是封不觉自己的卡组、而且是按照顺序排列出来的。

    “你在干什么?”对面的斯诺现在可是慌得要死,“看自己卡组是要干嘛?难道你记不住自己放了那些牌进去么?”

    “最后……”封不觉无视对方的问题,在看了几秒钟自己的卡组后,接道,“我发动【无名之王】的特效之七‘千年首饰’……我可以预言一个数字x、以及一张卡的名字,然后从卡组最上方开始计算,翻出第x张卡,如果这张卡的名字和我预言的一致,则立刻将其加入手牌。”

    当觉哥将这个特效念完时,斯诺的表情完全呆滞了……

    “我宣言的数字是16,卡名是……【恐怖小丑】。”封不觉说罢,决斗盘便自动地将其卡组从上往下数的第十六张卡切了出来,觉哥则是抬手一抽。

    靠着“千年钥匙”的特效,封不觉已经看完了整套牌,所以他用“千年首饰”发动的“预言”自然也是百分百会命中的。

    想必各位也猜到了,这张【恐怖小丑】,正是此前觉哥用【禁欲之壶】洗回手牌的那张六星怪兽……

    “这个瞬间,【禁欲之壶】的效果发动,我因抽到了此前的展示牌,损失1000lp……”封不觉的语气,此时已重归平静,“而在【九尾狐玉藻前】的死亡特效之下,你必须扣去相同的lp点数。”

    嘀嘀嘀嘀

    觉哥的话还没说完,斯诺的lp……已然归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