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13章 承诺

    “那这项能力的开启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影响呢?”封不觉问道。

    “嘿嘿嘿……”伍迪笑着回道,“首先,你那思维殿堂里用来关人的‘笼子’消失了不是吗?”

    “哦……那个啊……”封不觉道,“我从一开始就有‘笼子’的‘钥匙’啊,就算不消失也一样吧。”

    “嘿嘿……那怎么能一样呢?”伍迪接道,“能找到并掌握‘钥匙’,那是因为你的精神强大;但‘笼子’的本体消失……则预示着能力的觉醒。”他顿了顿,“还有……你别以为笼子消失以后自己能安然无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正常人的身心都是有极限的,若不是古尘和齐治他们强化了你的灵体,就算是你……也有精神崩溃的危险。”

    “嗯……”封不觉想了想,“难怪你说他们‘出了不少力’啊。”他若有所思地念道,“其实我也有想过这事儿……按理说,单就‘时刻能感受到地球自转’这一点,就足够把一个人逼疯了。但是……我却是很快就适应了那种感知力。”他微顿半秒,再道,“事实上,我不但适应了,还感觉游刃有余的样子,于是……我又做了各种实验。”

    “哦?”伍迪勾起嘴角,问道,“比如?”

    “就拿‘感知力’来说吧……”封不觉道,“除了地球的运动外,我还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各种生理现象,比如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空气进入肺部、还有食物在肠胃里的消化进程等等。”

    “这我知道。”伍迪回道。

    “而在此基础上。”封不觉又接着道,“我还试着去感受了更多外在的、具体的事物比如空气的流动、水的流动、别人体内血液的流动、别人的呼吸、别人的心跳等等。”

    “嘿嘿嘿……有收获吗?”伍迪问道。

    “结合我那些经过锻炼的侦探技能……”封不觉道,“我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百分之百地辨别一个人有没有说谎。”说完这句,他停了半秒,补充道。“哦,当然,我说的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工或者你这种家伙不在这个范围内。”

    伍迪听罢,笑道;“嘿嘿……你的尝试是基于‘实际应用’的,这很好。不过……也正因如此,你的锻炼方法歪了。”

    “此话怎讲?”封不觉问道。

    “很简单。”伍迪回道,“从锻炼能力的角度出发……既然你要练的是‘感知力’,那么只需要专注于‘感知’这件事本身就行了,没有必要再去结合你那已经锻炼纯熟的观察和推理能力进行运用。”

    “明白了……”封不觉领会得很快,“用健身来比喻的话就是……我不用考虑练出的肌肉要派什么用处,只要去练便是。”

    “没错。”伍迪接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能力的真相,以后就要注意了;想要练习‘感知力’。就不要想太多……也不用带着‘目的性’去用,这才是正道。”

    言至此处,他好似想起了什么往事,停顿了几秒后,方才笑道:“嘿嘿嘿……说起来,这样的建议,曾经也有人给过我呢……”

    “哦?你也有受人指点的日子啊?”封不觉一听这话就来兴致了,因为伍迪着实是很少提起他自己的事情。

    “嘿嘿嘿……那是啊。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在地狱里的。”伍迪接着说道,“在我刚成为魔鬼的时候。有一位前辈就跟我说过……撇开一些比较极端的例子,在大部分情况下,像‘我们这样的人’,修习功法或是提升能力的速度反而不如那些傻瓜。”他顿了顿,“神是公平的……他给了我们极好的头脑,而我们也习惯于用‘头脑’去解决问题;但在修炼这档子事儿上。有时候‘什么都不想’,反而会更容易进步。”

    “嗯……”觉哥点头应声,深以为然;虽说他现在也没练成什么,但他确能体会到对方言下之意。

    “古尘你也认识吧?”伍迪的话也还在继续,“他年轻时就是怪物般的存在。一般意义上的天才和他一比那只能算是普通人罢了。但……其灵能力的阶位,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再提升;要说为什么?自然不是因为他的天分不够,而是因为……他缺乏变强的动机。”

    “你是说挫败感吗?”封不觉接道。

    “嘿嘿嘿……挫败感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关键的问题其实在于没有危机感……”伍迪说到这儿时,语气中透出些许无奈,“你能理解吧?别人用大力金刚掌才能打赢的对手,咱们用一套罗汉拳就搞定了,因为我们这种人……可以靠着自己的才智将罗汉拳发挥出降龙十八掌一般的威力。于是……咱也就一直在用罗汉拳了。”

    “啊……深有体会。”封不觉显然是理解的。

    “总结起来就是……”伍迪摇头接道:“用现有的条件、结合自己的智慧,将摆在眼前的困难解决,并享受整个过程……这,就是我们这种人的毛病了。”他摊开双手,笑道,“相比之下,性格和头脑都比较单纯的人……反而没有这种缺点。虽然,在条件完全对等的前提下,他们往往会输有更才能的人,但那无妨……他们会在失败中获取动力,然后用自己所知的、最直接的方法变强,其他什么都不想。”

    “嗯……眼前的道路有限、甚至只有一条时……反而可以走得更快啊。”封不觉感慨道。

    “嘿嘿嘿……而你现在需要学会的,就是‘无视一些道路’,以及‘在正确的那条道儿上加快步伐’。”伍迪接道。

    “呵呵……我尽力吧。”封不觉说着,又将话题转回了刚才没说完的部分,“好了,‘感知力’的锻炼方向我大致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我再跟你说说‘看穿事物运转规律’这项吧……”

    他停顿了几秒,思索片刻。再道:“起初,即使是一些比较简单的事物,我也得集中注意力、观察一会儿,才能将其规律分析出来;而面对那些比较复杂的、超出我知识范围的东西,我就得将其打开或者拆散了才能看明白。不过……这段日子以来,经过反复的尝试和练习。我的水平差不多已经到了凝视五分钟,便可以把一部智能手机拆散了并重装起来的地步。”

    “嘿嘿……不错嘛。”伍迪笑道,“用精密机械来锻炼这部分的能力,的确是一个好点子。”

    “我感觉你马上要说个‘但是’了是吧?”封不觉猜得那是真准。

    “嘿嘿嘿……但是,只盯着一种类别的东西去练习,也是不对的。”伍迪不负所望地说了,“并不是说你观察的东西越复杂,对能力的锻炼强度就越高……‘能力’并不是理科习题,没必要按照那种思路来。这个世界上的物质是很多的。‘从简单中看出复杂’,才是所谓的‘悟’。”

    “那……我从今天起,试着去观察点简单的东西?”封不觉接道。

    其话音未落,伍迪已然是恶意满满地笑了起来:“其实……‘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简单’的,当你能领悟到这句话时,你的能力距离‘并’级也不远了。”他舔了舔嘴唇,“至于你从今以后要观察什么,我的建议是动物、植物、生态系统……等你把这些都看熟了以后。差不多就可以开始往返璞归真的方向努力了,比方说观察‘一滴水’、‘一坨屎’……这都是极好的锻炼。”

    “要不然你给我张自拍照吧。等我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时有用。”觉哥的吐槽也是说来就来,几乎不假思索。

    “嘿嘿嘿……你信不信,我可以变身成一坨巨屎,然后和你玩摔跤。”伍迪接道。

    “嗯……”面对这十分有魄力的恐吓,封不觉思索了两秒,“是在下输了……”果断地选择了认怂。

    “嘿嘿……行了。玩笑到此为止吧。”伍迪说道,“关于能力的部分差不多就这些了,进一步的信息,还是等你提升到了并级再跟你讲比较妥当。”他用中指推了推眼镜儿,接道。“那么……最后,还是把关于‘这个’的事情跟你讲完吧。”

    他所说的“这个”,无疑就是其手中那个包裹里的雅达利皇冠了。

    “啊……一开始就是从看着开始说的。”封不觉道,“到现在还没告诉我这玩意儿和候选者游戏有什么关系。”

    “嘿嘿嘿……这是上一届候选者游戏的游戏道具之一。”伍迪回道,“除了‘皇冠’以外,还有‘贤者之石’、‘护身符’以及‘圣杯’这三件道具……而收集齐这四件东西的人,则可以获得……”

    “……‘圣剑’是吧?”封不觉直接接过了对方的话头,“这我知道,八十年代雅达利的‘寻剑’活动嘛,前几天你让我去雅歌号上拿‘皇冠’时我就已经知道其来历了。”他疑道,“话说……当年的那个活动,不是因为公司破产而夭折了么?难道你们在候选者游戏里将其重现了?”

    “嘿嘿……没错。”伍迪接道,“而且……这一次的候选者游戏中,我们依然会用到这几样东西。”

    “哦~”封不觉眼珠子一转,“所以才让我去帮你弄皇冠啊……”他又琢磨了两秒,“可是……你为什么亲自去抢过来呢?对你来说,一个瞬间移动,拿了就走……不就搞定了吗?何必还要大费周章,让我去办这事儿?”

    “哼……哪儿有那么简单。”伍迪冷笑道,“照你这么说,这世上几乎就没有我用‘一个瞬间移动’搞不定的事情了,如果有……就用两个。”

    “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受到限制的?”封不觉终于一步一步试探到了这个问题上。

    “嘿嘿嘿……”而伍迪也敏锐地察觉了这点,“你不用问得这么小心翼翼,能告诉你的事情,我自会告诉你;不能让你知道的事情,你怎么都不可能从我嘴里撬出来……”

    觉哥撇了撇嘴:“行~行~那你说说。”

    伍迪接道:“我们这个宇宙,存在着一种被称为‘业’的东西;那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力量,由某个至高的存在所创造。

    “‘业’并非是有形的物质、而是一种概念;它超越时间和空间、无处不在,时刻都在影响着整个宇宙中的一切有形或无形之物。

    “不管是你们人类也好,我们魔鬼也罢、甚至是一些被称为‘神’的存在……都会受到‘业’的制约,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累积或者消除一些‘业’,若是不加以注意的话,就会招来不可逆转的毁灭。”

    “嗯……”封不觉想了几秒,“听起来有点像‘因果’啊。”

    “是有点像,但又不太一样。”伍迪回道,“不过,我也只能跟你透露一个宽泛的概念而已,细节我就不方便讲了……因为‘阐述业的特征’这件事本身,也会让我身上的业发生很大的变化。”

    “总而言之,正是这种力量,让你们这些魔神鬼怪们无法再世间肆意妄为是吧?”封不觉问道。

    “嘿嘿嘿……肆意妄为的自然也有。”伍迪笑道,“但越是那样做,累积的业越多,死得也越快……”他歪了下头,“而比较懂规矩的呢……就像我们这样,和人类做‘交易’来达到目的。”

    “那……天堂的人又怎么讲?”封不觉问道。

    “他们以前也做交易。”伍迪说道,“在十三世纪之前,他们一直在给信徒们提供权力、财富、战争权……以此扩张自己的宗教版图。”

    “那后来怎么停了呢?”封不觉问道。

    “嘿嘿嘿……”伍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而不语。

    而觉哥也从这阵笑声中读到了一些危险的信息,没有继续问下去……

    “嗯哼……”两秒后,封不觉清了清嗓子,转而说道,“那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行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伍迪根本没等他问出来,便抢道,“我说过了,‘惊悚乐园’是一个实验品,所以它和以往的‘候选者游戏’是不一样的;我所的主张的理念是既然人类在进步、在改变,我们这些自诩为神魔的存在……也应该适应潮流。‘你死我活’的那种游戏,已不再适应眼前的这个时代。因此,惊悚乐园,是一次‘不需要胜利者杀光所有竞争者’的选拔。”他一边说着,一边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同意我的意见。”

    此时的伍迪,收起了他那一贯的猥琐笑容,留给觉哥一个背影,肃然言道:“封不觉,我希望你可以赢……你的胜利,便象征着我的成功、实验的成功。而你的失败……也不仅仅是你个人的失败,某种意义上还是全人类的失败。

    “那游戏之外的‘赌局’,可不单是押上了几件宝物的盘口……其结果还将决定在未来很多个世纪中究竟谁来掌握候选者游戏的话语权。

    “你也可以想象……我们(四贱客)这次彻底打破过去既定模式的‘实验’,必然是顶着来自多方的巨大压力的。若是最后让‘天堂’或者‘四骑士’那边的势力所下注的候选者胜出……”

    “我知道了。”这回,是封不觉打断了伍迪。

    这一刻,觉哥也站了起来。

    他面带一丝笑容,望着对方的背影,用平静的语气……说了一句话:“放心,我会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