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15章 夏日的回忆(二)

第1115章 夏日的回忆(二)

    片头g到此就结束了,那一瞬,六名玩家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之中。

    这个教室中的课桌椅共有九对,刚好分成三排三列。

    此时,玩家们全都是坐着的状态:从面对黑板的角度来看,第一排从左到右,依次坐着若雨、安月琴和小灵这三名女生;第二排左手边的位置是空着的,中间和右手边分别坐着封不觉和队伍的第六名成员;而小叹……一个人坐在了第三排的中间。

    “诶~果然是熟人呢。”小灵在第一时间回头,看向了队伍的第六位成员,然后,这句话便脱口而出。

    之所以说“果然”,自然是因为她也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

    新版本开启后,大伙儿都在忙着冲级,而冲级这个事情,重要就是“效率”……毫无疑问的,比起排“团队噩梦”这种高风险的剧本来,去多刷几个通关几率较高的普通本会更有效率。

    因此,会来单排噩梦团队本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没有工作室背景的玩家、另一种……就是那些顶尖的高手。

    再加上“等级与地狱前线全队相差不多”这个条件,那“遇到熟人”这事儿也是可以预见到的。

    “封!不!觉!”大约两秒后,【吞天鬼骁】便嚷了起来;他无视所有人,冲着觉哥就大喊出声,好似见了仇人一般。

    “喊什么喊……”封不觉则是瞪着死鱼眼,望着一脸激动的鬼骁,有气无力地念道,“准备拿紫金红葫芦收了我么?叫我名字看我敢不敢答应么?”

    “切……”被对方这么一吐槽,鬼骁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激动过头了,撇嘴接道。“居然这么冷静……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吗……”

    “你那一米六的伟岸身形,我的眼睛可装不下。”封不觉那嘲讽能力确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我一直是把你放在心里尊重的。”

    “我一米六九了!而且还在长个儿呢!”听到身高的话题,鬼骁可忍不了,他又一次提高了嗓门儿喝道。

    “没事儿,我的心胸很宽广。你再长个零点五公分我也装得下。”觉哥摆了摆手,似笑非笑地回道。

    “你们准备就这个身高的问题讨论多久?”这时,一旁的若雨有点听不下去了,制止了这俩货的扯淡。

    其话音未落之际,一段系统提示也正好响了起来。

    【您的角色能力已受到限定,现在您扮演的是一名普通人。】

    六名玩家的耳边响起的是相同的提示,众人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便都知道了这点。

    “唉……我最讨厌这种限定本了。”鬼骁当即就表示了不满,“每次遇到这种类型的剧本就会失败。”

    “那你今天走运了。”觉哥笑着接道。“今天哥哥姐姐们带你通次关,感受一下限定本的乐趣。”

    “哼……”鬼骁双手交叉在胸前,“听你吹……”

    “总之,大家先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份吧。”此时,安月琴转头对众人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扮演的角色,都已经分配好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那张课桌的左上角。

    就在她所指之处,刻着三个字三千院。

    这字……是用美工刀之类的东西刻上去的。看字迹不像成年人所刻;当然了,刻字毕竟不是写字、不排除是因为刻划困难使得字体走形才呈现了这样的效果。

    “这是我们所扮演角色的姓吧。”小灵也早就注意到了自己那张课桌上刻的字,同样是左上角、同样是那种字迹,刻有“凸守”二字,“说起来……我好像随机到了一个特别少见的姓氏啊。”

    “哦哦!我这里也有诶。”小叹显然是经队友提醒才发现了桌上的刻字,“是叫沢田来着。”

    “我这里刻的是‘源’。”若雨接道。

    “哈~”鬼骁这会儿也看到了自己那张桌子上的刻字。“‘山田’吗……总觉得是个烂大街的姓呢。”他有些莫名地失落。

    “嗯……”待大伙儿都把自己课桌上刻的姓给报完以后,觉哥才慢吞吞地接道,“我这儿……刻的是‘冨樫’……”

    沉默。

    冗长的沉默。

    不知道为什么,在觉哥报了那两字之后,另外五人纷纷朝他投来了怪异的眼神。而且都不说话了。

    “那什么……”过了将近一分钟,还是封不觉自己打破沉默、转移了话题,“说起来,片头g的最后不是说有人大喊来着吗,怎么没听见呢……”

    “呃……可能……我们载入人物的时候,已经喊完了吧。”小叹也很够意思,随口接了句话上来。

    “嗯……”封不觉摸着下巴道,“主线任务也迟迟没有刷新,也就是说……需要我们触发点lag才行吧。”说话间,他已站了起来,走向了讲台,“咱们先四处找找,看有什么线索吧。”

    闻言,大伙儿也没多说什么,各自开始了搜索。

    按照习惯来讲,人在这种时候一般都会先去确认距离自己最近的事物,比如……课桌内部。

    但很快他们就确定了九张课桌的内部都是空的,连碎纸屑什么的都没有。

    接着,大家就按照“可疑程度”对周遭的东西逐一展开了调查。

    同一时刻,封不觉则是拿起了讲台上的一张旧报纸,也不知是不是阅读癖发作,站在那儿就看了起来……

    五分钟,转眼过去。

    众人调查的结果如下……

    教室的拉门被锁住了,打不开,强行拉动时也没有听到“需要钥匙”之类的提示。

    朝向操场和走廊的窗户全都紧闭,接近时出现了“被某种黑暗的力量所封印”的提示,通过玻璃朝外看去是一片漆黑,只能瞅见自己的影子。

    教室侧后方储物柜的排列顺序和课桌椅的俯视排序是一样的,试图打开时出现了“需要钥匙”的提示。

    讲台右手边有一个木制的书柜。同样打不开。

    讲台左手边的墙上挂了一幅画,上面画了一张巨大的人脸,看画风并不像是小学生能有的水平,说得再具体点抽象派。

    讲台内部也有储物空间,但也“需要钥匙”才能打开。

    综上所述,经过了初步的勘查后。线索还是集中到了讲台上的那张旧报纸上,假如有什么提示的话……应该就在那上面了。

    “那么……团长你那边怎么样了?”小灵将众人搜集到的情报简单地跟觉哥讲了一遍后,如是问道。

    “嗯……首先……”封不觉搁下了手中的报纸,“这是一张五月份的报纸,日期是5月19日。”

    “那能说明什么呢?”鬼骁问道。

    “你记不记得旁白的头句话就是‘这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封不觉接道。

    “哦……”鬼骁点点头,“所以呢?”

    “从这个教室的布置、课桌上的名字、以及剧本的氛围来看……”安月琴这时讲解道,“这无疑是个发生在日本的恐怖故事,而日本和我们都在北半球,所以其‘夏天’应是每年的6、7、8月份。”

    “也就是说……”若雨也接道。“这张报纸是一两个月以前的?”

    “不一定……”封不觉应道,“报纸上的年份是昭和四十七年,即1972年;它可能是一张一两个月之前的报纸,也可能是一两年前的报纸、甚至可能是一二十年前的报纸……”他顿了顿,“我们也无从推测这个剧本发生时的年代、以及这些人物的具体年龄、毕业年份等信息……因为旁白没有提到‘当下’的具体时间,只说了‘多年未见’,而这个‘多年’……可以是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三四十年。”

    “可是……”小叹闻言,面露疑色。“他不是还说了‘大家都没怎么变’吗?这说明也没有隔太久吧?”

    “未必。”封不觉立即就回了这么两个字,并接道。“大部分人在隔了多年后与童年的伙伴重逢时,都会那样说的;因为人在儿童时期的记忆是最深刻的,只要将眼前的人认出来之后,当时的记忆就会被唤醒,随后记忆中的脸就会和眼前的那张脸重合……再加上一些‘情感’上的因素,自然会说出‘没变’这样的话来。”

    “是啊。同学聚会时最常听到的台词就是这句了。”安月琴即刻接道。

    “喂喂……我说……”鬼骁这会儿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们研究那些干嘛?人物背景什么的有必要抠得那么细致么?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触发lag,先接到主线任务再说吗?”

    他的这番话,立即就引来了地狱前线全队的围观。

    “你……你们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鬼骁念道,“怪渗人的。”

    “我算是知道你这家伙为什么通不了‘限定能力的剧本’了。”封不觉耸肩摇头。“耐性太差了。”

    “切……”鬼骁一听,侧目念道,“这台词和口气似曾相识啊……总觉得禅哥也跟我讲过类似的话呢。”

    他口中的“禅哥”,自然就是抽喝……哦不……梦惊禅了。

    “诶?对了,你怎么不跟工作室的队友一起排本啊?”提起禅哥来,小叹也想起一档子事儿来。

    “呃……这个……”鬼骁犹豫了一下。

    “这可能涉及到人家工作室的机密了吧,你还是别问了。”小灵察言观色的能力也是很强,见状后便用胳膊肘顶了顶小叹提醒道。

    “哦哦!对不起啊。”小叹讪讪一笑,“当我没问好了。”

    “嗯……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鬼骁撇了撇嘴,“反正你们也不是职业玩家,只要别到处乱说,这事儿告诉你们也无妨……”他微顿半秒,接道,“冲级的时候呢,我们工作室会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安排互补式的组队;而我嘛……就属于比较适合单排的那种人了。”鬼骁摊开双手,用颇为得意的语气接道,“说白了就是……我在‘非限定能力的剧本’中百分之百会成为‘过剩的战斗力’。”

    “反过来说,在眼前这种本里就是个累赘。”封不觉在对方刚嘚瑟了两秒后就泼上了一盆冷水。

    “少啰嗦!”鬼骁道,“你不是言之凿凿地要带我通关吗!现在剧本开场都十分钟了,连主线任务都没探到呢!嚣张什么呀?”

    “别着急嘛,山田君。”封不觉笑道,“我现在正要跟你讲一些和主线息息相关的事情呢。”

    紧接着,觉哥就面带笑容、用十分轻松的语气,讲出了一段让人头皮发麻的话来:“根据我在刚才那几分钟里读到的内容来看……这张报纸上所有的新闻,全都是关于一间学校的。当然了,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指我们所在的这间学校。”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朝教室最后那排角落里的座位示意了一下,“其头版头条就是‘校长室对面的仓库失火,虽然火势没有蔓延,但仍有一名学生在火场中丧生’;而死亡学生的名字……叫铃木孝之。”

    这句话出口时,他的队友们……尤其是小叹和鬼骁,当时就是一个激灵。

    因为他们都记得刻在那个座位左上角的名字,正是“铃木”。

    “你的意思是……”两秒后,若雨第一个接道,“那个铃木,就是迟迟没有出现的班长?”她停顿了一秒,这接道,“这不合逻辑吧?”

    “是啊……”小灵也道,“就当他是班长好了,这个铃木可是在学生时代就被火烧死了,而且事情还见了报,他的同学们没理由不知道此事;在这种前提下,‘收到他的来信’这个状况就能把人吓个半死了,谁还会赴约啊?”

    “有道理。”安月琴想了想,补充道,“从旁白的口气来推断……不管真正的班长是谁,至少来赴约的同学们都认为他或者她还活得好好的,所以不可能是铃木。”

    “嗯,不错的判断。”封不觉听罢众人的意见,接道,“因此,实际情况可能是……铃木孝之这个人曾经确实是这个班级的成员,但他并不是班长,而且他在学生时代就被烧死了,所以没有出现在今天的聚会上。也有可能……烧死的铃木并非这个班级的成员、但也是这个学校的人,毕竟铃木在日本也算是个比较常见的姓氏。”

    话至此处,觉哥话锋一转:“但是……”(未完待续。)