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08章 真正的决斗者

第1108章 真正的决斗者

    “我……竟然输了……”斯诺瘫坐在了地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念道,“为什么……为什么我那周全严谨的打法会输给你这种不讲理的、乱七八糟的战术?”

    “哈!笑话~”封不觉大笑一声,“你认为我的战术乱七八糟,纯粹是因为你的水平低下、意志薄弱而已。”

    “决斗者的意志吗……”斯诺摇头苦笑道,“呵……我依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是吗……”封不觉闻言应道,“那我就稍微跟你讲讲好了。”他微顿半秒后,接道,“刚才……那最后的回合,假如你和我的位置互换一下,你的选择想必会有所不同吧?”

    斯诺想了想,点点头:“如果是我的话,首先,我在抽牌阶段就不会发动‘千年天秤’的特效。”

    “为什么?”封不觉问道。

    “在那种情况下,选择抽牌更好不是吗?”斯诺回道,“虽说有【咒怨】的效果在,但从此前【手牌透支】和【魔术死斗】的情况来看,你已连着抽了很多张魔法和陷阱卡,所以这一手抽到怪兽卡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抽到了又怎么样呢?”封不觉问道。

    “抽到不就可以在主要阶段将其召上场了吗!”斯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哦。”觉哥不温不火地应了一声,接道,“然后呢?”

    “然后就是战斗阶段,如果换成我的话……根本就不会选择玉藻前去攻击【野寺坊】。”斯诺回道,“用同样是两千攻的【坂本君】去和【野寺坊】同归于尽,再用玉藻前去攻击【残尸怪】,这样……就可以让我的场上多一张神卡站场因为玉藻前是不会被【拖入地狱】带走的。”

    “哦。”封不觉这回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再然后,我就用【无名之王】的两次攻击击破【影子代币】,并打掉5000lp,最后……用我在抽牌阶段抽到的通召怪兽,补掉最后的500点血。”斯诺说道,“这才是正常的思路吧!”

    “是啊。这种思路,正体现了你和‘真正的决斗者’的差距。”封不觉接道。

    “切……分明只是运气好而已。难道你还能否认我的打法更合理吗?”斯诺反驳道。

    “当然能。”封不觉回道,“我就一步一步跟你讲好了……”他顿了顿,再道,“首先,你这套打法,其最基础的部分就有问题,因为它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之上的。而那个假设就是我‘会抽到四星以下的通召怪兽’。”

    “但从概率上来说……”斯诺还想接话。

    但封不觉却是抢过他的话头道:“从概率上来说,我有可能抽到、也有可能抽不到,我就问一句……抽不到呢?”

    “切……”斯诺不爽地应道,“抽不到就抽不到呗!就算你抽到了魔法卡,被【咒怨】的效果给弃掉了又怎样?按照我的打法,场上可以多站一个神呢!”

    “对,是可以多站一个神。”封不觉回道,“但代价是什么呢?如果那代价是‘有一定几率’会让你‘活到下回合’的话,我觉得不值。因为只要还能抽牌。就代表还有机会赢。”

    “荒谬……”斯诺道,“那如果我的场上铺满十张、而你则是空场零手牌……这时轮到你的回合,且你的卡组里只有一张牌了。你还觉得自己能赢吗?”

    “当然。”封不觉坚定地回道,说着。他扬起了自己的决斗盘,“真正的决斗者都有着一个信念无论眼前的场面多么不利,无论对面的场上站了多少‘神’、或者那些‘神’有多强……只要我的牌组里还有着哪怕一张牌,就仍有获胜的希望。”

    “那种信念在99%的情况下是没用的!”斯诺高声道,“事实上哪儿有那么多的极限翻盘?卡牌游戏就是逐步累积优势最后转化为胜势的游戏!”

    “这种事不用你来告诉我!”这一刻,封不觉忽然神情激动地暴喝出声。

    他这一嗓子可把斯诺吓得不轻。

    从这场决斗开始倒现在,觉哥表现过热血、中二、痞子、疯子等等状态,但他还是头一回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

    “我知道卡牌游戏是怎么一回事!我也知道胜率高的打法是怎样的!”封不觉声嘶力竭地喊着,“那些‘正确’的、‘高明’的选择。只要花点时间……所有人都能想得出来,而且所有人都会得到一致的答案。因为所谓‘正确’选择。无非就是有高于51%的概率将你引向胜利的那个选择。”

    他喘了口气,又道:“那么‘错误’呢?选一百次,有九十九次会输的选择,就是‘错误’,就是‘不合理’。对……道理我都懂……”说到这儿,他稍稍平静了一些,“但那一百次当中才会出现一次胜利的打法,就应该被放弃、被无视吗?做出那种选择的人就该遭到鄙夷和嘲笑吗?”

    听到这里,斯诺的神情也变了,如果是在这场决斗开始之前,他应该会对这样的问题嗤之以鼻,并明确地回答是的。

    但此刻,斯诺也在思考……

    他玩卡牌游戏也有很多年了,他的确见过一些玩家……会十分执着地将某张自己特别喜爱的卡放入牌组、甚至以这张卡为核心去构思卡组;纵然……那张卡本身根本连特效都没有。

    白色的龙,黑色的魔术师……在斯诺看来,那种需要双祭品才能通召上场、却未必打得过后期一些召唤代价更为低廉的怪兽的卡片;那种靠着一堆配合卡才能堪堪有点作用的卡片;那种除了象征意义以外真心不怎么样的卡片……是根本不值得投入心力去开发的,更不用说“投入感情”了。

    直接选择更强力的卡,组成强力的、主流的卡组和套路,才是取胜之道。因为胜率才是不会说谎的东西,才是实力的体现。

    而封不觉……显然不那么想。

    觉哥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自己决斗盘上的卡组:“每个人都使用‘正确的打法’、‘成熟的套路’的卡牌游戏,那才是真正意义上‘拼运气’的游戏;因为所有人的思路都是雷同的,套路也是共知的,输赢看的就是卡组间的克制、其次就是看牌运……就像你说的,胜负在开打之前已经决定了七成……”

    说到这儿。他不禁冷哼一声:“哼……那样的游戏,也的确不能称之为‘决斗’了;而那种使用着烂大街的卡组和套路、秉持着固化的思路、毫无信仰的同时、又在为‘胜率’这种东西沾沾自喜的人……也不配称之为‘决斗者’。”

    斯诺连中数枪。颇有些郁闷,还好他本来也没有以“决斗者”自居,还不至于发火:“好……我承认你有信仰,虽然我不理解你那套‘决斗者’的精神,但我尊重你的想法……不过,我还是得问一句假如你所谓的决斗者精神就是那种赌博式的、十战九输的打法,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失败的同时用信仰来当遮羞布么?”

    “谁说我在赌博?”封不觉反问了一句。接道,“决斗者的意志并不代表丢掉思考和计算地盲目瞎打……恰恰相反,我的打法,才是百分之百可以完成one_turn_kill的极限打法。”

    “哼……”斯诺还是有点不服,他仍然相信自己的解法更优更稳,“你现在赢了,当然是敢这么说了。”

    “我刚才还没解释完呢。”封不觉接上了先前的话题,再道,“你以为……我发动‘千年天秤’是担心被【咒怨】的效果弃牌。或是单纯地想要补充1000lp吗?”

    “难道不是吗?”斯诺应道。

    “我在那个时机放弃抽牌的真正理由是……”封不觉直接说出了答案,“假如我当时抽牌的话……有一定的几率,会抽到【恐怖小丑】。”

    这句话入耳之时。斯诺如遭醍醐灌顶,脑中翁然、神情陡变。

    “看起来你已经明白了。”封不觉道。

    “你……在那个时候……”斯诺用颤抖的声音。吞吞吐吐地接道,“……就已经想到了……”

    “不,我在发动【魔术死斗】时就已经想到后面所有的步骤了。”封不觉打断道,“只不过,在进入我的回合之前,仍有几个未知数……那就是你那几张盖牌。”他停顿一秒,再道,“万一你的盖牌里有那种‘将对方召唤上场的怪兽立即破坏’的卡,便可以在你的回合‘结束阶段’。在【无名之王】的特效恢复以前将其再次送回墓地。

    “可惜……你没有。

    “待进入我的回合开始阶段,【无名之王】的特效尽数恢复;在用‘千年眼’看过了你的牌以后。我便知道……你已经死了。

    “此后的每一步,都在我的计算之中。

    “放弃抽牌阶段的抽牌,就能确保【恐怖小丑】仍然留在我的卡组中。这样我才能在次要阶段发动的‘千年钥匙’和‘千年首饰’的连锁特效并将其抽出,以此配合玉藻前的死亡特效给予你1000点lp的伤害。

    “而我在战斗阶段用玉藻前和【野寺坊】同归于尽,就是为了获得她的死亡特效。假如我照你所说,用【坂本君】攻击【野寺坊】,用玉藻前攻击【残尸怪】的话,没错……在我的回合结束时,我的场上确实多站了一个神;然而,这个神的死亡特效并没有触发,最终……我就会差个500lp的伤害,让你活到下个回合去。

    “至于你的那套打法……我此前就说了,归根结底,建立在‘我能抽到四星以下通召怪兽’这个‘假设’之上……所以,还是那个问题……抽不到呢?”

    又是一番沉默降临,这次,斯诺已无话可说。

    半响后,这位“主办者”重新站了起来,叹了口气:“哈啊……真是败给你了。”他摇了摇头,摊开双手道,“这就是‘真正的决斗者’吗……好像……还挺帅气的嘛。”

    “不。”没想到,封不觉在被对方夸奖了以后,却是否定道,“假如输了的话,就只剩下中二和羞耻了;你要知道……我的姿势、台词、精神、技术都是千锤百炼的,建议非专业人士不要轻易模仿,以免自取其辱。”

    “呵呵……”主办者笑道,“你放心,我会慢慢来的。”听他这意思,似乎还真就打算走上决斗者的不归路了,“以后你有空也可以来【疯狂思维】里找我玩儿两局,我感觉这个游戏还是挺有趣的。不过……下回我们再‘决斗’的话,不要再赌博了,单纯地娱乐一下就好。”

    “喂~喂……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封不觉道,“我可没有跟你这种人搞好关系的打算,再说了……我可没你这作用n多家产的人那么闲啊,我还有正业呢。”

    他这话,就有点扯淡了,在神经连接游戏早已普及的2055年……只要你这人有睡眠的时间,就有游戏的时间。

    “哈哈……不要这么见外嘛,乌鸦先生。”斯诺笑着改变了对他的称呼,“咱俩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说到这儿,他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而道,“哦,对了,我也是‘赌皇斋’的会员哦。”

    “什么斋不斋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封不觉听到那个‘也’字的瞬间,心里就有不祥的预感,而在听到‘赌皇斋’这三个字时,他便摆出一张面瘫脸开始装傻。

    “行啦,你就别装傻了。”斯诺见状笑道,“在雅歌号上的时候,因为时间仓促,我的部下们只查到了关于‘蒋道德’的明面资料,所以弄不清状况;但后来……我动用了点‘地下世界’里的关系,事情的来龙去脉差不多也都查清了。”

    “切……我就知道你这货八成也有会员资格。”封不觉眼看纸包不住火,也就认了,“不过……赌皇斋的会员从来都不是那种可以交朋友的关系吧?”

    “嗨~也没规定说就不能有私交吧?”斯诺接道,“封兄啊……”说话间,他对觉哥的称呼又变了,“就算不当我的顾问,偶尔来客串一下‘搭档’也行吧?我跟你说啊……前一阵子,有个姓金的胖子说要拿几万劳动力跟我赌一批先进的军火设备,我一想……人家手下毕竟衬着好几百万军队呢,怕是赌皇斋也搞不定,当时我就没敢去……但要是你肯跟我一块儿去的话,凭咱俩的实力……”

    “打住!谢谢!”封不觉没让对方把话全部说完,主要是因为斯诺目前所说的部分已经很离谱了,“我不叫停你还没完了是吧?你真想去找那谁谁你就自己去,或者你可以在赌皇斋内部发个消息‘开黑,****地图泉水前集合直接肛’,反正我是不会去的。”他赶紧把话题带回了正规,“闲话少说,我现在已经赢了,‘那件东西’……你准备什么时候、以哪种形式给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